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君之所以动天地也 言行 可不慎乎?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7日讯】

廉价屋

3月11日晚在第七社区委员会(CB7),所有出席委员在审最后一个案子时,大家心里有数,今晚想要在10点半以前散会回家,恐怕已不太现实,光附近居民登记发言的就超过10位。这个案子本身就是一个“土改”的案子,开发商准备在法拉盛46街和Kissena Blvd上面,盖一栋大楼,是商住合并的类型,不只是会有一家杂货店,他们也以一定比例的廉价屋来做为争取土改通过的优势。

依照惯例,由开发商先对委员会做简报,除了建筑师、律师必须在现场,开发商本身也必须在场做一定的说明,他对整个开发案的构想。在委员会讨论之前,社区委员先给登记发言的附近居民表达意见,以便让等一下即将讨论并投票的委员们与开发商团队聆听老百姓的意见。综合居民的意见,我们概括了几个重点:(一)附近地区多以小型一家庭或二家庭的房子为主,如果贸然盖大楼将会影响视线与阳光。(二)由于附近有金城发超市和大型餐馆,加上五所学校,原本已拥挤不堪的交通,将更寸步难行。

开始进入委员会讨论的时候,我们就提出说:“请问主席,这个开发案的本身,到底我们委员会有多少作用?如果像One Flushing一样,我们费尽心思去维护社区的权益,并因对法拉盛居民不公平而反对,结果皇后区政府和市议会强行通过,现在大楼已盖完成,当年我们的恴见就像傻瓜一样,根本得不到重视。”主席回答说:“我了解你的意见,这个开发案仍然有民意代表支持与介入,不过我相信,我们的意见应该会受到重视,毕竟不是政府土地的开发项目。”

等到社区委员在讨论中发言时,我们已感觉到这个要求土改的开发案,今天晚上很难在投票中获得通过,因此再次举手发言:“主席你刚才已说有民意代表支持与介入,加上项目中有廉价屋的优势,我们的反对是为了维护居民的反应,可是万一区政府与市议会又强行通过,第七社区委员又成了里外不是人的窘境。所以我们不如保留,继续与开发商沟通,也许还能向整个开发案,多帮附近老百姓争取一些权益。”

法拉盛房价一直居高不下,是它有一定的生存优势,因为各行各业在本区以华人居多,基本上刚到纽约的华裔新移民,不论任何年龄层,只要能说华语,在方方面面那怕是看医就诊,任何人都会得到妥善的照顾。而这也是为什么“廉价屋”的兴建,就会得到各方的青睐,但是由于是华人,有些问题,我们就不愿意在公开场合上来说。(One Flushing的廉价屋和老人公寓,我们私底下就听到,有的人私底下给了一万多美金,才幸运的抽到了入住的条件,也造成我们的困挠,竟有人以“红包”寻求我们的协助,后来被我们大骂一顿。)

华人不走正门的习惯,在美国一定要改掉,我们鞭策了要求以红包换取协助的人,同时告诉他们,不相信亚平会(AFFE)的人敢收红包,也许是一些中介从中利用管道赚钱而已。但是不论如何,如果廉价屋不能公平、公正、公开抽签,就失去了它的“价值”。政府的德政,不是用来图利某些特定的人。思考这些问题,我们就想到,在今天的美国社会里,医疗、退休、各式各样的福利,都得到保障,倘若将来让相关单位发现,华人在争取廉价屋的同时,竟可以发展成必须掏出相当金额的“红包”,不知要给华人社区造成多大的伤害。

既然想要住进廉价屋或老人公寓,就表示生活清淡,没有过多奢侈的嗜好,当然凡事就要守法守纪,如此才能掌握自己的生活与品格。华人新移民来到这个国家,绝对不要让其他族裔或主流社会的人,认为华人贪得无厌“俗不可耐”,做任何事都想要讲经济效益,只要有便宜可占就趋之若鹜,万一东窗事发,再祭出“种族歧视”的令牌,久而久之,真正歧视的是华人自己。

事实上,在美国华人由于文化的差异,在对价值观的判断上,与主流是绝对有差距的,就拿Kissena这个开发案来说,第七社区委员会投票反对之后,当散会要离开会场时,许多华裔居民竟围着我们说:“开发案对社区是有好处的,我们都住在那附近”。我就问:“你们刚才怎么不登记发言呢?一大堆人反对,你们只是听,私下再找我说,又能怎么样?刚才我已说了,保留可以改善的空间。”(其实我们心里很清楚,主流社会的反对是不想住家环境被改变,而华人重视的是,未来附近房产的增值。)

弹劾案 纽约市预算

众议长佩洛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无意弹劾川普总统,她解释,弹劾过程将分裂社会,国家不值得为川普付出如此的代价。她也强调并非认同川普的政绩,而是为了顾全大局,不值得为他赔上整个国家。川普在13日下达紧急行政令,要求航空公司立即停飞波音公司生产的737MAX客机,直到获得该型号的飞机在埃塞俄比亚坠毁的更多信息。(不过早前川普签的行政令用于建墙的经费,在众院通过阻止后,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川普行使了否决权,那么参众两院要获得2/3的票数才可能去扳回,这不太现实,但川普政府却必须继续为此案打官司。)

佩洛西的有为有守又再次得到肯定,但作为民主党的众议长她也有她的无奈,12日佩洛西公布Dream and Promise Act,特别提到约80万年轻人在DACA保护下暂时留美,这个法案是让他们可以不被遣返,如果此案能顺利通过,未满17岁来美的移民在美国居住至少4年后,便能申请10年期绿卡,并完成至少2年高等教育或参军2年,又或者工作3年,便能得到完整绿卡。(目前DACA的受惠者以拉美裔居多,但是像现在纽约来自波多黎各的女国会议员AOC,就不断批评川普没有好好救助波多黎各的灾情,她却完全无视,同一时间美国有很多州都有重大灾难。佩洛西提的案子,肯定会引起两极化的思考。)

纽约市市长白思豪近日表示,他有可能竞选总统,但是他不会辞职或放弃纽约市长的职位,因为纽约人需要他。“纽约邮报”报导,金融分析师指出,由于企业逃税及个人大规模逃离,再加上市府公共开支激增,担心纽约正在蕴酿一场危险的财政灾难。市长白思豪也正在加大预算,新预算比目前的892亿元多出30亿元,纽约市每个家庭的长期债务已超过8万1000元。(白思豪上台以来,市府开支增长了32%,是通货膨胀的三倍,市府雇佣人员5年内大增超过3万3000人。纽约州市是全国负担排名的第一位。)

市长白思豪的妻子麦克雷牵头的精神健康项目,竟然花费8亿5000万元未知实际成效,除了市主计长斯静格已下令进行追查,市议长詹逊也做了同样的表示。这个目称Thrive NYC在运行3年期间,组织者未有任何记录工作是否达标,计划的成效也不如预期,唯一超额的只有拨款,现在正向5年内花费10亿元的“里程碑”迈进。

共和党籍纽约州众议员Nicole Malliatakis近日提案,要求明令禁止纽约市长白思豪提出意在帮助患毒瘾者的注射中心。白思豪的计划是监督注射中心除了让毒品成瘾者可以在受过专业训练的中心员工的监督下接受注射以外,同时也会提供戒毒治疗服务。支持者认为2017年一共有超过1440名的吸毒过量致死个案。我们只想知道,吸毒的人如果到注射站打海洛英,警察就不会抓人吗?(下届纽约市长的选举,Nicole Malliatakis一定又会再次参选,此女子的未来,值得华人关注。)

德不孤 必有邻

正当纽约看山不是山之际,有一群维修达人,自发驻守不同地方的咖啡店,免费修理市民带来的家电等用品,好让各种看来难再运作的旧物,都可以重新拥有第二生命。一个又一个的志工,带着可歌可泣的故事,加入了Fixer Collective,他们的成员大概有10名核心志工,每次聚会都会有至少一半的人到场,在他们的努力之下,维修成功概率大约是75%。这个世界虽充满了自私自利的政客,但是我们看到是“人心不古”,它也永远不吝的绽放“温馨”的花朵。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17 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