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佳:中国人,你有1000条理由尊敬加拿大 (4)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所在地,2015年1月27日。(宋佳/大纪元)
人气: 6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0日讯】接前文

 

4.4.4,两国人现在对王室的看法

历史在发展,移民不断增加,加拿大人对王室的支持在逐渐下降。最近媒体的民意调查显示,有39%的国民希望本国公民担任国家元首。但是这个数字离真实改变所需要的数字还相差很远。加拿大仍有很多王室迷。维多利亚日仍然是和加拿大日一样最受百姓喜爱的节日,只有这两个节日,才会有组织地进行焰火表演,人们也可以买烟花炮竹在空旷的地方自己燃放。纽芬兰加入加拿大70周年,加拿大广播电台采访了当地一些王室迷,他们收藏了很多王室纪念品,对他们来说,即是一种荣耀,又是一种乐趣。

即使是反对王室的加拿大人,表达也很平和。有一年的维多利亚日,有两人打扮成蜜蜂站在女王公园里,身后是陈列着1812年战争中被美军抢去的英王权仗的安大略省议会。但只有两个人很难称为“示威”,他们如儿童嬉戏一般的让记者们拍照采访。就像大家日常的文化衫上有些人生格言,他们在胸前写了一句:我们又不是蜜蜂,干吗需要一个女王?

加拿大是自由国家,反对国家元首或政体都是自由的。但是如果有人对一位好几十年都衣着整洁、举止端庄的英国老太太剑拔弩张,不管是支持她做加拿大女王的人还是反对的人,恐怕都无法接受那样的暴力做法。

相反,美国隔断与王室的关联已有将近两个半世纪,但是,还有相当数量的美国人对王室,特别是英王室着迷。美国人从小看迪斯尼电影长大。一个坚决反王室起家的国家的少儿教育,竟然满满的都是国王王后、公主王子的故事。拍个狮子,还得是《狮子王》。有人认为王室是其成员们的终身事业,他们必须在前进的过程中找出答案。所以关于王室的故事有很强的关于“人性”的启发意义。有人认为,漫长历史中发生的事,绝大多数都与王室相连,不了解王室就不了解历史。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美国政治现状感到悲观,在各种时政新闻中备感压力。美国梦越来越遥远,而王室不但是尊严的象征,也是一个美好与浪漫的概念,他们想要保持这样的幻想。2018年,哈里王子迎娶有黑人血统的美国灰姑娘,他嫂子、剑桥公爵夫人又怀孕,两对漂亮的夫妇和一个连续生孩子的家庭多么幸福!这些新闻对许多美国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能让内心看到希望、光明和感到喜悦的消遣方式。

看来,无论有王室还是没有王室,王室有实权还是虚位,人们内心深处认为王室应该是高尚品德的代表和尊崇的感受都没有改变,这似乎是一种天性。

4.5,加美冰火奇缘

4.5.1,从风水上看两国地貌

中国传统文化讲,人法地,地法天。看看这两个国家的地形地貌,可以清晰的发现两国的差异。地形图上,北美大陆中最低的地方是北冰洋深入加拿大东部腹地的哈德逊湾。最高处是美国西南部与落基山相连的一片高原。在地貌图上可以看到,这片高原正好是两国中最干旱的地区,炎热的太阳州,几乎是沙漠的亚利桑那就位于附近。在地图上一篮一红对角分布,正像是太极的两个眼。

加拿大境内,从西北区的大熊湖开始,大奴湖,阿萨巴斯卡湖,曼尼托巴湖,尼皮贡湖,五大湖等一连串巨大的湖泊有规律的连成一串,加上圣劳伦斯河,正好形成一个以哈德逊湾为圆心的半圆性,圆周之内大小湖泊星罗棋布。这个水系的样貌恰似太极鱼阴鱼的头。落基山在加拿大境内被郁郁葱葱的森林覆盖,好像鱼尾。这个加拿大版图很像一条太极鱼阴鱼。

北美地型图(公有领域)

加美两国地貌图(公有领域)

落基山进入美国后就逐渐变成干燥的样貌,美国西部,围绕西南部最干旱的高原地区,圆圆的一大片都很干旱,就像太极阳鱼的头,尾巴长长的甩到墨西哥。所以美国是基本位于太极鱼的阳鱼方位。

因此加美两国一个性质属冰,一个属火。是互相对立、互相缠绕的两个矛盾体,但又合成一位太极。

4.5.2,《火与冰:美国,加拿大与融合价值观的神话》

中国古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加美不同的地理特征,也影响着国民们的性格与行为。这些行为表现,被社会学者观察到了。一位在加美都有公司的人写了一系列美加社会方面的书,其中一本获奖图书就叫《火与冰:美国,加拿大与融合价值观的神话》(Fire and Ice: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and the Myth of Converging Values)

在美国人看来,加拿大人跟他们没什么区别。而加拿大人却一直感到美国人跟他们不一样。二战后几十年,美国在西方国际社会扮演老大和警察,同时大力推广美国的现代文化。许多传统国家的文化都被美国文化消弱或取代。这个风潮被称为全球化或国际化。而坚持传统的加拿大人长期以来将自己定义为“不是美国人”,珍惜自己与强大邻国的分歧,控制美国杂志等媒体进入加拿大被写在政治教科书里。但随着美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占主导地位,加拿大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与美国建立更大的政治和哲学联盟。加拿大能否坚持自己的民族认同?有神秘的观点认为加拿大人注定要在一两代人中成为美国人。

然而在《火与冰》中,作者迈克尔亚当斯通过对社会方方面面的对比挑战了必然性的神话。他考查了边界两侧前所未有的十年变化,揭示了加拿大和美国并没有走到一起,而是方方面面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分歧。从购买车辆到向权威机构支付,从宗教信仰的认可度到城市的发展等等许多方面,证明加拿大人的态度和意见与美国是完全分开的。

有一些有趣的事例。调查显示,美国人在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就是加拿大人,他们觉得加拿大人跟自己最像,出国旅行时,美国人如果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往往假装自己是加拿大人,美国人觉得这样既能装得像,又不失去体面。而加拿大人却普遍不喜欢美国人,因为美国人太不符合加拿大包容与尊重的价值观,总是把自己的观点看作唯一正确而强加给别人。加拿大人出国为了避免被当作美国人,经常要带一个国旗别针。如果被当作美国人,加拿大人会很不快。因此奥运会的主办国培训支援者时要告诉他们如何分辨加拿大人,别让客人不高兴。

但是一旦美国遇到危难,加拿大又是最同情美国和支持美国的国家。911事件后,一些仇视美国的国家的国民在幸灾乐祸。加拿大人不但聚集到国会山悼念,而且还真心的流泪。美国要打伊拉克,英国愿意去,但加拿大不愿去,说不会参加没有联合国授权的军事打击,并怀疑打击是否跟911有直接关系?但美国出兵阿富汗与恐怖袭击有关,加拿大就派兵去了。在前线,一架加拿大直升机被美军误伤,几名加拿大军人丧生。按说友军被自己打了,美国应该伤心、道歉等等,可是与加拿大人的眼泪不同,美国人没什么反应。而加拿大帮美国、反被朋友打了还得不到同情,加拿大竟然也没什么反应。你被歹徒打了,哥们儿就陪你去打歹徒,即使我也被歹徒打,甚至被你的乱拳给打了,我也认了,谁让我是你哥们儿?加拿大的仁义厚道至今没变。

加拿大是否能够在全球化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变革时代作为一个独特的社会生存和繁荣,那么《火与冰》提供了丰富的证据,证明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将在未来继续存在。

4.5.3,分家独立,两兄弟的方式不同

前文讲到,美国独立是在1776年,经历独立战争之后。美国人先骂母国对孩子要的孝敬太多,管束太过,保护不利,再与母国互殴,年纪轻轻,立足不稳时就在北美独立了。美国就像一个独立性强,叛逆心大的孩子,是一条小火龙,活跃而自负,勇敢而有进取心。当然这样处理问题也势必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经济曾经低靡,社会有不稳定因素,孩子的逆反心也较大等。

加拿大的独立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直到1982年从英国迎回宪法才达到完全的独立,比美国晚了200多年!加拿大就像一条冰雕的小鱼,心灵纯洁剔透,冷静平和。作为孩子,她更像是中国古代二十四孝故事里的人,忍辱负重,默默贡献,即使母亲对孩子不好时也不背叛母亲,主动为母亲分忧。最后通过自己的贡献得到母亲与周围人的认可,同时自己也锻炼成熟,自然走向独立。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付出巨大,但却是平稳的过渡。

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和过程,两国都独立了,经过美国独立战争和1812年战争,主动和被动产生的两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他们都很有出息,国民平均GDP全是世界领先。虽然加拿大只有美国人口的1/9,不能支持大规模的本国企业发展,但靠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美国等好哥们儿的合作发展,两个国家都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强国。在民主、自由等原则问题上,双方又有共识,所以两个性格各异的国家,在很多问题上会成为彼此坚强的后盾。

五,加拿大在现代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和作用

几百年的锤炼和数千年的历史背景,奠定了加拿大的性格与处事方式。在当今国际社会上,加拿大在按照她的价值观,做着应该做的事。

5.1, 正义敢言

加拿大国民和居住人数只有三千六百万,只略多于中国重庆。但加拿大从来没因为自己“人微”认为自己“言轻”,因而就不说话。恰恰相反,加拿大在许多国际事务上敢于发声主持公道,很多事甚至是美英这些新兴势力派或老贵族们不敢说的。

5.1.1,在中国政府最敏感的问题上不惧威胁发声

当今中国可以说是一个最不爱接受国际批评的国家,“文革”结束后人权状况始终还是不好,但只要有人批评中国人权,政府发言人就以贸易相威胁或破口大骂。目前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是持续20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讲,法轮功问题也许不是唯一的政治和人权问题,但却像一颗试金石,在这个问题面前的态度,直接表现了这个人的人品和他们所代表的国家的诚信度。对法轮功问题,西方国家多数都不敢直接提及,向中国提这个问题也多是在秘密会谈中。而加拿大的民众和政要却在迫害发生的第一时间发声谴责,支持善良的信仰者,并且敢于公开说。

1999年7月26日,镇压发生的第四天,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报纸《环球邮报》就在头版发表名为“加拿大谴责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文章。2000年7月,加拿大总督伍冰枝给加拿大法轮大法周写来贺信称赞法轮大法学员“修炼自心平和并与宇宙协调的意志,从而获得对他人的善心,帮助创造一个更开放更容忍的社会”。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元首对法轮大法的褒奖。之后,历届总理访问中国时,都要提到中国人权的很多方面的问题,法轮功是所有总理必谈的问题。

2008年保守党总理哈珀要访问中国,中国政府说“人权和贸易分开”,希望哈珀不要谈人权问题,结果哈珀回应既然“人权和贸易分开,那么我们可以安排两个会议分开来谈!”哈珀对中国的外交原则让他斩获颇丰。2009年12月2日至6日,哈珀仅仅用了5天的时间,不仅公开谈了人权,还拿到了开放中国公民赴加拿大旅游的协定等生意大单,又顺便推广了温哥华冬奥会。

2015年现任加拿大自由党总理特鲁多与习近平会谈。在不到30分钟的首次会面中,特鲁多又谈到了中国人权问题,尤其提到了法轮大法。

加拿大为什么在中国最为敏感的问题上敢于坚持立场呢?2017年5月9日在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及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集会上,加拿大新民主党国会议员 Cheryl Hardcastle的演讲中有一段话正好回答了这个问题:“法轮大法崇尚真、善、忍,这和加拿大的价值观完全一致。希望不久的将来,这些价值观也能在中国得到认可。”

加拿大各个党派以及上至元首下到百姓,都敢为法轮功遭受的迫害鸣不平,是加拿大价值观的体现。长久以来,加拿大与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为邻,流血牺牲都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又怎么会惧怕来自中国的威胁?

未完待续

(作者授权大纪元首发,转载者敬请保全原文,不得依自己意愿删改)

责任编辑:梁山

评论
2019-03-23 11: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