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鐘佳:中國人,你有1000條理由尊敬加拿大 (4)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奧斯維辛集中營所在地,2015年1月27日。(宋佳/大紀元)
人氣: 6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0日訊】接前文

 

4.4.4,兩國人現在對王室的看法

歷史在發展,移民不斷增加,加拿大人對王室的支持在逐漸下降。最近媒體的民意調查顯示,有39%的國民希望本國公民擔任國家元首。但是這個數字離真實改變所需要的數字還相差很遠。加拿大仍有很多王室迷。維多利亞日仍然是和加拿大日一樣最受百姓喜愛的節日,只有這兩個節日,才會有組織地進行焰火表演,人們也可以買煙花炮竹在空曠的地方自己燃放。紐芬蘭加入加拿大70周年,加拿大廣播電台採訪了當地一些王室迷,他們收藏了很多王室紀念品,對他們來說,即是一種榮耀,又是一種樂趣。

即使是反對王室的加拿大人,表達也很平和。有一年的維多利亞日,有兩人打扮成蜜蜂站在女王公園裡,身後是陳列著1812年戰爭中被美軍搶去的英王權仗的安大略省議會。但只有兩個人很難稱為「示威」,他們如兒童嬉戲一般的讓記者們拍照採訪。就像大家日常的文化衫上有些人生格言,他們在胸前寫了一句:我們又不是蜜蜂,幹嗎需要一個女王?

加拿大是自由國家,反對國家元首或政體都是自由的。但是如果有人對一位好幾十年都衣著整潔、舉止端莊的英國老太太劍拔弩張,不管是支持她做加拿大女王的人還是反對的人,恐怕都無法接受那樣的暴力做法。

相反,美國隔斷與王室的關聯已有將近兩個半世紀,但是,還有相當數量的美國人對王室,特別是英王室著迷。美國人從小看迪斯尼電影長大。一個堅決反王室起家的國家的少兒教育,竟然滿滿的都是國王王后、公主王子的故事。拍個獅子,還得是《獅子王》。有人認為王室是其成員們的終身事業,他們必須在前進的過程中找出答案。所以關於王室的故事有很強的關於「人性」的啟發意義。有人認為,漫長歷史中發生的事,絕大多數都與王室相連,不了解王室就不了解歷史。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對美國政治現狀感到悲觀,在各種時政新聞中備感壓力。美國夢越來越遙遠,而王室不但是尊嚴的象徵,也是一個美好與浪漫的概念,他們想要保持這樣的幻想。2018年,哈里王子迎娶有黑人血統的美國灰姑娘,他嫂子、劍橋公爵夫人又懷孕,兩對漂亮的夫婦和一個連續生孩子的家庭多麼幸福!這些新聞對許多美國人來說無疑是一種能讓內心看到希望、光明和感到喜悅的消遣方式。

看來,無論有王室還是沒有王室,王室有實權還是虛位,人們內心深處認為王室應該是高尚品德的代表和尊崇的感受都沒有改變,這似乎是一種天性。

4.5,加美冰火奇緣

4.5.1,從風水上看兩國地貌

中國傳統文化講,人法地,地法天。看看這兩個國家的地形地貌,可以清晰的發現兩國的差異。地形圖上,北美大陸中最低的地方是北冰洋深入加拿大東部腹地的哈德遜灣。最高處是美國西南部與落基山相連的一片高原。在地貌圖上可以看到,這片高原正好是兩國中最乾旱的地區,炎熱的太陽州,幾乎是沙漠的亞利桑那就位於附近。在地圖上一籃一紅對角分布,正像是太極的兩個眼。

加拿大境內,從西北區的大熊湖開始,大奴湖,阿薩巴斯卡湖,曼尼托巴湖,尼皮貢湖,五大湖等一連串巨大的湖泊有規律的連成一串,加上聖勞倫斯河,正好形成一個以哈德遜灣為圓心的半圓性,圓周之內大小湖泊星羅棋布。這個水系的樣貌恰似太極魚陰魚的頭。落基山在加拿大境內被鬱鬱蔥蔥的森林覆蓋,好像魚尾。這個加拿大版圖很像一條太極魚陰魚。

北美地型圖(公有領域)

加美兩國地貌圖(公有領域)

落基山進入美國後就逐漸變成乾燥的樣貌,美國西部,圍繞西南部最乾旱的高原地區,圓圓的一大片都很乾旱,就像太極陽魚的頭,尾巴長長的甩到墨西哥。所以美國是基本位於太極魚的陽魚方位。

因此加美兩國一個性質屬冰,一個屬火。是互相對立、互相纏繞的兩個矛盾體,但又合成一位太極。

4.5.2,《火與冰:美國,加拿大與融合價值觀的神話》

中國古人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加美不同的地理特徵,也影響著國民們的性格與行為。這些行為表現,被社會學者觀察到了。一位在加美都有公司的人寫了一系列美加社會方面的書,其中一本獲獎圖書就叫《火與冰:美國,加拿大與融合價值觀的神話》(Fire and Ice: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and the Myth of Converging Values)

在美國人看來,加拿大人跟他們沒什麼區別。而加拿大人卻一直感到美國人跟他們不一樣。二戰後幾十年,美國在西方國際社會扮演老大和警察,同時大力推廣美國的現代文化。許多傳統國家的文化都被美國文化消弱或取代。這個風潮被稱為全球化或國際化。而堅持傳統的加拿大人長期以來將自己定義為「不是美國人」,珍惜自己與強大鄰國的分歧,控制美國雜誌等媒體進入加拿大被寫在政治教科書裡。但隨著美國在世界舞台上越來越占主導地位,加拿大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與美國建立更大的政治和哲學聯盟。加拿大能否堅持自己的民族認同?有神祕的觀點認為加拿大人註定要在一兩代人中成為美國人。

然而在《火與冰》中,作者邁克爾亞當斯通過對社會方方面面的對比挑戰了必然性的神話。他考查了邊界兩側前所未有的十年變化,揭示了加拿大和美國並沒有走到一起,而是方方面面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分歧。從購買車輛到向權威機構支付,從宗教信仰的認可度到城市的發展等等許多方面,證明加拿大人的態度和意見與美國是完全分開的。

有一些有趣的事例。調查顯示,美國人在世界上最喜歡的人就是加拿大人,他們覺得加拿大人跟自己最像,出國旅行時,美國人如果要隱藏自己的身分,往往假裝自己是加拿大人,美國人覺得這樣既能裝得像,又不失去體面。而加拿大人卻普遍不喜歡美國人,因為美國人太不符合加拿大包容與尊重的價值觀,總是把自己的觀點看作唯一正確而強加給別人。加拿大人出國為了避免被當作美國人,經常要帶一個國旗別針。如果被當作美國人,加拿大人會很不快。因此奧運會的主辦國培訓支援者時要告訴他們如何分辨加拿大人,別讓客人不高興。

但是一旦美國遇到危難,加拿大又是最同情美國和支持美國的國家。911事件後,一些仇視美國的國家的國民在幸災樂禍。加拿大人不但聚集到國會山悼念,而且還真心的流淚。美國要打伊拉克,英國願意去,但加拿大不願去,說不會參加沒有聯合國授權的軍事打擊,並懷疑打擊是否跟911有直接關係?但美國出兵阿富汗與恐怖襲擊有關,加拿大就派兵去了。在前線,一架加拿大直升機被美軍誤傷,幾名加拿大軍人喪生。按說友軍被自己打了,美國應該傷心、道歉等等,可是與加拿大人的眼淚不同,美國人沒什麼反應。而加拿大幫美國、反被朋友打了還得不到同情,加拿大竟然也沒什麼反應。你被歹徒打了,哥們兒就陪你去打歹徒,即使我也被歹徒打,甚至被你的亂拳給打了,我也認了,誰讓我是你哥們兒?加拿大的仁義厚道至今沒變。

加拿大是否能夠在全球化和令人眼花繚亂的技術變革時代作為一個獨特的社會生存和繁榮,那麼《火與冰》提供了豐富的證據,證明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文化差異將在未來繼續存在。

4.5.3,分家獨立,兩兄弟的方式不同

前文講到,美國獨立是在1776年,經歷獨立戰爭之後。美國人先罵母國對孩子要的孝敬太多,管束太過,保護不利,再與母國互毆,年紀輕輕,立足不穩時就在北美獨立了。美國就像一個獨立性強,叛逆心大的孩子,是一條小火龍,活躍而自負,勇敢而有進取心。當然這樣處理問題也勢必帶來一些負面影響,比如經濟曾經低靡,社會有不穩定因素,孩子的逆反心也較大等。

加拿大的獨立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直到1982年從英國迎回憲法才達到完全的獨立,比美國晚了200多年!加拿大就像一條冰雕的小魚,心靈純潔剔透,冷靜平和。作為孩子,她更像是中國古代二十四孝故事裡的人,忍辱負重,默默貢獻,即使母親對孩子不好時也不背叛母親,主動為母親分憂。最後通過自己的貢獻得到母親與周圍人的認可,同時自己也鍛鍊成熟,自然走向獨立。這個過程雖然漫長,付出巨大,但卻是平穩的過渡。

不管通過什麼方式和過程,兩國都獨立了,經過美國獨立戰爭和1812年戰爭,主動和被動產生的兩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他們都很有出息,國民平均GDP全是世界領先。雖然加拿大只有美國人口的1/9,不能支持大規模的本國企業發展,但靠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和美國等好哥們兒的合作發展,兩個國家都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強國。在民主、自由等原則問題上,雙方又有共識,所以兩個性格各異的國家,在很多問題上會成為彼此堅強的後盾。

五,加拿大在現代國際社會中的形象和作用

幾百年的錘鍊和數千年的歷史背景,奠定了加拿大的性格與處事方式。在當今國際社會上,加拿大在按照她的價值觀,做著應該做的事。

5.1, 正義敢言

加拿大國民和居住人數只有三千六百萬,只略多於中國重慶。但加拿大從來沒因為自己「人微」認為自己「言輕」,因而就不說話。恰恰相反,加拿大在許多國際事務上敢於發聲主持公道,很多事甚至是美英這些新興勢力派或老貴族們不敢說的。

5.1.1,在中國政府最敏感的問題上不懼威脅發聲

當今中國可以說是一個最不愛接受國際批評的國家,「文革」結束後人權狀況始終還是不好,但只要有人批評中國人權,政府發言人就以貿易相威脅或破口大罵。目前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持續20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於一個政治家來講,法輪功問題也許不是唯一的政治和人權問題,但卻像一顆試金石,在這個問題面前的態度,直接表現了這個人的人品和他們所代表的國家的誠信度。對法輪功問題,西方國家多數都不敢直接提及,向中國提這個問題也多是在祕密會談中。而加拿大的民眾和政要卻在迫害發生的第一時間發聲譴責,支持善良的信仰者,並且敢於公開說。

1999年7月26日,鎮壓發生的第四天,加拿大最具影響力的報紙《環球郵報》就在頭版發表名為「加拿大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文章。2000年7月,加拿大總督伍冰枝給加拿大法輪大法周寫來賀信稱讚法輪大法學員「修煉自心平和並與宇宙協調的意志,從而獲得對他人的善心,幫助創造一個更開放更容忍的社會」。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元首對法輪大法的褒獎。之後,歷屆總理訪問中國時,都要提到中國人權的很多方面的問題,法輪功是所有總理必談的問題。

2008年保守黨總理哈珀要訪問中國,中國政府說「人權和貿易分開」,希望哈珀不要談人權問題,結果哈珀回應既然「人權和貿易分開,那麼我們可以安排兩個會議分開來談!」哈珀對中國的外交原則讓他斬獲頗豐。2009年12月2日至6日,哈珀僅僅用了5天的時間,不僅公開談了人權,還拿到了開放中國公民赴加拿大旅遊的協定等生意大單,又順便推廣了溫哥華冬奧會。

2015年現任加拿大自由黨總理特魯多與習近平會談。在不到30分鐘的首次會面中,特魯多又談到了中國人權問題,尤其提到了法輪大法。

加拿大為什麼在中國最為敏感的問題上敢于堅持立場呢?2017年5月9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國會山「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及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集會上,加拿大新民主黨國會議員 Cheryl Hardcastle的演講中有一段話正好回答了這個問題:「法輪大法崇尚真、善、忍,這和加拿大的價值觀完全一致。希望不久的將來,這些價值觀也能在中國得到認可。」

加拿大各個黨派以及上至元首下到百姓,都敢為法輪功遭受的迫害鳴不平,是加拿大價值觀的體現。長久以來,加拿大與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為鄰,流血犧牲都一直在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又怎麼會懼怕來自中國的威脅?

未完待續

(作者授權大紀元首發,轉載者敬請保全原文,不得依自己意願刪改)

責任編輯:梁山

評論
2019-03-23 11: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