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有数.拨开迷雾】

我的算命之路 牛刀初试(下)我父亲的命运

作者:泰源

拨云见日(pixabay)

  人气: 16714
【字号】    
   标签: tags: ,

<续上文 :我的算命之路 牛刀初试(上)>

现在再论回我父亲的八字。

父亲出生日天干为甲木,所以属甲木命。生于亥水月,甲木长生之地,日主之根气不弱。再见自坐寅木禄旺之地,年柱又是甲寅木,时支卯木阳刃,再见乙木透出,且寅亥合木,日主旺相,满盘都是比劫、禄刃(满盘都是木),或兼有印星(水),绝无官杀(金),因此可入特殊格局中的“从旺格”(也叫专旺格、一行得气格)。行比劫(木)、印(水)运为吉;如局中印轻,行食伤(火)运亦佳;官杀(金)运,谓之犯旺,凶祸立至;遇财星(土)坏印,而且群劫争财(群木争克土),九死一生。

(大纪元制图)

此段话的意思是:此甲木命由于木太多、太旺,不能用正常格局来处理,例如木太多、太旺、太硬,不能用斧头去砍它,也不能用火来泄木气,因木多火塞,这么多木堵在炉灶里,上面只有一点丁火,犹如点一支火柴无力点燃这塞满炉灶里的木一样。所以物极必反,倒不如顺着这旺木的气势,这就构成了特别格局中的“从旺格”,行运也要顺从木之旺势,即喜走水运、木运、火势,最忌金运,也忌土运。

取出喜、忌后,现在便套上运程和流年来验证了。一柱运程(俗称大运)主10年,每个字各主五年,其中又以地支的力量为重些。

父亲早年走丙火运、子水运和丁火运,都与命中木的强势相符,因水生木,木生火,或木与木,都顺从了木的旺性。行顺运则发,是从旺格的特点。所以父亲早年读书、上大学等都十分顺利,家境亦安顺如意,此期间考入中山大学。在30年代的中国,能从乡村中考到城市上大学的人,几乎是等于以前的中了科举一样,没有一定的运程相助是不可能的。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做教书和编辑等文化工作,亦接触不少当时的达官贵人,可谓青少年得志。

其后的丑土运,逆旺木的气势,应验在乡村老家中父母出事。

跟着的戊土运,群劫争财(群木争克土)不利,第一任妻子在生儿子后,产后热身亡(俗语叫克妻)。下面是寅木运,寅木运顺从了木的特性,此时为1944年至1949年,是他一生中最风光的时期,期间和我母亲结婚,在大城市中买了一栋四层楼的洋房。

到了1949年至1954年的己土运了,命中众木争克一土,命书有云:群劫争财,凶祸立见。犹如成语中的“僧多粥少”,供不应求,非善事也。此期间中共在大陆非法夺取了政权,父亲因在中华民国在大陆掌政时期做的事,而被中共判了三年劳改。

其后1954年至1959年,此为卯木运,木运与命中木的强势相符,因而是好运。父亲劳改三年后放出来,此时大陆仍缺乏人才,父亲重新被招进大学做教师,此为自己少年时期记忆中最幸福、快乐的日子。记得父亲常带我们去茶楼饮茶,看足球比赛,也跟学校的教师们一齐去郊游和游水等。

父亲在此运中,还发生了一件可以佐证命运存在之事情。在1957的中国大陆,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反右派斗争”,在这埸斗争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总计约140万人被归为右派或者中右派遭到迫害。以父亲早已被定为所谓“历史有问题的人”,居然能躲过此劫,不受影响,乃有赖于当时正在走卯木运,顺从木之旺气,为顺运之故。

中国著名知识份子任众、燕遁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胡锦涛,要求彻底否定“反右派斗争”,一场错误的政治运动,赔偿其经济和精神损失。左起:燕遁符、铁流、任众、俞梅荪。(照片由任众提供)

唯好景不常,到了1959年至1964年的庚金运,金能克木,最逆其命局中木之旺气,谓之“犯旺”,主官非、灾咎。果然适逢60年代初期,由于“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破产和人为灾害,大陆经济极为困难,各行各业都在大批压缩精简人员,父亲既被贴上了历史有问题的标签,于是被清出教师队伍,下放到农村当农民,从高资收入的家庭一下子跌到一文不名。父亲在农村得了水肿病,几乎丧命,而我们留在城市的家人,则靠变卖以前的家私旧物来艰难度日,真是屋漏更兼连夜雨也。

中共全国性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最终导致了大饥荒的爆发和数千万民众的死亡。(资料图片)

其后1964年至1969年,得一辰土运,土运本为不利,但辰土与命中的寅木、卯木会成一个木局(寅卯辰三会木局),顺着这命局中木之旺气,于是可逢凶化吉。期间父亲从农村中迁回城市,但由于原来的学校已解散并被合并了,不复存在,父亲奔走多时,亦无法恢复原工作,只好无业在家。其时我已17岁了,看到家境如此困难,便要求自动退学,街道政府部门同意由我来替补父亲,安排我工作。那时的大陆,一切事情都要由政府同意安排,才能给你工作的,所以也算是好运了。

到了1969年至1974年,再行一辛金运,金克木犯旺,凶祸立至,真是不由你不信邪。此期间大陆已开始了文化大革命,父亲再次被踢上场当“运动员”,先是抄家,然后一夜之间,被红卫兵勒令24小时内迁出城市,赶回农村,否则如何如何。父亲只好连夜收拾行装,第二天一早,便有人上门,将其押送到农村去,再次当农民。

就在此运中,有一天,父亲在农田中插秧,因高血压发作成半身不遂,抬回城市后不到半年,于1974年,甲寅年正月(丙寅月)甲申日,便与世长辞,再也无力与逆运抗争了,死时之年刚好是60岁。此年甲寅年又与父亲出生年甲寅相同,叫伏吟,书云:“哭泣淋淋反伏吟,不伤自己伤他人”,是不吉利的流年。又是寅月,申日,申寅又冲,未能入巳火大运(要7月4日8:08分才入巳火运),仍属辛金运,从八字、大运、流年、月、日来看,一切都符合了推算的理论。为此,我完成了命学研究考察的第一道实习题,却是在如此的情景和沉重的气氛中完成的。

但从验证方面上来说,父亲的命运与八字和大运的起伏如此吻合,足以证定八字算命的理论是成立的,不是虚构的,从而更加坚定了自己日后研究考察的信心。我也为自己能得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八字命理这块瑰宝而感到欣慰,以至后来在一次谈婚论嫁的关键时刻,女方母亲是国家干部,担心未来的女婿是搞算命的,会被取缔,要求我放弃算命的研究,才将女儿嫁给我,但我宁可放弃婚姻,不愿为了结婚而放弃日后自己将继续的研究。@*#(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来与两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终于到了香港外围的岛屿了,却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陆,又应了36岁前一事无成的命。跟随算命的启蒙师父多时,我又继续进行各方面的探讨和搜索,经过多时的反复推敲和求证,终于在自己36岁的那一年,找到了打开命学大门的钥匙。
  • 父亲本是大学老师,被共产党定为“历史反革命”,后半生困顿潦倒,中风无法就医,家中连五元叫车钱都没有。正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便使得笔者自小有对人生、命运的反思:父亲前、后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内在必然的因素?
  • 编按:《命运天定吗?》系列文章一直受到读者的关注。故而本刊商请作者增益改作回眸好文合以新的篇章,以【命运天定‧拨开迷雾】系列文章和读者见面。到底有没有命运?为什么有人把中华神传文化中的生命观——“命定论”视为“迷信”?本系列文章举证古今的实际例子,包含不同时空、肉眼看不到的而又能反应到现实世界时空之例证,以触发人深度思考安身立命的生命哲学和方法。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明明是毛泽东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即所谓“三面红旗”,直接制造了空前的大迫害、大镇压、大饥荒、大死难、大动乱,使数千万中国人送了命(!),但毛为标榜“一贯正确”,谎称什么“三年自然灾害”、“苏修逼债”、“国际上的反华大合唱”,才“导致国民经济的暂时困难”(?!)。邓小平为维护毛泽东的领袖地位,其“拨乱反正”是有限度的。如同对四九年以来的一系列政治浩劫的“平反”一样,对“三面红旗”,首先减轻甚至回避毛对因为反对“三面红旗”而制造的大量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太多无辜,包括各界高层人士,直至彭、黄、张、周,被种种迫害,有的直至死亡的责任;而评价经济灾难,也是避重就轻,轻描淡写。我凭我的良心、良知、是非观、人道主义、正义感、过来人的责任感,把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告诉国内外的读者:那年代,饥饿得人吃人!亲人吃亲人!不忍吃亲人,邻居间换着吃!饿倒的无法统计,浮肿病人农村里比比皆是,大都市都有!饿死的竟有3700多万人!,有的公社饿死20%以上的人口!竟发生了不少阁家饿死,灭门绝户,无人收尸的人间惨剧!整个大陆哀鸿遍地,饿殍遍野!使我至今不堪回首!对造成这样空前浩劫的原因,认为只是由于“没有经验”而“失误”?!同样回避毛泽东。如同“邓青天”对比斯大林还斯大林的毛泽东的评价,一稿再稿,他都通不过,一定要“三七开”(七分功劳,三分错误),他才认可。老实说,中共对“三面红旗”的结论,历史通不过,人民通不过。由于评价失实,直到如今,对“三面红旗”的许多谎话还在流行。笔者注意到,即使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各界人士中,竟还有不少人言必称“三年自然灾害”,“苏修逼债”,“七分天灾,三分人祸”云云,不但见诸口头,还见诸种种文字!这让我想起鲁迅小说中那些被封建专制欺骗愚弄得麻木无知、浑浑噩噩的华老栓、祥林嫂、闰土、夏母(夏瑜的母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