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格兰地方选举 保守党大败 脱欧是主因

5月2日,英格兰举行了地方选举( Ian Forsyth/Getty Images)

人气: 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5月2日,英格兰举行了地方选举,保守党失去了1,300多个地方议会席位,保守党掌控的地方议会减少了44个。这是1995年以来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最差的成绩。有人甚至认为,这预示着英国两大党派的政治格局可能出现变化。

这次地方选举中,英格兰所有248个地方议会都进行了选举。而且这次选举是英格兰地方选举四年周期中竞选席位最多的一届,有超过8,400个席位需要选出议员。

首相遭诘问

保守党在地方议会的席位减少了1,330个,相当于原先席位的四分之一,目前还有3,564名地方议员,掌握93个地方议会,仍然多于工党

选举结果公布的当天,首相梅访问了没有举行地方选举的苏格兰和威尔士,对这两个地方的保守党成员发表演说。

但是她寻求耳根清净的目的显然没有达到,在威尔士的保守党大会上,她刚上台发表演说,就被台下不满的人高声诘问。

梅表示,选民通过选举向保守党和工党表达的信息是,他们必须要“继续”实现脱欧。

她说:“我们总是会遇到艰难的选举,昨晚,我们面对一些有挑战性的结果,但是工党的情况也不太好。”

在场的保守党成员戴维斯(Stuart Davies)非常气愤,大声高喊:“你为什么不辞职呢?我们不需要你。”

被保安带离会场后,戴维斯对BBC的记者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首相,我们需要新的首相尽快出现。”

司法大臣高克(David Gauke)承认,地方选举的结果是选民对于保守党脱欧政策的“惩罚”,如果政府的脱欧协议能够在下议院获得通过,结果会不一样。

Essex郡的Chelmsford市议会选举中,保守党失去了31个席位,自民党的席位增加了26个,成为最大党派。代表当地的下议院保守党议员福特(Vicky Ford)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掩面哭泣。

她说:“你看到一些人今晚失去了自己的席位,而这些人都是为了Chelmsford而勤奋工作的人,这真的让人失望。他们失去席位是因为国家正在发生的事让人们不想出门在地方的选举中投票了。”

工党席位不增反减

选举前,工党对形势比较乐观,认为该党的席位会增加,但是实际结果是工党的席位减少了84个,工党掌握的地方议会减少了六个。

BBC的评论认为,尽管保守党损失惨重,但是工党的损失非常“值得注意”,因为“在一个不太受欢迎的政府的中期(举行的选举),(工党)却没有增加席位”,工党赢得大选的机会“回落了”,而不是加强了。

工党领袖科尔宾承认,不赞同工党支持脱欧的选民放弃了工党。

自民党卷土重来

自民党是这次地方选举的最大赢家,席位增加了704个,掌握的地方议会增加了十个。

自民党领袖凯布尔表示,选举结果非常好,“每张投给自民党的选票都是支持停止脱欧的一票”,并且说这是“我党存在40年来的最好结果”。

两党格局或改变

BBC预测,如果英国举行大选的时候选民的投票意向跟这次地方选举一样,保守党和工党将各获得28%的选票,自民党获得19%的选票,其他党派和独立人士获得25%的选票。

选举专家科提斯教授(Prof Sir John Curtice)表示,保守党和工党在英国的选举格局中占垄断地位的情况“可能结束了”。2017年的大选中,这两个党派获得的选票达到全部选票的八成。

他还说,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二次两大主要党派预计获得选票的比例低于30%,上一次是在2013年,这一年的地方选举中英国独立党表现强劲。根据去年地方选举的结果预计,保守党和工党在大选中的得票比例约为35%。

科提斯教授还说,尽管这次投票中,自民党得票的比例是2010年以来的最高点,但是上个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00年代该党的得票比例经常可以达到24%。

3.9万张选票被破坏

《每日邮报》的报导披露,计票的工作人员反应至少有3.9万张选票被破坏。

选民在选票上写上各种话,表达自己对于脱欧混乱无果的愤怒,包括“脱欧就是脱欧”“让梅下台”“叛国者”等。

这份报纸上刊登的历史学者桑德布鲁克(Dominic Sandbrook)的评论文章表示:“首相没法怪他们。近三年的时间里,她一直在向我们保证,她的工作要点是实现脱欧。然而,原先的脱欧日期到了,又过去了,她很明显没有做到。这不完全是她的责任。如果所有的保守党议员都支持她的脱欧协议,他们的党派一定不会处于这样的混乱中。但是英国人有充分的权利认为,许多保守党议员都毫无头绪,更注重摆姿态和推崇自己,而不是为了国家利益而达成折衷方案。”

他还表示,英国脱欧这件事已经“重新书写了英国政治的规则”,这次地方选举的结果是对于保守党和工党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党派的“最后警告”,如果不采取彻底的变化,这个结果可能会成为“重新书写上个世纪20年代以来英国政治版图的三幕或者四幕戏剧的第一幕”。◇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