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法轮功反迫害 维权律师声援 中共恐惧

美国国务院图标呼吁立刻释放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

美国国务院图标呼吁立刻释放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取自美国务院脸书)

人气: 7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2日讯】今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中国良心”、“维权律师领军人物”高智晟律师曾经多次赞扬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精神。

高律师认为自己借鉴了法轮功学员内心的坚定,如他在2005年的一封公开信中这样写道:“我们是在和一些圣贤(法轮功学员)打交道,他们的不屈的精神,高贵的人格及对施暴者的宽恕襟怀是我们今天中国的希望所依,也是我们坚强下去的理由所在!”

2013年,陈光诚律师首次踏上和中国一水之隔的台湾时也表示过,法轮功的鼓舞人心,特别让中共恐惧。

高智晟、陈光诚所在的中国维权律师群体,被国际誉为“中国良心”,这20年来为受迫害的法轮功群体坚强辩护的“中国良心”刺痛了中共神经,让中共迫害者万分恐惧。

高智晟律师曾经在一篇声援709事件的文章中说,王全璋律师为法轮功受打压者提供法律帮助的时间比他还早。

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王全璋200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1999年就开始关注法轮功事件,当时中共开动全国机器集中打压法轮功,还在读大学的王全璋,就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帮助。

2004年,高智晟律师就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案致中共人大的公开信中写道:办理黄伟被劳教案,我发现以下与现代社会文明及全社会倡导、实践及追求的法治目标格格不入的存在,这些存在,更多严重的是司法方面的问题,问题的严重至令人恐惧及绝望的境地。作为律师,作为中国人,我无法选择沉默!

2005年,上海瞿延来案代理律师郭国汀,也是很早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之一,他在瞿案审理期间撰文称:极权专制下的喉舌媒体电视,广播,报纸,杂志,长期整天狂轰烂炸文革式的抵毁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成功地使得众多被愚民政策愚弄的民众对法轮功产生莫名之仇恨,姑且不论修炼宣传真善忍讲真相是否有罪,法轮功学员作为公民,享有最起码的平等权利。瞿延来信仰真善忍何辜?竟遭此涂炭!甚至连律师会见权也被非法长期剥夺?!天理岂容此等司法专横!

2006年,朱宇飙律师同时为3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辩护,仅以当时现行相关法律为依据,不仅让法庭上的审判官、法官个个哑口无言,连公诉人也不知所措的说:“觉的好,就在家炼功吧!不要出来。”朱宇飙律师当时是迫害重灾区广东省第一位帮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律师。

2006年,杨在新律师──曾在半年内代理广西、山东等多地案件的他受访时表示:法轮功修炼者群体被迫害得那么惨,很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但是,整个中国十几万律师没有几个人敢为他们说话,这确实是中国律师界的悲哀。我们能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即使个人牺牲点什么,但是我们为这个社会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只做一点点,就产生那么大的社会效应,贡献那么大,我们不会后悔的。

2007年,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案二审,6位律师: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为当事人无罪辩护。这是自1999年7月迫害以来,中国大陆律师首次以群体身份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同时也是继高智晟发表三封公开信之后又一爆炸性事件。6位律师的万言书〈宪法至上,信仰无罪〉被指从法律层面系统且全面的为法轮功无罪辩护。

2008年,王永航律师上书当局及最高司法机关,指出以刑法300条将法轮功学员入罪并不成立,认为中国各级法院对此的错误判决是中国法律史上“最荒唐最不该发生的事,将使大陆司法界、乃至后世法律人为此而蒙羞。”

2010年,韩一村律师为辽宁郭春占做了无罪辩护,要点如下:信仰无罪,宣传宗教信仰的行为同样无罪。不能只许党宣扬共产主义,而不准公民宣传自己心中的神佛吧!这岂不成了“只许官府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邪恶社会?事实胜于雄辩。法轮功已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得到认可和保护,尤其在西方发达国家更是蓬勃发展,成为了世界级的宗教,赢得了全世界亿万人民的信仰。铁的事实足以证明,法轮功不是“×教”,而是堂堂正正的“正教”。

2013年,王全璋律师代理靖江法轮功学员朱亚年案,首先就在庭上提出“要求审判长和审判员回避”的申请,“鉴于审判长和审判员由于非法剥夺当事人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并且当事人对法官的违法行为已经进行了控告,当事人和法官的关系已经形成控告与控告人的关系,按照法律规定,法官就不再适合本案的审理。”

2014年,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4名律师前往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国际聚焦并称“建三江事件”,其事发原因,劳教制度于2013年废除之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黑监狱仍然猖獗。

2015年,709案律师之一王宇,公开声援中国法轮功学员向北京最高法院控告发动镇压的江泽民群体灭绝罪。

2016年,余文生、张科科、张赞宁、常伯阳4位律师为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做无罪辩护:今天站在这里,看似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辩护,但实际上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巨大的。每一位为法轮功做过辩护的律师都深深知道,他们是无辜的,本应该以他们的言行得到赞许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十七年来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

2018年,谢燕益、谢阳为加拿大籍法轮功学员孙茜案,在致加拿大国会议员的公开信中写道:“一场延续近20年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续当中。这场迫害所涉及的范围及造成的恶果,可以说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人道灾难,它甚至已超过了许多场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危害:上千万人公开遭到非法歧视、非法待遇,几十万上百万人被判刑、劳教、非法拘禁,数万人乃至十数万人被迫害致死、致残乃至活摘器官,酷刑的发生十分普遍、监控无所不在……”

自1999年以来,在中国大陆,维权运动的最危险禁区莫过法轮功。2017年,北京律师黄汉中接受《大纪元》专访时介绍,敢于为法轮功群体辩护的律师,也不是十几年前仅仅几个律师,18年来(受访当时)为法轮功辩护律师百倍增长奔走在第一线。

709案律师之一江天勇曾经表示:代理法轮功的案子还有一个重大意义,即让很多人知道了法轮功这个群体实际上一直在遭受迫害的现实。通过跟他们接触,我发现,无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还是在平时为人处世上,他们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群体。也可以说,这是我所遇见的最好的一个群体。

10年前的2008年,王永航律师发表《今天有幸为法轮功信仰者做辩护》。10年后的2017年,黄汉中律师亦表示“20年后我敢自豪的对子孙说,我曾为法轮功辩护”。相信这些维权律师大军坚持“不与邪恶妥协,不颠倒黑白是非善恶”,将来会让中国大地获得自由与法治。

法轮功反迫害至今20年,湖南维权律师姬来松曾说过的“法轮功在打压下越来越壮大”,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百倍增长的维权律师。而值得致敬的名字太多太多,无法一一列举。他们有的甚至付出了身系囹圄、骨肉分离的巨大代价,仍然为争取法治与人权而与邪恶中共政权抗争。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法治先锋、中国的良心。在此也呼吁人们关注他们的处境与安危,希望他们一切安好,可以自由地追寻自己的梦想与事业。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02 5: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