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祷:2019火种:天象巨变(1)

进入2019年,在内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颜色革命”,防“风险”。(Getty Images)
人气: 77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1日讯】

序曲:“记住天安门!”

30年前的一个春天,北京。数百万人打着“我们来了!”、“德先生”、“不自由毋宁死”、“民主万岁人民万岁”的横幅、手挽手,潮水一般涌向天安门广场。广场上,几十万大学生为了反官倒、腐败而绝食多天。

5月20日宣布戒严,30万解放军从各军区调入北京,一列列装甲车、坦克驶入京城。北京学生和市民以自己的身子围堵军车,躺在马路上,阻止车队前进。六四凌晨,坦克突破百姓的“封锁”,碾过长安大街,闯入广场。根据英美解密档案中来自国务院的数据,至少有一万人被屠杀在长安街、木樨地。没有人知道他们埋在什么地方。

戒严令直到第二年的1月11日才解除。也就是说,北京城笼罩在恐怖中长达半年之久。

四个月后,10月9日,在距离柏林一百多里的莱比锡,周一,七万人从教堂祈祷后出发游行。大量的装甲车驶入莱比锡,但这些东德人没有退路。天安门广场上牺牲的年轻人激励着他们冲破恐惧,他们高呼着“我们是人民!”、“记住天安门!”、“没有暴力!”走完全程。

那是东德最伟大、完美的一天。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游行,人们突破了恐惧的枷锁,七万人安全走完全程,在游行定点埋伏的士兵没有发一枪。这么多东德人走上街头,使东德的官员感到恐惧。他们明白,胜负已经分明。

游行之后4周内,东德各地爆发了火炬一般燃烧的游行示威。一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一年后,东西德国统一。柏林墙倒塌的那个圣诞夜,伯恩斯坦指挥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欢乐颂》,席勒歌词中的“欢乐”换成了“自由”,德、英、法、美、苏五个国家的音乐家一起欢庆这人类的胜利。

这是共产极权阵营解体的开始。前苏联、罗马尼亚、波兰、捷克等共产极权一个接一个倒塌,在遥远的红色中国发生的六四民主运动和它的残酷镇压是鼓舞人们冲破封锁的一个导火线。也就是说,六四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又从红色中国近代史中消失变形,却在遥远的欧洲点燃一把火炬,燃烧起前共产国家革命的烈焰。

古老的中华民族鼓舞了被共产极权囚禁的人们的勇气,打碎了极权的藩篱。然而在1989年的夏天,中国人催生了共产主义阵营解体的一段光荣历史,他们自己却陷入了更为严酷的贪腐、谎言、洗脑和奴役中。就连六四那一段壮烈的历史也被强迫从民族的集体记忆中剥夺了。90年代起,整整30年,红色中国陷入了市场经济飞速运转的怪圈中,把精神,把人踏在脚下,跃上了世界舞台,就像六四那一夜并不存在。就像精神并不存在,仿佛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什么精神。死在坦克履带下的人们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没有北京屠城,更没有精神的死亡这回事。

2019香港:火种

壮烈的六四被扫到封尘的木柜里,人们心中藏着一个巨大的伤口,一个巨大的耻辱苟且偷生。一直到30年后,历史的巨轮再度转动。

经历了英国殖民的香港人有过一段被殖民的惨痛经历,也有过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夺回母语主权的运动史。97年回归前后,香港人经历了自我身份认同的深刻反思。面对压境而来的极权“红色祖国”,香港人充满了无力感。在白人殖民者统治下驯服的香港人开始思索自己是谁。在同文同种的北京遥控下,香港人的主体更有力,对中共的反抗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1989年5月20日,在一个挂8号风球的台风天,4万香港人站在暴风雨中声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第二天,万里无云,百万人大游行。香港人每年对六四民主运动的悼念是世界上持续最久,规模最大的。对六四的悼念好比香港人对一个理想上的祖国的情感寄托,藉由悼念六四,香港人维系着89民运的精神,也维系着自己内在的力量。

七一沦陷后,昔日的东方之珠节节败落,大批内地人涌入,随之而涌入的是贪腐、意识的压抑、社会不公、空气和水污染、媒体变色。香港企业“染红”,内地商家大量涌入,生出了老店结业潮,香港昔日的生活不再。北京透过并购渗透媒体,主流媒体被收编。香港新闻自由排名节节下跌,从2002年世界第18掉到今年的第73。失去了言论自由,一国两制形同死亡。

一向被视为注重现实的香港人丕变,成为今天追求精神自由,无畏的公民。2003年,七一大游行,50万港人上街头,抗议23条立法,各行各业的人都出来了。2012年,全民反对爱国教育,反洗脑万人大游行。2014年,占中运动,香港人穿上黑衣,为自由哀悼。

历史往往出人意表。人类高贵的精神往往在最不可能的时间点爆发。2019年,港府向立法会提交修改“逃犯条例”的建议。这个修订案一旦通过,所有在港人士,不论香港人还是外国人,只要被中共视为嫌疑犯,都可能被送到人权被严重侵犯的中共审判。“逃犯条例” 又被称作“送中条例”。生活在号称一国两制的香港,地理上的距离是最后的一点屏障,《逃犯条例》修订案一旦通过,港人随时可能被引渡到极权中国,这最后的一点屏障也被剥夺。同时,香港彻底失去了她的主权地位。

沦陷22年,香港人从失望到绝望,人们的愤怒引爆了。从思想自由的失陷,物质与精神环境的恶化,到这最后人身自由的失守,香港人没有退路了。

香港人背水一战,绝地反击。他们展现的勇气和世界公民的素质让世人惊艳。我们不能忘记:这幅员狭小,世界人口密度排名第三,有着一百五十多年殖民史的东方之珠是全世界对六四悼念最深,最久的地方。这些被殖民者在撤出前刻意塑造成经济动物的香港人在这拥挤的,被祖国践踏,悄悄变色的土地上演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历史大戏。

从3月底开始,港人一次又一次走上街头。整个6月和7月,反送中大游行进入高潮。6月9日,六四30周年纪念日后5天,一百万人走上街头,72人受伤;16日,两百万人大游行,并在游行后攻入了立法院。在人口只有七百万人的香港,当200万人走上街头,那意味着全香港每一个家庭都出来了。

7月1日,55万人大游行,创下七一游行新纪录;7日,23万人九龙大游行,并向被蒙在鼓里的陆客讲真相。13日,“光复上水”,三万人;14日,沙田,11.5万人。“夺回香港”的横幅出现在游行中,人们高喊“打倒独裁暴政”,硕大的英国国旗、美国国旗、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赫然出现在游行队伍中,在风中挥舞着。香港有了一个新名字:“香港特别沦陷区”。22年过去了,所谓的“回归”,是真正意义上的沦陷。

当年共产极权解体,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的精神力量功不可没。今天在香港大游行中,信仰的力量同样扮演了动人的角色。游行队伍中,四面八方响起了圣诗《哈利路亚赞美主》。这首赞美诗只有一句歌词,人们彻夜唱这首圣歌,犹如宣告神的权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从来不是宗教色彩浓烈的地方,然而在这特殊的时刻,这首圣诗有如祈祷一般,带领人们穿过危险的黑夜。

在6月,三名年轻人先后从楼上跳下,以死为谏后,悲愤的香港人高举“一个也不能少”的横幅,把游行扩散到九龙、沙田、大陆边缘的上水。天象巨变,大游行迅速向北扩散到深圳、广东浮云、湖北武汉、台湾。

一如30年前莱比锡的每周一大游行,香港每周日的大游行持续进行。7月21日,40万人游行到终审法院正义女神像前。游行后,元朗出现了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上千白衣人暴力攻击民众。香港人愤怒了,要求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27日,元朗,28万人,人们戴上黄头盔,手拿橘色小盾牌,戴面罩,设路障,全身武装起来,手持雨伞遮挡催泪弹,与防暴警察激烈冲撞。28日,上万人挤爆西环,在铜锣湾设路障,占领干道。30日,港铁大罢工,抗议铁路局面对国家恐怖主义行为而没有任何作为。8月5日周一,全民大罢工。游行示威进入新阶段,要求民主,游行“遍地开花”。

沦陷22年后,香港人爆发出猛劲的生命力。我们很快明白,今天的香港人经历了一场蜕变,已不是殖民时代温驯的被殖民者,而是有着强烈自我认同感的世界公民。面对把自己视为俎上肉,一步步逼近的“假祖国”,香港人的反抗震惊了世人。

反抗北京的浪涛一波接一波高高升起。民怨沸腾,直冲九霄。香港人为了自由而起,坚如磐石,大游行接连不断,传遍港岛、九龙,有如革命的火种。在六四30年后,悼念六四最长久、坚贞的香港人果敢的接过了那一把追寻自由的火炬。他们穿上黑衣,戴上头盔、防毒面罩,为自由而战。在催泪弹、防雾弹的浓雾和烟硝中,一身黑衣的香港人有如一个个勇猛的战士,面对暴警和黑社会打手,面对人高的盾牌、长棒,无所畏惧。

另一条波罗的海之路

前苏联、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波兰,在每一头共产暴政复亡之前,各国的人民高举各自裁成的旗帜,大力挥舞着,把历史朝前推进。

对于中共,前苏联的垮台是一面惊心的镜子。1991年5月9日,苏联最后一个十月革命节。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来到了红场,手举旗帜和巨幅的标语,震耳欲聋的抗议响彻天空。戈尔巴乔夫被迫走下典礼台返回克里姆林宫,原定的红场阅兵被迫取消。半年后的圣诞节(《欢乐颂》之后的又一个圣诞节),戈尔巴乔夫被迫辞职,并宣布解体苏共。著名的苏共解体宣言中有这些话: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上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现在我们郑重宣布:

1、前苏联共产党的所有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日起前苏联共产党的任何活动都是非法的,并要受到法律制裁;

2、一切参与过暴乱的党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并听候处理;

3、没收前苏联共产党所有财产并为俄罗斯国家所有。”

戈巴乔夫结束辞职演讲,象征毁灭的镰刀锤子旗帜下降,给世界带来深重灾难的前苏联从此从地球上消失了。
在正式解体前,苏联早已分崩离析。1980年代末期,戈巴乔夫开放了解密材料,其中列宁的解密材料让人们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苏联共产党员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深恐自己要为党过去所犯的错误负责。有勇气的人们开始退党。随着“共产党完蛋了”的信号越来越强烈,人们宣泄隐忍多年的愤怒,公然侮辱、攻击共产党员。1990年,苏共二十八大后,叶利钦退党,引发了苏共退党热潮。

卢布贬值、物资匮乏,加上美国的经济围堵政策,前苏联如一头被围困的伤兽。然而真正推倒这头怪兽的,是苏共70年来恐怖统治下的道德危机。面对极度匮乏的物资、惨淡的生活、冷漠和不信任,人们心中对前苏联的审判揭开了序幕。

最早吹响了前苏联解体的号角的是波罗的海三小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1989年8月23日(我们应当留意,这是六四之后两个多月),200万人手牵手组成一个600公里的人链,穿过波罗的海三国。一个个人民牵手穿过广大的土地,在图像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个体。每一张脸都值得铭记。这和共产极权统治下人的个体被抹除不计是一个绝对的反差。这就是著名的波罗的海之路。

6个月后,立陶宛宣告独立,脱离苏联加盟共和国。之后不久,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也宣告独立。以这条坚毅的人链,波罗的海三小囯从前苏联的恐怖键链抽身,启动了苏联的解体。短短几个月之内,乌克兰等苏联各加盟国纷纷宣告独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灭亡。

在亚洲,波罗的海三小囯有一个对映的镜像:生活在中共政权阴影下的港澳台。2004年,在波罗的海之路的启示下,200万台湾人手牵手护守台湾,筑起一条500 公里长的人链,抗议中共政权对准岛屿的两千枚导弹。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命脉:台湾,屹立在红色中国岸边,如一座坚贞的民主的灯塔。受到天安门运动的启迪,六四第二年,台湾发生野百合学运,一步向前,深化了台湾民主化的进程。2014年爆发更成熟的太阳花运动,学生占据立法院议场24天,阻遏了服贸协议,有力的延缓了中共渗透的步伐。

在弗尔摩沙美丽之岛,游行是街头常见的风景。在这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一次次的抗争游行有如嘉年华会,人们自制三丈高的旗帜在风中飘,手拿锅盆敲打着,少女把国旗贴纸贴上脸颊,浩浩荡荡去游行。在太阳花运动时,年轻人一举攻入了立法院,又一个个在夜里冲锋陷阵一般踏过铁丝网路障,攻陷了行政院,拒绝那一匹中共政权兵临城下的木马。

太阳花运动半年后,红色监控帝国阴影下的另一个地区:香港,展开了“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要求实行普选。占中和2003年50万人在七一穿黑衣游行,抗议《香港基本法》相辉映,是香港人对北京有力的抗争。今年,一波接一波波澜壮阔的反送中大游行把香港带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和台湾人嘉年华会一般的游行异曲同工,历年来,香港人的游行充满了创意,他们的标语生猛活泼,散发出一股强劲的生命力。

港台这一双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遥相呼应。香港百万人大游行后,台北十万人走上街头,抗议红色媒体的渗透。两岸开通以来,来自海峡对岸的侵蚀已白热化。报纸、电视台、文化界一一沦陷,中共掌控了岛屿的舆论生态。在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上,十万人冒着大雨集会,守护台湾民主,抗议中共的银弹攻势及无孔不入的心理战。这是新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又一轮的侵略。在这一轮的侵略中,入侵者的武器是舆论控制、心理威胁、权利的诱惑、三千枚飞弹导弹,和有如一个兵团一般,人民币培育出来的各界代理人。岛屿已进入紧急状态。

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门有着驯良的解放区形象。沦陷后,澳门被打造成世界最大的赌城,有11家赌场,成为中共滚烫的吃角子老虎机。然而一如香港,节节沦陷的景况催生了澳门人的抗争。2014年5月,两万澳门人展开“反离补运动”,反对“高官离补法案”。七千人包围立法会,人们身穿白衣亮起手机,高举手上的水樽,在一片“水晶灯”海中高呼“撤回”、“撤回”。这次抗争被视为澳门迈向民主的一块基石。

这些游行集会展现了生活在港澳台的人们活泼生动的个体。正如当年的波罗的海三小国,这唇亡齿寒的三城焕发出无限的生命力,互相激荡,启动了拆卸中共这头怪兽的工程。

野火烧,赤龙亡

近年来,沸腾的民怨早已在大陆升起。从南到北,中共深陷在四起的烽火中。在今天红墙覆亡的前夕,出现了一个接一个震撼的景象。

2018年,各省老兵维权,如烽火烧遍神州大地。越战、朝鲜战争老兵穿着当年的草绿色军服,扛起一面面大血旗走过马路,有如一幕超现实的景象,把中共一心想叫人忘记的历史翻了出来。这些复员老兵被遍地的贪官夺去了工作、土地、抚恤金,成了一无所有的人。他们穿上草绿色军服在国土四方流浪乞讨,老去的身躯在风中站得笔直,向铁腕中人们放下的人民币行一个完美的军礼。一次又一次,千万名老兵穿越国土,辗转集结在四方告急的城市中,和昔日的同袍站在一起维权,相濡以沫。

当老兵穿上昔日的军服,戴上以生命换来的徽章,在国土四方乞讨维权,红色中国耻辱的伤口被摊开在日光下。而当党派遣黑社会打手冲上去,把这些昔日保家卫国的老兵,这些“最可爱的人”打的一脸是血,跪倒地下,距离共产政权灭亡的日子就不远了。

P2P爆雷后掀起的受害者自杀潮是近年另一壮烈的民间维权。P2P爆雷是中共在背后一手操作的,利用P2P平台转嫁金融危机,把银行的呆账转嫁到百姓身上,在达到目的之后把平台引爆。受害者有上千万人,多是新兴的中产阶级。红色中共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后,一部分老百姓终于富裕起来,可一转眼,养肥了的羊又成了待宰的羔羊。正如中共在过去历次的运动中消灭了商人、地主、知识分子、工人,这一回,在它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之后,消灭中产阶级是崛起的红色政权真正的目的。在P2P爆雷后一个接一个自杀的受害者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当这些社会中坚分子在绝望中自杀,距离中共灭亡的日子就不远了。

在这些老兵和中产阶级的故事背后,是神州大地破碎的山河。黄河母亲河断流;上亿亩粮地被圈被毁,农民流浪入城市、矿坑。根据中共水利部报告,2018年,全国水土流失面积273.69万平方千米,是全国国土的28.6%;红色中国近三分之二地下水和三分之一地面水人类不宜直接接触,要想净化已渗透到深层的地下水污染需要1000年(《2014中国环境状况公报》)。冬天,有毒的阴霾复盖三分之一国土,空气中浮满了细小的PM2.5,吸入体内危害人体,红色中国成为致癌率最高的国家。

这神赐的古老土地疮痍满目,布满了现代科技留下的废墟、污染,几世代都无法恢复。共产党有计划的,一步一步的摧残这块神圣的土地,一如它摧残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这块土地上深厚的传统。

不可避免的,在这毁坏的山河上生活的人们病了。一泻千里的道德大危机如癌症一般在国土衍生。假疫苗、毒奶粉、红黄蓝幼儿园事件、豆腐渣工程戕害着下一代。冷漠、腐败、道德沦丧、信任危机 — 正如末日时分的前苏联,最终,这人心的病变将成为中共的掘墓人。在极权中国的暮色中,心癌正一下一下挖掘着中国共产党的坟墓。

在这些看得见的伤口之外,是一个巨大的,看不见的伤口。这伤口隐藏在地心深处,迤逦数千公里,跨越20多省,被称做“地下万里长城”,也叫“地下核长城”,藏匿了大量核子武器。这条核隧道由几万名军工花了三十年完成,对全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威胁。部分核长城被用作地下集中营,作为活摘器官的供体库,关押法轮功学员;部分作为公共空间使用。

这一条巨大的核隧道埋藏在神州大地的地下,如一条巨大的黑龙盘旋在地心,毁坏了神圣国土的自然生态,从深层改变了古老文明帝国的地景。这是一条罪恶的黑暗隧道,关押了数量庞大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体内的心、肝、肾是立等可取,标上高价的货品,贩售给来自世界各地的病患。在这黑暗隧道中发生的事惨绝人寰,无法以人类的语言形容。

今天,崛起的红色中国取代了美国,是全世界做器官移植最多的国家。而美国每年有一亿人有意愿捐献器官,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手术国家,如此大量的器官来自何方?活摘器官是今天中共的死穴,它的黑暗核心,是中共最大,最恐怖的贪腐案。共产党把杀人进化到高度技术化、盈利化、专业化的最新水平。当中共向世界大量兜售信仰者的器官,把救命的医生逼为杀人的屠夫,把掏光了的人体扔入焚尸炉,距离中共政权灭亡的日子就不远了。

红色中国还有一个巨大的伤口,那就是无数的贪官污吏,深入每一角落的贪腐。

美国国务院报告,极权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资金流动国家,洗钱金额每年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习近平上台五年后,134万名贪官落马,自杀/被自杀的高官多达260名。自杀/被自杀的“长”级人物如此之多,是中共统治一大特色,世上无出其右。贪腐是一条可怕的食物链,把所有的官员捕获,把他们脖子拴上一圈绳索。在贪官的自白中,我们眼看无数刻苦向上爬的“农民的儿子”一步步在诱惑的陷阱中往下掉。正如一位贪官所说:“诱惑已使我一败涂地。”在这体制性的贪腐下,无官不贪的不治之症一如致命的病毒,啃噬着社会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人。

多少年了,人们一直在传说一件事:中共政权是一艘沉沦中的巨船,人们挤在船舷,抢着从这艘沉没中的铁达尼号跳下。根据中纪委统计,政协代表76.77%有外国护照,人大代表57.47%有外国护照。也就是说,在中共复亡之前,它的高官干部就看见了它不可避免的命运,纷纷弃船逃命。和解体前的苏共一样,中共高官深怕自己要偿还背负的血债,更对中共不久就要到来的灭亡深怀恐惧。

在漫天的阴霾下,人们为了下一代想方设法移民海外。从上到下,人们急于抛弃中共。自称崛起,四处占领海外资源,野心勃勃,图谋领导世界的中共,却被自己的人民和官员如一双敝屣一般抛弃,这无疑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奇特现象。

关于中共政权的真实,被绑架的十四亿人民被蒙在鼓里整整70年。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由前苏联一手扶植起来的苏维埃卫星国,它的前身是1931年在江西瑞金建立的中华苏维埃,任务是武装保卫苏联。当年林彪拿着苏联收缴自东北投降日军的大量精良机关枪、大炮、坦克、飞机、兵工厂,乘着苏联军事专家修建的跨满洲铁路和一百多座大小桥梁,把蒋介石打到台湾去。毛所说的“小米加步枪”是写在教科书上的,欺骗中国人的谎言。所谓的国共内战,其实是苏联派遣的第七纵队进行的一场武力悬殊的入侵战。

为了让被集体绑架的中国人忘记百年来悲惨的历史,忘记自己悲惨的处境,中共洗脑与时俱进,洗的老百姓都忘了自己被洗脑这囘事,把谎言当作真实。被绑架的中华民族不但忘了自己被绑架这回事,为了活下去,还振振有词的告诉自己:“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

胡耀邦说过一句话:“要是让人民知道了我们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我们了。”在崩溃前夕的前苏联,这句话有如神谕一般准确。改革开放后,戈尔巴乔夫出版了列宁的一些秘辛,在人们心中投下一枚震撼弹,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共产党的认识,也揭开了退党大潮的序幕。在不久的将来,关于中共的真实历史:抗日的历史、国共“内战”的历史、大饥荒的历史、六四的历史,将一个一个被揭穿,然后,建筑在谎言与耻辱之上的共产政权就将在狂飙中灰飞烟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11 2: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