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职务与“植物”

作者:青松
保护夏日植物

那令无数人心心念着放不下的职务也许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灭,只是生活的装点,并不代表永恒。(Pixabay.com)

  人气: 177
【字号】    
   标签: tags: , ,

老家一位亲戚来旅游,中午招待他吃饭。

许多年不见,亲戚对我们讲的第一句话是:现在什么职务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很不舒服。他不问我们生活、孩子,只关心我们的职务,这明显是老家那种官本位的思想。虽说反感,但我清楚,这位亲戚直率,不会拐弯抹角,所以也算是他的优点。

我不想在职务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只敷衍一句:没什么职务”。亲戚正想开口说话,在旁边的女儿突然接话过去,反问我:“妈妈,我们家有植物啊,我们不是养了一棵含羞草吗?”女儿天真的话逗得我哈哈大笑,我赶紧回应:“对,你说得特别对,我们有‘植物’……”

大家都跟着哈哈笑,一场尴尬的对话以欢笑结尾。话题就此岔开,大家开始聊别的。虽然亲戚还是变着法地询问我们的资产,比如问月薪多少、房价多少、房子面积多大,等等,我好像都没有一开始那么反感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女儿把“职务”等同于“植物”的天真。

多少人为名利而奔波,把职务之类代表钱权的身外之物当成重中之重,得到的眉飞色舞,得不到的灰头头丧气。说到底,那令无数人心心念着放不下的职务也许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灭,只是生活的装点,并不代表永恒,也不能决定我们的幸福。

记得和女儿第一次种含羞草就以失败告终,因为我不会照顾,含羞草长了没几片叶子就枯掉了。我们感到遗憾,但不会觉得天要塌下来,因为不过是一棵植物而已,大不了从头再来,继续种。如果能以对待植物的心态对待职务,我们是否就都多了些平和,而少一些劳累奔波呢?@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的有必要做出彻底改变,才能改善工作体验吗?换老板、自己当老板、兼职、多职……前面章节难免令人这么想。可是,解决之道往往是从更微小的改善开始。
  • 明成祖朱棣着衮龙袍像。(公有领域)
    成祖得天下后,选拔了一批亲信大臣“并直文渊阁,预机务”。对待功臣和追随自己的,他采取与明太祖不同的做法,即善待他们,并且只要是自己选中的就用人不疑。他曾对群臣说:“君臣不能保全者,常始于不相信。苟不相信,即父子将为秦越,况君臣乎!吾于诸功臣,报之厚而待之诚,常见其善,不见其不善,惟其才而任之,保功用人,可以两得。”如御史曾弹劾西宁侯宋晟专权,不经报告就处理事情,成祖就对御史说:“任人不专能办成事情吗?况且一个大将远在边关,怎么能要求他事事都根据朝廷的旨意呢?”为此,成祖还特意下了一道敕令,让宋晟便宜行事。
  • 王皇后与永历帝感情非常好,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他们患难与共,相互扶持,将风雨飘摇的南明苦苦撑了十六年。示意图。(公有领域)
    很多人认为,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之后,明朝就灭亡了,其实并不是。明朝的宗室在南方建立了“南明”政权,持续抗清,坚持了近半个世纪。 她就是“南明”最后一位汉族皇后,国破家亡时,为保气节,她选择了扼喉自尽,悲壮殉国。
  • 我希望在孩子眼里,我是一个“还不错的大人”。虽然很想让孩子看到自己完美的一面,但也知道自己并不完美。不过,与其因为不完美而难过抱怨,我想让孩子看到的是:即使不完美,仍然努力活得精彩的自己。
  • 老人
    任何人都希望对人有帮助,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希望能帮到你的人。所以工作、人际、小孩……任何最近生活中遇到的事情,把它们说出来,问问爸爸妈妈,以他们的人生经验他们会怎样面对。有时你抱持的心态是听听,可是会发现其实可以参考,甚至赞叹!
  • 一天,一位曾算过的朋友,只带了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和性别来,其本人并没有来,就叫我批算一下。我知他什么意思,是想考我一下,到底是否真有算命这回事。后来这个命主每年都找我帮他批命,持续十几年。
  • ,唐代杰出诗人。他一生忧国忧民,关爱百姓,关注未来,呼唤正义,以其自觉和深沉的社会意识创作诗歌,其诗 “浑涵汪茫,千汇万状”(《新唐书》)。
  • 在长安朱雀大街南端,陈列出玄奘从印度用二十匹马驮回来的佛经,520夹共657部、如来肉身舍利150粒,以及金、银等佛像七尊。僧尼随行护送,各色仪仗庄严隆重,香烟缭绕,散花供养,梵乐偈赞不绝。竞相瞻仰的百姓、士人和官吏集聚如云,十分拥挤。为避免踩踏事件,官府通知大家就地烧香散花,不可移动。
  • 若把人生比作一潭水,有人从中看到世外桃源,有人看到飞鸟掠影,有人看到蓝天白云,有人看到无底深洞,也有人看到那还是水。看待的角度,产生不同的境界。人们常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谁能从中领悟,谁就从中体会到壶中洞天的美妙。古代有不少诗词,写出了人生别有洞天的精彩一面。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