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看病遭严控 江天勇批信阳国保是黑社会

人气 1279

【大纪元2019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8月5日,江天勇律师去郑州看病,同时给高龄八十多岁的岳母庆生,但遭到河南信阳市及罗山县国保的贴身监控阻拦,江天勇痛批信阳和罗山国保是黑社会。

知情人对大纪元记者说,江天勇的岳父岳母都八十多岁了,周三(7日)是他的岳母的生日,他带了些土鸡蛋准备给老人送去,顺便再看望以前的两名同事。

5日,在信阳及罗山县公安国保的押送下,江天勇与灵山镇派出所所长王万鹏及另外四个罗山县国保坐一辆车。一路上,王万鹏追问江天勇到郑州如何住宿、干什么,江天勇均一一告知,但等到中午11时30分到了郑州后,他们告诉江天勇不能给亲戚和同事送鸡蛋,让两位老人中午出来一起吃饭,然后让他们把东西带回家。

江天勇据理力争,此时看到王万鹏与从另一辆车下来的罗山县公安局主管国保的副局长孙章宏、信阳市公安局国保张家文在一起说话,才知道,国保出动了两辆车监控他。王万鹏对江天勇说,他们不会改变想法,这事不是局里(罗山县或信阳市公安局)能决定的。

“这就是不让江天勇去见亲人,完全将他与外界隔绝。”知情人表示,江天勇非常气愤,以中午不吃国保提供的一粒米、喝一滴水抗议,并指国保如此干涉,即使是去医院检查,结果也不会是真实的,最终江天勇还是被带回了老家,未能去医院看病

“太可笑了,江天勇一出门,他们(当局)都吓死了!”知情人说。

江天勇5日晚间在推特上发文说:“罗山县公安局及信阳市公安完全是黑社会!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见我亲戚及前同事?你们有什么权力不允许我去岳父母家?你们不就是凭着人多吗?”“你们整天打击这个黑社会抓那个违法的,你们自己不就是黑社会吗?我见亲戚见同事见岳父岳母乃人之常情,你们怕什么?我每次看病你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惜赤裸裸地阻挠,你们怕什么?莫非我的双腿脚突然无端浮肿跟你们公安有关系?”

“我对公安特权任性践踏法律、非法阻挠我看病、阻止我见亲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表示极度愤慨和强烈谴责。”

江天勇是大陆知名人权律师,参与过人权律师高智晟案、胡佳案等,并且代理了大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江天勇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2016年11月,江天勇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的人权律师家属后“被失踪”,2017年6月被中共当局以“煽颠”的罪名批捕,11月被非法判刑2年。

2019年2月28日出狱后,江天勇一直被软禁在河南信阳涩港父母家。江天勇回家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高血压、心率快、记忆力减退、尾骨疼痛不能直立坐、眼睛流泪,当局始终没允许江天勇去医院就诊体检。

6月20日,江天勇双脚出现严重水肿,24日,他与父亲准备去信阳医院看病,遭到二十多名国保的围堵。

6月25日,709案受迫害律师谢阳陪伴江天勇,在当地国保的监控下去信阳医院做检查,但医院开出的结果没显示出病因。7月12日,江天勇要求到北京看病遭拒,后来当局承诺找北京医生到江家看病,但是个骗局。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江天勇脚部出现这么严重的水肿,是在监狱里面遭受了很多酷刑所致,如果让国保的人带江天勇去看病,他们会给医院施加压力造假,对于检查出的结果,医生也不会如实说。

金变玲说,江天勇在监狱里遭受酷刑和被下不明药物,身体遭到严重损伤,因此她非常担心此次出现的浮肿是内脏器官如肝或肾脏受到了伤害。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大年三十 身陷囹圄 异议人士家属盼团聚
江天勇及家人被失踪 舆论质疑中共怕什么
江天勇律师回家仍被软禁 与妻子视频通话
江天勇双脚严重浮肿就医被阻 妻急吁关注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