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锦州205医院军医陈荣山的恶运

(网络图片)

人气: 27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天仪综合报导)辽宁锦州市205医院的原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近日被爆出患肺癌,已做切除手术。

明慧网报导,陈荣山家住沈阳市,在云南省丽江市有房子,夏季去丽江住,每年年初去美国女儿家过年。陈荣山已退休几年了。大约在2017至2018年间,陈荣山和妻子双双患上癌症,陈荣山患肺癌,妻子患了乳腺癌,双乳已全部切除。

2006年5月23日,《辽西商报》B4版刊登一篇报导,题目为“一名军医的高尚境界与追求”,使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的陈荣山在大陆一举成名,震惊海内外。

文章称,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几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

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科主任陈荣山(网络图片)

在中国,百姓对器官的捐献一直是持很保守态度,器官捐献意识很淡薄,供体来源紧缺。

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是2至4年。而小小的205军医医院想要得到肾源,却是如此地容易,不能不令人生疑。

医学常识告诉人们:肾移植最基本的要求是供体(提供脏器者)和受体(接受脏器者)的血型相同,组织配型(HLA分型)相近。HLA分型除了孪生者,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要在几百至几万人中才可以找到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组织配型相近的配对。

据调查,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几年来一直在实施肾移植手术。内部可靠消息证实(《辽西商报》报导陈荣山之时),该泌尿科大约一周左右时间就能为患者找到活体供源。

当时有志愿人员进行调查取证。

明慧网报导,一位证人指证,2001年,该医院曾一批为5个病人换了肾,此证人是其中之一,其余4人不久后全部死亡,该证人换肾后不久身体就出现了不好的症状,后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活了下来。

2004年秋,一位二十多岁的锦州姑娘在205医院换肾。医院介绍,肾源是盘锦一个劳改犯人的,医生说此犯人二十多岁,非常健康。当时她问医生:得多长时间能将活肾取回来,答曰:半天。她还回忆说:她换肾的两三天内,该医院换了四、五个肾。

还有人证实,该医院在2006年2月做了四例换肾手术,其中有一人是锦州市太和医院的负责人李伟,花了6万元钱做了肾移植手术,结果一个多月就死了。事后李伟的亲朋好友对他换肾的速度之快(一周内换完)感到惊讶,对他又突然去世更是震惊。

以上这些案例都在陈荣山肾移植手术的568例中。

报导说,此后,有志愿调查者到205医院,对泌尿外科所有医务人员的姓名等进行取证,过程中看到那里的医务人员非常恐慌,他们都在交头接耳嘀咕着,紧接着院方就有人来骚扰调查者,这种情况下调查者就离开了。医院对此感到极度恐慌,此后,与当地警察联络,在医院内外布满便衣,盘问进出医院的所有人员,使看病的患者与家属都感到惊奇。

同时,院方还很快撤掉了镶嵌在墙壁上的原泌尿外科所有医务人员的照片和姓名,换上了另外的无法核对的人员名单。就连泌尿外科的医务人员名单都是全新的了。

“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10年3月《南方周末》报导,其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移植中心从1999年160家,到2005年快速增长到600家。移植数量从1998年的一年3千例增长到2005年近2万例。

2000年以后,中国成了全球器官衰竭病患取得器官移植手术的目的地,器官供应何以源源不绝,引外界关注。

也就是在1999年这一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宣布对法轮功镇压以来,采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的三大政策。大批法轮功学员失踪,甚至未经司法审判遭拘禁,这些人最后到哪里去了?

直到2006年,两位证人在美国华盛顿公开现身,向国际社会指控中共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摘取他们的器官出售,答案才呼之欲出。

2006年4月21日,胡锦涛访美期间,沈阳市苏家屯主刀医师前妻子安妮和记者皮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首次公开露面,表示无论中共如何销毁证据,他们愿用生命作证,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大纪元)

两位证人分别是新闻工作者皮特(PETER)和中国医师前妻安妮,安妮的前夫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

而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以及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的调查报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提出了更明确的指证。

报告说,2000年到2005年的6年间,在中国境内进行了6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其中41,500个移植手术,器官来源无法解释。这个报告中,有52种证据证明,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用于移植手术。

此后,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辩解,中国95%的器官来源是来自于尸体捐赠,并多次公开承认有90%以上的移植器官是来自死刑犯。可以说在中国大陆,按照移植需求摘取犯人的器官,成了一种执行死刑的方式。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每年出版关注各国死刑的报告,显示中国大陆执行死刑人数每年至少一千多人,包括了许多没有经过审判的政治犯、良心犯。但这些数字却远远跟不上中共官方数据所称每年一万多例的移植数量。

“中共官方移植数据”与“国际特赦组织之中国死刑人数”对照表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制图)

此后,中共宣布2015年1月1日起,停用死囚器官,但中国的移植环境仍不透明,无法溯源。所谓停用死囚的器官,成文字游戏——称死囚也是公民,只要死囚器官纳入分配系统就是公民捐献。从停用死囚器官变成“不存在死囚捐献”的说法。

直到今天,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中共仍然拒绝独立公正的调查。

2006年3月,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开始针对中国大陆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中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院器官移植部门进行持续调查,获取了大量的证据,证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真实存在,其中包括对陈荣山的调查。

2012年,在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9月5日被提起公诉之前,“追查国际”公布了两段在王立军2月6月夜闯成都美国领事馆之后,分别以“王立军专案组”和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的秘书的身份,对辽宁锦州解放军205医院陈荣山进行电话调查的录音。

2012年5月1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专案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进行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表示:“那都是经过法院的。”

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任辽宁锦州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他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

当时,他领导锦州市公安局,成立了一个名为“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医疗机构。在2006年中共官方的一项医疗创新奖仪式上,王立军透露自己监督“现场几千例密集”的器官移植。

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该中心主任王立军(右)在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现场进行无创伤解剖研究。(追查国际)

2012年6月13日,“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的身份对当时任职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的陈荣山进行电话调查。

调查录音显示,当调查员问陈荣山, 无论哪一级上级部门来调查关于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时,一定不能透露任何机密,他是否能做到时。陈荣山明确回答:“能,能,能。”

2013年12月,“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 )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送交了150万人连署的请愿书,呼吁对中国“为获取器官而杀害良心犯”的罪行进行调查。

随后,器官源自于法轮功学员的证据,促成欧洲议会通过2013/2981号决议,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2014/281号决议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6/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2019年6月17日,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宣判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法轮功是一种遵循“真、善、忍”宇宙特性而修炼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中共迫害之前,中国有近1亿人在学、炼法轮功。1999年至今,这个修炼群体遭受了中共惨烈的迫害,包括劳教、判刑、酷刑致伤、 致疯、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20年来,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和平理性地反迫害,揭露中共罪行。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是对人类最根本道德价值和文明的迫害;那些为个人利益,放弃原则和良知,参与迫害的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都是在行伤天害理的事。逆天而行的人,肯定会遭报应和厄运。”#

责任编辑:周仪谦

评论
2019-09-21 7: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