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意中共加入世贸 给西方社会带来什么

人气 4577

【大纪元2019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西方国家容许中共治下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个重大误判,因为中国没有一如预期地发生政治变革,经济繁荣反而让中国共产党巩固其执政地位。

2001年中共入世至今,西方社会在买到一堆中国产便宜家电的同时,却付出了18年的工业停滞代价。美国政治评论家詹姆斯‧德林波尔(James Delingpole)近日在英国《旁观者》(Spectator)杂志撰文说,“让中国(中共)入世是西方迄今犯下的最糟糕错误”。

他指出,在中共已经入世十几年后,再重新审视和梳理这段历史,世界经历了英国布莱尔-布朗消费泡沫、澳大利亚的能源繁荣、墨西哥黑帮统治、2008年的全球经济崩溃,以及2016年唐纳德‧川普(特朗普)的崛起,同时还有左派激进组织安提法(Antifa)以及变种共产主义撕裂西方社会的种种迹象。

上述错综复杂的表面背后,究其根源的话,部分或主要源头都可追溯到2001年12月11日世界贸易组织接纳中国。

“对中国人(中共)而言,入世效应是巨大的。但对于西方国家而言,这场灾难也是巨大的。”德林波尔写道。

德林波尔引用美国财经专家斯图尔特‧帕特森(Stewart Paterson)2018年出版新书《中国,贸易与权力:西方的经济接触政策为何失败》(China, Trade and Power: Why the West’s Economic Engagement Has Failed)中的话说,“如果买不起房子,便宜的洗衣机有什么用?”(意思是,受中国(中共)入世影响、西方人都买不起房子了,中国产的洗衣机再便宜也于事无补。)

西方社会用18年工业停滞 换回一堆便宜家电

中共入世带给全球的破坏力十分惊人。“西方国家虽从便宜的白色家电和玩具中受益(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收益),但同时忍受了18年的工业停滞,实际家庭收入下降,财富不平等,资产泡沫和政治动荡。”德林波尔总结说。

如果用本世纪初全球经济的变化来对比中共入世的影响,就会一目了然。21世纪初,全球经济核心是美国、欧盟和日本(G3),拥有9亿人口,人均收入约3万美元。若加上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这些国家有约世界20%的人口,却占有80%的经济活动。

当时,中国也有世界20%的人口,但仅占全球3%的经济活动,人均年收入不到1,000美元,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三十分之一。

或许2001年12月12日,中共正式宣布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对刚经历911恐怖袭击三个月零一天的美国人而言,他们或许根本没能理解,让中共入世意味着什么。

但在中共入世18年后,不用经济学家说、普通人也能指出,让中共治下的中国和西方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经济集团以“对等的条件”相向而行、会发生什么——所有廉价的中国劳动力会引发庞大的通货紧缩效应。

对应的现实是,西方国家通过外包生产给中国获得大量利润,他们只要原来成本的一小部分就能生产近乎一样的东西。公司利润上升;大宗商品市场繁荣(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海湾国家因原材料需求而成为受益地区);消费品(通常是按时购买)价格更是便宜得可怕。但代价是,所有以前在低技能、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能挣取合理工资的西方工业界人士都失业了。

2001年12月中国入世后,以廉价的劳动力引发庞大的通货紧缩效应,也让西方工业界人士都失业了。图为江苏一处纺织工厂。(STR/AFP/Getty Images)

“从墨西哥到美国铁锈带,再到支持英国脱欧的地区,这些传统社区的经济都陷入了停滞:同时,人们也丧失了自尊心,开始羡慕大城市的富人,希望自己也能像土匪一样,不付出就能看着财产和股票涨啊涨。”德林波尔犀利地点评说。

当中国7.5亿劳工进入全球贸易体系时,其工资仅为先进国家的10%;与此对应的是,2001年至2011年间,美国和英国制造业的就业人口下降了三分之一。在欧盟,制造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例,由2000年的30%下降到2010年的25%。

此外,大多数西方民众的生活水平出现下降。在中共入世后10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名义增长率从5.3%放缓至1%,实际增长率则下降了10%。

中共入世引发的通缩病却遇上西方的通胀郎中

那么,过去18年里,西方社会为何不能及时纠正中共入世带来的问题?德林波尔表示,原本所有的一切都可控,但是因为西方社会经济模式存在的根本缺陷,就让这一切失去控制。这一缺陷就是,西方民主制的多党派政府需要永久性通货膨胀,才能防止国家债务不会变得负担不起。

简单说,中共入世后,用廉价的劳动力参与全球化,将全球经济意外拖入通缩区间,但通缩病却遇上西方的通胀医生——西方各国的央行把脉后,给的单子仍然是治疗通胀。

西方社会生病的原因就是现在的民主政策本质上是用国家的连续赤字来提供过度消费。如《中国,贸易与权力》的作者帕特森所说:“现代民主政治已经变成跟拍卖差不多,既得利益集团通过承诺提供国家资助的福利来提供(选民的)生活必需品,有时甚至是奢侈品获得(选民)支持。”

这种模式已越发变得不可持续,因为中国劳动力的通货紧缩效应已拖累西方经济体,让这些经济的实际增长太小、有无法偿还债务的风险。

过去发生的诸多事实也证明,西方社会的中央银行政策,例如:破坏储蓄价值的超低利率和造成资产泡沫的量化宽松政策都没有真正发挥作用,反而让公众觉得,政府、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其实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

但更为糟糕的是,部分公众开始接受变种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为“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已失败,我们应该尝试更多的干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帕特森于2018年10月23日在华府“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发表新书《中国,贸易与实力:西方的经济接触政策为何失败》。(Jennifer Zeng/Epochtimes)

中国经济好了 人权更糟了 中共霸权越加骄横

评论家德林波尔指出,西方以为把中国领入全球经济,“我们就能跟共产主义脱节,我们改善了中国的人权记录,并能把他们导向资本主义自由、西方的良性消费主义”。

像波音等大公司游说者均支持这种观点,而时任总统克林顿总统(以及后续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也都认为,让中共入世是一个好主意。

不幸的是,“备受期待的法治、人权改善以及向多元化、自由和开放的社会转变,这些都未能在中国实现”。相反,中国的经济繁荣却强化了一个更加骄横的中国共产党霸权。

“中共的富豪领导人对维持既得利益具有浓厚的兴趣,为了维持权力它们什么必要的手段都可以用。在美国,前十大国会议员的身家总和为19亿美元,而前十大中共领导人的资产总值为1,850亿美元。”德林波尔对比说。

美国总统川普周二(9月24日)的联合国大会发言也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只做一件事——争夺统治阶级的权力。

《中国,贸易与权力》的作者帕特森在“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的新书发布会上说,中共想要的是永久维持自己的政权和特权地位,而西方国家犯下的严重误判则是,将某些市场因素加入中国经济的“权宜政策”,并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共的意识形态会转向市场经济改革”。

事实已经证明,中共的经济和商业模式跟西方的实践原则格格不入。工业间谍、贿赂和腐败以及产品低价倾销盛行;加上国家操纵汇率人为地使人民币贬值,这些本该在应允中国以宽松的条件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就预见到并加以杜绝。

而西方社会用18年停滞换来的结果,西方企业至今仍未能扎根到中国这个不透明、复杂的以出口为导向的市场中,同时西方国家还多了一个与其价值观相对立的竞争对手。

中国经济崛起还导致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忠诚度向北京倾斜,北京想要获取这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心灵、思想和钱夹”。

帕特森多次强调,他无意写一本抨击中国的书,本书也只是在陈述事实。真正的傻瓜是所谓的自由派西方人士,他们让这一切灾难成为可能。那么在美中贸易酣战中,西方社会反省过去应允中共入世上犯下的错,才能成为未来付诸行动纠偏的前奏。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2019.十月号/第11期#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蔡慎坤:中国入世15年究竟谁赢谁输?
金言:由输血型向失血型转变的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冲突新热点 中共有无遵守入世承诺
贸易战正酣 美国反思让中共入世决定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谜团
【新闻大家谈】揭开中共“依法带娃”魔盒
【微视频 】哈萨克政变未遂 普京撤军
【拍案惊奇】人行鬼事 中共“纸人防疫”?
【未解之谜】宇宙是意识的产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