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另一种关注

作者:方静

比起成功,更要关注失败。设法自失败中记取教训,不断的累积经验与能力,才是正途。(黄芩/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23
【字号】    
   标签: tags: , ,

甫自海外旅游归来,朋友分享几张照片,画面呈现的并非繁华的街市、宏伟的教堂或壮阔的广场;而是广袤的郊野、茂密的森林和橙黄的秋叶。如此温柔、寂静的景致,颠覆我对这个北方国度的想像。

朋友素来特立独行、别具一格,此番观察,也属稀松平常、不足为奇。倒是提醒了──世间种种,本是多元、多面相,是自己缺乏“另一种关注”,任凭刻板印象、一偏之见局限视野、封闭思考,导致如瞎子摸象一般,无法窥得全貌。

试着以“另一种关注”来体验,就有可能跳脱窠臼、看见崭新的风貌。

这时,我们会明白争强好胜、当仁不让者,是源于一种维护自尊、强化自我优越感和价值感的莫大动力。他们行为积极、奋发,凡事要出类拔萃、独占鳌头;但是也缺乏安全感,常常显得焦虑、烦躁。不过,他们是世界进步的主力。

云淡风轻、与世无争者,看似消极、欠缺进取心;然而他们在人际关系中非常沉着、内敛,是值得信赖、依靠的朋友。他们待人处事中庸、平和;不强求别人,也不苛求自己;很容易满足、安于现状。显然,他们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相较于人,事物也是如此。不容讳言,人人都向往成功,排斥失败。然而,不少过来人告诉我们:成功无法复制,失败却可以避免;比起成功,更要关注失败!设法自失败中记取教训,不断的累积经验与能力,才是正途。

祸福相倚之道,何尝不是这样?老子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坏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事也可能招致坏的结果,该如何自处?将目光从“祸福”的表相上移开吧,去关注其间奥妙,探索那些潜藏的智慧。

“ 你的心,决定你所看见”,从“另一种关注”出发,就有机会领略各式各样的状况,进而试着去了解、体谅。那么,或许很多纠缠不休、困扰不已的苦恼和矛盾,也就不那么绝对、尖锐了!@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陶渊明,一名潜,字元亮,东晋时的伟大诗人和文学家。他的诗文在艺术上可称“自然”,在风格上说得上“真”,是古往今来唯一的一个这样的诗人。
  • 人生中的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安排,一件事情是福是祸,往往不是表象可以判定的,凡事顺其自然,遇到顺心的事不要太得意,遇到沮丧挫折的时候也不要太灰心丧志,淡然处之才是大智慧。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明朝虽然建立的是以汉族为主的全国统一的王朝,但中华多元一体思想在明朝继续发展。明太祖朱元璋曾说“迩来胡汉一家,大明主宰”,因此明朝皇帝秉承着“华夷一家”、“华夷无间”的新观念,而有着宏大胸襟的明成祖朱棣更是身体力行者,比如他在东北、西北、南方的开边经营。
  • 在当今之中国,一谈到中国传统王朝,就会引出许多谬理,“几千年传统王朝哪有什么可赞之处?皇帝独裁、臣民愚昧、杀杀打打,从不消停,衹让中国日渐衰退,羸弱挨打,到头来几乎国将不国。” 加之中共舆论喉舌几十年来精心散布欺骗之言,让一些中华子民误认为中华传统王朝一无是处,“唯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 清代大学者赵翼的《檐曝杂记》记载,清初有个史瞎子,在雍正乾隆朝大官汪由敦还是一个穷秀才时,就己经算到他将来飞黄腾达,而且职位会比他主人还要高,而且还算到日后自己有难,还要靠他来拯救。事隔十多年都得证验了,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呢?
  • 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相字大师是宋代的谢石,他曾为大宋两皇帝测字,后来被奸臣秦桧害死。南宋时的周生也精通拆字术。宋以后,民间善此术者不在少数。明代的张乘槎和乾隆年间的范时行也颇得测字精要。相一字知命知事,甚至知天下大势,如易学一般精准。
  • 唐朝武则天年间,有一中国书生随新罗使节出海,航行中被大风吹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国度非常奇特,无论男女老少,人人都有长胡子。人们使用的语言和大唐语言有相通之处。这个国家的名字就叫做长须国,大约在扶桑州岛一带。
  • 让时光倒流五百多年,在明朝童子的眼中,牛儿会跳舞,凤凰遍体是文章,蜘蛛全身都是经纶。天真的童语,巧妙的对答,令皇帝龙颜大悦。让时光倒流二千多年,秦国12岁的童子出使一趟赵国,竟然改变了二国格局,被秦始皇帝封为上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