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鹊见桓侯另析

文/莘莘学子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扁鹊是中国古代医学家。关于他的历史记载很多,其中以史记的“扁鹊见桓侯”故事最为家喻户晓。

故事说的是扁鹊路过齐国,第一次见到桓侯时就说:大王有病,目前症状在表皮,不治的话,恐怕会加重。桓侯说:本人没病。等扁鹊走了之后,桓侯对手下人说:医生就知道赚钱,还想给没病的人治病。过了五天,扁鹊又见,说:大王的病已发展到了血脉,不治会加重。桓侯仍然说:本人没病。扁鹊走了以后,桓侯不太高兴。又过了五天,扁鹊再见,说:大王的病已到了肠胃,不治的话会加重。桓侯这次没答话;扁鹊走了以后,桓侯很不高兴。又过了五天,扁鹊又见,一见桓侯却扭头就走。

桓侯派人问其缘由。扁鹊答道:“病在表皮时,好治,服以汤药或拔火罐就行;病在血脉,针灸能治;病在肠胃,药酒还能治;可是病到了骨髓之后,谁也没有办法。现在大王病已入骨髓。”五天后,桓侯果然出现了生病的症状,就派人找扁鹊来,但扁鹊已经逃走了。桓侯不久后就死了。
有人说,这个故事讲的是“讳疾忌医”的典故,其实不尽然。这个故事讲出了许多当今科学做不到的事情。

首先扁鹊在当事人无任何症状的情况下,就知道桓侯有病,而且准确地说出病的位置,这本身就是现代医学望不可及的。现代医学是从病症入手,通过仪器测量观察所得资料做出诊断,然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弄不好还要拉上一刀、缝上几针、养上几月,再观后效。而扁鹊既没摸也没掐,单单只是看了看就知道,莫非他的眼睛便是X光扫描仪不成?

咱们再来看扁鹊说桓侯病的位置,首先他说病在表皮,但是当时桓侯并没有出麻疹,何来表皮有病一说呢?他又说病在血脉,这更是看不见的东东了。至于说病在肠胃或骨髓,扁鹊既没做胃镜也没有穿刺骨髓,那么凭啥说人家大王那地方有病?可见古代扁鹊的整个医学理论和诊断方式与现代医学并不是同一体系。相比之下,扁鹊更能看到病的真正来源和真相,而不是单单只针对症状入手。
回头再说说扁鹊的治病方法,第一印象是他的疗法不太痛苦:喝口汤,扎根银针,就可治好,这听起来可比那有副作用的西药片强多了。

最后说说扁鹊的为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们不好妄下结论,但从这个故事看,他并没有一见桓侯就阿谀奉承,高呼万寿无疆、身体健康,而是实事求是的告诉桓侯大王有病;再见时,尽管桓侯已不高兴,他仍然直言不讳。如此几次,足可见其医德,绝非如桓侯以小人之心所猜测的那样。古代中医的重德风范与医术,由此可见一斑。

(摘录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谈古论今话中医 (9/28/2001)    
  • 神医扁鹊 (8/15/2001)    
  • 《史记扁鹊列传》 (11/9/2000)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齐桓公称霸以后,又过了六年,贤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齐桓公很着急,亲自去看望他。桓公问他:“大臣中谁可以继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说:“君主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应该知道得很清楚。”
    • 上古中国礼仪文化并非仅指人们的社交礼仪,其范围涵括了上至国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会的道德伦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准则、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规范,无不包含在内。中国礼仪文化是自天而来的文明,源自于神的智慧,内涵博大精深。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刘佐护送母亲和弟弟们一起北上,渡江时大风骤起,当时刘佐十五岁,他哭着祷告上苍说:“我愿意替代我的母亲和弟弟们去死。”风愈刮愈猛,刘佐准备投水自尽,以自身去替换母亲和弟弟们的平安。撑船的人死死抓住他不放。
    • 萧统病逝时,年仅三十一岁。粱武帝亲自来到东宫,扶着太子的棺柩失声大哭。太子仁义有德,人人皆知。死后,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宫去凭吊,满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国各地的百姓和守卫疆土的士兵,听到他死去的消息后,都十分悲痛。
    • 汉武盛世后,自汉元帝以下,历代皇帝或优柔仁若,或耽于癖好,或短祚夭寿,出现宦官、外戚先后专擅朝政,导致纲纪紊乱、吏治腐败的乱象。西汉从辉煌强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汉,迅速走向败亡。
    •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 据《后汉书‧羊续传》载:羊续,后汉泰山平阳(今山东泰安)人,为官清廉奉法。灵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续被任命为南阳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赵慈反叛,杀死了原任南阳太守,并攻陷元县,一时间人心惶惶。羊续毫不畏惧,身边只带一个小书僮微服前往,他“观历县邑,采问风谣,然后乃进。”到任后,快刀斩乱麻,迅速平定叛乱,人民欢欣鼓舞,得以安居乐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