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元特稿】陶东平: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的”神圣同盟”

陶东平

人气 1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23日讯】中共十六大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修改中共的党章。而且这次修改党章与以往有重大不同,它将是中共建党以来对中共自身的定位和发展方向所作的一次最重大的修改。其戏剧性之处在于,江泽民领导的中共将与它发誓要消灭的死对头私营企业家结成”神圣同盟”。

由曾庆红领导的中共党章修改起草小组已完成党章修改草案。

据看过这次中共党章修改草案的人士透露,”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等字眼已经在草案中被剔除,取而代之的是”邓小平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党章总纲中的”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则将修改为”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必须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的要求”。这意味着,中共对其一贯奉行的四项基本原则中的第一条将作出重大的修改。当然修改的目的是为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另一条:坚持共产党的领导。

这次修改党章的最重要的内容是加进江核心的最新理论发明:”三个代表”,邓的理论显然只是”三个代表”的陪衬。而”三个代表”的关键,是宣布中国共产党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但这里不是指中共传统理论中的公有制和无产阶级,而是指共产党向来发誓要消灭的私有制和私营企业家。而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方式在形式上表现为接纳私营企业家入党。为了配合江的”三个代表”理论写入党章,中共的党章修改草案中还辟专门章节对改善私营企业的处境作出承诺:中共将对民营经济给予高度的重视,在市场准入上一视同仁,取消对民间资本的各项限制;对民营经济发展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援。中共党章所做的这些重大修改,如果在中共十六大上能够全部兑现,这意味着,明年的宪法将会有重大的修改。可见,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之间的”神圣同盟”呼之欲出。

古今中外,合纵与连横向来是统治者与国家的扩大实力最常采用的一个手段。当年,毛泽东为了夺取权力与农民结盟;后来为了巩固权力,又不惜与红卫兵结盟。邓小平为了上台便与被老毛整肃的老干部结盟,通过给他们平反来扩大自己的政治基础。现在,江泽民为了在十六大上保住权力,开始大胆地与私营企业家结成”神圣同盟”。老江的所谓”三个代表”,在本质上,就是”邀”盟的倡议书。

有人可能会问,中共党内有数千万掌握各种权力的党员,江泽民为什么与党外的私营企业家结盟?在中共的政治斗争史上,对付党内对手的基本手段,就是动员党外力量,毛泽东(发动文革和各种群众运动)和邓小平(南巡)都是这么做的。再说,众所周知,中国正在经历着一场中共建政以来的最大的社会转型,从高度政治化的社会加速向工商型社会转型。民营企业的实力在国民经济中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在许多发达地方甚至超过三分之二,而且其发展的势头仍然十分迅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企业家和企业出身的政治家取代无工商背景的技术官僚是中国社会与政治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谁抓住了工商界的精英,谁就抓住了中国的未来。从这一点来看,应当承认,江泽民(抑或曾庆红)是颇具眼力的。一旦各地私营企业家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入中共各级党政领导机关,这些人在一段时期内肯定对江泽民乃至曾庆红感恩戴德。这样,江泽民乃至曾庆红作为个人将获得相当牢固的权力基础。

任何结盟都需要两厢情愿。就算江泽民有意与私营企业家结盟,私营企业家愿意与江泽民结盟吗?中国大陆工商界曾受益于江泽民的经济政策,比较注重领导层的连贯性。工商界知道江泽民有多坏,但却不知道胡锦涛有多好。就是说其意思是,江泽民的好坏之处都已充分展现,而胡锦涛有多好或有多坏,完全不得而知。工商界需要的是政策制度与政策环境的确定性。他们已经摸透了江的脾气,但是却从胡那里得不到任何明示的确定性。有人风趣地说,江时代的官员都是些饱臭虫,要吸的血已经不多了。一旦换成新一届腹中空空的瘪臭虫,工商界害怕大出血。中国历史上也常有”宁要旧贪官(饱臭虫)不要新贪官(瘪臭虫)”的传统,原因就在”饱”与”瘪”的胃口之分。再说,自中共执政以来,私营企业与企业家不仅是打击物件,甚至是消灭物件,现在,江泽民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主动伸出橄榄枝,岂有不接之理?

有人要结盟,就有人想拆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对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结盟,反对者大有人在。首先是党内的正统左派,他们担心,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之间的”神圣同盟”将使中共改变颜色而失去政治特权,本来由他们独享的”肥水”将不得与他们一向仇视的私人资本分享。

其次是中共党内像胡锦涛那样等待接班的各级少壮派”二把手”们。他们拥戴胡锦涛接班,反对江泽民连任,这很好理解。他们害怕江泽民恋权不放而推迟世代交替。有人开玩笑说,在中共的党内,各级接近退休年龄的正书记都希望江泽民连任,这样他们可以推迟退休;各级年轻的副书记都希望胡锦涛接班,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扶正。但是这些”副书记”们都不得不耐心地等待着被提拔去接班。他们的政治命运不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通常只是私下敢怒,公开不敢言。因为这些人的反抗力还不够强大。

还有一些人自己无法连任,当然也不希望看到江泽民连任。朱熔基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他没有与江泽民公开对抗的实力,故只能私下使一些暗招。朱似乎已经看透了江泽民的如意算盘,幷采取了相应的反制措施。这一措施,就是突如其来地向富人突击收税。著名影星、富婆刘晓庆已因”逃税”而被收监。朱熔基在国务院工作了那麽多年,长期主管财政税收。若有富人逃税,不会到今天才知道。此时祭出此招,其主要目的之一显然是要离间、瓦解江泽民正在筹建的”神圣同盟”,打击富人群体,尤其是瓦解私人企业家与中共结盟的意愿和对江泽民的信心。另外,富人迄今仍是一群没有反抗能力的群体,最多在政策上持不合作的态度。朱熔基在国有股减持政策上的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证券业的大户极力抵制。现在朱终于有了以眼还眼的机会。拿这群政治上尚无还手之力的人开刀,当然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然而,朱的这一招会起到一定的离间效果,人们会认为朱的劫富政策得到了江的同意。但是那些高收入群体会这把这笔账记在朱熔基的头上,而不仅仅是江泽民的头上。朱更看重的是此招的一剑双雕的效果,既可以棒打鸳鸯散,离间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之间的”神圣同盟”,又为自己赢得”劫富”的清誉,从而在退休前挽回一些他前一段时间的名望流失和政策失败。

面对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之间的神圣同盟,最尴尬的莫过于胡锦涛。他既不愿意赞成,更不敢反对。江泽民充分利用胡锦涛在政治上不得不蛰伏的劣势,知道胡不能明确表达他自己的意见,只能附和江的”三个代表”。当他附和江时,外界不知道他是真心赞同,还是另有主张。这样,胡锦涛就无法通过表达独立的主张来争取和说服他自己的支持者,从而不得不继续依附在江泽民的大树之下。除共青团系外,胡锦涛无法找到可靠的政治支持者。胡锦涛应该从得不到足够的支援中吸取教训。另一方面,政治取向不明朗、与宋平等正统左派之间的特殊关系正在连累胡锦涛的政治前途。胡锦涛必须有选择地在某些方面加大赌注。平均下注、各方押宝的做法恐怕不足以赢得足够的支援,而在效果上相互抵消,有可能失去各方的信任。

胡锦涛的另一个难题是,江泽民通过与私营企业家结成神圣同盟来激起党内的反对声音,从而迫使胡锦涛公开站在江的一边,同时造成一种是人们相信胡锦涛无法独立驾驭的党内党社会上的复杂局势,从而有利于江泽民继续执政。在这场政治戏剧中,反江的正统左派是江泽民用来吓唬胡锦涛和其他反江者的一个重要道具:若胡锦涛无力处理这种复杂局面,就必须辅助江泽民建立那个”神圣同盟”,除非胡锦涛有胆量公开挑战、取代江泽民。江泽民的结盟策略,表面上在中共党内制造了反对者与紧张局势,实际上是为他自己表演驾驭这种复杂局势的能力和凸现胡锦涛无能搭台。

对江来说,与私营企业家结盟,幷不等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江纵然能获得私营企业家的支援,但是这些支援在中共党内能起多大的作用,一时还看不出来。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江才主张让资本家入党。不过,从资本家入党到在党内发挥支配性作用,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江泽民能等得及吗?

江泽民的中共与大陆的私营企业主之间的神圣同盟大概有两种可能的结局。一种结局是把私营企业家变成献身于消灭私有制的真正的共产主义斗士,但是,中共既已承认私营经济,又要想改造私营企业家,让他们痛恨私有制,岂不是是白日做梦?很显然,江泽民与资本家结盟的目的是为了保住江泽民与中共的权力,而资本家与江泽民和中共结盟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变私产为公有,去帮助中共实现共产主义。另一种结局是,这些被中共当作战利品拉入共产党城堡的私营企业家变成特洛伊木马,最终通过里应外合攻克将中共的堡垒。私有制越能自由发展,这种的可能越大。对这种前景,江泽民不会一无所知,但是重要的是眼前的权力,幷不是中共的未来。不仅江泽民这么想,大概每个中国党员都是这么想。

现在,江泽民与私营企业家结成”神圣同盟”以保住权力,那麽,胡锦涛应该与谁结成”神圣同盟”以夺取权力呢?
(2002-7-22)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青晴:江泽民乱点鸳鸯谱
华昕:应该把“大卖国贼”的帽子给江泽民戴上
江泽民政权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一天内害死4人
上山下海各据要津 胡锦涛人马抢占十六大中委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十堰爆炸 触中共敏感神经
【时事纵横】北约十提中共 武毒所秘密视频流出
【新闻看点】广州外松内紧?国际慎防 北京孤立
【远见快评】G7三大重锤反共 统一战线成型
【拍案惊奇】7‧1前北京大清场 中共疫苗效果被揭
【微视频】美国通胀创新高 主流媒体都抗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