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武汉封城事已迟 市民恐慌外逃

人气 17496

【大纪元2020年01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22日星期三。

从昨天节目播出到现在,受到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殃及的案例急升,根据大陆医疗信息交流网站“丁香园”的统计,截至我们发稿:

中共肺炎扩散情况更新 港澳全沦陷

全中国大陆确诊549例,死亡17例,治愈28例。其中仅武汉所在的湖北省,就有444例,而目前官方公布的全部死亡案例,也都来自湖北。其它确诊病例比较多的还有广东26例,北京14例,浙江10例等。大家可以看网站上的这个地图,昨天看还没有这么多,大概是半壁中原,今天红色已经快填满了。右上角的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目前官方通报还是疑似病例。

整个中国大陆,已经有至少26个省或直辖市被波及。

在我们昨天做节目的时候,香港和澳门还没有案例,但我们昨天节目播出不久,这两个地方就纷纷沦陷。

在澳门,当地时间1月22日上午11点,澳门社会文化司司长欧阳瑜开记者会,确认澳门首宗确诊病例在山顶医院就医。患者是一名52岁的武汉女性商人,19日入境澳门,21日傍晚求医,22日凌晨就被确诊为感染“中共肺炎”。与她密切接触的2女1男也被送往当地隔离中心观察。确诊的52岁女商人,除了出门吃饭,一直在澳门新东方置地酒店3层的赌场,直到出现可疑病状。另外,澳门当地政府为了抵御疫情,购入2000万只口罩,发放全市五十多间药房,每个澳门居民限购10个。

在香港,当地时间1月22日下午,一名39岁武汉男子经过先后两次检查,结果均是阳性,确诊为中共肺炎。这名武汉男子在前一夜乘高铁抵达香港西九龙站,一同抵港的还有他的另外四名家人。目前男子已经从伊利沙白医院转到了玛嘉烈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跟他一起来的四个家人,之前住在尖沙咀皇悦酒店,后来又飞去菲律宾。香港当局说,已经开始追踪密切接触过患者的人。除了他的四个家人,还有他搭乘高铁时,同一排和前后两排的乘客。

同一天晚8点,香港威尔斯医院又传出第二例确诊的中共肺炎患者。所以截至目前,香港已有2例确诊案例。疑似案例至少118宗。

在大陆和港澳之外,截至我们发稿,出现确诊案例的还是在泰国、日本、韩国、台湾、美国,除了泰国确诊的增加到了4个,其它国家数目还是1例。所以境外确诊的一共8例,加上大陆的549例,港澳的一共3例,全球确诊的案例一共是560例。

而在欧洲的法国虚惊一场,一度出现一个疑似病例,是一名在武汉逗留过的法国人,后来幸好检验结果为阴性。澳大利亚、新加坡也各有一个疑似病例,后来被排除患有中共肺炎。

在墨西哥,也出现了一个疑似病例,患者是中国大陆去的一名大学教授。

在尼泊尔和菲律宾,目前各爆出疑似病例,但都未最终确诊。

中共肺炎医治无方 信息不透明 可山东又抓“造谣者”

目前,围绕中共肺炎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源尚不明确,传播途径虽然确定是可以“人传人”,但是大陆官方还没有给出是会“持续传播”还是“有限传播”,如果有限传播,那可能第一个人传给第二个人就完事了,但如果持续传播,那么就更危险,病毒可能会一个人接一个人传播下去。

而病毒是否会变异,就是它会不会变得更具传染性或者致命性,当局给出的答案是“存在可能”,但是否定目前已发现“超级传播者”。超级传播者,按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定义,就是一个人可以把病毒传染给至少8个人。当年SARS就出现了超级传播者。

可见,当前对这种病毒,除了能够人传人,还有一些关键因素不能确定。

大陆国务院新闻办在1月22日的记者会上说,中共肺炎的传播以呼吸道为主,疫情有进一步扩散的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周三(22日)召开会议,探讨是否要把中共肺炎定义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目前最新的消息是推迟决定。

与此同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正在研发有关中共肺炎的疫苗,但是最理想也要一年以后才能取得疫苗。

目前,对这个病毒的治疗,还没有特别针对治疗的方法。

面对不确定因素和没有疫苗的无奈,各国就是要做足预防,并且一定要做到信息公开,才能遏制疫情的持续扩散。

《纽约时报》报导说:此次疫情爆发,对中共当局在危机时刻的隐瞒倾向是一个考验。2003年,北京因隐瞒信息和在应对非典疫情时行动迟缓而受到广泛批评,那场疾病导致全球八百多人死亡,八千多人受感染。

但似乎至少在此前,当局担心的是社会的恐惧情绪。在1月初,武汉警方抓捕了8名所谓传播谣言的人,我们昨天的节目还在问,这8个人当局是不是要重新发落。结果《环球时报》就有消息说,公安当时请这8名市民去调查,过程很客气,没有一人被拘留和处罚。

但就在《环球时报》报导后不久,山东青岛公安就公告,又抓了四个“造谣者”,他们的谣言是说在该市发现一名疑似中共肺炎患者。警方对其中三个人以“扰乱公共秩序”处以7天和5天的行政处分。结果没过多久,“央视新闻”就在微博上贴出,说山东一名中共肺炎确诊患者,1月17日晚自行到青岛市就诊,与他密切接触的人也在接受医学观察。不知道这名确诊患者,是否就是被拘留的“造谣者”传说的那位。

面对疫情,就算不造谣,能躲开吗?1月10日,称中共肺炎“可防可控”的北大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21日确认自己已经感染中共肺炎。他作为专家组被派到武汉,停留8天时间。

除了我们上面提到的信息公开,进而做足预防,现在大陆和武汉当局采取了另一种较为严格的办法遏止病毒扩散,就是“封锁武汉”。

防疫情扩散 武汉开始“封城”

地理上,武汉地处中国中部,扼守长江,沟通南北,连结东西,自古被称为“九省通衢”。

时间上,在中国马上就要过年,正是每年中国人口流动最多的时候,也被媒体誉为全世界每年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根据大陆的数据,从1月10日腊月十六到2月18日正月二十五,是定义的所谓“春运”期间,原本预计2020年这场人口大迁徙,会达到30亿人次。现在疫情爆发,一定会有所影响。

这次疫情爆发的地点和时间,真是选得很恐怖。

在这个节骨眼上,当局开始封锁武汉。

此前,新华社刊载武汉市长周先旺的采访,他对武汉“封城”的定义是,感染肺炎的群体“不进不出”,而没有感染的人,没有说不准进出。

不过根据当地的最新消息,似乎这个政策飞速地在变化。从当地时间1月23日早10点起,离开武汉的所有通道关闭,包括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机场和火车站也暂时关闭。当局呼吁市民没有特殊原因不能离开。而根据此前的政策,进入武汉也可能受到限制。

网上还流传一份,是“中共武汉市委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工作委员会”的一个官方文件,日期是1月21日,上面写着:“今天起至疫情解除,所有人员(含体制内和派遣制工作人员)除极特殊情况外,一律不得离开武汉市”。

如此一来,拥有至少1100万人口的武汉已接近于全城封锁,但现在瘟疫已经传出海外,飘过大洋,在大陆也已经有至少26省市沦陷,所以不得不说,现在就算彻底封城,也是为时已晚。

封锁武汉为时已晚 至少三个原因

这体现在以下至少三个方面。

第一,潜伏期。

中共肺炎的症状是高烧、肺部病变还有呼吸困难,从接触到病毒,到出现症状,这个“潜伏期”大约是两周。在武汉封城以前,早已有大量武汉当地和去过武汉的游客,离开武汉市,他们是否是潜在病毒的携带者,无从考证,只有再过最多两星期,时间会给人们答案。

第二,经过武汉的旅客早已辐射全国。

我们就以航班为例。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从去年12月30日肺炎信息公开,到1月20日确认肺炎人传人为止的这22天里,经过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到达全国各地的座位数,多得惊人。

最多的目的地是北京,有59,364人,第二是广州,49,036人,由此也可见,为什么北京和广东目前是除了湖北以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地方了。那最少的柳州也有3,626人,柳州在广西,截至发稿有2人确诊。

仅仅搭乘航班的人从武汉出去的就这么多,还没有算港口、汽车、火车等等。而且统计是从消息公开的12月30日,而其实武汉的第一个案例从12月初就已经有了。

第三,不信任武汉医疗质量而提前外逃的“肺炎难民”。

我们就以台湾的第一宗确诊病例来说。1月21日,在台湾发现的第一宗中共肺炎确诊病例是一名55岁的女性台商,她刚下飞机就主动通报病情,很快就确诊是中共肺炎。

她实际1月11日,也就是确诊10天前就在武汉就出现了相应症状,但是没有去就医,原因是什么呢?她对武汉的医疗没信心。但是她的行为也被一些台湾人指责是自私,因为跟她同机的46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都要被进行14天严密追踪的健康监测。

那么,武汉当地的医疗条件到底如何呢?

我们看到,在大陆微博上,有用户发贴说:建议得病的,赶紧逃离武汉,不要听专家忽悠等死,武汉现在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武汉对生病的人就是拖,有机会赶紧逃到医疗资源相对丰富的地方。

接着我们就看到有微博网友发照片说:逃离武汉第一天,你们挺住。

也有人在微博说:来啊,互相伤害啊,我已经逃离武汉了。帖子中的配图有两幅,一幅写着:全世界都知道武汉被隔离了,只有武汉不知道武汉被隔离,就是这么个情况;另一幅图片写着:莫挨老子,我是武汉人。

结合以上例证,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否出现疑似病征,已经有一些武汉人提前逃离武汉。就像躲避战争的“难民”一样,出逃去躲避肺炎。

原因有两个:要么担心被传染,要么对武汉医疗没信心。

“肺炎难民”外逃 武汉当地医疗条件如何?

根据1月20日武汉卫健委的通报,全武汉只有发热门诊61间,负责疫情的医疗救治专家也只有25个人。这能不能满足中共肺炎的求诊需求呢?

根据香港大学医学院专家梁卓伟的数学模型研究,仅截至1月17日,武汉实际确诊者应该是1,680人。而此前,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学专家弗格森教授(Neil Ferguson)则推算,也是在17日的报导,说是确诊可能案例是1,700多人。两位专家数字差不多。

如果是这样,对照全武汉的发热门诊,那门诊数量是远远不能满足救治需求的。

根据《大纪元时报》1月22日的报导《武汉一家6人染肺炎 1死1急救 2重症医院不收》中讲述的实例来看,我们也能发现武汉医疗资源的情况。

接受采访的女士是挪威华裔,她在大陆武汉的一家六名亲人,都感染了这种可怕的肺炎。女士的哥哥先染病过世,从发病到去世,只有十几天。而且他哥哥是1月7日过世的,当时大陆还没有确认这种“不明原因”肺炎是什么,所以这位女士说,她哥哥的死,没有被官方算入“中共肺炎”的死者数字。这个案例也说明,刚才我们提到的两名专家推算的实际染病数字,比官方公布的数值要多,并不是没有道理。

同时,这名女士的哥哥在武汉一间医院就诊时,还遇到这么一件事:那家医院给病人检查之后不沟通,每天不量血压,在场的家属质问时,医院的医生还说:你要质疑我们的方案,你们就出院,结果强行让女士的哥哥出院,他哥哥这样真的就转去了另一间医院,耽误了一些治疗时间。

她哥哥1月7日去世后,她的侄女和侄女的丈夫,也出现了肺炎的疑似症状,但是去武汉后湖医院要求住院时,医生却劝他们去“门诊打针吃药,回家自行隔离”,因为“医院没病床”了。

有消息说,政府当局已经安排了总计约2,000张病床给以病患者,但是这名女士的侄女一家,目前仍无法住院。这名女士无奈地说:医院早就没有办法收治病人了。

以上是武汉无数肺炎患者之一的家属的爆料。我们希望,武汉当地的实际医疗状况真的能够有所改善,除了封城,也让城内的患者,有活路吧。

~~~新拍互动~~~

下面是“新拍互动”环节。

昨天节目,有观众flyisdancing留言说:武汉加油,虽然我不是大陆人,但是希望武汉能度过这次危机,大家平安过年。平常没事多洗手,出门记得戴口罩,武汉加油。

其实不是武汉加油了,大陆朋友还有在海外出现肺炎案例地区的人,请大家都注意预防,少去公共场所。

观众“狗子蛋”说: 绝对不会这么少案例,国外都中了,你想想,一堆发烧没去医院的肯定很多,外国边境防疫都中了,可见非常严重,跟猪瘟一样,开始传国外时就代表案数比例一定是高的,加上过年春运,高峰期才刚开始了,大家去公共场所还是戴好口罩。

昨天的节目里,我们还提到了朝鲜因为疫情闭关锁国。

观众Eli Woo说:朝鲜的医疗技术实在太烂。万一中国的病毒传染到朝鲜,朝鲜靠本国水平根本解决不了,如果不靠外国救援,这整个国家就要成一个毒国了!金正恩又不喜欢求西方国家帮忙,也就只能锁关闭国了。

在1月20日的节目里,我们介绍了揭露SARS真相的大陆军医“蒋彦永”,顺带提到了,香港对瘟疫的预防相对大陆城市,还是要强一些,但是有香港观众提出不同意见。

观众Cleo说:大宇误会了,香港人非常不满香港政府的所做所为,就一张申报表就想打发经历过2003的香港人吗?旅游警示不出,也没有防疫的警觉。我们不要横向比较,别和我说什么内地怎样怎样,我们和自己比就可以。比起2003年的警觉性,这个香港政府就是垃圾!市民现在都是以2003年的经验自救。

观众“米田共”说:大宇别对现在港共政府太多期望,上个月一样都信息封锁,一直说没有没有。

说到这我想起来,今天看到香港抗争者,有发针对“中共肺炎”的五大诉求:包括要求雇主取消去中国的公差,禁止任何人从中国大陆进入香港等等。

另外,香港亲政府的媒体《文汇报》,还登了一篇报导,说是抗争者借着这次中共肺炎,要在香港的亲政府“蓝店”,进行“和你咳”的活动,看到这消息我当时笑了好一会儿。形式大概就是,一些抗争者去蓝店,然后现场咳嗽,把顾客吓跑。我看在连登讨论区,抗争者都说这是“假新闻”,但是有的人还调侃说,这反倒成了一种提醒,所以有人还把《文汇报》戏称做“文宣报”。

我们在1月20日的节目中还提到了当年SARS的时候,时任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等人,瞒报疫情被撤职的事。

观众wei xia留言补充说:加上一个事实,2003年非典疫情发生后,前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被免职却不是革职,后来当上了政协常委,同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免职后当上了山西省省长……

观众Liang C说:孟学农因为sars被罢免一年后就调任山西省长,一年后又因为特大矿难被罢免,一年后又调任中央党校任校长。可见共党其实是认可孟的处理方式的。

接下来,我们再用一点时间,专门回应一下昨天节目里,我的那段排比句,超多观众留言反馈,大多数观众表示了肯定,也有一些观众,提出自己的想法。

有的观众可能还没看昨天节目,我介绍一下。昨天节目最后部分,我读观众留言,有感而发,说了一连串排比。大意就是在大陆那个体制下,有人觉得活得还是很自在,认为批评声音是危言耸听,所以我就引用一连串在大陆发生的事件,举例说这是“没轮到你,而恰巧躲过去了”,等等。这段话引来超多观众朋友的回应。

观众“雪花”还有“GOD SIX”直接把我那段话从节目中听打下来,写到了留言区中,辛苦两位了。

观众jiajiang说:最后一段排比,给力。只是墙内大部分人听不到!

希望翻墙的可以听到。

观众Ei Bee说: 大宇在互动环节里说的非常精彩,真是不吐不快。

台湾观众Hu C说:说的真好啊,在我们台湾,之前曾经有一个口号引起众多百姓的感同身受“今天拆王家 明天拆你家”,永远别想置身事外,因为只是你还没遇到,今日不发声,以后也没有人帮你发声了。

观众“雪安琪”说: 今天首次看到大宇的视频,对于主播大宇先生的理论谈话深感赞同!你们知道大陆每次一有疫情总是刻意隐瞒,结果疫情传遍到其它国家,有疫情不可耻也不可恶,但有疫情还刻意隐瞒或掩盖才是最令人感到可恶跟无法原谅的行为!

观众Johnny说:最后部分大宇你讲得很好,很实际,我想有正常思维的人应该也能听懂了,肯不肯放下自己接受事实真相就在乎各人自己了。继续加油!

以上只是举三个例子,谢谢所有观众的支持。还有观众提出不同意见。

还有一位观众说:每次都很期待大宇的视频 但是每次都是目的性强烈的攻击共党 作为新闻工作者 最重要的是客观的分析事件 而不是拿起一件事就借题发挥诋毁中共

谢谢这位观众。新闻工作者客观分析事件没错,但是我不认为我说的那些不是实情,是实情的话,有什么不客观的呢。

有另外几位观众的观点,或许道出其中奥妙。大家听一下啊:

观众 Nam K 说:你讲的话,从哪里可以证实?

我看到这句话后⋯⋯只有苦笑。

观众Wang Q说:14亿人国家讲得也太容易了吧,你不懂中国领导国情与现实,透明透明⋯⋯你太单纯了。⋯⋯这个简单粗暴的逻辑,不知道征服了多少人⋯⋯对,以后大家不要随便批评中国,你不了解中国大陆。

以上两位观众,一位说:你的话哪里可以证实?另一位说:你不了解中国国情!这两句是万能公式,面对一切批评都可以有力回击啊!

也有观众看到我说一些大陆当局的缺陷,说这是“攻击政府”,他没讲我说的不对,只是说,要“攻击政府”就承认嘛。

就像观众Azotor说的:攻击政府有神马了不起?政府不就是用来攻击的嘛?老子纳税养活政府难道还没有攻击的权利?

但是我不能承认,因为在正常社会里,没有“攻击政府”这个概念,大家倒政府苦水,媒体普遍会说criticize,批评;如果你站到大街上,媒体会说protest,抗议;如果一个行政当局总被诟病,民调低,那媒体形容就是unpopular,不受欢迎。而“攻击政府”这个词汇,是“党文化”用语,是中共创建的一套、用于管控的文化系统下,歪曲民间批评声音的一个“政治棍棒”。

人们又没拿枪拿炮,甚至也没有骇客入侵你的计算机系统,哪来的“攻击”一说呢?大家说出不好,你改了,那是对谁有好处呢?“闻过则喜”这也是中国传统美德吧,爱中国,就爱她的文化吧!建议有的朋友对这些长期被灌输的“党文化”理念,警惕和注意分辨。

观众Zhiyu说:您(在昨天节目)最后说的要跳出中共体制看中共,才能看清中共,我觉得说的有道理。但是您有没有做到跳出西方政治体制看中共呢?

我想回答的是,我本人不迷信任何体制,体制是次要的,不管什么体制,符合善恶良知、普世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看到大家的留言,所以又说了这么多。在大陆,我前面说的很多话是不能说的。

就像观众Mao Q留言说:我爸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不要谈政治、不要谈政治”。

很多朋友不是因为我读观众留言,说到了哪个政府而觉得不满,而是一提到“政治”就不舒服,这里除了观点的不同外,也确实是大陆一些人长期在严厉的社会环境下成长,造成的对政治的潜在“恐惧感”。

其实,政治本身不可怕,在国外大家都是公开谈,网上、电视、广播、街头巷尾,谈的很多话题是政治,美国总统的推特下面留言,骂总统的人可多着呢,人们会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争论,却不会因为表达政治意见本身,而感到cold feet,就是犹豫不前。都很大方!

观众Japan No1说:其实中国人指的不要谈政治,意思是不要谈“政府反对的政治”。

好在大家很多人现在可以翻墙,能松松筋骨啦。走出“党文化”的恐惧,重塑健康、正气的中华民族的灵魂。

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啦!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舌尖上的瘟疫 中共肺炎与野味
【拍案惊奇】解密:苏莱曼尼之死与美伊战争
【拍案惊奇】坠楼前场面被拍到 港男自杀7疑点
【拍案惊奇】中共肺炎扩散 15万港人反暴政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