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科学意识形态正在摧毁信任

人气 1155

【大纪元2020年10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张雨霏编译)科学决不能被意识形态污染。毕竟,科学不应该与政治信仰有关,而是学习和理解物质世界的一种有力方法。

科学工具无疑是以经验为依据的,即观察、测量、实验、和证伪等。为了行之有效,科学必须客观地探索。关键是要判断什么是真相,而不是个人希望的所谓真相。

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震惊,倍受推崇的科学和医学期刊竟变得如此政治化。例如,《科学》(Science)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科学出版物之一,该期刊最近出版了一个具有强烈意识形态的专栏,主张赋予自然“权利”。

“自然权利”(nature rights)运动是环境保护论中的一个左翼和反自由市场意识形态派别。它的目标是将人类权利赋予给植物、动物、生态系统,甚至是地质特征,“以使其在进化中的生命周期得以生存、持续、发展和再生”。

赋予自然“权利”的科学依据是什么?没有。

“这一主张并非基于科学证据,”专栏作者坦言。

那么,到底为什么着名的科学杂志许可出版具有如此明确的意识形态议程?简言之,将其威望出借给一个激进的事业,即政治。

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同样受反科学癌症感染的《自然》(Nature)杂志,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科学杂志了。最近,它发表了一篇针对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的基于意识形态攻击的文章,由该杂志华盛顿特区记者杰夫‧托勒夫森(Jeff Tollefson)撰写。

这篇充满怨言的著作的部分内容涉及科学经费问题,这对于科学期刊来说无疑是合法问题。但大多数的哀诉都涉及到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分歧。例如,托勒夫森攻击了总统的移民政策。

当然,川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不可原谅的过失:

“即使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大多数国家也发誓要向前推进,欧盟已经敦促各国加强努力来填补领导层的空缺,中共当局于9月22日回应宣布它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carbon neutral,指碳排放量减低为零,或通过环保措施抵消排放)。”

不要紧的,由于水力压裂技术(fracking)的贡献,我们国家可以大量使用天然气,所以美国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一直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国家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水力压裂技术正是“自然权利”运动的主要目标。这种技术是真正的科学。反之,称赞中国40年后的空许诺言的做法则是可笑的。

《自然》最近发表一篇社论,承诺其将“发表更多有关政治学和相关领域的基础研究”,从而抛弃了一切客观性。

等一下!政治学属于学术倡导领域的人文学科之一,就像社会学和哲学一样。并非巧合的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政治学发展成了左翼。它的技术、方法和结论也是主观的、几乎是意识形态的。

这似乎是关键点。评论家写道:“科学和研究指引并塑造一系列公共政策,从环境保护到数据伦理。”例如,它们可以“让机构更加努力地保护平等、多样性和包容性,并为先前边缘化的社区提供更多发声的空间。”

这些可能是值得称赞的社会目标,但是它们几乎不是科学问题。

甚至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也成为该杂志的政治素材。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逝世与科学有什么关系?编辑们除了分享金斯伯格“致力于社会进步”之外,别无其它。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在其进步主义政治倡导中甚至更令人震惊。多年来,该期刊一直支持医生进入《第二修正案》有关枪支管制议题的辩论会,认为医生应该将气候变化的危险性灌输给患者,并反对赋予医生宗教自由医疗良知权利,仅举几例。

最近,有一篇借口应对疫情不力主张在选举中打击川普总统的社论,因其如此反对川普,甚至走到了赞扬中共应对这一大流行病的地步!

“面对第一次爆发,​​中共经过了最初的延误,后来选择了严格的隔离检疫。这些措施严厉但有效,从爆发开始就基本上消除了传播,并将死亡率降低到媒体报导的每百万人死亡3例,而在美国则是每百万人超过500人死亡。”

你在开玩笑吗?是中国(中共)引起的大流行!中共政府对这种疾病的传染性公然撒谎,并阻止外部研究人员进行直接观察。它逮捕了“吹哨”医生,这些人试图警告世界即将发生的事情。它的“严格隔离”措施包括将人们从大街上拖走并将被感染者锁在公寓里。

你能想像,如果川普也尝试这样做的话,美国人会如何大声喊叫吗?

至少,这篇针对川普的社论主要涉及医疗问题。不像最近一篇攻击天然气行业的文章(表面上看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手段),认为“不允许新住宅或商业楼连接天然气管道,将新的天然气用具从市场上撤除,禁止在联邦土地上进行进一步的天然气勘探,以及停止所有新的或计划中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

天哪!

“不错啊!”你可能会认可,“专业期刊在编辑上是政治进步的。但是他们也发表了同行评审的科学论文,对吗?

那么,为什么不能忽略政治而只关注实际的科学呢?”

这是个好主意。但是,政治偏见的毒素会对这些期刊页面上出版的客观科学产生潜在的有害影响。仔细想一想吧。

谁来决定文章值不值得发表?编辑们。

谁来决定哪些“同行”将进行同行评审?编辑们。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同样一群编辑,他们对各种各样的公共政策问题持公然的政治态度,在强调“科学”时,他们却突然变得客观、在意识形态上持中立态度?特别是当这些文章通常会对政策产生重大影响的时候?

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的社会在意识形态上日益分裂。当科学事业变得政治化时,当该部门最受尊敬的公共机构将党派教条作为其自觉使命的一部分时,对科学本身的信任就将遭到破坏。

原文Ideology in Science Is Destroying Trus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卫斯理‧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获奖作家,也是发现研究所人类例外论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当科学存有偏见时
【名家专栏】川普清洁环境 批评者吹毛求疵
【名家专栏】美国政府投资科技领域的成与败
【名家专栏】杜撰新闻与美国气候“恶化”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直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直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