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什么样的人在支持川普或拜登?

——从信仰角度的一个卡方检测统计分析

人气 1693

【大纪元2020年10月29日讯】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投票日,还有最后一个星期的时间。川普拜登竞选团队,都在摇摆州全力投入,拉票寻求支持。困扰竞选班子的经理人、美国政治的观察家、和美国选民的一个问题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支持川普?什么样的人在支持拜登?什么样的竞选策略能够吸引到足够的选票,让这两名总统候选人可以在选举人团的最后计数上,超过270票的这个大关?本文运用社交媒体的数据,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卡方检测的统计分析,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结论:川普和拜登的支持者们,在他们的信仰上,似乎有着统计学上显着的差别。

关于什么样的人在支持美国两党的总统候选人,亦即现任总统川普和前任副总统拜登,许多机构都做过无数的分析。有些分析并不需要统计的数字,而是通过直观的观察、分析,就可以得到有限的结论。比如,美国非常保守派的阿米甚人群体,他们破天荒地出来投票,因为他们发现川普的出现对应着他们的圣经的经典中的内容,从而明确地表示了美国这个将近30万人的小社会团体的投票倾向。

英国媒体报导说,欧洲的巫婆们在行动。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名巫婆,在互联网上集结,计划在十月底的万圣节的当天,集体念咒做法,诅咒川普竞选失败。巫婆的大规模集体诅咒行动被命名为“蓝色浪潮”,对应着民主党的蓝色。世界巫婆组织有超过6,000名成员。美国选举牵动的世界人群之广泛,应该也是空前绝后的。

这些小众的、独特的团体之外,人们普遍认识到,美国今年大选不只是两个总统候选人的对决,不只是美国两个主要政党的对决,而是两种世界观、两种意识形态、两个人类阵营的对决,更是正邪之间的大对决!美国媒体《新闻周刊》披露出的,中共正在企图以600个亲共团体来积极运作、颠覆美国的计划,揭示了中共的狼子野心,以及中共所代表的共产主义势力颠覆美国政治版图的企图。

中国大陆的一个时评人士、一位自称的国际问题专栏作家,在她的时评节目中认为,川普的基本盘,有四个主要类别:一。来自美国中西部铁锈地带、全球化的受害者们,因为川普将制造业带回美国,建立美墨边境隔离墙,所以这些蓝领工人支持川普。二。美国一些企业的白领高层,因为川普的减税政策使他们的企业收益,所以支持川普。三。在价值观上的保守主义者们,因为川普回归圣经、基督教传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四。美国那些对精英们的腐化不满的人,对政客空话连篇和华盛顿沼泽感到厌恶,从而支持川普。

这位中国大陆分析家的观点有许多可取之处,有很多很好的观察,虽然由于其出发点、所处立场的局限,有许多偏颇之处,但可能反映了在中国大陆的社会局势下,和在中共封锁、人们获得资讯局限之下,中国知识界一种普遍的认识。但把她的第一、第二类人们综合起来,其实是整个美国的工业界、企业界,这是一个切穿社会许多阶层的群体。第四类对华盛顿沼泽不满的人们,也纵贯美国社会的各阶层。所以,除了第三类的人们之外,中国知识界人士的分析,似乎没有抓住美国社会的关键点。

事实上,大部分的美国智库、民调机构、学术团体的研究,在分析和对比川普与拜登的支持者时,大部分从性别、种族、年龄、教育程度、投票历史等方面,来分析两类投票人。这些研究者忽略了的一点就是,川普的支持者,实际上是贯穿整个社会的。上面分析的错误在于,他们只是用收入和教育这个两个主要的、经济和社会经济的人口统计因素(Demographic)来考虑;对川普现象的认知,只停留在物质、利益的层面,而没有考虑其它因素。甚至,他们忽略了一个真正关键的因素,那就是美国选民的人性和精神层面,和美国人的精神世界、宗教信仰。或者,按东方的说法,就是人们的佛性、神性,这些人类精神追求方面的因素,美中学者都没有从这个角度来看待美国总统选举支持者的特征。当然,涉及人们的宗教信仰、精神世界,这是比较敏感的话题,也是囿于政治正确的人和团体,所不敢触及、不愿触及的范畴。

笔者利用社交媒体推特的个人账号,做了一个简单的民意调查,除了试图观察这个账号所触及到的人群中,川普和拜登的支持率各自为多少,还试图发现在川普和拜登的支持者中,其个人的精神境界和宗教信仰,是否与他们选择支持哪一个候选人有关。这并不是一个很严格的民调,从研究设计角度看,不能说是完全随机的样品(random sample),只能说是一个“方便样本”(convenience sample)。但因为样本已经很大,有近三千人,应该说统计上的误差会比较小,可以用作一个粗浅的、探索性的研究。笔者的这个推特账号在民调时有一万多个关注者(followers),其中有21%来自中国大陆,还有42%来自全世界60多个国家,只有37%是来自美国。所以,结论中的支持川普的人们,并不都是能够投票的美国选民。还有,因为这个民调还被转推了几十次,所以回复的人可能超出这个账号关注者的范围。调查在十月中开始,为时一个星期,共有2785人参加投票,回应率约为28%。

问卷的问题,是这样的:您属于哪一类? (请选一)Which Describes you? (Pick one)

统计类别 回答百分比 回答人数
 支持拜登,有神论/有信仰者  1.9%  53
 支持拜登,无神论/不可知论者  3.0%  83
 支持川普,有神论/有信仰者  63.4%  1766
 支持川普,无神论/不可知论者  31.7%  883

总计:2,785投票。最后结果(Final results)

由数据可见,95%的回应者支持川普,5%的回应者支持拜登。支持川普的人们中,有神论和无神论的比例,是2比1;支持拜登的人们中,无神论和有神论的比例,是3比2。95%的回应者支持川普,5%的回应者支持拜登,这个数字并不特别值得惊讶。一则,类似的、社交媒体上70-90%的川普支持率和10-30%的拜登支持率,非常的多见,本次民调也不例外。二则,因为笔者发推、转推的倾向性(支持川普),可能导致该账户的关注者们,更多的也倾向于川普和共和党,而拜登的支持者可能不关注、或者很快脱离关注。但本调研的真正目的,还不是简单的观察川普、拜登的支持者的比率是多少,而是考察支持和反对两个候选人的人们,其精神世界、信仰的观点,是什么样的,以及信仰和候选人的支持之间,是否有任何相关的关系。

在社会科学的研究中,检验某两个分类变量是否相互独立,或者是否具有关联性,可以用皮尔森卡方检验(Chi-Squared Test)来分析,来比较理论频数和实际频数的吻合程度。使用如上的数据,零假设H0:对候选人的支持与信仰无关。选择显着水平α=0.05。

如下是统计分析的结果:

Trump Biden Marginal Row Totals
 Believers  1766(1730.17)[0.74] 53 (88.83) [14.45]  1819
 Atheist  883 (918.83) [1.4] 83 (47.17) [27.21]  966
 Marginal Column Totals  2649  136 2785 (Grand Total)

The chi-square statistic is 43.7999. The p-value is < 0.00001. Significant at p < .05.
The chi-square statistic with Yates correction is 42.5859. The p-value is < 0.00001. Significant at p < .05.

皮尔森卡方检验的结果表明,在这个近三千人的对比分析中,在95%的置信度之下,支持川普的,更多的是有神论、有信仰者的的人们;支持拜登的,更多的是无神论、不可知论的人们。换言之,人们是信神和不信神的,对他们支持哪一个候选人,是相关联的。而这两者的相关关系,在统计学上来说,有着极高的显着性,这个相关关系的出差错的可能性(p-value),小于0.001%!

因此,在笔者看来,观察今年美国的大选,观察什么样的人会支持哪个候选人,可能需要我们从选民的精神世界、宗教信仰、对神佛的信念,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去看待,才不会看走了眼。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提前投票:四个战场州 民主党只赢一个
【名家专栏】到底选谁?川普为大选定调
解读另类数据 台专家:川普赢面大
回应假消息之说 爆料人:所以才披露拜登家族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