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什麼樣的人在支持川普或拜登?

——從信仰角度的一個卡方檢測統計分析

人氣 1687

【大紀元2020年10月29日訊】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投票日,還有最後一個星期的時間。川普拜登競選團隊,都在搖擺州全力投入,拉票尋求支持。困擾競選班子的經理人、美國政治的觀察家、和美國選民的一個問題是,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在支持川普?什麼樣的人在支持拜登?什麼樣的競選策略能夠吸引到足夠的選票,讓這兩名總統候選人可以在選舉人團的最後計數上,超過270票的這個大關?本文運用社交媒體的數據,進行了一個簡單的卡方檢測的統計分析,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結論:川普和拜登的支持者們,在他們的信仰上,似乎有著統計學上顯著的差別。

關於什麼樣的人在支持美國兩黨的總統候選人,亦即現任總統川普和前任副總統拜登,許多機構都做過無數的分析。有些分析並不需要統計的數字,而是通過直觀的觀察、分析,就可以得到有限的結論。比如,美國非常保守派的阿米甚人群體,他們破天荒地出來投票,因為他們發現川普的出現對應著他們的聖經的經典中的內容,從而明確地表示了美國這個將近30萬人的小社會團體的投票傾向。

英國媒體報導說,歐洲的巫婆們在行動。這不是開玩笑,是真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幾千名巫婆,在互聯網上集結,計劃在十月底的萬聖節的當天,集體念咒做法,詛咒川普競選失敗。巫婆的大規模集體詛咒行動被命名為「藍色浪潮」,對應著民主黨的藍色。世界巫婆組織有超過6,000名成員。美國選舉牽動的世界人群之廣泛,應該也是空前絕後的。

這些小眾的、獨特的團體之外,人們普遍認識到,美國今年大選不只是兩個總統候選人的對決,不只是美國兩個主要政黨的對決,而是兩種世界觀、兩種意識形態、兩個人類陣營的對決,更是正邪之間的大對決!美國媒體《新聞週刊》披露出的,中共正在企圖以600個親共團體來積極運作、顛覆美國的計劃,揭示了中共的狼子野心,以及中共所代表的共產主義勢力顛覆美國政治版圖的企圖。

中國大陸的一個時評人士、一位自稱的國際問題專欄作家,在她的時評節目中認為,川普的基本盤,有四個主要類別:一。來自美國中西部鐵鏽地帶、全球化的受害者們,因為川普將製造業帶回美國,建立美墨邊境隔離牆,所以這些藍領工人支持川普。二。美國一些企業的白領高層,因為川普的減稅政策使他們的企業收益,所以支持川普。三。在價值觀上的保守主義者們,因為川普回歸聖經、基督教傳統,得到了他們的支持。四。美國那些對精英們的腐化不滿的人,對政客空話連篇和華盛頓沼澤感到厭惡,從而支持川普。

這位中國大陸分析家的觀點有許多可取之處,有很多很好的觀察,雖然由於其出發點、所處立場的局限,有許多偏頗之處,但可能反映了在中國大陸的社會局勢下,和在中共封鎖、人們獲得資訊局限之下,中國知識界一種普遍的認識。但把她的第一、第二類人們綜合起來,其實是整個美國的工業界、企業界,這是一個切穿社會許多階層的群體。第四類對華盛頓沼澤不滿的人們,也縱貫美國社會的各階層。所以,除了第三類的人們之外,中國知識界人士的分析,似乎沒有抓住美國社會的關鍵點。

事實上,大部分的美國智庫、民調機構、學術團體的研究,在分析和對比川普與拜登的支持者時,大部分從性別、種族、年齡、教育程度、投票歷史等方面,來分析兩類投票人。這些研究者忽略了的一點就是,川普的支持者,實際上是貫穿整個社會的。上面分析的錯誤在於,他們只是用收入和教育這個兩個主要的、經濟和社會經濟的人口統計因素(Demographic)來考慮;對川普現象的認知,只停留在物質、利益的層面,而沒有考慮其它因素。甚至,他們忽略了一個真正關鍵的因素,那就是美國選民的人性和精神層面,和美國人的精神世界、宗教信仰。或者,按東方的說法,就是人們的佛性、神性,這些人類精神追求方面的因素,美中學者都沒有從這個角度來看待美國總統選舉支持者的特徵。當然,涉及人們的宗教信仰、精神世界,這是比較敏感的話題,也是囿於政治正確的人和團體,所不敢觸及、不願觸及的範疇。

筆者利用社交媒體推特的個人賬號,做了一個簡單的民意調查,除了試圖觀察這個賬號所觸及到的人群中,川普和拜登的支持率各自為多少,還試圖發現在川普和拜登的支持者中,其個人的精神境界和宗教信仰,是否與他們選擇支持哪一個候選人有關。這並不是一個很嚴格的民調,從研究設計角度看,不能說是完全隨機的樣品(random sample),只能說是一個「方便樣本」(convenience sample)。但因為樣本已經很大,有近三千人,應該說統計上的誤差會比較小,可以用作一個粗淺的、探索性的研究。筆者的這個推特賬號在民調時有一萬多個關注者(followers),其中有21%來自中國大陸,還有42%來自全世界60多個國家,只有37%是來自美國。所以,結論中的支持川普的人們,並不都是能夠投票的美國選民。還有,因為這個民調還被轉推了幾十次,所以回覆的人可能超出這個賬號關注者的範圍。調查在十月中開始,為時一個星期,共有2785人參加投票,回應率約為28%。

問卷的問題,是這樣的:您屬於哪一類? (請選一)Which Describes you? (Pick one)

統計類別 回答百分比 回答人數
 支持拜登,有神論/有信仰者  1.9%  53
 支持拜登,無神論/不可知論者  3.0%  83
 支持川普,有神論/有信仰者  63.4%  1766
 支持川普,無神論/不可知論者  31.7%  883

總計:2,785投票。最後結果(Final results)

由數據可見,95%的回應者支持川普,5%的回應者支持拜登。支持川普的人們中,有神論和無神論的比例,是2比1;支持拜登的人們中,無神論和有神論的比例,是3比2。95%的回應者支持川普,5%的回應者支持拜登,這個數字並不特別值得驚訝。一則,類似的、社交媒體上70-90%的川普支持率和10-30%的拜登支持率,非常的多見,本次民調也不例外。二則,因為筆者發推、轉推的傾向性(支持川普),可能導致該賬戶的關注者們,更多的也傾向於川普和共和黨,而拜登的支持者可能不關注、或者很快脫離關注。但本調研的真正目的,還不是簡單的觀察川普、拜登的支持者的比率是多少,而是考察支持和反對兩個候選人的人們,其精神世界、信仰的觀點,是什麼樣的,以及信仰和候選人的支持之間,是否有任何相關的關係。

在社會科學的研究中,檢驗某兩個分類變量是否相互獨立,或者是否具有關聯性,可以用皮爾森卡方檢驗(Chi-Squared Test)來分析,來比較理論頻數和實際頻數的吻合程度。使用如上的數據,零假設H0:對候選人的支持與信仰無關。選擇顯著水平α=0.05。

如下是統計分析的結果:

Trump Biden Marginal Row Totals
 Believers  1766(1730.17)[0.74] 53 (88.83) [14.45]  1819
 Atheist  883 (918.83) [1.4] 83 (47.17) [27.21]  966
 Marginal Column Totals  2649  136 2785 (Grand Total)

The chi-square statistic is 43.7999. The p-value is < 0.00001. Significant at p < .05.
The chi-square statistic with Yates correction is 42.5859. The p-value is < 0.00001. Significant at p < .05.

皮爾森卡方檢驗的結果表明,在這個近三千人的對比分析中,在95%的置信度之下,支持川普的,更多的是有神論、有信仰者的的人們;支持拜登的,更多的是無神論、不可知論的人們。換言之,人們是信神和不信神的,對他們支持哪一個候選人,是相關聯的。而這兩者的相關關係,在統計學上來說,有著極高的顯著性,這個相關關係的出差錯的可能性(p-value),小於0.001%!

因此,在筆者看來,觀察今年美國的大選,觀察什麼樣的人會支持哪個候選人,可能需要我們從選民的精神世界、宗教信仰、對神佛的信念,從這樣的一個角度去看待,才不會看走了眼。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提前投票:四個戰場州 民主黨只贏一個
【名家專欄】到底選誰?川普為大選定調
解讀另類數據 台專家:川普贏面大
回應假消息之說 爆料人:所以才披露拜登家族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