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若当选 意味着强制与压制

人气 1625

【大纪元2020年11月1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原泉编译)在我年轻的时候,左派的口号是“质疑权威”﹐如今,他们的口号是“服从权威”——当然,前提是由左派们制定规则。

如果乔‧拜登成为总统,左派将掌权。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看到联邦政府实施一系列针对新冠(中共病毒)的政策,通过法律、媒体宣传、同行压力和私营部门的极端主义来执行。

强制戴口罩

前副总统拜登(他还未正式当选总统)一再支持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戴口罩,通过行政法令迫使我们所有人戴上口罩(这可能不符合宪法),或是说服州长和地方官员们发布这样的命令。

正如一位著名人士曾经说过的那样,“此刻,有什么区别吗?”

我不认为抵制戴口罩是要誓死捍卫的权利,因为对个人自由的侵犯相对来说是最小的。但毫无疑问,任何普遍性的命令都应该由科学上的确定性来证明正当。事实证明,口罩在防止新冠传播方面的功效还没有被科学证实,尽管你可能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听到了。是的,公共卫生的正统观念和一些研究都称﹐口罩可以减少病毒传播。

但这远不是一件确定的事。例如,6月份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项关于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研究分析发现,布料和外科口罩“可能大幅降低病毒感染”的说法“确定性很低。”

“可能的结果﹖”这种避重就轻的措辞很难构成锡安山(Mount Zion)(耶路撒冷老城南部一座山的名称。“锡安”这个名称经常用来借代耶路撒冷全城和以色列全地)的戒律,不足以使我们所有人都受到强制戴口罩政策的约束。

不要紧。抵抗是徒劳的。不管口罩的实际预防效果如何﹐戴口罩已经成为社区追求安全的有力标志,是社会凝聚力的明显表现。不妨把这看成是对新皇帝的崇拜﹐向皇帝献香表示臣服﹐我们参与其中是想表明自己是社会的一份子。如果你对此怀疑﹐试着不带口罩进一家超市。

封锁

在大流行初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支持为期6周的封锁,以“拉平”感染曲线,从而防止医院因严重的新冠病例而不堪重负。这个策略奏效了,但经济崩溃了。

总统把政府的注意力转移到重启经济上,称封锁“疗法”增加了自杀、社交孤立、类阿片成瘾、家庭虐待等后果,“比病毒本身还严重”,此举让公共卫生机构和媒体感到不安。

拜登采取相反的策略,他发誓,如果“科学家们”建议,他将再次实施封锁。 毫无疑问,他们会这样做。事实上,生物伦理学家伊泽基尔‧伊曼纽尔(Ezekiel Emanuel)曾在竞选期间为拜登提供建议,他刚刚被任命为拜登的新冠病毒咨询工作组成员,伊曼纽尔呼吁在病毒首次出现时封锁18个月。

最近,他在一封他是主要作者的公开信中,敦促实施第二次更严厉的封锁,他写道:“非必要的企业应关闭。餐厅服务应仅限于外卖。人们应该呆在家里,只有买菜、买药、锻炼身体和呼吸新鲜空气时才可外出。”

拜登和民主党人誓言要在新冠政策上做反川普的人,如果拜登胜出,预计明年初将再次实施全国封锁。

强制打疫苗

辉瑞公司刚刚宣布成功开发出新冠疫苗。这是个好消息,但可能预示着一场激烈的全国性争议,即是否应该强制接种疫苗。

那些支持拜登的人可能会这样建议。伊曼纽尔曾经敦促全美每个孩子都要依法接受一年一度的流感疫苗,这样我们就知道他的立场了。纽约律师协会也呼吁强制接种疫苗。自由派的生物伦理学家也指出了这一点,这些生物伦理学家可能很容易进入拜登政府的内部决策﹐他们已经提倡建立联邦免疫登记制度。

也有广泛的大型组织支持﹐要求一线人员接种疫苗作为就业条件,这一类别包括在超市、酒店和餐馆工作的工人。

联邦政府包罗万象的强制措施将是史无前例的。但有些人认为这是合法的。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就声称,最高法院1905年的一个案例已经从宪法上确认了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接种疫苗。

但是,该案例发现,联邦宪法并没有阻止地方政府在情况需要时采取必要的公共卫生措施﹐而联邦政府也不能不顾当地情况而在全国强制实施这样的疫苗接种命令。

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取决于有多少人愿意接种。如果说,有80%的人愿意接种,那么当权者可能认为﹐没有必要采取强制措施。但如果有任何重大阻力,那就等着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结成邪恶联盟﹐迫使我们服从吧。

压制不同观点

这是肯定的。当拜登决定一项新冠政策时,整个媒体机构都会动员起来压制不同意见,例如,将那些对主流、异端理论持怀疑态度的人斥为“反科学”或阴谋论者。

我们也可以预料社交媒体会打压关于口罩、疫苗和其它新冠政策的不同观点。我怎么知道?因为他们已经在做了。

已经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科学期刊也有望推动党派路线﹐通过它们发表的文章,以及拒绝那些驳斥权威的研究或观点的文章﹐使之看起来像所有的“专家”都同意官方批准的政策。

事实上,这种打压可能已经发生了,因为一项有争议的大型的丹麦口罩研究目前无法找到愿意发表其研究结果的期刊。

即将到来的新冠集体主义将不仅仅是对抗疾病。它还将为政府及其私营部门盟友积累更多的权力。最大的未知数是,在大流行时期,美国人民是质疑这种膨胀的制度权威,还是乖乖地服从它。

原文If Biden Is Elected, Then Expect Obey Authority COVID Collectiv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卫斯理‧ J‧史密斯(Wesley J. Smith),获奖作家,发现研究所人类例外论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任。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2020大选须解答的严重问题
【名家专栏】大选远远没结束的20个理由
【名家专栏】美大选 黑暗时刻的11点思考
【名家专栏】美国总统选举大骗局
最热视频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