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孔子学院如何渗透德国社会(12)

德国孔子学院院长成了中共代言人

作者:杨洪

人气 2964

【大纪元2020年11月21日讯】十二、孔子学院在德国

目录

(一)孔院的特殊性

(二)中共代言人

接上文:孔子学院在蚕食西方社会

本篇要重点介绍孔院在德国的基本情况,它们的特殊性;还要谈到作为中共代言人的德国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孔院院长。

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有教授或博士头衔;长年和汉语打交道,或本身就是中国人;有的妻子是中国人,有的是中国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和中国联系紧密;在德国的学术届有一定的成绩,是媒体关注的对象;他们无一例外亲共,为中共说话。

(一)孔院的特殊性

在德国孔院始建于2006年,共有19所,分别在柏林、汉堡、慕尼黑、法兰克福、纽伦堡和埃尔朗根、杜塞尔多夫、汉诺威、杜伊斯堡、莱比锡、埃尔福特、不来梅、海德堡、特里尔、弗莱堡、哥廷根、帕德博恩、施特拉尔松德、英戈尔施塔特和波恩等城市。它们主要是由中外高校合作建成。

德国孔院的德方校长基本上是德国教授、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担任,其中多位是中国名牌大学的客座教授。

这些孔院除了具有作为中共大外宣机构的共性外,还有自己的特殊性,见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创建孔院的“品牌”

孔院总部总干事、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在2016年8月30日参加施特拉尔松德孔院的开幕式时发言说:“10年前,孔子学院起步的时候,我们的定位是教授外国人学汉语。去年(2015年),习近平主席指出,孔子学院是世界认识中国的重要平台。根据这个要求,孔子学院在搞好汉语教学的同时,要根据所在地的需要,不断拓展办学功能。”[1]

依照这个“最高指示”,在德国具有特色的孔院有:英戈尔施塔特孔院是全球第一所技术孔院,也是全球第一所由跨国企业参与投资建设的孔院。施特拉尔松德孔院是德国第一家以中医为特色的孔院,也是当时在全球的三所中医孔院中的一所。

除此之外,孔院还不断创建自己的“品牌”,也是“拓展办学功能”的表现,目的是更好地为中共进行大外宣。

例如杜伊斯堡鲁尔都市孔院利用杜伊斯堡市作为“一带一路”的欧洲大陆终点站,为推动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举办各种论坛;纽伦堡孔院利用与当地政界、商界和学界建立的关系组织各种活动;法兰克福孔院借助国际性的法兰克福书展作为推广平台,建立了德国的第一个“尼山书屋”;哥廷根孔院是全球首家学术型孔院,以研究为主要任务,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2年5月,山东出版集团山东友谊出版社在尼山脚下成立了首家“尼山书屋”,以孔子出生地命名,在海外落地,拥有2万多册中文图书。这家出版社是 “讲好中国故事 ”的另一个 “品牌”。

孔院通过这些手段,打着推广中国的名义,全方位扩大中共在海外的影响力。

其二、获得德方政治和经济后盾

在德国有的孔院获得了政要和大企业的大力援助,占居得天独厚的地位,如施特拉尔松德孔院是由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共总理李克强共同签订建成的。施特拉尔松德市长亚历山大‧巴德罗(Alexander Badrow)一直担任该孔院理事会成员。

施特拉尔松德孔院的办公教学地点位设在施特拉尔松德市政厅对面的历史建筑“武尔夫拉姆屋”(Wulflamhaus )。该建筑物建于14世纪,是北德有名的砖砌哥特式建筑物。

建筑“武尔夫拉姆屋”(Wulflamhaus )维基百科图片,摄影作者:JoachimKohlerBremen

纽伦堡孔院除了有理事会外还设有在德国孔院中唯一的高级顾问委员会,由前州长、现任和前任国会议员、纽伦堡前市长以及大学教授组成。孔院网对该高级顾问委员会介绍道:“孔子学院聘请巴伐利亚州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有影响力的人士组成高级顾问委员会,为孔子学院的长期良性发展提供咨询和指导。”[2]

纽伦堡孔院至今一直由巴州政府、纽伦堡和埃尔兰根市政府,以及西门子公司提供经济资助。西门子公司纽伦堡大区负责人一直是纽伦堡孔院的理事会成员。

自2014年6月,巴伐利亚州政府和纽伦堡市政府还全额出资,租用了纽伦堡城市公园旁的一座19世纪的别墅免费供纽伦堡孔院使用。这在巴州、在德国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全球恐怕也罕见。

巴伐利亚州资助纽伦堡孔院的别墅正面图。(私人提供,摄于2020年10月4日)

奥迪孔院直接是由奥迪集团和英戈尔施塔特市政府投资建成和运作的。

这些孔院获得市长、州长,乃至德国总理的大力支持,拥有经济来源,可以便利地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对德国进行渗透和影响。

其三、被中共大力“表彰”

孔院总部每年评定所谓的“先进孔院”、“先进个人”和“示范孔院”,“表彰”那些按照上级要求做、为中共做出“贡献”的孔院和院长,把他们树为全球各地孔院中的“榜样”。

这是中共历来惯用的手段,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掀起的“学习雷锋”的运动和现在的学习“好人郭明义”(被中共标榜为“新时期学习实践雷锋精神的优秀代表”),都是为了驯服民众,让其听党的话、做党的人,服从中共的专制统治。

德国孔院中有8位孔院院长获得了“先进个人”奖,10所孔院获得“先进孔院”奖,其中纽伦堡孔院、柏林孔院和莱比锡孔院两次获得“先进孔院”奖,纽伦堡孔院还额外获得“示范孔院”奖,见以下一览表:

德国孔子学院获奖情况总览表(2020年10月3日)

备注:上面的表格是从网上查寻到的信息,不能保证包括全部信息。

附表:德国孔子学院总览表:

(二)中共代言人

在德国有一些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中国的长年客座教授,他们中还有在德国政府部门的项目中担任负责人,或者作为顾问随德国的政要出访中国。这些德国人都是中共要统战的对象。中共利用各种手段去收买人,培养在德国的代言人。这些人常常发表文章或被媒体就中国问题采访报导,他们的言论在德国社会中具有一定的影响。

这些人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孔子学院的德方院长,他们利用各种机会为中共代言。

比如我们在前文中提到过柏林大学孔子学院的院长罗梅君(Mechthild Leutner),她被左派党邀请参加2020年11月18日德国国会的人权委员会在国会举办了一个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公开听证会。她把中共为关押洗脑迫害维吾尔人建立的集中营描述为“职业培训中心”,称为“去激进化中心”,完全忽视中共对人权的迫害,因而受到媒体的批评。[3]

再如,陶伯(Markus Taube)是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研究中学院(IN-EAST)院长,也是大都会鲁尔孔子学院的联合院长。自2013年他是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董事会成员,在2017-2019年期间是联邦教研部“中德创新平台”(”Sino-German Innovation Platform” des Bundesministeriums für Bildung und Forschung)专家组成员;还被中国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7-2020年)、中国长春吉林大学(2017-2022年)、中国武汉大学(自2018-永久)聘为客座教授。[4]

陶伯曾参与天津南开大学(2014-2017年“千人计划”,2019-2022年)。“千人计划”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组织部、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管,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自2008年12月起组织实施的计划。该计划围绕中国发展战略目标,重点引进海外高级人才。[5]

为响应中共号召,南开大学实施“千人计划”向海内外广招领军人才,对各层次引进人才采取大力度地、长期地支持培养措施,并提供较高的福利待遇。[6]

“千人计划”倍受外界质疑,认为中共利用优厚的待遇及科研经费,吸引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人才,窃取西方国家高科技的研究成果,所以此计划涉及间谍行为,影响海外国家安全。自2018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其在美国的成员进行调查,并有数人遭到起诉。

在这里,我们着重介绍大都会鲁尔孔子学院院长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

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

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1947年11月13日出生在德国的美茵河畔奥芬巴赫市(Offenbach),先后在法兰克福大学、哥廷根大学、美因茨大学和海德堡大学学习社会人类学、哲学和中国研究等。他在60年代末,上大学期间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著作。

1977年他在不莱梅大学完成博士学位,研究中国共产党,同年前往中国,在北京的外文出版社担任翻译4年(1977–1981年)。在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发生的政治事件。他说他当时认为毛泽东的发展路线对中国来说是正确的。[7] [8]

目前,他是杜伊斯堡-艾森大学研究中国政治与社会的教授,2009年发起创办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并任德方院长至今;曾参与德国联邦教育和研究部(BMBF)资助的联合项目“中国治理”,被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聘为终身客座教授。[9]

他曾作为特别顾问于2010年随着时任德国北威州州长的尤尔根‧吕特格斯(Jürgen Rüttgers)、于2016年随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Joachim Gauck)访华,也曾以专家身份连续两年随杜伊斯堡市长代表团访问中国(2017、2018)。[10]

2018年,海贝勒获得孔院总部颁发的孔子学院“先进个人”奖。[11]

海贝勒积极支持中共的“一带一路”,举办讲座、讨论会。他还称赞中共以强有力的措施阻断了第一波疫情(中共病毒)的蔓延,取得了成绩。他认为防治病毒不仅是一项医疗上的,而且也是一个政治项目,最终给中共中央领导带来了威信。[12]

海贝勒只字不提中共掩盖疫情真相使病毒蔓延世界。事实上,让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不可争辩的事实是,至今两百多万人染疫死亡,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中共造成全球瘟疫大流行并对其追责。

不仅如此,中共也对本国民众隐瞒实情,目的是为了“维稳”、营造新年前歌舞升平的假象。例如:武汉在封城(始于2020年1月23日)前于1月18日还举行百步亭的“万家宴”,导致在疫情期间4万个家庭聚集在一起。中共一直隐瞒疫情、隐瞒染疫死亡人数。

在清明时节,2020年3月23日到4月5日,武汉染疫死亡者家属领骨灰,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7个殡仪馆累积发放42,000骨灰盒。[13]

而中共至今还在向全世界撒谎。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病例统计数字,截至2020年12月26日,中共官方报导中国染疫死亡的总人数只有4,634。

中共掩盖实情、欺骗国人、草芥人命,怎么还会在中国民众中有“威信”可言?

海贝勒为中共代言还表现在他对法轮功的态度上。

早在2001年4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海贝勒就发表文章《法轮功——宗教、邪教还是崇拜?》(Falun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14],弯曲事实、诋毁法轮功;他还断章取义地从法轮功的著作中摘出词句,割裂上下文内容,任意解释歪曲原意,攻击法轮功。他的言论被媒体采用,起到相当负面的作用。他的这篇文章至今仍登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网站上。

针对此文,在德国的法轮功人权工作小组专门写了反驳文章,题为“对托马斯‧海贝勒的《法轮功——宗教、邪教还是崇拜?》一文的更正”(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Falun 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逐条澄清事实真相,驳斥不实之词。[15]

海贝勒在那篇文章中借用中共宣传的“天安门自焚案”来诋毁法轮功,甚至还恶毒地把所谓的自焚案归咎于法轮功创始人。

然而“自焚案”却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栽赃嫁祸给法轮功的“世纪伪案”。

2001年1月23日,中共导演五人在天安门“自焚”,其中一人丧生。仅两个小时后,中共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发布英语消息,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一周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播放了“自焚”录像,恐怖的场景、形象,栽赃嫁祸之辞煽动人们仇恨法轮功,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

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指出天安门自焚案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是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16]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影片以触目惊心的画面和精辟严谨的分析,揭示了“自焚”案的诸多疑点,从而证实了整个事件是中共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伪案。[17]

2001年1月23日,中共导演五人在天安门“自焚”,仅数月后,在4月份海贝勒就利用“自焚”做文章,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诋毁法轮功、为中共的迫害找理由。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年之际,海贝勒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在该电台于2009年4月24日发表的题为“法轮功十年的迫害”(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报导中,海贝勒又重点重复了其在《法轮功——宗教、邪教还是崇拜?》一文中的完全不符合事实的论调。[18] 

针对此文,法轮功人权工作小组再次写了反驳文章 ,题为“更正2009年4月24日德国之声对Thomas Heberer 法轮功十年迫害 的采访”(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 vom 24. April 2009),驳斥荒谬之辞,还原事实真相。[19] 

综观在德国的这些孔院院长及汉学家的言辞,不正说明了孔院是中共的“外国使团”吗?

(待续)

资料来源:

[1] 国家汉办网:《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揭幕》,发表于2016年8月31日,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0日。
[2] 高级顾问委员会,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关于学院/高级顾问委员会.html,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0日。
[3] China-Expertin der Linkspartei verharmlost Repressionen gegen Uiguren im Bundestag,21.11.2020, https://www.welt.de/politik/ausland/article220693102/Pekings-Einfluss-China-Expertin-der-Linkspartei-verharmlost-Repressionen-gegen-Uiguren-im-Bundestag.html,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6日。
[4] https://www.uni-due.de/konfuzius-institut/markus_taube.shtml,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0日。
[5] https://www.uni-due.de/konfuzius-institut/markus_taube.shtml)。千人计划,https://zh.wikipedia.org/wiki/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14日。
[6] 南开大学2016年人才引进、教职工招聘、博士后招收计划,2015年12月22日,http://jiaoyuchu.bjmu.edu.cn/zsjy/jyzd/sxzp/181192.htm,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0日。
[7] 托马斯·海贝勒,https://zh.wikipedia.org/wiki/托马斯·海贝勒,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7日。
[8] 《中国研究的兴起与发现真实中国 ——托马斯·海贝勒访谈录》,2017年5月23日,https://www.uni-due.de/oapol/?p=3081
[9] 托马斯·海贝勒,https://www.uni-due.de/oapol/?page_id=985&lang=zh,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4日。
[10] https://de.wikipedia.org/wiki/Thomas_Heberer_(Politikwissenschaftler),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0月4日。
[11] 《王海教授荣获 2018 孔子学院“先进个人”》,https://www.uni-due.de/imperia/md/content/konfuzius-institut/2018/2018-12-14_祝贺王海教授荣获2018孔子学院先进个人.pdf,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0日。
[12] Vorbildliches Krisenmanagement? Chinas Kampf gegen Corona,https://www.uni-due.de/oapol/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Online-Vortrag-24.04.20.pdf
[13] 《武汉人领骨灰爆出更惊人内幕》,2020年3月30日,https://www.ntdtv.com/gb/2020/03/30/a102811504.html
[14] Falun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 ,2001年4月,https://www.uni-due.de/oapol/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Heberer_Falungong-Religion-Sekte-oder-Kult.pdf
[15] 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Richtigstellung zu Thomas Heberers Artikel „Falun Gong – Religion, Sekte oder Kult“ , von der Falun Gong-Arbeitsgruppe für MenschenrechteSeptember 2008.
[16] 《联合国IED组织: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2016年9月5日,https://github.com/u2017/zx/issues/22,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11日。
[17] About the False Fire Documentary, https://www.falsefire.com/en/about/
[18]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24. April 2009, https://www.dw.com/de/zehn-jahre-verfolgung-der-falun-gong/a-4200371,原始内容存档月2020年10月29日。
[19] 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Richtigstellung zum DW-Interview mit Thomas Heberer „Zehn Jahre Verfolgung der Falun Gong“ vom 24. April 2009,von der Falun Gong-Arbeitsgruppe für Menschenrechte, 8. Mai 2009.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孔子学院在蚕食西方社会
蓬佩奥:中共渗透美校园 中国学生受害最深
世界人权日 德国多团体抗议中共践踏人权
汉学家替中共背书 德媒:她是孔子学院前院长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新闻看点】“北京讨厌就对了”印度主播呛中共
【秦鹏直播】美台聚关岛军事抗共 中共被呛喜剧国
【方菲访谈】程翔:百年香港为何倾覆于旦夕(1)
【横河观点】多西辞CEO 推特走向引热议
马仲仪:香港公民社会消失 赴英国执业守医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