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镰刀挥向比特币 中南海唱哪台戏?

人气 5837

【大纪元2020年12月07日讯】上集我们谈到了在比特币价格创下了历史新高时,中共当局对“币圈第一大案”做出了重判,同时,中共央行的前行长周小川又出面再度对数码人民币做出解读。

中共这是一边打压比特币、收割行业资产,另一边则是抬起数码人民币。事实上,这种截然不同的待遇一直存在,早在2014年的时候,中共央行就首次发布报告列举比特币五大风险,而就是在那一年起步了数码人民币项目。

在2014年的这份风险报告中,中共央行列出的比特币五大风险是:政策风险、法律风险、投机风险、洗钱风险、替代风险。其中,政策风险和洗钱风险恐怕是中共最为担心的。

风险报告认为,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可能会威胁到传统货币体系,从而影响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并减少政府财政收入。此外,对于洗钱风险,报告中说,比特币具有匿名性而且不受地域限制,当局难以检测资金流向,让交易容易规避政府监管。

从中共罗列的这些风险中,我们可以看出比特币对中共的威权统治有哪些威胁,而中共又在担心什么。

3年前,中共曾在币圈制造过一次“九四事件”,这个币圈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就是2017年9月4日,中共央行等7个金融、行政机构联合发布了一个公告,将代币发行ICO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禁止代币发行活动,同时否定了加密货币作为“货币”的功能。中共的这个加密货币禁令一出,中国币圈“一夜暴富”的繁荣泡沫随即变成了“一夜梦碎”。

接着在2018年8月,8家中国主要加密货币媒体的微信账号被停权,微信支付、支付宝也开始禁止和加密货币有关的交易;北京、广州前后宣布禁止承办加密货币的推广活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也公开表示,中国所有交易所和ICO活动“露头就打”。

就在中共一边要赶尽杀绝加密货币的同时,另一边也加速了对数码人民币的研发。

比特币昙花一现 韭菜收割不留情

2009年3月,那时还是金融危机爆发不久,比特币刚刚诞生的时候,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官方网站发表了《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文中提到了“去主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并指这种体系能保持国际储备货币。但很不幸,这篇文章很快从官方网站消失了。

当时比特币并没有立刻进入中国,又过了两年,2011年6月,中国第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成立,之后随着中国成为比特币交易的主要国家,这一平台在全球市场交易量的占有率一度升到8成。

但是2013年之前,比特币的交易主要还是在日本和斯洛维尼亚的两个交易所,而比特币真正在中国开始风光是在2013年,当时有两家中国大陆比特币交易所OkCoin和火币网成立,同时市场持续流传出一夜暴富的神话,让中国市场在全球比特币市场的份额开始飙升,当时,一度有七成以上的矿场和交易都发生在中国大陆。

其中最夸张的是,在一个月内,比特币交易量曾升到100亿元人民币,而这些资金大部分是来自被媒体称作“中国大妈”的买家们。根据交易平台火币网透露的数据,在2013年11月时,在火币网上的总交易额大于1,000万元的贵宾用户中,有四成是女性,她们被业内人士称作“中国大妈”。

关于这个用词,民间还一度有传闻说,《牛津英语词典》表示准备把“Tuhao”(土豪)、“Dama”(大妈)这样的中式拼音单词作为单词进行收录。

这个传闻不知道真假,但是却反映出当时投资比特币在民间有多火热,但这种火热可能让中共如坐针毡,备感威胁。

的确好景不长,从2013年底开始,比特币的神话在中国开始破灭。根据网络估计,在当时比特币的暴涨和暴跌行情中,“中国大妈们”所投入的100亿资金中有近三分之二被少数炒家“收割”。

这一结果似乎也十分符合“中国特色”资本市场的特点。熟知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应当对暴涨暴跌以及“收割韭菜”的行情不感陌生,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样的行情和结果属于“常态”。

除了收割的情况,这里提到的“少数炒家”恐怕也是导致中共心生杀念的一个因素,按照当时事态的发展,估计这些少数炒家并非中共当局的“国家队”,就是“韭菜”被收割了,但收割人竟然不是中共,这还了得?!

比特币在中国的好日子可能就那么两年光景,2017年,中共当局正式发布了禁止比特币交易的禁令,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九四事件”,也叫“九四禁令”。

根据官方的说法,到2018年,以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其全球占比已从之前的90%以上降到不到1%。

虽然之后中共当局也有对其它加密货币的限制,但是虚拟货币在中国消失了吗?当然没有,中国的炒币大军们可以说疯狂依旧,换了一身盔甲后依然在币圈活跃,现在是靠着场外交易(OTC)迅速发展,而中国仍然是比特币交易的大宗地区,重要媒介则是美元稳定币Tether(USDT),中文名叫泰达币。

禁比特币交易 资金出逃仍难控

区块链鉴识公司Chainalysis今年8月份发布的研究表明,在中国经济受美中贸易战、人民币贬值等不同程度的冲击下,过去一年中大约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被汇出。并表示,“加密货币中的法定稳定币”Tether和美元挂钩,用户可以借抛售Tether而换取法定货币。

另外,也有报告指出,泰达币(USDT)市值激增,可能和中国投资人大量凭借泰达币进行比特币交易有关。

尽管中共官方承认比特币实际上是财产,但却在形式上禁止它的交易,任何用人民币交易比特币在技术上并非违法,但会被冻结甚至是关闭银行账户。

既然比特币交易在中国大陆具有风险,为何还有这么多的资金通过加密货币流出?

一位朋友透露了一种方法,他说他有个居住在加拿大的朋友,最近把北京的房子卖了,而钱是怎么转出来的?就是比特币。

在中国,外汇交易受到严格管控。中国民众每年兑换或向境外转账的上限是5万美元。为了规避这些限制,很多中国人将目光转向了比特币,其中既有普通百姓,也不乏资金来路不明的炒作者,因为理论上比特币在转账方面是没有数额限制的。

由此,中共当局禁止交易比特币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它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对某一个领域失去控制,也不允许资金肆无忌惮的出逃从而威胁到其党的执政地位。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当局允许支付宝存在,却容不下一个比特币,因为支付宝仍要以人民币结算,无法脱离中共的货币系统,而比特币却完全不被这个系统所控制。

随着中国经济的衰退,资本市场动荡,大量资金外逃,近期,中共当局再次收紧对数码货币的监管。

今年6月,中共官媒央广网点名了比特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指控其仍然在官网上为中国用户提供比特币和以太币等虚拟货币的交易;之后中共官媒又陆续点名火币网和OKEx等据说和当局有着密切关系的交易所。有分析认为,官媒如此大力度的报导,也可能是在为日后进行大规模的取缔做铺垫。

无“去中心化”的数码人民币

我们简单了解了一下比特币在中国的情况,接下来就来看一下中共研发的数码人民币的情况。

中共官方的说法是,中共央行发行的数码人民币和其它数码货币不同,英文叫做“DC/EP”。DC(digital currency)是指数码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是指电子支付。

中共央行数码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说:“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

在发行定位上,数码人民币(DC/EP)将替代基础货币——纸钞和硬币。

根据媒体的报导,数码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可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具有法偿性,同时也不能拒绝接受数码货币。传统电子支付在没有网络的环境中无法交易,而数码人民币不需要网络也可进行“双离线支付”。

同时,中共强调数码人民币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而我们知道,比特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所建,也因此被称为是“隐密”、“安全”、“权力去中心化”,但是区块链的这几个特点,显然是中共不喜欢的,所以中共强调,自己研发的数码人民币不具备这些特点。

“精准监控 掌握社会财富”的背后

对于数码人民币的功能,官媒中新社的文章道出了不少中共的心思:数码人民币不仅可让央行及金融部门更精准把握货币流向,让未来货币政策会更加精准有力,并且有利于政府了解市民收入情况,帮助政府精准管理及合理调控社会财富。

由此不难看出,中共计划通过数码人民币完全掌控金融活动,并掌握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财富。

有分析人士在网络发文说,中国的数码货币可配合健康码、数字ID、面部识别、短距离射频及GPS跟踪定位等一系列监控技术使用,逐步达到个人资产数字化。使用者所有类型的交易都会被记录在案,不仅如此,还可记录更多交易细节,包括时间、地点、人物、金额、物品及数量等。

这听上去,还真是中共为它这个“墙国”量身打造的一种数码货币。

央行数码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还将数码人民币的体系归纳为“一币、两库、三中心”。“三中心”是指认证中心、登记中心和大数据分析中心。“认证中心”用于认证用户身份,“登记中心”负责数码货币的发行、转移、回笼等登记工作,并将结果发布在分布式账本。“大数据分析中心”则负责整个系统的风险管理,包括了解并分析客户、反洗钱等。

时事评论人士文昭认为,数码人民币将会给中国大陆民众带来两大风险。首先,数码货币绑定市民的身份信息,便于监控的同时,也会成为掌权者栽赃打击、抢夺财产的手段。其次,滥发钞票会有印钞纸、油墨、人工的成本,但数码货币可以无成本增发,也就会进入无成本通胀时代。如果出现恶性通胀,就会严重摧毁民生。

中国金融赌场庄家只有一个

货币终究离不开金融市场,在对比了比特币和数码人民币之后,我们再看回中国金融市场近期的乱象。在前几期的节目中我们曾分析过,中共一手将中国经济打造成了一个庞大的“庞氏骗局”,不论是P2P、长租公寓、房地产业以及金融业等等,都具备了“庞氏骗局”的特征;然而这些庞氏骗局再厉害,收割无数“韭菜”,也无法摆脱最终都被中共收割的命运。

在这个大环境下,再看回中共数码人民币的诞生和比特币在中国的衰退,不得不让人担心,中共背后又在谋划着什么猫腻?

几天前,彭博社有篇报导说,澳门当局可能会采用数码人民币来取代港元作为赌场的主要交易货币单位,虽然澳门博彩监察局在当天立刻澄清了没有此计划,但是仍然给澳门赌业添加了不确定因素。与此同时,因无法承受疫情损失、以及中共日趋严厉的监管制度,有澳门赌场中介人表示,他们的客户正在考虑退出博彩业或是转移阵地。

有人说,在由中共主导的赌局规则下,连赌场都没法玩下去了。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李晓彤、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财商天下】比特币狂飙 中共重判“币圈大案”
【财商天下】川普传奇 商业奇才打造商业帝国
【财商天下】资金外逃 北京慌了?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奥运场怪事:中共体育政治玩过头
【马克时空】SpaceX星链8月再升空 半年后覆盖两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