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从罗马到武汉 瘟疫中的道德省思

武汉局部断网!只为一个原因;各地封闭,当局为何急令开路?武汉肺炎疫情夏天未必结束。(新唐人合成)

人气: 90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2日讯】新闻无奇不立,奇中自有道理。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不封瘟疫窜 封路经济伤 当局两难但求“开路”

2月10日开始的百万返工潮,令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面临巨大考验。

与返工同时进行,还有一项新措施,就是“开封”、“开路”。2月11日,中共国务院下令严禁村庄封路,并要逐步开通被封的高速公路,因为这些措施太过损害经济。中共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要求,严禁擅自以挖断、隔离等任何方式封闭、阻断高速公路出入口等等。路透社报导,习近平表示不能再采取更多威胁经济的限制性措施,而一些封闭管理的措施,也不实际。

事实上,即便是一般的封闭管理,也会造成不便、冲突、甚至是意想不到的悲剧。

女子爬窗逃隔离坠楼亡 武汉还要局部断网

在深圳,小区住户订购的物资,需要司机带着东西,走到小区隔离板外,垫起脚尖把东西递进去。

而在进出受限的情况下,也有人容易失去理性。比如这则视频中,浙江温岭市的一个居民,开车硬闯小区封锁线,非常危险。

另外一则视频中,武汉市某小区,一个身穿红色上衣的女子,据报是为躲避强制隔离,因为门被封了,所以从阳台上,想爬楼出逃到楼上的人家,结果失足后坠楼身亡。

不过,一些过度的封闭管理,有可能会继续加大在封闭管理中的居民心理压力。

《大纪元时报》2月12日报导,根据当地人提供的消息,从2月10日晚开始,武汉各居民小区得到通知,近日开始局部断网,理由是,网上负面消息过多。但是这样封网的后果就是,万一民众有想求助的,信息就无法及时公开,而且没办法及时了解瘟疫蔓延和防御或治疗的最新消息,还有一点,就是民众的娱乐生活,要大打折扣,可以放松的方式少了。

广州深圳要征私人财产抗疫 世卫说病毒甚于恐怖分子

同时,为因应瘟疫,除了封闭管理,大陆各地也是新招倍出。广东省人大近日召开紧急会议,并贴出公告。其中有一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就是说在广州和深圳的“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依法向“辖区内单位或者个人征用疫情防控所需设备、设施、场地、交通工具和其它物资,要求相关企业组织相应的疫情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供给等。”这个条文简单说,就是为了抵御瘟疫,政府允许征用私人财产。

政府要征用私人财物,会面临多大反弹,会不会引起进一步冲突,这个我们要继续观察。
目前,瘟疫仍未得到有效控制。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院长梁卓伟 (Gabriel Leung)最近表示,新病毒比SARS狡猾得多,未必能在今年夏天得到控制。

2月12日,世卫秘书长谭德塞也一改瘟疫爆发之初,对疫情并不悲观的态度。在当天的新闻会上,他把新型冠状病毒瘟疫跟恐怖主义相提并论,说现在这个病毒比恐怖主义能引发的政治经济文化动荡会更大,所以呼吁国际更积极对抗瘟疫,并把这个新病毒视为“头号公敌”。此前一天,他还警告,现在国际上报出的确诊案例虽然很少,但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漫谈“武汉肺炎”的命名 “疫情”和“瘟疫”的区分

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给武汉传出的新型冠状病毒,一个正式的英文命名,拼写为Covid-19,Covi是“冠状病毒”的英文Coronavirus的缩写,d代表疾病,19是代表病毒出现的年份2019。之前就有观众给我留言说,不要叫“武汉肺炎”,因为世界卫生组织都避免把地名用于疾病的命名,这次世卫给这种病毒一个新的、正式的名称也是有这个意思在。其实我们节目中都尽量避免使用“武汉肺炎”这种叫法,只有在个别时候,为了简明达意,才会在节目中用到。

也有观众发现,我在节目中,通常会把“疫情”叫成“瘟疫”,这也是因为有的观众反馈,有的宣传中,会刻意使用“疫情”两个字而避免用“瘟疫”。其实疫情就是瘟疫,是一回事。但是用起来,表达的意思,差别很大。

“疫情”表达的是当前一种疾病蔓延的紧张态势,强调的是情势,“疫”变成了修饰词语。而“瘟疫”一词呢,就比较直接。而且在维基百科“瘟疫”一词的解释中,已经把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列在了“历史大流行年表”中。

表上的内容不多,都是历史上严重的瘟疫。还包括2003年的SARS,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347年开始的欧洲黑死病,还有古罗马和希腊的瘟疫。

尼禄、殉道者和罗马瘟疫

古罗马的瘟疫经常被人提起,因为罗马一共经历四次大瘟疫,让强大的罗马帝国由盛转衰。

前三次瘟疫,发生在公元65年尼禄统治时期,还有公元164年到180年奥勒留·安东尼等人的统治时期,前后跨度200多年。按一些基督教学者的说法,这200多年是基督徒受到罗马迫害最严重的时期。

比如,尼禄是有名的暴君,杀了自己亲妈和亲兄弟,还有两任妻子。公元64年,他要扩建皇宫,火烧罗马,把影响王宫扩建、难以强拆的屋子,全部烧掉,然后说,这是基督徒放的火,把基督教描绘成了反社会的邪教。这开了一个头之后,关于基督教的各种流言蜚语就传开了,有人说他们乱伦哪,有人说他们喝婴儿血、杀婴祭神啊,等等。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19世纪法国人杰洛姆的画,《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画中描绘的是历史上的真实情景,这是罗马竞技场,大家会即刻注意到画幅右侧的那群祈祷的人,他们不是在祈祷饶命,而是祈祷神宽恕罗马人无知的罪行,近处就是野兽,除了这头狮子,我们还能看到地下探出头的老虎。竞技场周围的火炬上,是被绑在上面,遭到干柴烈火吞噬的基督徒。还有后来的奥勒留·安东尼,他曾把基督徒尸首肢解,挂满大街。

很多基督教的学者认为啊,这前三次瘟疫,是罗马是对基督教的迫害招来天谴。后来君士坦丁颁布“米兰赦令”,平反基督教,但是罗马的迫害延宕300多年,最终在541年爆发第四次瘟疫,是一场鼠疫。历史学家记载,当时有的人走着走着,或者做着别的什么事情,突然就倒地毙命。在这第四次瘟疫之后,罗马一蹶不振。

以上只是举一个例子,中国也有。这就是“瘟疫”一词,它背后连带的历史,“疫情”一词就没有这样的连带。

忆古思今 佛教徒眼中的2019湖北灭佛运动

在武汉爆发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瘟疫,也已经有媒体整理了相关的资料。专注于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的《寒冬》杂志2020年2月7日报导:湖北继续强封佛寺道观,标题还有后半句,信徒说,越迫害信仰灾难越大。这句话是湖北黄石大冶市,一名出家20多年被赶出寺庙的和尚说的。

报导说,2019年,湖北省为迎接中央宗教督查“回头看”,加大力度打击宗教场所,特别是对以前“漏网”的宗教场所进行排查。

8月份,黄冈市蕲春县刘河镇,几天时间,79座庙宇中,40座被封;

9月,咸宁市闯王镇政府,查封当地万佛寺;同月26日,孝感市大悟县“旺佛楼”,被宗教局强拆,庙内上百尊佛像毁于一旦,而这个庙是文革后信徒集资重建的;这间庙的主人,住庙吃斋27年,年已八旬,现今被赶出庙宇,无处安身,后来住院;同月,咸宁赤壁市的万寿宫、佛祖寺、五显寺、心安寺等13座庙宇被强行查封。

10月,荆州市监利县道观“晓啼观”,门口被政府挂上“扫黑除恶”条幅,后来道观被查封,这间道观曾经民间自筹重建,现在又被捣毁,道观主人去年12月下旬离世;同月,同在荆州的石首市“延寿寺”被查封,住庙和尚诉苦说:自己只想清静,行善积德,如今被政府逼着走,不知去何处容身。

还有12月,鄂州市灵鹫寺,新修的佛殿以“违建”为由强拆,庙主阻拦被执法者带走。

以上的例子只是湖北一个地方,在其它省份,也有。比如山西五台山千年古刹白云寺,2015年5月到2019年1月,一共有约180尊佛像被拆除。

同济林正斌染病毒 他帮助武汉兴隆器官移植业

我还看到一篇报导,不了解的人,看到报导就会觉得又是一个无辜的生命,被新冠状病毒瘟疫,夺走性命,但是了解这个背景的人,就会联想到这个报导背后的故事。

大陆媒体《观察者》2月11日报导,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2月10日因为感染病毒不治身亡。同济医院说林正斌已退休,身体一直不好,所以近期没有医疗任务,也就是说没有参与过一线抢救新冠状病毒患者。

本来白衣天使嘛,救死扶伤,怎么说他做过坏事呢?

公开资料说,林正斌有30多年的器官移植从业经验,1997到2010年,参与过大约1500例肾移植手术,2000年到2006年,参与过40例胰、肾的移植,还有多器官联合切取65例。

但他摘的是谁的器官,是活人的还是死人的,是不是大陆器官移植黑市产业链的其中一人呢?海外有一个组织叫“追查国际”,大家可以Google,能找到,上面列出了所有参与过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医生、医院名单。其中就有林正斌。

有的朋友马上说了,造谣!强摘器官是假的。我告诉你,真的!

就举一个例子。

被封杀的重磅消息:手术台上的健康人

英国《卫报》、美国《福布斯》杂志、NBC电视台,还有刚才提到的《寒冬》杂志等媒体,在2019年6月都发布了一篇报导,是当时6月17日,伦敦一个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 反人类罪名成立。

可别小看这个法庭,这件事是这么来的。2014年,“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成立,在英国伦敦设立了一个“中国法庭”,这是专门调查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大家不知道这个法庭不要紧,但是这个法庭的主席您得知道,他是曾在海牙审判塞尔维亚前总统“米洛舍维奇”战争罪的检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是法律界的权威人士。为了调查强摘器官的事,杰弗里·尼斯的法庭,在2018年12月8日到10日,还有2019年4月6日到7日,举行了两场听证会。直到2019年6月17日宣判。

终审判决由杰弗里·尼斯宣布,结论令人震惊:中共一直残害无辜,强摘活体器官,恶行至今仍然猖獗。宣布的时候,在场的旁听者多达200人,包括证人、医学专家、法律专家、记者等。

证人之一,是亲自参与强摘一个犯人器官的前大陆医生“安华托帝”博士(Enver Tohti),他本人曾被要求强摘一名犯人的器官,那个犯人当时还活着。

法庭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医院和医生都承诺,器官移植等待时间非常短。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向《广州日报》说,自己2012年一年,就做了500多例肝脏移植手术,也就是说,平均一天就做1-2例,这样的频率,非常不正常。

在海外,器官等待要很久,找到了自愿捐献者,还要配型。美国有非常发达的器官捐献系统,900多万自愿者,但是,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是2年。黄洁夫自己一天就1-2例,一个人打败一个国家。还有北大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继业,说自己医院曾一年内,做了4000例肝移植手术,相当于中共当局承认的每年1.2万例器官移植的33%,就这么一家医院。

但是,当局自己承认每年1.2万例器官移植,实际的数很可能更多。但是在中国正式登记的器官自愿捐献者人数,仅举2017年为例,一共只有5146人。那另外7、8千人来自哪呢?

这家“中国法庭”指出,最主要的群体是法轮功学员,法庭在判决书中把他们描述为追求“真、善、忍”,对他人不构成伤害的一群人。同时,法庭得出结论,当局可能已经在关押约300万维吾尔人的教育转化营,通过全面采集他们的DNA,建立了人体器官库,未来或许会出现强摘器官的证据。

武汉中南医院的好消息:叶克膜救人!其实也杀人

以上举的例证,就是告诉大家,强摘器官这件事,是存在的。而且根据“中国法庭”的判决书,准确说是“强摘活体器官”。而根据《追查国际》,武汉的同济医院、中南医院等,都是强摘器官的重灾区,上面提到的林正斌,是参与者之一。

有的观众会怀疑,会有活人被强摘器官吗?我再举一个例子。

大陆《澎湃》新闻今年1月22日报导,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成功用人造心肺仪,被台湾称为“叶克膜”的设备,成功救治一名新冠状病毒患者,当时是全湖北首例。

那这个“叶克膜”是怎么回事呢?这个设备可以抽取人的静脉血液,通过叶克膜给血液充氧之后,再把血导回体内,这就能做到,不需要人的肺呼吸,用“叶克膜”维持人体器官继续活动。但是呢,有人利用“叶克膜”,图谋不轨。

美国的前里根总统幕僚,“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的创始成员Steven Mosher,在去年6月19日表示,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业,被鼓励大力发展叶克膜技术。以前呢,一个人摘了心脏,人就没了,有了叶克膜,人体器官可以继续存活,可以继续摘取其它器官。Steven Mosher说,如果以前摘一个人的器官获利15万美元,那么有了叶克膜,一个人的器官能带来75万美元的收入。

几年前轰动的大学生失踪案 为何也在武汉?

围绕武汉当地强摘器官的案例,还有一个悬案。一直未解。

2017年9月27日,一篇文章在大陆网上流传,叫《几十名大学生神秘消失在武汉》,都是有名有姓的人,比如林飞阳。当时网上就有人议论,把大学生的失踪,跟武汉的人体器官交易连系起来,但这些文章后来全被删除。

第二天,9月28日,新华网辟谣,说那篇文章中说的32个人,其中1人已经找到,但是另外31人仍没有下落。但发布原文章的王某,新华社说,被武汉警方以虚构事实、造谣,拘留10天。失踪者林飞阳的爸爸林少卿说,被抓的是一个网站记者,2015年11月林飞阳失踪时,王某就做过报导。

林少卿还说,他寻子两年,遇到很多同样遭遇的家长,都是在武汉失踪的大学生。而且这些失踪大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点,绝大多数都是20多岁的年轻男性。林少卿本人怀疑,这些学生有被拿去做器官交易的可能,但是需要调查,更需要公权力的配合。他指责官方报导谎话连篇,最明显的就是,写那篇文章的王某,所举的32个失踪者,案例全部属实,而且王某并没有给出什么假想,就被警察抓到后按造谣处理,这有违社会常理。

至今,那些神秘消失在武汉的大学生仍没有下落。

不过,有一则在海外博讯刊登的,署名为曾节明的文章,援引没有被证实的消息说,有至少两名知情者通报:这些大学生都是20到25岁左右的健康人,据信被摘取了器官,都已丧命,而武汉拥有全球第二大贩卖人体器官的利益链,幕后是中共官方背景,涉及多名武汉、湖北省,乃至中央级的官员和家族。而且这种大学生失踪事件,持续十多年,失踪者不止几十人,只是近两年特别多,才引起关注。

另外,大陆正义网,2014年5月19日援引新华网消息,报导了一则新闻,标题是:武汉“地下贩肾”案庭审追踪 器官贩卖产业成链。其中一个案例是,武汉江夏区法院近日开庭,审理“地下贩肾”案,指出从2012年底到2013年8月,被告邓某、陈某等人合谋,出卖人体器官,先后组织实施6次肾脏移植手术,而且个个环节,从租房当手术室、到购买手术器械、再到药品供应,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涉案的主刀医师,还是来自陕西一家公立三甲医院的肾移植科医师。每次移植,可获利人民币17到36万元。

这个正义网和新华网的消息证明,这种背地里的器官移植,在武汉除了有正规医院,还有这种黑市个体户在做。只是报导中没有说,提供器官的人是否有人因此死亡,或者说,是否有人是非自愿变成器官供体。

从历史到当今 省思我们的道德义务

好,我们今天,从瘟疫的名词谈起,谈到了基督教学者认为,历史上罗马四次大瘟疫与迫害基督教的关系;到当今湖北的佛教徒,警告当局越破坏寺庙,疫情会越重;再到被指控参与过强摘器官的武汉同济医院退休教授林正斌,感染新病毒去世;以及“强摘器官”与“强摘活体器官”的考证,最后谈到武汉的一个悬案,就是那些失踪的大学生。

这些呢,就是在大疫当下,给大家提供另一个思考角度,从平时很少触及的伦理、道德方面,去省思我们自己对这个社会的道德义务。

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时,不要忘了在订阅按钮旁边,点击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我们上传视频的通知。好,感谢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2-12 8: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