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武汉医生爆“遗体多到用货车拖”

人气 39149

【大纪元2020年02月03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Opening

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大家来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的疫情,主要要跟大家探讨几个疑点,包括:
‧疑点一:新冠肺炎病毒有无“阴谋论”?
‧疑点二:中共官方数据,隐藏什么神秘规律?
‧疑点三:疫情死亡人数有多少?
‧疑点四:为什么红十字会成为批评焦点?

不过,先来讲一件事。在上一集节目里,我们曾经提到湖北省阳新县切断网络,有不少中国网友给我们反馈说,目前中共对网络言论的封锁非常厉害,极力掩盖疫情。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们必须隐去他们的名字与头像。

有人说,“在微信朋友圈里,完全不能发关于疫情的视频、文章,如果发了,哪怕是关于红十字会不作为的文章,很快就会被查被封,马上就看不了了。”

也有人提到,“事实情况是现在政府在大力打击翻墙软件”,“现有很多翻墙软件都被切断”。

甚至还有人反馈说,“我在微信上提起这个节目,马上被网警发现了,然后被咔擦了。”

好吧,我们的节目被中共咔擦,应该代表我们做的方向是正确的,我们传播的资讯是真实的,所以让中共感到害怕。那我们就继续努力做下去。

紧急的疫情重点

不过,我们先带大家来看这两天出现的几个紧急的疫情重点:

重点一:东西方肺炎病患 粪便检测出病毒

2月1日,深圳第三人民医院的肝病研究所发现,在某些肺炎患者的粪便里,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

2月2日,澳门政府也表示,当地8名确诊患者的粪便样本也都验出了新型冠状病毒。而当年SARS病毒,同样可以通过粪便传播,而且病毒可以在粪便存活长达14天。

事实上,在1月31日,美国华盛顿州卫生部的流行病专家林德奎斯特(Scott Lindquist)就曾经披露,他们在一名病患的粪便里发现了肺炎病毒,病毒“不仅会黏附在呼吸道的分泌物上,还会产生在粪便上”。

换句话说,肺炎病毒不只是会通过飞沫传染,还可能通过粪便来传染。这也让我们必须警觉,如果住家或医院的下水道或污水管,缺乏足够的消毒能力或防护机制,病毒会不会通过污水扩大污染范围?厕所,特别是公共厕所是不是可能会传播疫情?如果病毒存在动物体内,会不会通过动物粪便或人的粪便去污染水源或农作物?

特别是江苏也爆发了群聚感染,出现了一人感染10人以上的“超级传播者”。所以这些问题,都是接下来需要厘清的防疫重点。

重点二:内蒙古传出“无接触”案例

2月2日,内蒙古通报了一起确诊病例,这名40岁的男性病患没有离开过当地,没有接触过发热病人或野生动物,也没有去过农贸市场,但却还是感染了病毒。不过,这名男子住家楼下,住着一名确诊病患。

这起确诊案例相当值得重视,因为这次病毒变异得非常快速,是不是可能出现了空气传染现象,或者通过卫生排污系统发生了人传人的传染现象?

特别是,现在有部分城市已经要求,社区居民的门都必须强制上锁,每三天才能开一次,让居民在特定的时间段出来购买食物与生活用品,等于是一种软禁。虽然这种软禁是要强制居民在家隔离、减少人群接触感染的概率,但是如果病毒真的可以通过飞沫以外的途径传播,那么这种集体封闭式的软禁隔离,会不会造成群聚感染?非常值得注意。

重点三:湖南发生禽流感疫情

很遗憾,湖北出现了新冠肺炎,湖南却同时发生了禽流感。

2月1日,湖南邵阳传出H5N1禽流感,养鸡户养的7850只鸡,死了4500只。当地也随即扑杀了1.7万只家禽。至于禽流感的疫情是否获得控制,还是会继续扩大?会不会传染到人体身上?需要大家继续观察。

⊙Comment

几个重要的疫情疑点

好,看完这些疫情重点,提醒大家要多留意居家卫生防护,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接下来,我们来探讨最近几个重要的疫情疑点:

‧疑点一:新冠肺炎病毒有无“阴谋论”?

相信很多朋友最近从网络上、媒体上看到各式各样的奇特消息,比方说,新型冠状病毒是“有人刻意投放的”、“病毒是美国人放的”、“病毒是生化战阴谋”、“中共要用病毒消灭中国一半人口”等等。不过,这些说法绝大多数都缺乏足够证据。我们依据现有的证据与线索,帮大家整理一下事件脉络与疑点:

在2018年4月5日,中共央视报导,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

2019年9月18日,武汉举办一场模拟新冠病毒感染的演习。显示中共当局一年多来对病毒有所研究,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对病毒有一定程度的研究与了解,甚至不排除已经在研发疫苗,所以才能展开防护演习。

12月1日,武汉开始传出感染病例,不过武汉市卫健委却直到12月31日才承认出现疫情。尽管官方宣称,病毒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但后来经过学者研究证实,最初感染的几个案例,并没有去过海鲜市场,很可能在12月初或更早,就已经出现人传人的疫情。

不过,全中国最顶级的病毒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却在事发后保持沉默,直到一个多月后的1月29日,才出来“报喜”,说他们研发出抗体检测试纸,还找出三种药物可以抑制病毒。

武汉病毒所能够在疫情爆发后的短短一个月左右,就研发出抗体检测试纸与抑制病毒的药物,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应该早已经掌握了病毒的特征,甚至可能知道病毒的根本来源。但是,为什么最了解这个病毒的武汉病毒所,此前一直保持沉默,没在第一时间出面帮助官方稳定舆论、安抚百姓?是不是因为内部有疏失而保持低调?这是第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是关于病毒本身。最近有几个研究相继在《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知名期刊上发表,指出这次的新冠病毒,在基因组序列与结构上非常不寻常,不但基因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其它冠状病毒里没见过的。而且,这个前所未见的基因组序列中段,正好是病毒可以入侵宿主细胞的关键。

此外,一篇来自印度学者的研究也发现,新冠病毒疑似被植入了艾滋(爱滋)病毒,结构特征很不寻常。不过,这几篇论文,目前还都有待学术界的“同行审查(peer review)”或者“同侪审查”,所以证据力度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不过,巧的是,这次武汉病毒所提出的三项可以抑制病毒的药物,其中的“利托那韦(Ritonavir)”,就是用来治疗艾滋(爱滋)病的。而日前宣称病毒不会“人传人”的北大第一医院主任王广发,后来感染肺炎后,也是使用这种药物来治愈。

目前,结合种种线索来看,或许可以总结出几个要点:

第一,这次的新冠病毒的长相与特征,看起来“很不自然”,几乎不太可能在自然界突变而成,因此引发各界质疑是不是经过“人为加工”。

第二,中方早已掌握这个病毒,甚至可能研究过疫苗。而且,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可证实,中方通过生物工程手段制造这个病毒,或者研发生化武器。

第三,病毒源头并非来自海鲜市场,而且病毒构造很不自然,不能排除,病毒是从距离海鲜市场只有23公里的武汉病毒所外泄。如果真是如此,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武汉病毒所沉默了这么久。

至于病毒是意外地外泄,还是有人刻意对外投放病毒?目前不得而知。但是,由于病毒变异太过快速,即便武汉病毒所真的研制出疫苗,还是无法应对当前的疫情变异蔓延。

有趣的是,当外界高度质疑病毒是从实验室外泄,中方出面澄清“绝非实验室外泄”。不过,出来澄清的不是武汉病毒所或者中科院、卫健委等中央权威单位,而是位于广东的中山大学医学院院长跳出来说话。不知道,中共是不是要先通过次要人物来引导舆论带风向,同时也为将来中央单位出面改口,留一点余地呢?

‧疑点二:中共官方数据,隐藏什么神秘规律?

我们在前几天的节目里,多次提到中共制造假数据、掩盖疫情真相的证据。

有趣的是,台湾网友也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自从中共宣布确诊案例超过2000人后,每天确诊案例的成长速率十分接近,特别是1月29日到31日之间,每天的确诊案例大约都是前一天的1.2倍到1.3倍。

还有台湾网友留言告诉我们,他发现,从1月29日到2月1日,只要把每天中共公布的确诊人数乘以0.22,也就是乘以22%,就等于当天的死亡人数。我也仔细查核了一下,确实是这样。

不过,2月2日这一天,中共宣布确诊案例14411人,如果乘以0.22,应该是317人;但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只有304人,出现了一点点差异,大约是乘以0.21左右。

换句话说,这么整齐的数据,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跟中共的GDP数据规律差不多整齐,每个季度大约以0.2%的幅度往下调。好莱坞电影《黑暗骑士》也曾经以一家华人公司的年度财报增长太过整齐,用来暗讽中共。

因此,这些数据规律再次让我们看见中共是如何制造假数据、操控舆论来掩盖疫情,也难怪中共官方总是说“疫情可控”了。因为要确诊多少人、死亡多少人,都是他们可以在办公室里“控制”的。

‧疑点三:疫情死亡人数有多少?

究竟这场疫情造成多少人死亡?目前还难以掌握确切数据,毕竟中共方面极力掩盖疫情真相,同时也设法截断真相信息从民间传播出去。

不过,最近网络上传出多个来自医院现场的视频,确实可以看见不少遗体被运出医院,甚至还有医院在5分钟之内搬出8具遗体,令人惊讶。

武汉市急救中心的医生向海外媒体披露,“很多病人还没来得及看病,就在家里死了,数量很多”,多到医院“都是用货车去拖(遗体)”。

还有熟悉武汉殡葬系统的民众爆料称,一个晚上就要处理700多具遗体。不过,这项数据我们目前还无法核实,只能参考。

然而,中国媒体《财经》在2月1日刊登了一篇名字叫做“统计数字之外的人”的报导,里面披露了医院处理这次疫情的惊人内幕。

由于求诊病患太多,医院病床太少,因此许多病患并无法住院接受治疗。有医生透露说,“这两天医院门诊一天有120名左右的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进医院。”剩下的75名病患,只能回家里去。

而且,只有住院的病患才能被列入“疑似病例”,才有资格做核酸试纸检查,也才有机会变成“确诊病例”,才能接受官方所说的免费治疗。

但是,因为医院病床太少,大部分病患没机会住院,不但没法确诊,连列入“疑似病例”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即便病患住院,但医生透露,经常会因为不明原因而缺乏核酸试纸,无法检测病患,也就没法确诊。如果病患没有确诊就死亡,就不会列入“确诊死亡人数”,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

所以,这篇报导强调:“目前外界所看到的确诊、死亡病例数字,不能反映实情。”

这篇报导能在中国境内出现,确实相当罕见,引发网友热烈讨论,但也随即被当局屏蔽。不过,这项来自武汉第一线的报导,再次告诉我们中共掩盖疫情的另一个手法:通过医疗程序的认定与拖延,减少确诊与死亡人员的表面数字。

‧疑点四:为什么红十字会成为批评焦点?

最近这几天,湖北红十字会成为网络舆论的炮轰焦点。

因为不断有武汉民众发出视频或网络信息,指控各地民众捐给红十字会的抗疫物资,都被当地官员囤积起来,并没有发送到前线医护人员,引发民众不满。

而且,还有媒体追踪发现,有多位湖北省官员前往红十字会的仓库拿走大量口罩,并且支吾其词,让人质疑这些医疗物资都被中共官员拦截霸占,作为特权阶级使用。

中国红十字会在中共体制下,基本上属于官方机构,跟其它国家的红十字会是民间组织非常不同。像湖北红十字会会长赵海山,就是湖北省副省长。因此,中国红会的腐败消息、负面新闻也时有耳闻。

湖北红会囤积物资、不作为的消息传出后,随即引来海内外媒体批评,连中共党媒与海外亲共媒体都加入围剿。

后来,中国红十字会的中央出面介入,宣示要“确保捐赠款物公开透明”,以平众怒。

不过,这里我们要提醒大家一点,为什么这时候中共会允许网络言论去批评红十字会?甚至连党媒也加入炮火行列?是中共真的懂得“苦民所苦”吗?我们必须留意三个可能性:

一、转移海内外舆论焦点。当海内外集中聚焦中共的掩盖疫情与民间疾苦之际,中共让党媒与网络聚焦红会的特权腐败问题,引导舆论、转移焦点,避免集中在中共身上。

二、宣泄民怨,降低人民对党的不满。这次疫情让许多民众看见中共隐瞒疫情或防疫不力,蓄积庞大民怨。中共相当熟悉社会控制的手段,因此顺势把红会树立成箭靶,让民众与媒体舆论集中炮轰,让民怨找到宣泄出口,降低党的政治风险。说白了,就是“调虎离山”、“弃车保帅”。

三、营造“党为人民伸张正义”假象。红会腐败引发人民不满,党中央再出面介入,营造“为民除害”、“关怀人民”的“伟光正”形象,让人民继续对党感恩戴德。

‧小结

好,从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再次看到中共在这次疫情当中,惯用的几个维稳手段,包括:
一, 制造假数据,维持疫情稳定、可控。
二,操控医疗程序,降低疫情数据。
三,树立替罪羊当箭靶,转移焦点,宣泄民怨。

⊙Ending

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再次提醒大家,注意疫情,保护自己,保护他人。

我们下次再见。


红匪祸民

红楼权贵遮天狂
百姓无依断魂殇
江山浑黯坟遍野
大疫舞刀谁能藏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中共肺炎3大风险恐加速疫情蔓延
【十字路口】中共维稳助长肺炎病毒蔓延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现场直击 4月病患恐暴增
【十字路口】武汉火葬场烧不停?病毒藏诡异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