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殿堂”里的刀光剑影

掸封尘 编写

人气 344

【大纪元2020年03月14日讯】中南海怀仁堂,建成于清光绪年间,原名仪銮殿。中共窃政后,成为中共最高层开会和娱乐的地方。因此,中共称它为“红色殿堂”。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中南海风云乍起,“文革派”和“务实派”之间的决斗,在这座血色殿堂里隆重上演了。这场丑剧,给中共的流氓帮派特色,加了一笔醒目的注脚。

四人帮”的由来

四人帮”这一称谓,最先是由毛泽东于1974年1月初在对江青等人借“批林批孔”之机把矛头指向周恩来的批评中提出的。

1965年,在毛泽东支持下,由江青、张春桥指使,姚文元编写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文革前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是中央文革小组的主要成员,是毛的大红人和左膀右臂。

1971年,林彪事件后,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从上海上调中央,不久就和江青等三人结成联盟。1973年中共十大上,王洪文被选为排名第二(仅在周恩来之后)的副主席,四人帮的势力空前强大。

假借开会 张网捕鱼

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当日20时在怀仁堂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通知,议题为:一、审议《毛选》第五卷清样;二、研究毛纪念堂的设计方案和中南海毛故居的安置。

在时任中办主任汪东兴指示下,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武健华,根据政治素质、军事技术、身体条件精选了一批警卫,编成四个行动小组,每组一名队长三名队员。行动开始之前,汪东兴对队员讲,争取不开一枪完成任务。第二行动小组组长纪和富问:如果有人开枪呢?汪东兴答:就往死里打!打死了你们不承担责任。王洪文是射击爱好者,几乎每天都去靶场练枪,因此行动小组特别配备了最魁梧强壮的队员对付他。

当晚,汪东兴将怀仁堂正厅重新布置,只摆两把高背沙发椅和一架屏风,以便汪东兴隐藏在屏风背后,因为汪不是常委,在常委会上露面会引起“四人帮”怀疑。

晚6时40分,汪东兴带领执行任务的警卫人员到怀仁堂就位。晚7时,华国锋和叶剑英的红旗轿车几乎同时到达怀仁堂院门前。汪东兴汇报说都准备好了,叶剑英说:“这是背水一战啊!”

华国锋和叶剑英一道来到怀仁堂的正厅,坐在沙发上,汪东兴带着几个警卫退在屏风后面,注视着门口……

先抓张春桥

7时55分,院内传来了脚步声。第一个来的是张春桥,身后紧跟着他的贴身警卫。当张春桥走进怀仁堂大门时,第一行动小组负责人纪和春迎上去, 张春桥上下打量了一番问“叶剑英和华国锋到了吗?”此刻,叶剑英和华国锋早已在大厅等候了。

张春桥的警卫想一起进正厅,被两位卫兵拦住了。张春桥为之一震,觉察到不对劲。纪和春忙解释说,这是汪东兴的指示,所有的警卫都在大厅休息。张春桥无奈,只好让警卫在大厅等他。

张春桥随着纪和春朝里走,刚进小门,拐了两个弯之后,张春桥便被紧紧扭住。没等张春桥完全明白过来,纪和春等人已经将他带到正厅里。

早已做好准备的华国锋起身宣布了逮捕张春桥的“决定”,宣布对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姚文元“隔离审查”。纪和春给张春桥戴上手拷,从怀仁堂的后门押走了。

张春桥的贴身警卫身强体壮,绰号“大熊”。据说“大熊”听到正厅的格斗声后,曾试图冲进去“救主”,但被行动队员制服,缴了枪。

再抓王洪文

不一会儿,王洪文来了。王洪文刚进院子时,随身警卫即被留在院外。王洪文感到事情不大对头。当王洪文快走近正厅大门时,专门对付他的行动小组立即走了过来。两个行动队员冲上去打掉他的皮包,反剪双臂,另两人提起他的裤腰,使他几乎两脚离地。王洪文一边大声说“我是来开会的,你们要干什么?”一边拳打脚踢,拚命进行反抗。但是王洪文很快就被制服了,反剪双臂押到大厅里。

还没等华国锋念完“决定”,王洪文突然大吼一声,挣脱警卫人员的扭缚,由五、六米远的地方一个恶虎扑食,向叶剑英猛扑过去。在这紧要时刻,一旁的警卫猛冲上去把他扑倒,死死地摁住,给他戴上手铐。

三抓姚文元

姚文元住在家里,由卫戍区管辖。汪东兴事先安排,如果姚文元不来怀仁堂,就让吴忠带人去他家里解决。

姚文元不是常委,因此没有提前通知他到会,以免引起疑心。王洪文、张春桥顺利拿获后,华国锋给姚文元打电话,说“今天讨论‘毛选’五卷,大家意见很多,你对‘毛选’比较熟,张春桥同志建议让你参加,你能不能马上来一下?”姚文元当即答应马上到。

结果,姚文元也来了。汪东兴怕出意外,经请示华国锋和叶剑英同意,没有让姚文元进正厅,只让人把他领到走廊的大休息室,由警卫团一位副团长向他宣读了中央“决定”。姚文元听完后,没有争辩,也没有反抗,只说了声“走吧”,就随卫士出了门。

江青很难缠

江青住在中南海万字廊201号。就在怀仁堂动手的同时,李鑫、张耀祠、武建华等人对她实施了秘密逮捕。

张耀祠作为汪东兴的助手,多年掌管中南海的安保工作。当张耀祠带人走来时,守卫在门口的两名警卫没有阻拦他们。

张耀祠提着手枪,带领两男两女四名行动小组队员疾步冲进客厅,没有发现江青。他连忙沿长廊奔进书房,也没有发现江青。正搜寻中,一名队员押来江青的秘书刘真,从刘真口中得知了江青的藏身之处。

张耀祠把枪一挥,几个箭步蹿到江青的卧室门前。张耀祠镇定了一下,推门进入室内。江青见张耀祠猛然闯入,不由一怔,知道情况不妙,忙怒声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张耀祠并不回答江青的话,只是目光警觉地将卧室扫视了一遍,见无他人,这才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大声对着江青宣读中央“决定”。还未等张耀祠读完,江青顿时慌了神。蓦地站起来连问:“为什么?为什么?”

张耀祠并不回话,用命令的口气让江青马上跟他走,江青不从。她想拖延时间,冷静一下头脑,想想对策,她要求进一趟厕所。

大约过了一刻钟,江青从厕所走出来,神情沮丧,但仍故作镇静。张耀祠向江青提出最后要求,请她立即交出保险柜钥匙。江青不答话,拒绝交出那把象征权力和地位的保险柜钥匙。双方进入高度紧张的对峙状态。

行动组的等待是有限度的,不断催促江青交出钥匙。江青说:“要交,也不能交给你们。”随后,江青要了一个大信封,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串钥匙装进去,在信封上写上“华总理亲启”几个字,交给了行动组人员。

晚9时许,汪东兴指挥各行动小组将“四人帮”全部关押之后,按照事先制订的计划,华国锋立即命令耿飚、迟浩田等人火速赶到怀仁堂,并且亲自下达了接管中央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等新闻机构的命令。

后记

1981年1月25日,中共“特别法庭”对“四人帮”宣判如下:

江青和张春桥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姚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回首文革:周邓对毛最后一击
回首文革:红太阳落山
回首文革:终结文革的华国锋
陈奎德: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