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隐瞒疫情 土耳其学生酝酿群起写信索赔

土耳其首例通报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不到两周,累计确诊数就跳增达逾千例。向来游人如织的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博物馆暂停对外开放,游客3月22日戴口罩坐在前方花圃边晒太阳。(中央社)
人气: 26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23日讯】“不知延到何时能毕业、房租继续付、社交生活中断。”土耳其大学生切利克巴什上周致函中共驻土耳其大使馆,要求中共承担隐匿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责任并“赔偿”。媒体披露后,许多本地学生也打算提笔要求中共赔偿。

据中央社报导,“土耳其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urk)曾言,‘别害怕说出事实’。”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说:“这病毒源自中国武汉。新闻说他们一开始隐匿疫情,害得全世界受罪。我想他们得负起责任。”

22岁的切利克巴什就读于土耳其西北部艾斯基瑟希(Eskisehir)的国立安纳杜鲁大学(Anadolu University)传播设计与管理系大四,本来计划今夏毕业后应征电视台记者的工作,准备迈出的人生新阶段现在却被中共肺炎疫情彻底打乱。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疫情图,去年12月在中国武汉发现的中共病毒引发的肺炎已扩散到167个国家或地区,通报33万9,259起确诊病例,并造成至少1万4,717人死亡。

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博物馆 武汉肺炎闭馆
土耳其首例通报中共肺炎不到两周,累计确诊数就跳增逾千例。向来大排长龙的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博物馆入口处,22日因博物馆暂停开放而空无一人。(中央社)

土耳其不到两周前才通报确诊首例,累计确诊数已跳增至1,236例,至今有30人不治,造成人心惶惶、大部分人不敢出门而街巿冷落,低迷数年而终有起色的观光景气再受重创,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85%运能为之停摆。旅游一大亮点——石头城(Cappadocia)热气球现在也忍痛暂时停飞。

土耳其教育部于12日宣布大学自16日起停课3周。切利克巴什因此返回距第一大城伊斯坦堡以东约100公里的柯加里省(Kocaeli)省会伊兹米特(Izmit)的老家消磨时日,等候不知何月何日才会到来的复课时间。

伊斯坦堡托卡匹皇宫博物馆 武汉肺炎闭馆
土耳其首例通报中共肺炎不到两周,累计确诊数就跳增逾千例。伊斯坦堡托卡匹皇宫博物馆出口处向来游人如织,22日因博物馆暂停开放而只见警察和保全。(中央社)

他在艾斯基瑟希的租屋处房门深锁,但是每月750里拉(约新台币3,471元)的租金仍得继续支付。这笔钱吃掉父母给的半数生活费,让他十分心痛。

戴口罩和橡胶手套“全副武装”的切利克巴什于22日在伊兹米特共和公园(Cumhuriyet Parki)告诉记者:“我现在像遭到囚禁一样,不能够外出、社交疏离,而且什么也不可以碰触,生怕遭到感染,学业也被迫延宕。这让人抓狂,简直要发精神病了。”

武汉肺炎闭馆 圣索菲亚博物馆广场空无一人
土耳其首例通报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不到两周,累计确诊数就跳增逾千例。向来人声鼎沸的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博物馆前方广场,22日因博物馆暂停开放而空无一人。(中央社)

切利克巴什说:“我本来今年该毕业,若疫情持续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毕业。这不是我自己造成的,人生遭逢如此冲击令人心烦。”

他强调,李文亮医师“吹哨”竟遭训诫,终致疫情难收拾而贻害全球,“中国(中共)当然得负责。”

他于18日致函中共大使馆,要求“赔偿”。他在信中提到:“源自于中国武汉市的2019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疾病疫情爆发且蔓延到我们国家后,国家采取一连串防疫措施。这些措施影响到我的家庭,我必须远离社交生活长达3周。这段期间学校停课,我进行居家隔离却须继续支付房租。”

他在信中表示:“这段期间造成我的金钱和精神损失,我认为贵国政府应该负责。我请求贵国政府支付这段期间所衍生的房租费、心理咨商费及相关教育等费用。”

这封信受到媒体关注,社群媒体上已有数千人给他按赞鼓励、留言支持并转发相挺。

网友@nilomm说:“改称为中国(中共)病毒。”@Turan Gafarli表示:“诉求非常有理。提交到联合国的层级,该要求中国(中共)赔偿,不给就杯葛。”

网友@AkEl_Saruman指出:“完美倡议,若真主应允,盼成全国性运动,希望所有公民广传。北京政权该赔。”

那么中共政府该赔偿多少呢?切利克巴什在信中没有就此明确要求。“受到委屈的人的声音该被听见,这是那封信的用意。”他强调:“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像我朋友去英国念书,课程却取消了,大笔花费付诸东流怎么讨?”

切利克巴什的信经媒体披露后,感同身受的许多土耳其学生都打算动笔了。也有律师和独立记者主动联络他想要协助“索赔”。他的父母也支持儿子“申张基本权利”。现在反正停课了,自主隔离在家的他正好可以扮演讯息汇整的平台角色。

切利克巴什说:“我希望他们回复我,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会怎么说。”#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