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批中共掩盖疫情 陈建仁:防疫需要透明讯息

对于中共肺炎(武汉肺炎)防疫台湾做的好,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24日表示,台湾是因为有SARS的经验。(中央社)

人气: 5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25日讯】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批评中共隐瞒疫情。对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他3月25日表示,防疫需要很透明的讯息,才能够做最好的控制,呼吁中共应让疫情更透明。

中共病毒大流行全球遭殃,陈建仁3月18日在脸书发文指出,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最初爆发地在中国武汉,根据“维基百科”,早在去年12月,武汉就有为数可观的严重传染性肺炎病例,也有不少医护人员发出警讯。当时(中共)一再隐匿疫情以及人传人事证,再加上世界卫生组织(WHO)一再附和中国疫情“可防可控”,以致酿成全球大流行,实在令人遗憾与哀伤。

据中央社报导,公卫专家出身的陈建仁24日接受专访表示,民主体制的台湾这次防疫获得不错评价,他特别提到,一般人觉得极权独裁国家控制传染病一定比较容易,一声令下,大家都照做,但实际上防疫需要每个人心甘情愿配合防疫措施。

他强调,只有在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才能看到很透明的疫情(资讯),让民众从疫情中学习防疫,爱自己又爱别人,透过公开数据、透明与诚实,才能够做最好的控制,“而不是去掩盖疫情,只是要让社会有看起来有表象的稳定。”

“中国(中共)对全世界要有世界公民的责任”,陈建仁认为,当中共面临任何一个新兴传染病时,不管是人畜共通传染病或者人传人的传染病,都应在第一时间点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指出,WHO或其它的国家得到这样的资讯时,也要互相帮忙,疫情公开、透明、分享最重要。

中共病毒大流行 陈建仁感叹:不知WHO现在能做什么

陈建仁日前公开点名中共隐匿疫情,并曾批评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24日再度指责WHO这次防疫决策“too late(太迟)”,防疫要剑及履及、超前部署,“现在也不晓得WHO能为世界各国做什么,因为火烧起来了,这是蛮悲哀的事情”,如果可以让大家早一点提高警觉就没事了,“为什么到那么晚了才说是大流行?”

陈建仁说,台湾与中国大陆接触相当频繁,要提高警觉,他呼吁中共应让疫情更透明,让全世界都能了解中国面临的困难,中国人民也有权利了解疫情状况,与政府合作控制疫情。

“无知是传染病散播最重要的武器”,他表示,当民众是无知的时候,传染病一定扩散。

他说,2,300万台湾人民对公共卫生的知识,也是台湾防疫能够成功的原因,期盼所有媒体传播正确知识,“多一点专业、少一点政治。”

台湾防疫工作能够做好 陈建仁:主因有SARS的经验

2003年发生SARS,台湾受创严重,陈建仁临危受命担任卫生署长(卫生福利部前身),带领台湾抗疫。他说,SARS之后,政府发现台湾防疫工作需要全面改变,所以,这次武汉肺炎(中共肺炎)防疫工作能够比其它国家稍微好一点,主要是因为有SARS的经验。

“SARS结束后,台湾做了几件重要工作”,陈建仁说,包括加强防疫组织架构,修改当时的卫生署组织法,增加长照处,对老年人照护机关有比较好的管理,并设置国际合作组,强化收集相关国际疫情,公开透明交换。

他说,其次是加强疾病管制局(现在的疾病管制署)组织再造,让人员任用更有弹性,除了公务人员,包括技术人员、医事人员、教育人员都可任用,并设立感染症医师制度;此外,成立国家健康指挥中心也就是现在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架构,向民众说明疫情。

“台湾政府与民间一起努力,防治任何新兴传染病”,他说,很重要的部分是国际疫情收集,但台湾不是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在国际疫情收集上有捉襟见肘的情况,虽然台湾和理念相同国家有很多公开合作,可以从那边得到相关资料,但还是要再积极加强。

他指出,这也是为何台湾需要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员,除了能够促进全球的健康卫生、对传染病防治有所贡献以外,台湾也可得到第一手病毒资料,让防疫做得更好。

“防疫无国界,需要大家心连心、手牵手”,他强调,台湾一直希望扮演好世界公民角色,与各国一起把防疫工作做到最好;台湾从严峻挑战、痛苦教训中学习到很多经验,最近不少国家一直在讲为什么台湾有些东西值得学习效法,“黑云总是镶金边,我们曾经走过死荫的幽谷、曾被黑云笼罩着,但是,我们知道怎么走过来,我们也愿意帮助大家。”

陈建仁:台湾数万名居家检疫民众 都是抗疫无名英雄

他表示,台湾目前病例数很少,且大多可以溯源,因此不需要实施封城措施。目前约有5万人到6万人居家检疫,被限缩自由;若万一需要封城,光是台北市就要限缩约200万人的自由,现在限缩5万多人的自由就能让200万人正常、平安生活,这就是台湾的努力。

“目前已实施从国外入境者都要进行14天居家检疫的措施”,陈建仁表示,真的要谢谢你们,“你们都是防疫无名英雄,没有你们,台湾防疫工作没办法做得很好”。他说,一般民众也要感恩,谢谢这些被隔离的人,因为他们愿意被居家检疫、隔离,牺牲小我,让大我也就是多数人过正常生活。

他说,台湾有很好的警政、户政制度,很好的地方自治、村里长、村里干事,可以帮忙追踪隔离检疫者;他感谢绝大多数台湾人民都是爱己爱人,愿意牺牲自由让疫情得到控制,台湾人民对公共卫生参与的主动、积极、自愿,全世界也很少见。

陈建仁指出,例如SARS时期政府说要全民量体温,因为发烧就会传染,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认为“这是个笑话”,不可能办到。但后来民调结果发现,当时有75%的民众每天量一次体温、60%每天量两次。

专家得知后说只有台湾办得到,他则说,“是只有台湾人民可以”,因为台湾人民愿意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达到好的健康环境;现在也是这样做,自主健康管理、居家检疫就是牺牲小我,忍受行动不便,成全大我过正常日子。

陈建仁说,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在台湾的确诊病例数目前在全世界从多到少排60名,如果将确诊病例除以人口数,以发生率来看,台湾的名次还会更后面,是发生率比较低的国家,而且多数病例都可以追踪到感染源。而确诊病患接触的人,也都进行14天居家检疫隔离,不会在生活中混杂在一起,让大家不用担心。

台湾中研院开发出可15分钟验出结果的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快筛试剂,但尚未量产,陈建仁说,快筛工具3个月内有望量产,抗病毒药物目前在临床实验阶段,估计最快半年内可问世。

他说,台美已签订合作协议,内容包括诊断试剂、抗病毒药物、疫苗、防疫科技、学者交流等;除了美国,欧盟也对中研院的快筛工具很感兴趣,驻台官员也有跟中研院接触。

“520是我最盼望的日子。”陈建仁即将卸任副总统,他形容进入总统府是“人生美丽的叉路”;并说蔡英文总统这4年让他了解什么叫做政治,不是争权力,而是服务众人。

陈建仁也肯定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他说,“我太开心了,当时在脸书发表公开信后,就祈祷他们两人能够合起来”,蔡总统一定会赋予赖清德一个新阶段的使命,相信赖清德会做得很棒。

台湾防疫获国际肯定,扮演幕后关键人物的陈建仁声望攀高,尽管即将卸任,外界仍关注他是否会接下其它重要职务。陈建仁说,他向蔡总统报告,要回中央研究院,总统说“很好”,他很开心。

他说,这次武汉肺炎(中共肺炎)防疫让他深深感受到台湾是一个可以和谐、继续往前进的地方,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搭配得比SARS时期好太多了,政府与人民的合作也很好,当每一个人有共同愿望与期待,大家团结合作与同心协力,就一定能够完成。

责任编辑:钟元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