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弥昌:媚共国家政权或变天

人气 7345

【大纪元2020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曾担任香港新民党政策总裁的袁弥昌博士,对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最近向中央抱怨建制派未护航,以及随后港府、建制派与中联办之间的互动,他解读表示,建制派不敢得罪中联办,为“铁票”而归队;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全球,他也从防疫措施做的好的港台俄朝观察到:越了解中共防备越深;而近期大陆复工却出现多地病例数据零增长的现象,他认为数据“吓死人”。

袁弥昌是新民党前政策总裁,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荣誉讲师,香港国际关系研究协会召集人,主要研究项目包括中西战略理论、国际安全、中美关系及道家理论。

记者:妹妹袁弥明是人民力量的主席,太太容海恩属于建制派——一个是民主派的前领袖,一个就是建制派,你夹在中间怎么生活?

袁弥昌:一直以来我们家都是很liberal(自由派)的。其实政见上,我一家人有是比较进步派或者激进泛民,我通常都是中间的。家里我是排第二的,我有姐姐和妹妹,所以作为中间派的角色,我一直都很习惯。我在2017年帮曾俊华竞选特首之后,就加入叶刘淑仪的新民党,出任她的政策总监。我和容海恩结了婚之后,就去了党之下的智库工作,慢慢抽身到去年8月底、9月初就正式离开了新民党和它下面的智库。

记者:《珍言真语》节目就想请不同颜色、不同光谱的人,大家说一些真话。觉得你有个特点,无论人家怎么看,你是说真话。

袁弥昌:我也是一个学术人士,中间温和派也好、学术上也好,尽管我可能有个人的取向,但我不可以乱来、乱说话。

建制派陷入危机 支不支持林郑都是死

记者:林郑最近给中央打“小报告”,其中有一事大家都觉得很有趣,为什么她会讲到她和建制派的不和,之后使中联办还要去见建制派,好让他们支持林郑,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袁弥昌:我想首先大家不应该觉得太奇怪,其实林郑、甚至整个特区政府都要给北京写报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能看到特别是疫情爆发和扩散之后,民建联就一口气冲出来,一次的动作比较大的,它在Facebook上做了六幅不同的图,很明显是很不满政府,那时候应该是纠缠在封关或不封关的问题上,民建联采取了一个比较进取的,就是说政府一定要当机立断,一定要再积极一些,再多做些事情之类的。当然如果我们再继续向之后想,我们都明白到区议会(选举)之后,建制派某个程度上陷入了一个“存在危机”,他支持也好、不支持也好,不支持也死,支持也死,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说回来刚才民建联也好,其它党派也好,就算骂完林郑,都发现没什么起色。所以我觉得这个打小报告里,某程度上林郑所做的事情,和之后中央或者中联办,我不知道哪一个是最终拍板的,如果以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它先后的次序要保哪一个?是先要保住特区政府,如果特区政府保不住,或者民望太差,或者被人攻击、骂得太厉害,其实建制派都是不能幸免的。

建制派不敢得罪中联办 为“铁票”而归队

袁弥昌:我们看到在这次疫情里,一开头林郑失分失到简直就是负分,之后慢慢在封关上有很多争议,但之后平息了;最近在武汉包机使滞留在湖北的港人回来,和整体上整个疫情都是受控、财政司长派一万元,看到其实政府是慢慢地将它的一点声誉挽回一点,所以我们都不可以完全排除,虽然反修例运动到现在,很多人已经很恨政府了,但经过财政司长陈茂波派一万元之后,民望可以一下子反弹。

在各方面的配合之下,中联办也叫建制派归队,去支持政府,首先让政府建制基本盘不要倒下来,使它的民望可以慢慢回升,这是一个合理的做法;另外可能也是近期比较大的动作,就是警方拘捕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杨森,这也是一个挺大的讯号。首先我想他是为将要来的选战去定调,这个是一个返回去比较意识形态的分野,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很多蓝丝因为这个疫情,都半放弃政府或者很恨政府了,唯有用这个意识形态的分野,重新叫建制派归队,接着叫他再进一步去巩固他本身的基本盘和选民。

很多建制派根本不知道他可以拿到多少票,中联办也知道,有些票从社团、从什么人,除非是很明星级别的,例如田北辰、叶刘淑仪这些人,基本上会知道一定会赢或者一定不会输,吸票能力很多都是靠中联办在背后,特别是在这剩下的半年的时间里,其实最不能够得失(得罪)的就是中联办。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他们归队也都是无可避免的。

选举分野线 黄丝与蓝丝

记者:上一次区议会选举结果,显示出市民对中共政权不满,如果建制派再一次在政治立场上选择亲共的话,会不会成为流失选票的一部分。

袁弥昌:这个我觉得有几个分野。一个就是亲共与反共,一个就是说刚才的意识形态,与亲共和反共有些不一样。香港的意识形态是黄丝、蓝丝和最基本的经济民生。如果要选这三条战线,我想北京也不会这么笨,会走亲共和反共这条线,它怕挑起了很多人,如果它真是抗共或反共或仇共,它就惨了。而经济民生其实是不容易打的,香港可能将陷入经济的寒冬,楼市、股市都会受到波及受到影响,到9月都是不可靠的,所以对它来讲,剩下的唯一一张牌,基本上就是蓝丝黄丝。我想很多人之前有几次选举经验,蓝丝要他投给黄丝,黄丝相反是很难接受的,这是比较容易固化的一个分野,所以他们没有什么办法之下只能这样做。

中共做事极不负责 一次就将信誉清空

记者:中共外交部讲,如果说这个病毒是中国的病毒,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怎么看中共外交部现在在名字那里要抓得这么紧?

袁弥昌:我们都看到其实中国(中共)的做法都一样,极度不负责任。首先他们讲日本的疫情,就说“日本新型冠状病毒”,它就将标点符号,逗号、句号的问题,故意不将它分开,让人看了是伊朗的新型冠状病毒,或者日本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明白的,夫子都有说现在“终南山变成了中南海”,到了这些危急的时候,就将信誉一次都清空,都通常这样做的。

媚共国家领袖 政权要变天

记者:83岁的老党员(钟南山),带领大家入党,都没见过这样,就好像《红灯记》再一次出现。

袁弥昌:这些事情,我们在外面的人是一笑置之,甚至觉得是可笑、可耻的,但是对于他内部的人来说,当他想去影响他人的想法,他一定要做这件事情。当然,他有一个附带损害,很惨的就是,特别在外交上,现在反而和中国友善的人、国家、领袖,就给它害惨了。韩国总统文在寅本来已经很亲中,现在一下子今天已经去到确诊5766宗,害惨他,他本来都想对你(中共)好的,怎么知道他为了旅游业、为了不封关,为了向中共示好,怎么知道中共就害惨他了;日本也是,中共害得连东京奥运会都不知道怎么算,本来为了旅游业、习要访日和奥运会,它都忍下去,这样又惨了。还有意大利、德国都和中国做生意,都不想和中国搞得这么僵。所以长远来说,中国(中共)害惨的这些人可能会下台,使他们的政权变天。

港台俄朝不信大陆 越了解中共防备越好

记者:有人说这个病毒是有眼睛的,受影响的都是亲共的人,包括教宗与中共的关系非常好,陈日君主教也多次忍不住说出对教宗亲共的不满,你是否认为这次是报应?

答:我想报应还没有这么快来到,我不是说因果、宗教的报应。你做的事让别人不高兴,人家自然会这样,但这也打破了当初的谣言,当初说这个病毒只攻击黄种人或中国人,现在明显不是了。亲共或反共是有分别的,比如台湾、香港为什么做得比较好,因为一直以来我们对大陆有戒心。台湾从其他人的角度来看,一直对共产党的反应是过敏的,这次过敏是对的,谨慎、过敏,做得多一些反而成功了,(保护了自己)北韩也算还好,没有韩国那么厉害,当然打死染上的人是另一回事。俄罗斯也不给面子,当初只是封了东北的边界,但后来是全封,所以这个不一定是亲共或是反共,只是对共产党了解得越多,对它防备越深。

复工后各地“零”病例数据吓人

记者:到底事实的真伪是什么?病毒的源头在哪里?是否真的来自美国?病毒是否在中国受到控制?中共说一个星期很多城市都没有新增案例,但这些数据是否可信呢?

答:那些数据是吓死人的,除了湖北之外,其它地方是零或一、二,有些整个省份是没有的?所以在这个讯息上,我们要有一个大的掌握,但这就是我们的缺口和真空。中共很轻率就做出要复工复产的决定,想当然一定会有很多人被感染,很多工厂会因为感染而消毒、关门,但为什么这几个星期都没有这方面有关事情大量发生的资讯?所以,我们真的要从中国长期的内情,掌握一些更可靠的消息,如果不是,会让我们这边、中国之外的地方,陷入一种宣传战的情况。本来我们平时有一些很具体的东西去反击或者去证明、反证一些东西,但现在我们变成了它一个宣传游戏或宣传机器的元素在内,这是有危险的。

港人自发自救有效控制了疫情

记者:中共的宣传攻势相当猛烈,人们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样思考、站在什么立场,包括这次香港的抗疫,林郑邀功,说是自己的功劳、中央的功劳。但其实真正的功劳是来自哪里呢?

答:香港9月之前就知道政府是不可靠的,还知道大陆(中共)是不可靠的。其实香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告诉全世界,用自救或自发性的办法是可行的。所以我跟外国朋友讲,你们国家应该多派人去香港、去台湾学习一下这边是怎样有效控制这个病疫,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意识形态的比拼,是有实质的数字。长远下去,其实我们当初的算盘、当初的考量,大陆这次大件事了,所有人对中共对大陆的信心都没有了。香港的例子不一样,我们经历了萨斯,我们知道怎么去防御。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珍言真语】邝士山:可重用口罩面世 助人解困
【珍言真语】梁家杰:抗疫关头拘人 乱中加乱
【珍言真语】何俊仁:港府抓名人 威吓港人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薇羽看世间】美媒体反击 中共数字货币挑战美元
【现场视频】长城汽车质量差 拖车钩断裂险酿祸
【重播】川普在惠而浦制造厂讲话 签署行政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