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封尘:毛泽东和江青有一个共同嗜好

人气 3376

【大纪元2020年03月09日讯】《孝经·开宗明义》中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那么,一个人的姓氏和名字,何尝不是受之于祖先和父母呢?若按照孝经的说法,当然也是不可随意改动的,否则,一个人的孝心,就成问题了。

然而,在中共高官的序列里,偏偏有那么夫妻俩,以给人改名字耍威风、显能耐、找乐子,有时甚至给人家连姓氏一块改。若要问是哪对夫妻这么不像话——丈夫名叫毛泽东,妻子名叫江青。而且,据史料称,把老婆原名李云鹤改为江青,就是毛泽东亲自干的。

一、毛泽东给人改名

宋彬彬改成宋要武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宋彬彬向毛献了红卫兵袖章。毛问她叫什么,答:宋彬彬。毛紧接着又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说是。毛说:“要武嘛”。当天下午,《光明日报》记者来校采访了宋彬彬。

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翌日《人民日报》转载。

是什么让宋彬彬争得了登上天安门,给毛戴袖章的彩头呢?原来,8月5日,在北师大女子附中,宋彬彬当头头的红卫兵组织,把她们的副校长卞仲耘老师用铜头皮带、带钉子的木棒活活打死。

在那个毛“一句顶一万句”特殊年代,毛亲自接见宋彬彬,一句“要武嘛!”从而肯定了她们的革命行动。宋彬彬就此改名宋要武,天津女二中也赶时髦,改名为“要武中学”。

一句“要武嘛!”不知要了多少老师的命!只知道在1966年8月,仅在北京西城区,就打死了七个校长。

许仕友改成许世友

许世友原来名许仕友,河南省信人。少年时, 到少林寺学过武术。参加红军后,觉得“仕”暗含有想当官的意思,怕人猜忌,于是自己将“仕”改成“士”。

后来,许士友当上了军长。有一次,他参加了毛泽东主持的一次高干会。期间,毛对许说:“你现在是军长,不是战士了。我们共产党人的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你应该放眼世界嘛!世界之友不是更好吗?”打这以后,许士友不得不二改其名,叫许世友了。

解沛然改成解方

1941年的一天,毛泽东在同周恩来,一起接见从国统区到延安后、担任中央军委情报部三局局长的解沛然时说:“‘解放’同志,你们已经回到家里来了,你的名字就改为‘解方’好了。”从那时开始,解沛然就改名为解方,并沿用终生。

毛泽东这句话中的“解放”,是中共惯用的“解放区”之类的意思,把解沛然由国统区回到“苏区”称为“解放”了。

黄叙钱改成黄永胜

黄永胜,原名黄叙钱,1927年,他为逃避赌博之债当了兵。

1927年9月9日,黄叙钱参加了“秋收起义”,并上了井冈山。在一次战斗中,时任班长的黄叙钱作战有“功”,毛泽东表扬了他,并问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黄叙钱如实相告。毛泽东听后说:“叙钱,叙钱,还是讲钱呀!那不好,革命战士不能只讲钱,要讲为无产阶级而奋斗。这样吧,我给你改个名字,希望你在革命的道路上永远胜利前进,你就叫黄永胜吧!”

后来,黄永胜被打成“林彪反党集团”的重要成员,获刑13年。

朱仲丽险些改成朱重理

朱仲丽1915年出生于湖南长沙。1937年,朱仲丽到达延安后不久,毛泽东同这个小老乡开玩笑说:“你是人中最美丽的啰!”

朱仲丽连忙摆手说:“哪里,哪里。”毛泽东又笑着说:“哪里?就在你的名字上啊!仲丽嘛,自称人中之丽呀!”

朱仲丽感到惊奇,马上解释说:“啊!不是有意这样叫的。我原来叫朱慧,来延安后,随便起个名字代替原来的名字。”

毛泽东听了说:“朱慧,很好嘛,人是智慧的。”略微思考一下,接着又说:“仲丽,不如重理。”朱仲丽连忙说:“那就改了吧。”

毛泽东可能感到“重理”这个名字有点拿不出手,连忙改口说:“不,不要改了,我是和你说着玩的。”

二、江青给人改名

杨银禄改成杨英路

1969年8月的一天,江青把秘书杨银禄叫到办公室,命令他给周恩来送信。杨银禄接过文件转身刚要迈步,江青马上说:

“你等一下,我总觉得你的名字不好,太封建了,你的父亲满脑子的封建迷信思想,什么银哪银的?银,就是银锭呀、银币呀,银就是钱,他想的就是钱,赚钱、挣钱,他认为有了钱就有了一切,一切向钱看,这是拜金主义呀。什么禄的?禄就是俸禄、高官厚禄,他不但让你追求钱,还叫你追求官位,这叫作追名逐利呀,个人主义思想在你父亲脑子里是蛮严重的。你的名字不好,很不好。我是共产党员,你也是共产党员,你同时还是我们这个党支部的书记。我们共产党员做工作,应该是讲无私奉献的,既不追名,又不逐利,一点点私心杂念都不应该有,连个人的后代都不应该要,当了共产党员就不应该要自己的孩子,我生了一个李讷,就曾后悔过。主席喜欢小孩子,没有办法,也就要了。”

她停顿了一下,想了不大工夫就说:“这样吧,就用‘银’和‘禄’的谐音好了,叫‘英路’吧。”

钱浩梁改成浩亮

1969年冬季的一天晚上,江青等中央高干一起在人民剧院看了现代京剧样板戏《红灯记》,到休息室开座谈会时,她对中国京剧院著名演员、《红灯记》男主角、李玉和的扮演者钱浩梁说:“钱浩梁同志,你的名字不好,太封建了,什么钱钱钱的,只知道要钱,有了钱就有了一切?这叫作拜金主义,你的父亲还想把‘钱’作为你们家的栋梁。对于你来说,这不是革命战士的精神境界,革命战士的精神境界应该是一个心思干工作、干革命,不图名、不图利。我就没有钱,我的口袋里从来不装钱。”

江青继续说:“我不要钱,你也不要钱了。你把钱字去掉吧,保留‘浩’字,把‘梁’改成‘亮’字,就叫‘浩亮’吧,我早就替你想好了,‘浩亮’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希望你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唱着嘹亮的歌,砸烂旧世界,建立一个崭新的新世界。这是多么浩大的气势。你是一名唱戏的演员,更需要有嘹亮、洪亮的嗓音,你的名字今后就叫浩亮吧。”

当时在座的其他几位中央领导人也随声附和:“好好好,江青同志给钱浩梁的名字改得好,有意义。”

殷承宗改成诚忠

有一天,江青召集文艺界人士座谈钢琴伴唱《红灯记》。她对青年钢琴家、这出戏的钢琴演奏员殷承宗说:“你的名字不好,简直是封建到家了。首先是你的姓儿就不好,我查过字典,殷就是殷红的血迹,多么可怕。殷勤,献殷勤不好。殷忧,即深深的忧虑。殷朝、殷墟,河南省安阳市殷墟出土了甲骨文,一个封建王朝的所在地。所以说这个‘殷’字不好。姓氏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不好改,但是,咱们可以不去读它,不叫它。承宗的‘承’是继承的承,承宗的‘宗’,就是老祖宗的宗。你的祖辈的封建思想够严重了,他们是叫你继承他们的遗产和他们的伦理道德。你是一位血气方刚的有志气的青年,应该继承革命先烈们的遗志和革命的光荣传统,对党对毛主席忠诚老实,我看就用承宗的谐音叫‘诚忠’吧。”

李仁堂改成李齐

李仁堂,东北人,1930年生于吉林抚松,祖籍山东。原为话剧演员,后成为北影厂专业电影演员。1972年,李仁堂演《青松岭》而出名。

有一次,李仁堂被江青接见,江青张口就对他说“你的名字不好,听着就像药铺。”李仁堂早就知道这个人喜欢给别人改名,就顺势讨好说:“首长给起个名吧。”

江青说:“你是山东人,来自齐鲁之乡,就叫李齐吧。”从此,李仁堂就变成 “李齐”了。

田维新敢对江青说不

田维新少将和江青都是山东人。

1970年底,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田维新,去首都体育馆参加大会。江青来了,她和田维新握手时问:“叫啥名字呀?”“田维新。”“哪里人?”“山东人,东阿(音e)的。”谁知江青立即纠正说:“那不念e音,念a音。”

谁料,田维新立即脱口而出:“我知道普通话念a音。我说的是方言,是我们当地的读法。”江青见他当众顶嘴,把脸色沉了下来,一摔大衣,走了。

1971年初的一天,人民大会堂开大会。江青在主席台上向下一扫,发现了田维新,大声说道:“田维新同志,你的名字不好,要改一改。”田维新见江青上次生了气,低头不语。

又过了两个月,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周恩来主持会议。田维新列席会议,坐在后面。谁知江青一落座,看到了他,旧话重提:“田维新同志,我手里的材料,有好几个田维新,不知道你是哪个田维新,我看你还是改改名字好。”

田维新见江青老拿他名字找茬说事儿,为断了江青的念想,他冲着江青大声说:

“江青同志,你不好识别,但我的名字不能改,我的名字有点纪念意义。我原来叫田俊卿,参加革命后改名田冲。党派我到山西决死三纵队工作时,接头的人说,名字容易暴露,要改一下。用老名字不好,我就取了个不革命也不落后的名字,就叫了田维新!这个名字用了30几年,已经叫响了,我年纪也不小了,就不再改了。”

江青一听,气得鼓鼓的,想发作又不好发作。周恩来淡淡一笑,双手一拍,宣布说:“开会了。”把这场风波压下去了。

江青给人改名知多少

1963年,李树楠扮演电影《青松岭》中的“坏分子”钱广而闻名。1974年重拍电影时又被选中。在拍摄中,江青觉得李树楠太绕口,替他改名为李广文。

1973年,张连文在《艳阳天》里扮演萧长春,一炮走红。1974年在拍摄影片《创业》时,正在视察的江青把他叫过来说:“我给你改个名吧,去掉连,就叫张文吧,这样简单。”

……

三、听听“皇上”怎么说

文革期间,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跟末代皇帝溥仪一起劳改。她曾撰文说:一天,劳改中途休息聊天时,谈到了江青给人改名,我说,她是毛主席的夫人,她给谁改名,谁敢不同意?!还得说是荣幸了……

“皇上”说,人在当权的时候容易独断专行,我也有过这种唯我独尊的独裁心理。“皇上”用手捂着嘴对我说,“江青心里说不定就有这种独裁心理。”

尾声

江青原名李云鹤,艺名蓝苹。据说,毛泽东给她改名为江青,有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意。

1991年5月14日凌晨3时30分,江青在卧室自缢身亡,时年77岁。“主席……您的学生和战士来看您来了”——这是她的最后遗言。

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江青自称毛泽东的学生和战士,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而且“学”得有模有样,“战”得天昏地暗,这在文革十年浩劫中表演得淋漓尽致。别的不说,单从江青给人改名的“水平”来看,确实是“青出于毛而胜于毛”了。

江青被捕后,被她改过名的人,又都改回原名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宋彬彬道歉“文革”恶行 死者丈夫斥其虚伪
秦端阳 :百年话江青
高天韵:文革“红八月”的冤魂—卞仲耘
最热视频
【直播】3.28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