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廷阁:从打压律师 到打压律所

————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吊证十周年

人气 118

【大纪元2020年04月10日讯】自从我个人在网上为权利发声开始,我先后在公安、司法部门成为重点监控对象,约谈、传唤已成为家常便饭。

找我所的麻烦,是从2018年5月25日开始的。当时司法局、律协要非法阻止我去旁听湖南文东海律师被吊证的听证会。在无法得逞的情况下,石家庄市司法局副局长张仲命令律管处长石永瑞找来了全部合伙人,威胁他们:如果不能阻止我,就找他们的麻烦。合伙人受到威胁,纷纷要求退伙。无奈之下,我只得妥协。司法局、律协经向河北省司法厅汇报请示,并经批准后,与我达成书面协议:合伙人退伙,律所由合伙所变更组织形式为个人所,而我不再去长沙旁听。6月25日前后,我们将变更材料上报、修改后,司法局审查通过。自此,一直拖到今天,已近2年时间。

开始,我只是催问,司法局每次都说:已上报,等审批。审查、审批都是有期限的,况且他们事先已请示省司法厅,并得到了指示。
审批严重超期后,我提起了行政复议,得知司法厅并没有收到材料。

然后,我又提起行政诉讼。于是,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仅有的两个管辖法院,不约而同地,一看到我的名字便拒不让我进入!自然就无法立案。然后我邮寄立案,法院便直接拒收退回。

在此期间,我从各种渠道得知:原来是司法厅、局反悔了,他们害怕律所变成个人所后,更不好控制我,有合伙人在,可以作为棋子牵制我,甚至架空我。因此,他们拒不办理律所变更手续,就这样耗着我和我所。

实际上,自从我个人被他们作为监控对象后,我们所就无法引进律师了,包括招收实习律师。道理很简单:没有律师敢进,进也批不了,实习律师考核通不过,谁愿意被找麻烦呢?不仅如此,自从变更事件发生后,司法、律协与公安联手打压我,搞的所里现有律师人人自危,纷纷转所,原来15名执业律师,现在只剩7名,这还包括无法退伙的3人,其他人也在准备离开。

在此期间,司法及律协多次挑起事端,挑拨合伙人关系,有的被合伙人因良知拒绝,有的被我成功阻止、化解。他们还对我本人及律所搞污名化,连我接手的一个‘河北律师’(30来人)的小微信群,都禁止律师加入,并要求群里的律师退出,否则要找麻烦,还威胁说会影响所在律师所的年度考核,最后群里的律师纷纷退出,最后那个群也被封了。

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联合所有部门协调行动,利用各种手段打压一个律师,牵连打压一个律所,那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因为这权力不受监督制约,写在纸上的维权救济办法形同虚设,一切几乎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而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搞掉我,我想可能是因为这几个原因吧?1. 是他们实在找不出我有什么违法、违规的地方,甚至错误都很难找到;2. 由于我的抗争,他们往往搬石头砸了脚,官员们人人自保,生怕引火上身;3. 国内外的关注,使他们与他们的上级们不得不顾及一下形象。

关于对我个人的打压,我会找机会专述。

2020-3-15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709案律师要求恢复执业 相关部门踢皮球
正言:维权律师为何新年送“钟”
发起修宪提案建议 人权律师卢廷阁失踪
立法权被滥用 大陆律师联署修宪遭打压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历史上瘟疫:神农尝百草的秘密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