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议 解开谭仔黄蓝之谜

人气 7026

【大纪元2020年05月1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英格采访报导)疫情之下,餐厅生意已经冷清,又被要求每张台相隔1.5米,好多餐厅只好“望客兴叹”。时常见到黄色小店前大排长龙,而被标签了蓝色的商铺捱不住贵租,只能勉强度日,甚至被迫倒闭。不少连锁餐厅连堂食也取消,索性只买外卖。唯拥有几十家分店的“谭仔云南米线”继续经营。

疫情下,“谭仔”的餐台之间阔了许多。对于不足1.5米的餐台,都用透明胶板隔开,还写上温暖的字句,也真的落足心思。期间一名顾客无法扭开樽盖,求助“谭仔姐姐”,正在清洁台面的阿姐,细心地脱下手套,帮忙打开了樽盖。

安排餐台隔远些都要用点心思。(英格/大纪元)
摒弃塑胶,纸饮筒够环保。(英格/大纪元)
食物质素保持原来的美味,对于连锁店来说并不容易。(英格/大纪元)
对于不足1.5米的餐台,都用透明玻璃隔开。(英格/大纪元)
每位顾客获派75度酒精抹手纸巾。(英格/大纪元)

谭仔黄蓝之谜

“谭仔系蓝”“三哥系黄”,“谭仔云南米线”被标签成蓝店遭到杯葛,对于本属同一品牌,源自同一家族,又在同一个集团旗下的食肆,难免令人感到好奇。

两个“谭仔”,各自在香港有众多的粉丝,从味道到政治取向,都经常成为粉丝比较的对象。谭仔三哥米线的“煳辣汤底”,味道独特。“谭仔云南米线”因其新移民员工的口音,而衍生出“谭仔阿姐”的“专有语言”,成功将乡音员工转化成品牌效应,不少市民争相模仿。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讲师欧阳伟豪更认为,谭仔口音象征“至少肯融入香港文化,令人觉得亲切”。

然而,反修例抗争运动期间,有网民拍摄到照片,显示“谭仔云南米线”的观塘广场及油麻地分店门外分别贴有一张告示,内容指“本店注重环境卫生,不招待曱由(香港警察对示威者的蔑称)及不文明人士。不便之处请自省!”,而告示上更印有“谭仔云南米线”的标志。“谭仔云南米线”旋即于Facebook专页发出两次声明及公开相关闭路电视片段,证实为非食客人士经过上述两间分店时,将告示张贴在店外,店内员工亦从未张贴相关告示,相信属于恶意中伤。

事件过后,虽然不少人赞谭仔反应够快,但事件所造成的公众影响非同小可。由于“谭仔云南米线”及“谭仔三哥”均从未表态政治立场,而不少人又误以为黄店“加藤屋”(由三哥谭泽群开设)与已卖盘的“谭仔三哥”仍有关系,怀疑因此而引发误解,认为“谭仔三哥”偏黄,而同集团的“谭仔云南米线”偏蓝。

被中资收购之谜

翻查纪录,2017年日本丸龟制面母公司东利多控股已收购“谭仔云南米线”及“谭仔三哥”的全部股权。也就是说,早在黄蓝之争之前,两个品牌就已经属于同一集团了,而该集团并无公开其政治立场。

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网民发现“香港丸龟制面”由“东利多”与一间名为“HEYI GROUP HOLDING LIMITED”的公司合作经营,前者占37%股份,后者占63%股份,而且是中资机构。于是又引起轩然大波,遭到网民杯葛。

但明眼人便知,收购“谭仔”的是日本丸龟制面母公司“东利多控股”,与大股东是中资的“香港丸龟制面”,其实并无关系。譬如,阿妈种花,将一盆蒲公英卖了给一位邻居,从市场上又买入两盆兰花,那么两盆兰花与这位邻居其实并无关系。

经历了这许许多多的风波,“谭仔”黄蓝之谜终于解开,希望“谭仔”可以很快摆脱逆境,继续服务大家。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沙田全民区议会 倡设地区监警会及黄色经济圈
【珍言真语】吴明德:新市场成形 港府打压走错路
港人“五一黄金周”挺黄店 创下过亿营收
【有冇搞错】经济政治染色 中共发明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直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