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哪些是中共疫情防控的“秘密”

人气 5739

【大纪元2020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国家秘密”在中国社会,已成为中共迫害民众、掩盖真相最常用的借口之一。即使是在席卷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瘟疫中,中共亦不忘加强保密工作。大纪元最新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揭示出,中共在大疫中严防死守的“秘密”,实际是能够挽救生命的疫情真相。

尽管正是因为中共瞒报疫情并封锁信息,才导致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蔓延全球,造成巨大的生命和经济损失,中共及党媒却反复宣传“信息透明才是特效药”等口号。

不过,大纪元近期获得了南宁市政府2月13日《关于印发疫情防控期间保密工作规定的通知》。这份被中共标注为“不予公开”的文件揭示出,中共在防疫中以保护“国家秘密”为由,严禁外界获知包括疫情资讯在内的、任何未经党准许公开的信息,用行动阻止信息透明化,坐视中国和各国民众的生命健康陷入病毒感染的巨大危险中。

那么在大疫中,中共严防死守的“国家秘密”,到底是什么?

中共下通知 严防泄露疫情防控“国家秘密”

大纪元获得的这份通知显示,中共南宁市疫情防控指挥部2月13日将保密文件《南宁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疫情防控期间保密工作规定》,下发给各单位,要求“坚决防止疫情防控期间发生失泄密事件”。

1. 该《疫情防控期间保密工作规定》第二条要求“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中共在规定中所指的涉密文件或信息,包括什么?

根据该保密规定,中共的涉密文件和信息,是指“疫情防控期间,各种紧急文件、紧急传达、紧急事件”,尤其是“涉及疫情防控工作的内部敏感信息或尚未经得指挥部领导审批同意公开的信息”等。

从欧美到日本、台湾,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卫生官员们都相信,信息及时透明才是防控疫情的关键。然而,中共南宁市防疫指挥部的《保密工作规定》,却将涉及防疫、事关生命健康的关键信息,规定为必须保密的“涉密”资讯。

大纪元获得的《南宁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疫情防控期间保密工作规定》显示,中共将疫情相关信息定为保密,严禁外泄。(大纪元)

在这场大疫中,中共南宁市保密规定所指的“内部敏感信息”或涉密信息,其实就是疫情真实数据等资讯。

该保密规定要求,严禁将这些信息,包括“文档、图片、聊天记录”或“领导批示件”等截图外传,也不准通过“微信、邮箱等公共媒介传播”。该规定还“严禁在手机通话、短信、微信等通讯方式中涉及国家秘密”,也不准“在家中谈论”。

2. 该规定第三条要求,“加强涉密载体保密管理”。

大纪元获得的南宁市防疫指挥部的《保密工作规定》显示,中共极为担心疫情信息外泄,要求对涉密文件资料严格管控。(大纪元)

该规定严格限定了疫情防控中涉密文件资料的保密管理。规定要求,“疫情防控工作中涉密文件、资料等”必须在部门、单位内部,或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的资质单位印制;严禁在办公场所以外的地方复印扫描重要敏感文件、资料,谨防泄密。

该规定还要求,“疫情防控期间,对涉密载体的管理要坚持专人专管”。

这些要求表明中共极为担心疫情信息被泄露。

3. 第四条“加强保密要害部门、部位保密管理”中的各项规定,则表明,中共对于疫情防控中的涉密(敏感)信息外泄的担心,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开会时连窗户都不敢开,要谨防隔墙有耳。

南宁市防疫指挥部的《保密工作规定》显示,即使是对涉密办公场所消毒做清洁,或召开长时间的防控会议时,也须防止信息外泄。(大纪元)

例如该规定要求,即便是对涉密办公场所进行清洁消毒、开窗通风时,也“要切记保密要求”。

甚至是“在召开疫情防控涉密会议时间较长、确需开窗通风时”,也务必“要防止涉密信息泄露”。

4. 第五条规定“加强信息公开保密审查”,对疫情信息的公开发布,制订了极其严格的保密和审查要求,其实就是禁止医生、护士等参与防疫的工作人员,对外披露疫情真实信息。

南宁市防疫指挥部的《保密工作规定》,严禁防疫工作人员传播发布疫情相关信息。(大纪元)

例如,该条规定要求防疫工作人员,“不得在公众场合、微信群、QQ群等传播发布与疫情防控工作有关的保密信息,不得转发和传播未经证实、未公开发布和未走完发布程序的信息,严禁就疫情防控工作私自接受媒体采访”。

该条规定还要求对外发布重要疫情信息时,“应根据信息的重要程度,逐级报指挥部相关领导审核,统一由指挥部进行发布”;“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发布”疫情防控中的国家秘密;还要“严防越级发布、超前发布、不当发布”。

实际上,即使是在1月20日,中共迫于国内外压力、部分披露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之后,中共继续隐瞒疫情,严守“国家秘密”,并以打击谣言的名义,严厉打压揭露疫情真相的民众。

疫情爆发后,许多武汉市民都曾在网上曝光医院挤满中共病毒患者、遍地尸体,结果被中共网警、共青团等部门“辟谣”。武汉志愿者方斌冒险调查实情,拍下武汉第五医院5分钟搬出8具尸体的现场视频,随后2月10日在武汉家中被抓。

大陆律师陈秋实准备实地拍摄武汉方舱医院,但一去不返,被失踪。前央视记者李泽华专程赶至武汉,调查并直播疫情,他的最后直播就是遭中共国安抓捕的镜头。

中共除了抓捕公民记者和披露真相的吹哨人,还积极主动地以“辟谣”为名,大力制造、散布谣言。

2月15日四川绵阳网警“辟谣”称武汉护士柳帆之死是谣言,但旋即被武昌医院的通告证实了,绵阳网警的“辟谣”才是真的谣言。(网络截图)

例如化名“天天”的网民2月14日在微信爆料说武昌医院护士柳帆因为没有防护服,结果全家感染,父母和柳帆都过世。该文随后被大量网民转发。

翌日四川绵阳网警在微博“辟谣”,称这是“谣言”来自“境外势力”,“引发负面舆情”,不过一小时后就被打脸,因为武昌医院随即在微博上证实护士柳帆死于中共肺炎

中共严守的又一“国家秘密”——法轮功传播疫情真相

大纪元还独家获得中共黑龙江省委政法委的密电通知《关于进一步严密防范“法轮功”“调查暗访”新冠肺炎疫情的通知》。为保护消息来源,暂不披露密电原档。

该通知暴露了,中共在大疫中严防死守的另外一个“国家秘密”,就是法轮功学员正在通过明察暗访等各种途径,来揭开疫情真相,帮助中国民众了解真相,消灾避疫。

黑龙江政法委在这份密电通知中首先介绍了,事件背景是法轮功学员“向全国各大医院、殡仪馆、火葬场及主治医师拨打电话,‘调查暗访’新型肺炎(中共肺炎)相关情况”。

黑龙江政法委在通知中称,境外法轮功学员通过电话调查暗访热点问题,掌握(疫情)数据信息,抛出有分量的调查报告,“一旦炒作成势,将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

该通知中提到的“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的调查暗访事件,是指大纪元调查员2月初以特殊身份暗访湖北省多家殡仪馆,以调查中国大陆的中共肺炎真实病亡人数。

根据大纪元的暗访调查,仅湖北两家殡仪馆一天火化的染疫病亡遗体数量,就超过了中共官方宣布的一个多月的病亡总人数。详情参见《【独家】一天烧百具尸体 殡仪馆员怒斥狗官》、《【独家】湖北两馆每日火化约341中共肺炎死者》。

黑龙江政法委在该密电中提出了两点要求。

一个是要求各市地委政法委“提高思想认识,增强政治警惕”,“牵头协调公安、网信、卫健委、民政等部门,加强信息通报和防范应对,坚决防止‘法轮功’‘调查暗访’图谋得逞”。

中共政法委的这种要求,证明了疫情真相的确被当作党的“国家秘密”,为了保护党和政府的形象,要“坚决防止”大纪元等独立媒体调查暗访中共肺炎的真相。

另一个是要求“落实防范责任、强化工作措施”。通知要求,“各地委政法委要协调本地卫健委、民政等部门。加强对系统下属单位的教育提醒,增强防范意识和保密意识。”

政法委的通知专门强调了,“特别是对医院、殡仪馆等单位,要严格落实纪律要求,按程序报告相关情况,不能擅自对外发布消息;对打电话要求提供情况的,要核实确认身份,并不得接受电话采访,发现可疑情况报告。对已接到不明身份的电话,要核查相关内容。”

中共这种针对性的要求,就是试图防止感染和死亡人数等疫情真相外泄,阻止中国民众获悉真相、展开自救。

染疫病亡数也成中共“国家秘密”之一

根据中共武汉卫健委官方数据,截至2020年5月13日,武汉市累计报告中共肺炎确诊病例50,339人,病亡3869人。然而,中共的这个官方数据,并不被人相信。

今年清明节前,武汉市的殡仪馆开始发放骨灰盒,准许武汉市民领回死者骨灰。当时陆媒曾报导,每家殡仪馆每天发放500个骨灰盒。

据此估算,武汉市有7家殡仪馆连续12天发放500个骨灰盒,代表着在疫情爆发武汉封城期间,至少逾4万人死亡;扣减期间非中共病毒感染的正常死亡数、约7000人,可以估算出,武汉市染疫病亡人数至少逾3万人。

另据福克斯新闻4月27日报导,美国政府官员表示,中国大陆感染中共病毒的实际病亡人数,至少是中共官方数据的50倍。

彭博社称,武汉市的8家殡仪馆中,除了不接电话的2家外,6家回复采访的殡仪馆要么说不清楚总计有多少骨灰盒,要么直接说无权披露数字。

由此可知,对中共而言,无论是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数,还是病亡人数,都是不能公开的国家秘密。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还原中共隐瞒疫情及“人传人”的主要事实
【独家】各地秘密培训 中共层层瞒疫情
钟原:中共隐瞒中共肺炎疫情大事记(一)
【珍言真语】气功师见证12实例 九字真言显奇迹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拍案惊奇】孟晚舟翻船 香港悲壮5.27!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