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预计:2040年全澳住房拥有率将暴跌63%

报告预计,到2040年全澳总体住房拥有率将降至63%,低于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时(2016年)录得的67%。(简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阡陌澳洲悉尼编译报道)澳洲住房与城市研究所(AHURI)的一项最新调查预计到2040年,年龄在25-55岁之间澳洲人住房拥有率将暴跌至51%,并认为这因此创造一个“解决长期社会问题的良方”。

据澳洲房地产网消息,报告预计,到2040年全澳总体住房拥有率将降至63%,低于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时(2016年)录得的67%。(该数据自上世纪70年代住房达到68%后,一直保持稳定)。报告同时认为,住房拥有率并不会因为中共病毒疫情导致的房价下跌而改善,因为后者不会为更多人创造入市机会。

报告的首席研究员,斯温本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的伯克(Terry Burke)教授表示,中共病毒疫情危机,也应被视为自二战以来“我们从未真正拥有的机会”,以全面回顾评价和改善全澳的住房政策。

伯克教授表示,以拥有房产为中心的伟大澳洲梦有助于维持澳洲房产拥有率的稳定状态。但是报告指出,这“掩盖了老年人与年轻人、富人和穷人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的住房不平等问题”,如果不是由于澳洲的人口老龄化,房产拥有率还会进一步下降。

在1986年至2016年之间,澳洲25-34岁和35-44岁年龄段群体的住房拥有率已经下降了11个百分点。

伯克教授说:“这样一个一半(主要是年龄较大的房主)获得财富,而另一半(通常是年轻的房客)无法拥有住房的制度,也提供了一个解决住房长期社会问题的良好契机。”

报告称,没有任何单一的政治决策、政策或市场失灵,影响了澳洲人拥有房产的能力。报告将影响澳洲人拥有房产的不利因素归结为这些综合性的因素:住房负担能力恶化、临时性就业岗位增加、有利于投资者的金融和税收环境,以及住房供应无法匹配相应的人口增长等。导致住房拥有率下降的另一个原因是,住房现在被“视为一种可投资的商品,而非家庭住所”。

报告称,维州是“最大的输家”,这是因为其住房拥有率一度傲居全澳之首(1966年达到75.6%),但自1991年经历了最大的跌幅(4.8个百分点)。这是由于其住房可负担能力的恶化和很高的移民迁入比率,这在短时间内就降低了维州的住房拥有率水平。

伯克教授表示,尽管预测的最坏情形表明,墨尔本房价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会下跌30%,但历史经验表明,这场危机不太可能提陞维州的住房拥有率水平。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紧缩经济、家庭收入下降、房贷减少或以房产投资者为中心的房贷政策,意味着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房产拥有率水平实际上“急剧下降”。

不过他认为,中共病毒疫情可能是澳洲制定“国家住房和城市战略”的一个机遇,从而培育一个“在房产出租与房产拥有之间实现更好平衡的制度”。这包括增加社会住房和公共住房供应;培育一个长期前景对房客和房东更具吸引力的对私人租房市场,并解决现有的住房及其相关的各类政策问题,如税收、移民和城市发展等。

伯克教授表示,二战后的住房制度就是一个成功的经验。他说:“在二战之后,我们层问,‘我们希望未来20、30、40年的住房制度是什么样的’正是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才取得了成功。”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