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又是美国投毒 三文鱼成最大“嫌疑犯”

人气 533

【大纪元2020年06月16日讯】6月13日凌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中共病毒(新冠个状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震惊朝野,令三文鱼成了最大的“嫌疑犯”和“罪魁祸首”。一时间,各种猜测、谣言和阴谋论甚嚣尘上,举国上下“闻三文鱼而色变”,由此引发的恐慌开始大规模蔓延。一夜之间,北京的主要商超企业超市发、物美、家乐福等连夜下架三文鱼,一些中高档的日料店,也不见了刺身的身影。于是,有人嘲讽,“一块染毒案板,居然毁掉了上千亿的三文鱼产业链。”

诸不知,三文鱼之所以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还与京深海鲜市场有关。位于北京丰台区大红门商圈内的京深海鲜市场,是北京地区最大的鲜活水产品集散地。这里汇集了国内乃至世界各地的海鲜产品,不仅面向各大宾馆、饭店餐饮业和其它零售市场,而且面向广大百姓餐桌,最主要的是该市场还承担国家在京重要活动食品保障任务,与中南海特供密切相连。因此才轰动整个京城,闹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三文鱼到底是不是欧美投的毒?

6月13日,华科同济医院感染科一名医生分析,海鲜市场的潮湿环境利于病毒存活,加上海鲜大都要求低温储存,低温也适于新冠状病毒的生存,使得海鲜市场环境内病毒存活时间比其他地方时间长,传染人的概率也更大。不能排除是三文鱼携带着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跨境来到中国,病毒又接触了海鲜市场工作人员,找到了人体宿主,又导致人与人的进一步传播。

在6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会议上,北京市疾控中心杨鹏表示,“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但病毒到底怎么来的,还无法确定。有可能是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或者进入市场的人通过分泌物进行传播。”

新任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媒体上介绍说,研究人员日常采集带有病毒的生物样本也通过低温保存,温度越低,病毒存活时间越长。批发市场中很多海产品是冷冻储存的,这样的环境下,病毒更容易存活,传染人的概率比较大。

“北京之前已经五十多天没有新增病例了,这次肯定是输入性的。”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通过冷链传播进来的可能性最大,欧美很多屠宰场都暴发了新冠状疫情,如果真的经由冷链传播,并不是新鲜事。”

还有中共官员甩锅说,我们的新冠防疫,在“防人”方面已经能做到滴水不漏,但是忽略了对进口海产品和肉类的防范和检测。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为了严防输入型病例,一直严格的控制着入境航班和人数,而且对入境人员采取了极其严格的隔离和防范措施。但是,百密还有一疏,我们一直没有对进口的海产品、肉类和水果等食品进行新冠状病毒的检测。给无孔不入和狡猾的病毒以可趁之机,让三文鱼成了漏网之鱼。

于是,在御用专家和主子们的暗示下,心领神会的五毛和小粉红们的各种谣言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满天飞。

这可能是美国的投毒!特工故意在某一条三文鱼体内注射少量病毒,这样就可以达成目的了!

疫情之后美国失业率大增(美国劳工部数据近50%适龄人口失业),这是个极其可怕的一个数据!在他们国内矛盾急剧发酵,彻底乱成一锅粥之时,有些坏蛋为了转移矛盾,自然就会想出坏点子。因为其它鱼类食用者会煮熟,烹饪过程会杀死病毒。只有三文鱼被生吃的概率最大,而且为了新鲜会最快时间到达餐桌,成功率极高。

美国有一百八十多个肉类和加工食品工厂暴发了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这无疑是给食品加工工业埋下了炸弹。如果美国卖给中国的四万吨猪肉里搭载了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这四万吨猪肉将分散到全国各大城市,将会导致中国防疫前功尽弃,很可能会把美国的危机变成中国危机。

美国和欧洲有不少患病或带毒者还坚持上班,否则不能赚钱,家里没钱生活。这些加工食品的工人坚持上班,他们打喷嚏和咳嗽,很容易把含新冠状病毒的“气容胶”喷射到食品上,这些食品用品就成为传播污染源,再通过“冷链系统”这个隐蔽通道将病毒输往中国……

三文鱼到底冤不冤?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21日,对于食物传播中共肺炎(新冠状肺炎)的说法,世界卫生组织就曾给予官方意见及针对性建议。世卫组织指出,根据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研究经验,“冠状病毒并不通过食物传播。”即便在食品或食品包装表面有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量也不会多,存活时间也不会长。

今年4月20日,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等世界16个机构,包括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郝彬、黄倢在内的20名专家在《亚洲渔业科学》杂志社联合发布一观点: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人类COVID-19病原)会感染水产动物或污染水产品”的文章。其中指出,作为新冠状肺炎病原的SARS-CoV-2主要感染人类的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其病理变化主要发生在肺部。而实际上,鱼类通过鳃从水中交换溶解氧而进行呼吸。除了肺鱼以外,鱼类没有肺,对这种病毒不敏感。同时,水产动物也没有支持SARS-CoV-2复制所需的宿主条件。“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鱼类病毒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的报导。”

2020年5月1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的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发表的一篇论文,分析了中共病毒与215种脊椎动物的两种蛋白同源物之间的作用,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中共病毒很难感染爬行类动物、鸟类和鱼类。

因此,有网友调侃,三文鱼日本人吃的多,没道理在中国首发啊,中国人吃的是假三文鱼?

40件环境阳性样本难道都是三文鱼的样本?为什么独独挑三文鱼说事,关键是“进口”的,原因嘛大家心中有数。

三文鱼下架,案板和菜刀也应该下架,要说鱼肉带毒,说不定案板和菜刀也带来了病毒。反正三文鱼没有肺也不会说话。

因为北京新出现的病例,基本没有外出旅行史,传染源就只有聚焦到了海鲜产品。

如果仅靠一块切过三文鱼的案板,就断言三文鱼携带病毒,这锅甩的是多么荒谬。

奇怪,哪来的病毒?最近没开“军运会”呀!丰台也有美国军人去菜市场消费吗?

欧洲美国的最早哪里来的?是不是看了半年的CCTV你都不记得病毒源头了吧?它出去转了一圈又回来,成了海归病毒?

假如是“冷链”传播,应该是多点、多地爆发,为何只有“新发地”出现?难道是“定点”爆发?

有相关人士说了,那边有美国大使馆你放心吧,有锅的地方一定有美国人来背。

昨天温岭油罐车也是美国秘密途径遥控爆炸的吧?

从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三文鱼,算是把海、陆、空的动物界得罪完了。

也有知情人一针见血的指出,最根本的事实还是:与这块案板这个摊位直接相关的九名新发地人员,核酸检测全部阴性;与货源相关、专门做海鲜的京深海鲜市场及货物上家,第一批186名人员,核酸检测全部阴性;京深海鲜市场,283个环境采样,核酸检测全部阴性。

真正官方通报的版本是,在北京市第一批取样的新发地市场1,901件、京深市场283件、其他市场3,240件,共计5,424件食品、环境样本中,只有新发地40个环境样本检出新冠状病毒。

然而,张董事长,另外39件样本呢?这40个除了和三文鱼有关,和金枪鱼有没有关系?和鲈鱼、鲳鱼、桂花鱼有没有关系?和牛肉、猪肉、羊肉有没有关系?和小龙虾、大螃蟹有没有关系?

全球三文鱼养殖产量每年220万吨。最重要的市场是欧洲(100万吨左右)和美国(40万吨左右)。中国一年进口不到10万吨,年消费量不到全球产量的5%。为何独独只有进口到中国的三文鱼发现了新冠状病毒?

三文鱼和中共官员到底谁有罪?

6月15日,中疾控专家曾光在一段“解读北京疫情”的直播视频中谈到:病毒来源有两种可能:一是人员来的;二是从海鲜或肉类来的。从采取的病毒来看,像欧洲的变异型,跟欧洲、俄罗斯或东欧的这些毒株比较相似;也和东北发现的比较相似。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有哪个人是从这些地方传来的,或者是国外,这欧洲来的人,或者是从黑龙江、吉林过来的人传播的。现在没有这种证据。所以,这个只能作为一种探索的方向。

另外一个就是从货物来的。特别是包括海鲜类,还有牛肉。操作这些食物的案板发现了病毒,可能是这些食材被污染了。被污染有这样几种情况,一个可能有国外的进货,这只是一小部分,主要是海鲜类和牛肉,另外还有大量国内的其它方面的进货,另外还有可能就是本地的问题,本地的人感染后污染了环境,这都是可能的。

比如是外地来的,是从哪里来的?它的批号是什么?相同的批号同类的产品有没有输送北京其它市场的?有没有输送国内其它市场的?比如说京津冀一体化,有没有输送天津、河北、山东、辽宁、山西等地的?

同时,他还明确指出,隐瞒疫情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实际上,在6月12日晚北京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紧急会议上,市委书记蔡奇和市长陈吉宁就已确认,进口海鲜中带新冠状病毒,毒株与国内毒株不同,与海外流行病毒相同。并宣布立即停止进口海外海鲜和牛、羊肉等。同时还强调要做好宣传引导,及时发布信息,回应社会关切,消除社会恐慌心理。也就是让三文鱼来当这次北京市第二波疫情的背锅侠,从而千方百计的推卸自己的罪责。

当然,这也是中共党文化的惯性思维,也是大陆各地防疫工作不断进入误区和盲区,并最终导致疫情死灰复燃的根本原因!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染疫者来过 北京新发地、京深海鲜市场关闭
大连疾控中心发警示:如非必要勿前往北京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美国疫情为何严重?
【一线采访】北京新发地市场发现46感染者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