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极力拖延疫情信息 世卫官员抱怨

人气 97

【大纪元2020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陆清风编译报导)6月2日,美联社详细报道了,中共还是推迟了中共病毒的疫情信息,使世卫部分官员沮丧。

报道称,在整个一月份,世界卫生组织公开称赞中共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迅速反应,并反复感谢中共政权“迅速”分享了该病毒的基因图谱,并表示其工作和对透明性的承诺“非常令人印象深刻,而且言之凿凿”。

但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美联社发现,正是由于中共的严重拖延和世卫组织官员因未能获得他们所需的信息以对抗这种致命病毒传播而感到沮丧。尽管如此,实际上在三个不同的官方实验室对信息进行了完全解码之后,中共将该病毒的基因图谱或基因组发布压制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根据数十次采访和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公共卫生系统内部对信息和竞争的严格控制是罪魁祸首。

中共官方实验室在1月11日的病毒学家网站上公布了另一个实验室公布的基因组。 即便如此,根据联合国卫生机构1月份举行的内部会议记录显示,中共在向世卫组织提供患者和病例的详细数据方面仍拖延了至少两周时间——否则会使疫情大幅度减缓。

美联社获得的录音显示,世卫组织官员公开称赞中国,是为了私下里从政府那里获取更多信息。他们在1月6日那周的会议上抱怨说,中共没有共享足够的数据来评估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效率或对世界其他地方的风险,从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美国流行病学家玛丽亚·范·科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是世卫组织中共病毒(COVID-19)的现任技术负责人,他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我们所获得的信息很少。” “这显然不足以让你做出正当的计划。”

世卫组织驻中国最高官员高登·高利(Gauden Galea)博士在另一个会议上提到, “我们目前处于这样的阶段,中共在央视播出前15分钟才把信息给我们。

早期对病毒反应的报道是发生在联合国卫生机构被围困的背景下发生的,并且已经同意对全球如何应对这一流行病进行独立调查。 美国总统川普在早些时候一再赞扬中共的回应后,接下来的几周,开始批评世卫组织涉嫌与中共勾结,掩盖中共病毒危机的程度。 他周五切断了与世卫组织的联系,损失了美国——世卫组织最大的单一捐助国,每年向其提供约4.5亿美元经费。

同时,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誓言在未来两年内投入20亿美元与中共病毒作斗争,称中共一直“以最及时的方式”向世卫组织和世界提供信息。

世卫组织现在正陷入两难境地,尽管其自身的权威受到限制,但该机构正在紧急寻求更多的数据。 虽然国际法规定各国有义务向世卫组织报告可能对公共卫生产生影响的信息,但联合国机构没有执法权力,不能独立调查国内的流行病。 相反,它必须依靠成员国的合作。

这些录音表明,世卫被中共隐瞒。 然而,该机构确实以最好的方式赞扬中共,以试图作为获取更多信息的一种手段。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天真地认为,尽管中共官员缺乏透明度,但中国科学家在检测和解码病毒方面做得“非常好。

报道指,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曾为就如何在不激怒中国官方的情况下向中国施压以获取基因序列和详细的患者数据进行过争论。他们被指担心如不小心会激怒当局失去获得信息的途径,并使中国的科学家陷入困境。根据国际法,世卫组织必须迅速与成员国分享有关不断演变的危机的信息和警报。 高利称,世卫组织不能在告诉其他国家之前放任中国节选信息,因为“这不尊重我们的责任。”

在今年一月的第二周,世卫组织应急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告诉同事,现在是时候改弦更张并向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了,因为他们担心2002年在中国爆发的SARS再次发生。

他说:“历史再次重演,(我们)不停地试图从中共获得最新情况。” “鉴于中国南部地区出现的透明度问题,世卫组织(当时)勉强做到了这一点。”

瑞安还指出,中国没有像过去其他一些国家那样进行合作。

“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刚果,也没有发生在刚果和其他地区,”他可能是指2018年初爆发的埃博拉疫情。 “我们需要看数据……现在这一点绝对重要。”

基因组的延迟发布阻碍了对其扩散到其他国家的认识,以及测试、药物和疫苗的全球开发。 由于缺乏详细的病例数据,因此很难确定病毒传播的速度——这是阻止病毒传播的关键问题。

根据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追溯性感染数据,从1月2日政府实验室首次对全基因组进行解码到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紧急情况的那一天,疫情蔓延了100至200倍。 目前,该病毒已感染了全世界600多万人,造成375000多人死亡。

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教授阿里·莫克达德(Ali Mokdad)表示:“显然,如果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采取更快的行动,我们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避免很多很多人死亡。”

但是,莫克达德和其他专家也指出,如果世卫组织与中共更加对抗,那可能会引发更糟糕的情况,那就是根本得不到任何信息。

悉尼大学全球健康教授亚当·卡姆拉德-斯科特(Adam Kamradt-Scott)说,如果世卫组织过于强硬,它甚至可能被赶出中国。 但他补充说,推迟几天释放基因序列可能是疫情爆发的关键。 他还称,随着北京越来越缺乏透明度,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对中国的持续袒护是有问题的。

“这确实损害了世卫组织的信誉,”卡姆拉德-斯科特说。

“他做的太离谱了吗? 我认为这方面的证据是明确的……它导致了许多关于中共和世卫关系的问题。 这也许对大家是一个警示。”

世卫组织及其在这个报道中被点名的官员拒绝回答美联社提出的问题,没有录音会议的录音或书面记录,为保护其消息来源,美联社无法提供这些录音或书面记录。

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和外交部对此未发表评论。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中共一再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其他国家对这种病毒的反应甚至延迟了数周甚至数月。

中国疫情初期病毒追

报道称,对新冠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调查从去年12月底就已经开始。那时,武汉医生注意到了一些神秘的发烧和呼吸问题患者,他们没有通过常规流感治疗得到改善。 为了寻找答案,他们把病人的测试样本送到了商业实验室。

中国金融出版物《财新》首次报道,并由美联社确认,去年12月27日,一家名为微远基因(Vision Medicals)的实验室已经将一种新的病毒的大部分基因序列组合,其与SARS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微远基因与武汉官员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共享了其数据。

12月30日,武汉卫生官员发布内部公告,警告在社交媒体上泄露的异常肺炎。 当天晚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专家石正丽在接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采访时,对这种新疾病发出了警告。 石参加完上海的一次会议后,立即乘火车回到武汉。

第二天,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富派出专家组赴武汉。 同样在12月31日,世卫紧急情况负责人瑞安说,首次从一个公开平台了解病例,该平台用于疫情情报侦察。

世卫组织于1月1日正式要求中共提供更多信息。根据国际法,成员囯有24至48小时的回复时间,而中共在两天后报告说有44例病例,没有人死亡。

根据后来在其研究所网站上发布的一条通知,石已于1月2日对病毒的整个基因组进行了解码。

科学家们一致认为,中国科学家以惊人的速度检测和测序了当时未知的病源体,这证明了中国自非典以来技术能力的极大提高。但是,当要与世界共享信息时,事情就变得糟透了。

1月3日,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机密通知,命令拥有该病毒的实验室销毁样品或将其送到指定的机构进行保管。 这份由财新网首次报道并被美联社注意到的公告中提到,禁止实验室在未经政府授权的情况下发布有关病毒的信息。 该命令禁止石正丽实验室发布基因序列或潜在危险的警告。

中国法律规定,未经最高卫生当局批准,研究机构不得对潜在危险的新病毒进行实验。 尽管该法旨在确保实验安全,但它赋予了高级卫生官员更大的权力,以控制各级实验室能做或不能做的事情。

浙江大学教授古德华和西北大学博士生李兰田在3月发表的一份分析病毒爆发的论文中说:“如果病毒学家团体的行动更有自主权……公众会更早了解新病毒的致命风险。”

国家卫生委员会官员后来重申,他们正在努力确保实验室安全,并责成四个独立的官方实验室同时鉴定基因组,以获得准确、一致的结果。

根据美联社的内部数据显示,截止1月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经对该病毒进行了独立测序。第二天,世卫组织在推特上报道说,正在对武汉地区一例没有死亡的罕见肺炎病例进行调查,并表示将“共享更多细节”。

根据官方媒体的采访, 1月5日午夜刚过,中国医学科学院第三个指定的官方实验室就对该序列进行了解码,并提交了一份报告。然而,即使完整的序列被三个国家实验室独立解码,中国卫生官员仍然保持沉默。世卫组织在推特上报告说,正在对武汉地区一例没有死亡的罕见肺炎病例进行调查,并表示将“共享更多细节”。

同时,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缺乏对中共病毒的专业知识被证明是一个问题。

在近两周的时间里,武汉没有报告新的感染病例,因为中共官员们对发出疾病警告的医生进行了审查。同时,研究人员发现,新的病毒使用独特的尖峰蛋白质将自身结合至人类细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人员表示,这种异常的蛋白质和未进一步发现(被隐瞒的)新增病例,致使一些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病毒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例如引起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毒或MERS。

一位李姓的病毒专家说,当他在SARS状病毒的小组讨论中发现了一份泄露的测序报告时,他立即怀疑该病原体具有传染性。但中国疾控中心的病毒分子结构专家缺乏对该病毒进行测序的团队,也未能与国外科学家进行磋商。 中国卫生当局拒绝了外国专家的援助,包括禁止前往武汉进行实地调查的香港科学家和中国一所大学的美国教授。

1月5日,由著名病毒学家张永振(上海公共临床卫生中心)对该病毒进行了测序后,将其提交给GenBank数据库,该数据库正在等待审查,同时通知了国家卫生委员会,并警告说,这种新病毒与SARS相似,可能具有传染性。

美联社称,该中心在内部通知中说:“它应该通过呼吸道传染。” “我们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预防措施。”

而在同一天,世卫组织还表示,根据中共的初步信息,尚无证据表明人与人之间存在传播情况,也不建议针对旅行者采取任何具体措施。

中共病毒爆发:世卫组织负责人表示独立审查,并承诺透明

第二天,中国疾控中心将其应急水平提高到第二级。 工作人员开始分离病毒,起草实验室测试指南,并设计测试工具包。 但是,该机构没有权力发布公共警告,而且即使对许多其员工来说,当时紧急情况的严重程度也被一直保密。

截止1月7日,武汉大学的另一个团队对病原体进行了测序,发现它与石正丽的病毒测序相同,从而使石确信他们已经发现了一种新型病毒。但据三名知情人士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表示,他们不相信石的发现,需要在她发表之前验证她的数据。国家卫生委员会和监督石正丽实验室的科学技术部均拒绝让石接受采访。

有人说,禁令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希望首先发表论文。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病毒研究人员李义泽(Li Yize,音译)说:“他们希望得到所有荣誉。”

六位熟悉该系统的人士解释说,在内部,中国疾控中心的领导层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他们说,该机构长期以来一直根据可以在著名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数量来提拔员工,这使科学家们不愿分享数据。

随着时间的流逝,甚至连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自己的一些工作人员也开始想知道,为什么当局要花这么长时间来鉴定病原体。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实验室技术人员说:“我们开始怀疑,因为在一两天内就会得到测序结果,为何需要这么长时间。”

1月8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说,科学家已经从中共病毒患者的样本中发现了一种新的病毒,这使中共官员措手不及并使他们感到尴尬。实验室技术人员告诉美联社,他们首先从《华尔街日报》上了解了该病毒的发现。

文章还使世卫组织官员感到尴尬。世卫组织应急事件管理小组负责人汤姆•格赖恩(Tom Grein)博士说,该机构看上去“令人难以置信,而且十分愚蠢”。美国专家范·科霍夫(Van Kerkhove)承认,世卫组织宣布这种新病毒“已经晚了”,并告诉同事们,催促中国至关重要。

世卫组织紧急情况负责人瑞安(Ryan)也对信息匮乏感到不安。

他抱怨说:“实际上,事情已经过去两到三个星期了,没有实验室诊断,没有年龄、性别或地理分布,没有EPI曲线(用来显示疫情进展情况的标准爆发图)。”

文章发表后,官方媒体正式宣布发现了新的病毒。但是即便如此,中共卫生部门也没有发布基因组、诊断测试或详细的患者数据来暗示这种疾病的传染性。

那时,该地区已经出现了疑似病例。

1月8日,一名来自武汉的妇女在泰国机场出现流鼻涕、喉咙痛和发高烧症状,被泰国机场官员进行隔离。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教授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的研究小组发现,这名妇女感染了中共病毒,就像中共官员所说的一样。于1月9日,该教授找到了部分基因序列,并将其报告给泰国政府,并于第二天寻找匹配序列。

但是由于中共当局没有公布任何序列,因此他什么也没发现,无法证明泰国发现的病毒与中共病毒的匹配性。

Supaporn说:“这是一种渴望,中国何时发布数据,然后我们可以进行比较。”

1月9日,一名携带病毒的61岁男子在武汉去世,这是已知的第一例死亡,然而直到1月11日才被公布死亡。

世卫组织官员在内部会议上抱怨说,他们不断要求中共提供更多数据,特别是为了查明该病毒是否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但无济于事。

紧急情况负责人瑞安(Ryan)抱怨说,由于中共提供的是国际法所要求的最少信息,世卫组织几乎无能为力。但他还指出,去年9月,世卫组织对坦桑尼亚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公开谴责,原因是它没有提供有关令人担忧的埃博拉疫情的足够详细信息。

“我们必须团结一致,”瑞安说。 “现在的危险是,尽管我们有良好的愿望… 尤其是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将会收到很多指责。”

瑞安指出,中共可以通过立即分享病毒基因材料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否则“其他国家将不得不在未来几天重蹈覆辙。”

1月11日,由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张永振先生领导的研究小组终于在病毒学网站virological.org上发布了一个序列,研究人员用这个序列交换病原体的提示。 这一举动激怒了中国疾控中心官员,三名知情人士说,第二天,他的实验室被卫生当局暂时关闭。

张向中国疾控中心提出了置评请求。负责中国疾控中心的国家卫生委员会多次拒绝让其官员接受采访,也没有回答有关张的问题。

Supaporn将她的序列与张的序列进行了比较,发现完全匹配,证实泰国患者患上了在武汉发现的相同的中共病毒。另一个泰国实验室也得到了相同的结果。泰国公共卫生部疾病控制局副局长塔纳拉克·普利帕特(Tanarak Plipat)当天说,泰国已通知世界卫生组织。

根据美联社获得的文件,在张发布基因组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竞相公布其序列,通宵工作以进行审查,收集患者数据,将它们发送给国家卫生委员会批准。1月12日,这三个实验室共同在GISAID上发布了这些序列,GISAID是科学家共享基因组数据的平台。

而那时,Vision Medicals解码部分序列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三个政府实验室都获得完整序列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这周大约有600人被感染,大约增加了三倍。

 病毒爆发:中共为其处理疫情辩护

传染病专家约翰·麦肯齐(John Mackenzie)在疫情爆发期间曾担任世卫组织紧急委员会的成员,他称赞中国研究人员在病毒测序方面的速度。 但他说,一旦中共介入,详细数据就会被篡改。

“当然会有一段空白期,”麦肯齐说。 “一定有人际之间的传播。”

1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泰国确诊中共病毒病例,这令中国官员感到震惊。

第二天,在一次秘密电话会议上,中共最高卫生官员命令中国为大流行病做准备,称疫情是“自2003年非典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全国各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开始筛查、隔离和测试病例,全国各地有数百人被发现确诊。

然而,尽管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宣布了一级紧急情况,这是可能的最高级别,但中共官员仍然表示,人类之间持续传播的可能性很低。

世卫组织也出尔反尔。 Van Kerkhove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当然是有可能的。”但几个小时后,世卫组织似乎又收回上述言论,并在推特上说,“中共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显示没有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这一声明后来成为批评人士的把柄。

记录显示,世卫组织亚洲办事处的一位在武汉医学院学习的高级官员刘云国(Liu Yunguo,音译)博士,飞往北京与中共官员进行直接、非正式的接触。通过一位熟悉此事的公共卫生专家说,刘的前同学,一名武汉医生,已经提醒他中共病毒患者正在涌入该市医院,刘敦促更多的专家到武汉调查。

1月20日,来自武汉的专家团队负责人、著名官方传染病医生钟南山首次公开宣布中共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尽管如此,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从中国获得关于迅速发展疫情的足够详细病人数据仍很艰难。 同一天,联合国卫生机构向武汉派出了一个小组,为期两天,其中包括世卫组织驻中国代表加利。

他们被告知在十几名医生和护士中有一系列令人担忧的病例。 但他们没有“传播链”显示这些病例是如何相互传播的,也没有充分了解病毒传播的范围有多广,和危险人群。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加利说,他们的中国同行正在“公开和一致地”谈论中共病毒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并就这一现象是否持续进行了辩论。 加利向日内瓦和马尼拉的同事报告说,中国向世卫组织提出的请求是寻求帮助以“在不引起恐慌的情况下,向公众传达这一信息。”

1月22日,世卫组织召集了一个独立委员会,以确定是否宣布全球紧急卫生事件。在两次没有专家参与讨论的没有结果会议之后,他们决定反对这一提议,即使中共官员下令武汉封闭,成为历史上最大的隔离区。第二天,世卫组织负责人泰德罗斯(Tedros)公开声称,此次中共病毒在中国的传播是“有限的”。

几天来,即使案件数量激增,中共也没有发布太多详细的数据。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医学专家称,北京市政府官员感到震惊,并考虑封闭首都。

世卫组织总干事直接干预疫情调查非常不寻常

1月28日,谭德赛和包括瑞安在内的高级专家前往北京会见了习近平和其他中共高级官员。 世卫组织总干事直接干预疫情调查的情况是非常不寻常的。谭德赛的工作人员制定了一份索取资料的清单。

“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信息公开,或者完全封闭。”格林在他的老板在北京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说。 “我们会看到的。”

谭德赛之行结束时,世卫组织宣布中共已同意接受一支国际专家团队。在1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谭德赛对中共表示赞赏,称其承诺水平“令人难以置信”。

第二天,世卫组织终于宣布国际卫生紧急情况。谭德赛再次感谢中共,但对之前缺乏合作只字未提。

谭德赛说:“我们实际上应该对中共的所作所为表示敬意和感谢。” “它已经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以限制病毒向其他国家的传播。”

相关新闻
中共病毒:维州新增108例 九公寓遭封锁 全澳首例
【最新疫情6·2】疫情将使美经济损失近8万亿
钟原:5月下旬东北疫情延烧 武汉检测成谜
防中共渗透统战 专家吁禁止党政军人士来台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直播】美国独立日飞行表演 川普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