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香港敲钟 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勿半梦半醒

人气 1532

【大纪元2020年07月03日讯】虽然6月30日深夜11时中共公布港版国安法,即刻生效;然而,十余小时后,中共庆祝自己99岁生日之际,仍有数以万计的香港市民自发上街,抗议恶法。

虽然港警卖力,全天抓了370人,其中10人被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名义拘捕;然而,港人的不屈抗争,却激励着全世界的人站出来,共携手终结中共。

同日,作为反制中共推行港版国安法的一项措施,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递交川普签署。川普签署该法案应无疑虑。

《香港自治法》授权美国政府部门,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惩罚实施恶法、侵蚀香港自由的中国大陆与香港官员、镇压香港示威者的警察以及与制裁对象进行业务往来的相关实体。此法案制裁级别分为两级,对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中国大陆和香港官员施加“一级制裁”,对所有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施加“二级制裁”。违反制裁令者,最高判囚20年,罚款100万美元。

中共通过港版国安法来向美国和全世界下战书,美国接下了,《香港自治法》就是答复之一。《香港自治法》是加强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有评论形容其严厉程度等于公开向中共摊牌,甚至不惜与之决裂和开战。

现在,我们要共同经历美国和国际正义力量对决中共这一历史时期。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本文向三大评级机构——标普、惠誉、穆迪,进一言:深刻认识香港和中国形势的复杂性与严峻性,准确预警。

我们先来看三大评级机构对香港的评级。

其一,据中共喉舌新华社6月28日报导,标普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维持香港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为“AA+”及短期发行人信用评级“A-1+”,评级展望维持在“稳定”。

标普认为,港版国安法生效后,不会影响特区政府根据香港基本法制定经济政策的自主权;美国与香港贸易关系上的变化,不会对香港的金融业发展和经济增长造成严重伤害;香港强劲的经济、金融指标有利于巩固特区政府的信誉度,足以抵消社会紧张局势和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

事实上,标普从2017年至今一直没有改变香港的“AA+”评级,既比中国高出两级,评级展望也为“稳定”。

其二,4月20日,惠誉将香港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A-”,评级展望由“负面”转为“稳定”。这是惠誉7个月内第二次下调香港信贷评级。

惠誉认为,在经历了2019年旷日持久的社会动荡之后,香港经济正面临疫情带来的第二波重大冲击。惠誉预计,继2019年实际GDP下降1.2%之后,香港2020年的实际GDP降幅将达到5%;香港2020财年的预算赤字将升至GDP的11%,较回归以来2001财年4.8%的最高纪录高出一倍以上,而2019财年的预算赤字仅为1.5%。

惠誉表示,香港与中国内地日益加强的经济、金融、社会和政治联系显示出其与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不断融合,这样的变化与香港和中国内地的主权评级差距缩小的趋势是一致的。

此外,6月22日,惠誉评级亚太区主权评级高级董事费安德表示,目前对香港采取的评级及展望已经计及“港区国安法”立法的风险及香港的潜在改变。如果港版国安法在立法后,中期影响到国际和本地投资者对营商环境的信心会影响香港评级。

其三,1月21日,穆迪将香港长期信贷评级由AA2下调至AA3。不过,穆迪现在这次对香港的展望评级由“负面”调高至“稳定”。

穆迪在解释降级理由的声明中,将香港政府对待抗议运动的做法作为一个重要因素。港府“缺乏切实计划,来应对香港民众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关切议题,这在过去9个月中成为焦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一些机构制度上的缺陷,“香港管治能力逊预期”。

去年9月穆迪曾将香港的展望评级下调至负面。而早在2017年5月,穆迪曾下调香港评级,当时由AA1 降至AA2。

从以上三大评级机构对香港的评级可以看出,三大评级机构并非步调一致,对当前香港局势的危险性虽有所认识,但对今后局势的发展和走向,认识仍明显滞后。

这里,我们要说,三大评级机构与中共政权打交道已经几十年了,对其的客观认识应该是多有机会了,对中共的耍弄手段也应该是深有体会了。

举个例子。虽然三大评级机构占据国际市场的绝大份额,但为什么长期就是不能进入中国独立开展业务而必须与大陆机构搞合作呢?为什么只有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标普才于2019年1月28日,惠誉才于2020年5月14日,其所设立的在华独资公司才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呢?而穆迪至今尚未拿到备案。

中共的心机是非常深的。对三大评级机构,中共其实是痛恨的。多年以来,中共一直梦想,建立自己主导的信用评级机构,要“破除评级迷信,降低对国际评级机构的依赖”;一直声称,三大评级机构问题缠身,“违反公正原则,涉嫌讹诈和利益操纵”,尤其“国家意志明显,代表着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一直叫喊,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要“加强国际合作,打破美国评级机构的垄断格局”。

我们知道,一方面,利益诱惑是中共的拿手好戏;另一方面,中共又追求最后将合作者取而代之,或赶走。例如,在中共的护持下,华为曾与思科合作,暗中窃取思科专利(两者曾打官司),羽毛丰满后将思科踹开;又如,谷歌曾与百度合作,百度迅速成为中国行业老大,谷歌则被赶出中国了。这方面教训已很多了。

对三大评级机构来说,认清中共,认清国际大势,不仅是准确评级的需要,也是自身发展的需要,切勿半梦半醒。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忧优势遭中共侵蚀 穆迪降低香港评级展望
穆迪选情预测:2020川普将轻松赢连任
穆迪下调香港信用评级:政府无回应民众诉求
高天韵:美连出重拳打击中共 推动抗共大潮
最热视频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