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安全问题 荷议员吁限中国留学生报读学科

【大纪元2020年07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随着中共长臂在海外学术领域越伸越长,到国外求学的中国学生面临越来越多的压力。荷兰议员范德莫伦(Van der Molen)提议,政府应对中国大陆学生所带来的安全风险进行调查,以决定是否限制其报读某些学科。

上周二(6月30日),来自荷兰基民盟(CDA)的二院(下议院,即众议院)议员范德莫伦在议院中根据一份来自荷兰国家科技政策研究中心(Rathenau Instituut)的调查报告提议,内阁应对中国大陆学生的“危险程度”进行调查,以决定是否对荷兰安全构成风险,并限制其报读某些学科。

Rathenau Institute是荷兰技术评估组织,也是欧洲议会技术评估组织(EPTA)成员。

7月2日早上,范德莫伦在荷兰电视清谈节目“Goedemorgen Nederland”中再次表示,担心中国留学生成为间谍,窃取荷兰核能和军事知识,希望荷兰情报部门能对中国学生进行调查、甄别和筛选。

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被指可与伊朗、朝鲜等国学生相提并论。

他认为,中共企图到2050年主导全球军事领域,并且已经设定诸多长期目标。荷兰不应成为帮助中共实现其设定目标的“奶牛”。因此,应对来荷兰学习技术的中国学生进行筛选。

来自Rathenau Instituut的研究员贾斯珀·迪顿(Jasper Deuten)与范德莫伦持类似看法,他呼吁荷兰大学不要与外国学生分享尖端科学知识。

中共用“利益”进行政治渗透

中共对高等教育领域的政治渗透已经引起越来越多荷兰人的注意。

位于海牙的克林根代尔(Clingendael)研究所在其报告“探索:中国对荷兰教育的影响”中指出,荷兰所有的大学都与中共及其研究机构有合作,在各个科学领域都有与中共的联合研究计划。中共试图对在荷中国学生和科学家,以及荷兰对华研究产生政治影响。

报告作者之一高英丽(Ingrid d’Hooghe)向《新鹿特丹商业报》(NRC)表示,中国(中共)政府的影响力渗透到一切研究领域,“一切都被政治化”。她指出,很多研究人员都在中共的标准中自我审查,举步维艰。

对于荷兰的中国学生,中共的渗透和控制更是显著存在。“中国(中共)希望不进行某些讨论,例如关于人权的讨论。在荷兰的中国学生会坚定地(与中共)保持一致,以传播这一信息。”高英丽说,很多中国学生坚持为中共唱赞歌,做美化宣传。

中共之所以能够达到渗透和控制高等教育领域,无非是通过“利益”等手段。克林根代尔研究所的报告称,对于荷兰研究人员,中共对其施压的主要手段是拒发去中国的签证,以及终止研究经费,并削弱两国之间的合作。

范德莫伦说,中共通过奖学金诱使许多学生与其共享信息。得到中共奖学金的学生“需要向驻所在国的中国(中共)大使馆报告”。

这位议员说:“这样的说法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荷兰情报部门AIVD也表示,中国(中共)是荷兰工业间谍活动领头羊。”

美国政府限制部分中国学生签证

在此之前,荷兰邻国比利时国家安全部门也有报告称,2019年有250名中国学生从事间谍活动,其中多数为中国国防大学学生。

该报告甚至将中国学生列为给比利时带来国家安全问题的主要威胁之一。

荷兰议员的提议也呼应了美国政府不久之前的一项相关举措。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5月29日颁发总统公告,从6月1日开始,暂停和限发跟中共军事发展相关的F和J签证。

白宫发出的最新公告指出,中共正在投入大量资源,广泛搜集和获取美国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来自中国的学生或研究人员、本科学历以上、与中共军方有联系或曾与军方有联系的人员极有可能被中国(中共)当局胁迫或指派,需要引起特别关注。”

荷兰议员范德莫伦也强调说,对中国学生要因人而异,不能实行“一刀切”,而且他鼓励真正的学术交流。

“我想强调一点,当然不是每个中国学生都在从事间谍活动。实际上,中国学生定期将荷兰知识带到中国,也是一件好事。荷兰有很多很好的研究,如关于民主和法治的研究。我认为,(应该)让他们特别把这些知识带回去。”他说。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8):渗透西方(下)
荷兰研究:中共将一切政治化 干扰学术自由
组图:日本熊本豪雨成灾 至少41人死亡
中印开始从冲突边境撤军 加勒万河是第一步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思想领袖】柏乐志:澳洲大学为何开除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直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