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封尘:文革奇闻——红色劫匪举办战利品展览会

人气 222

【大纪元2020年07月08日讯】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指导“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史称“五·一六通知”),成为发动文革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顾名思义,“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彻底革掉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这意味着,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仅存的、传承五千年的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在劫难逃。

破四旧”狂风骤起

1966年6月1日,毛泽东派他的心腹干将陈伯达,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说:“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是要彻底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这篇社论不仅给传统文化统统扣上了“旧”的污名,而且还吹响了彻底砸烂的号角。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身穿绿军装,佩戴红卫兵袖章,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再次表示支持红卫兵运动。在南到前门和东西两侧的长安街上,都是人山人海,天安门广场成了红海洋,狂热的口号声惊天动地。此后,毛又于8月31日—11月26日7次,共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1300多万人。

受到“伟大领袖”8次宠幸的红卫兵小将们,大脑膨胀,热血沸腾,他们没有辜负毛泽东的期望。文革初始,北京红卫兵响应号召,率先掀起所谓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破四旧运动”,并很快席卷全国。

1966年8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红卫兵大破四旧的新闻,紧随其后,全国各大报纸登出题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席卷首都街道,红卫兵猛烈冲击资产阶级的风俗习惯》的文章。《人民日报》还在头版发表《好得很》、《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学生》两篇社论,给红卫兵打气煽情。由此,破四旧的风暴很快波及到上海、天津及全国城乡。

破四旧的实际目标,首先是给道路、街道、店铺等乱改名字开始的。比如,北京的东安市场改为东风市场;王府井百货商店改名为北京市百货商店;荣宝斋改名为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门市部;全聚德烤鸭店改名为北京烤鸭店;协和医院改名为反帝医院等等。

继改名风之后,“破四旧”的范围进一步拓展,竟然拿人们的正常生活习惯开刀,甚至把发式、服饰、装饰等,扣上所谓不合“无产阶级口味”的大帽子,强制改变。等街面上的四旧扫荡的差不多了,红卫兵就开始破门而入,疯狂 “抄家”。

红卫兵以“破四旧”为名打家劫舍

文革中,红卫兵在“破四旧”的名义下实施的抄家行动究竟有多少起?恐怕永远是个历史之迷。在此,我们仅把发生在北京的一起抄家个案公之于众,从中不难发现,所谓“四旧”,其实是传统文化的珠宝,所谓“破四旧”,其实是对公民个人财宝的公然劫掠。

在北京宣武区有个“丞相胡同”,当年住着6家“丞相级”的人物,在红卫兵的抄家中无一幸免。

其中一家“丞相府”是历史罕见的皇城显贵,据说,其祖上在明、清两朝均有人官至兵部尚书。日军侵占北平时,因驻华司令官钦佩其家族名望而未受骚扰,但在红卫兵抄家中却被洗劫一空。被劫掠的文物古董、明清家具等各类物品装了17卡车;古籍3卡车。其中包括三眼顶戴花翎;一张本应由清朝政府保存的中印边界走向定位地图。这张地图上清楚地标明根本没有所谓“麦克马洪线”,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价值。

著名文物专家史树青提及此事时,十分惋惜地说:这家人我知道,像这样一个能一直延续600年而未遭破坏的大家,本身就是个奇迹,它的每件历史遗物都有十分可贵的历史价值,可惜呀,在文革中被破坏了。

成立于1958年的北京“私立志仁博物馆”,在破四旧中也未能偏安。这家博物馆在中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藏品水平极高。据该馆主人介绍,馆内收藏各类古陶瓷文物300余件,其中国宝级的一级文物30余件,二级文物50余件,其它文物也均有较高收藏价值,算的上文革抄家物品中古董文物的“超级大户”。

抄家中,红卫兵连涉外单位也不放过。位于东城区的原“圣玛丽娅·方济格修女院”,是当时外国人在华仅存的一座基督教修道院,它实际上是供驻华大使馆子女上学的教会学校。因为在抄家中被发现外语课文中有所谓“有损我国国家政治声誉”的文字,并查出“间谍”证据,多位外国修女被勒令站在院子里接受批斗,后以“谍”罪行驱逐出境。

据统计,仅1966年8月18日后的一个月内,北京市抄家11.4万多户,85,198人被赶回原籍:上海市红卫兵从8月23日至9月8日,共抄家84,222户;到9月下旬,天津市红卫兵抄家1.2万户。

据不完全统计,从破四旧开始至10月初,全国红卫兵收缴的现金、存款和公债券就达428亿元,黄金118.8万余两、古董1,000多万件,挖出所谓“阶级敌人”1.66万余人,破获所谓“反革命”案犯1,700余宗,从城区赶走的所谓“牛鬼蛇神”3,900多万人。更为恶劣的是,抄家过程中,红卫兵私自批斗,私设公堂,滥施酷刑,打人致死。

无耻之尤的“红卫兵抄家战果展览会”

1969年4月在中共九大上,“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被写入中共党章,成为中共二号人物。

1966年10月,林彪听到关于红卫兵抄家“辉煌战果”的汇报,感到非常满意,大喜过望,决定举办“红卫兵抄家战果展览会”(正式办展时定名为“首都红卫兵革命造反展览会”),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直接指导。

根据“林办”指示,展会由“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联合司令部”(包括各中学)、北京军区、公安部共同牵头,组织各院校红卫兵、解放军、公安部及北京市公安局、中国革命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单位的200余名骨干参加筹备工作,阵容不可谓不强大。展会旨在借展示所谓“红卫兵破四旧运动”,特别是抄家的“辉煌战果”,让文革再掀高潮。

为了完成这项当红顶尖的政治任务,筹备组开始了紧张的运作。他们走访各个抄家仓库,所到之处,发现堆集如山的抄家战果。比如在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看到,被查抄的冯友兰、翦伯赞等人收藏的书籍;著名历史学家尚钺收藏和使用的几十把扇子;从田汉、老舍、萧军、骆宾基、马连良、荀慧生家中抄出的字画和艺术品等等。

1967年6月2日,“首都红卫兵革命造反展览会”在北京展览馆开幕。展会宣传册前言中说:“遵照林副统帅的指示,在中央文革首长的亲切关怀下,在人民解放军和广大革命造反派的大力支持下,由红卫兵自己办成的”。

展会共分为4个展馆:第一馆,“红卫兵运动的蓬勃兴起”;第二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第三馆,“红卫兵抄家战果”;第四馆,“红卫兵运动震动了全世界”。

展会最吸引眼球的是第三馆“红卫兵抄家战果”,琳琅满目的珠宝珍玩、古董文物、玉石翡翠,各式各样的钻石、宝石饰品以及其它奇珍异宝,让人大开眼界。一个古董专家曾3次前来“红卫兵抄家战果馆”参观,他不无感慨地说:不得了!真不得了!都是些货真价实的一流珠宝啊!有好多宝贝听说过,没见过实物,这回可算长见识了。其实,当时在这个馆里,不少展品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有的金银珠宝背后则隐藏着十分惊人的内幕和故事。当时这个展览轰动了京城。

“红卫兵抄家战果展览会”历时将近两年,于1969年初宣告结束。

结语

一群懵懵懂懂的中学生,戴上毛泽东亲笔题写的红袖标,就成了他的红卫兵。红卫兵在文革中如脱轨的火车,横冲直撞,所向披靡。他们在批斗会上,是虐待狂;在整死老师的现场,是杀人犯;在“破四旧”抄家中,他们又是不折不扣的红色劫匪。

劫匪隐身于暗夜或山野劫财,古已有之。而像红色劫匪这种大白天公然开抢,并将所劫之财炫耀于大庭广众者,世所未闻。

红色劫匪固然疯狂,但或许还称不上本质有多么邪恶。真正邪恶的,是点燃疯狂的毛泽东和中共。只有终结中共邪恶政权,才有可能避免历史重演。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大兴文革:踩撕婴儿 活埋祖孙 一夜杀百人
玉清心:文革“破四旧”不堪回首 但不能遗忘
共产暴政录:疯狂恐怖的“红八月”
林辉: 中共70年来党魁的罪恶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百年真相】迟来的奖章 医学巨星汤飞凡陨落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未解之谜】发现隐形器官?!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新闻大家谈】美拟限制技术出口 遏中共监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