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青海隐形首富被捕 案情或涉赵乐际

人气 7053

【大纪元2020年08月11日讯】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非法采煤事件曝光5天后,8月9日,青海当局宣布,马少伟被捕,5名官员免职查办。

据相关报导,马少伟旗下的兴青工贸工程集团(简称“兴青公司”)自2006年起在祁连山非法采煤至今未停。这14年来,该公司进行破坏性、掠夺式开采造成了巨大生态黑洞。2017年及2019年,北京先后两次下派环保督察组,但都无法撼动。

显而易见,马少伟的“保护伞”大到可以把整个青海官场长年遮蔽,还扩及京官督察。换言之,地方做不到这么大,还得中央有人。

兴青公司非法采煤14年无人管无人查,青海各级党政机构难逃严重渎职之罪,包括这14年来的党、政一把手至少9人。目前这9人扣除现任青海省委书记、异地履新2人,其余6人已高升至中央,他们是: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现任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现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强卫,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现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宋秀岩,现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郝鹏。一个“保护伞”若是由上述几个高官所构成,那确实很大,也就能说明马少伟逍遥法外多年。

马少伟不仅掠夺资源,就连矿权也涉嫌是强取豪夺来的。2018年调查文章“一纸假的红头文件‘夺走’千亿矿权”披露,马少伟依仗(2005)296号“红头文件”让兴青公司在西宁市中院、青海省高院等一系列诉讼中重创对手(最先买入股权者的金宗博)。而(2005)296号文件的出具单位是青海省商务厅。

不难发现,青海千亿矿权案犹如陕西千亿矿权案的翻版,典型的“批条套白狼”,涉及省商务厅、省市各级法院,绝不是一两个人的腐败,而是系统性的。而这涉及上千亿国有资源股权变更,一个厅长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开批条“圈定”马少伟的兴青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兴青公司始建于1981年西宁市,成立之初主业建筑工程、市政工程、公路工程的承包施工,如2002年投资开发了西宁市标志性工程“国贸大厦”专案。董事长马少伟曾是西宁市政协委员,其父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协委员。

对照赵乐际履历,1975年从青海省商业厅通讯员,到1993年青海省商业厅厅长、党委书记,赵乐际在省商业系统拥有长达18年的工作经历,包括地方商场人脉。1997年至1999年期间,赵乐际先是青海省副省长兼西宁市委书记,后为青海省委副书记兼西宁市委书记。

青海是资源大省,涉矿腐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2010年的“青海湖源头煤矿被盗采8年 记者采访遭围堵”报导中提到,这种违法行为已长达8年之久。换言之,2002年时任青海党、政一把手苏荣、赵乐际以来,祁连山腹地的湿地面临毁灭性破坏。

在赵乐际接棒苏荣后,2005年,兴青公司进入矿产资源开发行列,并逐渐成为集团公司的主业。2006年,马少伟依仗省务厅红头文件,从金宗博手中夺得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青海惟一的焦煤资源整装勘查区域),并在14年开采中获利超过百亿。

赵乐际2017年10月升任中纪委。而金宗博自2006年年底以来,先后向有关部门递交700多封申诉、控告和检举信件,并于2017年6月12日通过微博实名公开举报青海省商务厅红头文件。2018年媒体给予曝光报导。但诸多有关部门包括青海省纪委、中纪委不见受理。

今年3月10日至5月12日,习近平接连4次出京考察,从湖北武汉到浙江西溪湿地,再到陕西秦岭自然保护区,直至山西沿黄湿地,习近平表态高度关注生态环境:“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品质是关键。”或许这是今次几家官媒不约而同曝光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的一个原因。

马少伟还是“纳税大户”。中共官场“权大于法”,本地监管部门想动纳税大户,不能不请示上面意见。因而这次5名官员(2名厅级与3名州级、县级干部)免职查办,估计是替罪羊。

按中共官场生态,马少伟非法生意能做这么大这么久,估计也是个白手套,权贵都在幕后。例如,2014年媒体曝光2010年的陕北煤田违规私有化套利百亿一案,台面上三家公司听命背后的周姓商人,即周永康的儿子。陕西千亿矿权案倒了个赵正永,这次青海案会倒了谁?赵正永受贿超过7.17亿人民币,马少伟这些年获利超过百亿资金流向如何?

马少伟非法开采、破坏生态时间跨度14年,这期间的青海省级党政一把手人人有责。如今马少伟被捕,这些青海前高层想必恐怕被牵出,尤其是从公开信息看来与此案颇有渊源的赵乐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钟原:习近平入“云端” 赵乐际仍隐身
王友群:赵乐际30天没露面 与北京疫情有关?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操纵政法委 迫害法轮功
王友群:赵乐际正在走周永康的绝路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政变危机 习出兵台湾有七大风险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横河观点】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