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麦燕庭:港警搜报馆 极权驯服传媒

人气 416

【大纪元2020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8月10日,香港警察以“勾结外国势力”,拘捕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四名高层人员,也以“串谋诈骗”逮捕黎的长子与次子。此外200名香港警察进驻《苹果日报》搜查近9小时,期间限制媒体采访,并在未出示搜查令的情况下,擅自搜查记者桌上的文件及新闻材料。消息一出震撼国际,谴责中共及港府打压人权与新闻自由的声浪不断。

资深媒体人、撑公共广播运动发言人麦燕庭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港警大规模搜索壹传媒,是全世界新闻自由史上一个很大的污点,“是一个独权、极权国家,一个警察国家的做法”,显现出共产主义国家新闻观的看法:“传媒只是我的宣传工具”。期间透过筛选入内采访媒体的手段,驯服传媒。

“我想凡是在一个自由国家和自由国度来的人,都会觉得很震惊,不能接受,甚至是很愤怒,要谴责它。”麦燕庭说,动员如此大规模警察搜查传媒,这在国际间、纵使第三世界国家都闻所未闻,是极权国家的做法,即使2016年土耳其政府查封《时代报》,出动警察也不及百人。

港警当日进入《苹果日报》大楼,未向管理层及律师代表出示法庭搜查令,后来搜查编采人员的文件时,遭到《苹果》总编辑罗伟光制止,竟出言威胁以“阻差办公”(妨害公务)控告罗。

“警察的mentality(心理)是什么呢?就是你监察我做事,就是阻差办公;我叫你走,你不走,就是阻差办公。不管当时的现场是否真的是阻差办公。”麦燕庭说,警方无权搜编采部整个楼层,“你的搜令并不包括搜检新闻材料,你为什么要去搜人家的编采部呢?”据《苹果》报导,当日港警带走至少30箱证物。

麦燕庭说,过往一年多的反送中抗争现场,媒体“看着”港警,对港警而言就是“阻碍警方做事”,“记者在现场举相机拍照,就会被说阻差办公,然后赶你走。”

警试行“橙带”做法 通过筛选驯服传媒

10日,警方在现场拉起“橙带”(封锁线)阻止媒体进入,唯亲中媒体、港警口中“可信媒体”方可进入封锁线范围采访。当天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接受媒体专访时还表示,这是港警采行的新做法。麦燕庭直斥,“它根本就是想透过筛选的办法,去驯服传媒;你听话,我叫你去东你不要去西,我就让你进去拍东西。”

“邓炳强也都讲到很清楚了,这些是好处。喂,你作为一个堂堂的警务处长,竟然说给传媒好处,好处不是贿赂吗?行贿?你就是透过这些:我给好处,你听话,而不听就罚你?”对此麦燕庭直呼:“荒谬!”

她说,警方身为公务人员,是传媒监察的对象,而现在由警方去挑选监察它的媒体,“这完全是共产主义的做法、共产主义的新闻观:传媒只是我的宣传工具,所以你批评我,你监察我是不对的;你也都没权监察我,我叫你讲什么,你就应该配合我的政策。”

她说,警方当天独行独断的行动与手法,“就是告诉你,它现在就是一个独权,一个极权国家、警察国家的做法,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国安法扼杀香港新闻 抹杀法律保障

麦燕庭表示,“港版国安法”凌驾于《基本法》,且最终解释权归于人大常委,即抹杀了香港原有法律对新闻自由的保障。尚未出台前,也已开始扼杀新闻报导自由,当时就有传媒机构询问上司,“究竟这些事情能不能做?那些能不能做?其实在问的时候,有些新闻已经没有了,是你不会去做的了。”

恶法法例涉及既广又空泛,第29条“勾结外国势力”,“你想一下,连所谓呼吁外国制裁香港或中央政府都不行的话,一些外国政府在香港的传媒机构,如果它报导这些事情,甚至你(港府)说报导不算,那我主动去访问,你会不会说是我鼓吹,从而就犯了这个法例呢?”她说,为求自保情况下“汇总成出现一些自我审查。我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所谓的自我审查,有多少的故事。”

她透露,许多记者同业已转业,甚至移民国外,也有许多媒体开始思考如何保障新闻资料的安全。“《纽约时报》已经将资讯中心搬去韩国首尔。一些也在考虑要搬去新加坡或台湾。有些人甚至说,设分部在台湾,香港就只是留下一些技术性人员。”也有许多为外媒工作的自由媒体人,暂停了工作。

左派、建制派及亲共传媒践踏新闻自由

而壹传媒被抄后,香港左派及建制派人士宣称,警方的搜查行动与言论自由无关,她斥责道:“大家都知道这个是笑话。你这样去搜,妨碍人家进行编采工作,还整个将香港比较开放、公平的采访政策扭曲到一个极权国家的做法,这还不是涉及新闻自由?!真是笑死人。”

有些港媒则配合港府行动,转移焦点,带动舆论风向,将责任归咎于媒体,报导炒作“传媒不是法外之地”。“现在不是在讲传媒是不是法外之地,而是在讲警方或者政府你有没有真的是正当、正确地去执法。”

她点名《大公报》,“韩战的时候,《大公报》被封,你拚命骂港英政府,你这是双重标准?有奶便是娘,你想去支持某些人,你去批评别人的时候,又讲另一套的话。这特显这些传媒那种无知、无良,作为一个传媒机构,你不是去捍卫新闻自由,反而为了背后的政治目的去踩新闻自由一脚,没有资格去称自己是一个有良知的新闻机构。”

她说《大公报》创报时讲:不卖、不党、不私、不盲,“现在《大公报》的人还有没有记得这八字真言,请他们自己回去看一下历史。”

港人撑起壹传媒股票 黑暗中又见曙光

新闻自由遭到空前严厉的打压,却打不倒港人捍卫新闻自由的决心。《苹果》被抄后,壹传媒股票随即大涨,第二天凌晨人们排队购买《苹果日报》,销售量从每日7万份爆冲到55万份。

“香港市民的抗争精神,捍卫自己的自由的精神,很令人敬佩,也非常有创意。”她说,至今为止,都未见过其它地方以购买股票的方式,支持传媒。她分析民众的心理,第一,不认同警方以执行《港版国安法》为借口,打压独立传媒,“我们就要去支持这个传媒”;第二,港人不仅撑《苹果》,其实是在撑香港言论自由的空间。

“言论自由的空间是(固定)这么大,而苹果被砍掉,整个空间或者天平就会侧向另一边。只有去维持天平的另一端,才会令空间维持得大一些,才有不同的声音能够出来。”

她坦言甫得知消息时,既震惊又气愤,但港人无穷的抗争创意与决心,激励了她,自己也不再悲观。“我们是团结的,我们愿意付出一些,去捍卫我们的自由。付出什么呢,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情况去付出,这就够了。”

留守岗位就是贡献 达观以对

当前身为一个广大的群众,她认为,“你就站在你的位置,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这就已经是最好的力量。”她也会坚守媒体岗位,“把持着原来我们的新闻自由准则去做,这是最基本的。留在这个岗位上,就是一个贡献,不要被劣币来驱逐良币,这个是重要的。”

她说,眼前的路虽艰辛,但她期勉港人以达观的心态面对困境,“乐观和悲观,都会让你走错路。不要用乐观态度去看一些悲观的前景,更加不要用悲观的态度去放弃。我们要达观地去看。”

“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有计谋的出计谋,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你如果什么都不想做的,在别人出了计谋的时候,你就做你能力范围之内的事。”

她说,“港版国安法”下的中共与港府,就如同“一个没有章法,像疯子的一样去做事”,中共总是企图以低成本恐吓港人,所以港人就在法律范围里,如常地生活,不要受影响,千万不要以自己有逻辑、合理的想法,去推测港府与中共,因而“自我约制,自我审查,这是最愚蠢的,我们的自由就会死得更加快,也是最容易被它达到目的。”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珍言真语】钱志健:美中准冷战 港人要灵活生存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最热视频
【重播】美众院:对抗中共 必须果断行动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