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人氣 416

【大紀元2020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8月10日,香港警察以「勾結外國勢力」,拘捕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四名高層人員,也以「串謀詐騙」逮捕黎的長子與次子。此外200名香港警察進駐《蘋果日報》搜查近9小時,期間限制媒體採訪,並在未出示搜查令的情況下,擅自搜查記者桌上的文件及新聞材料。消息一出震撼國際,譴責中共及港府打壓人權與新聞自由的聲浪不斷。

資深媒體人、撐公共廣播運動發言人麥燕庭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港警大規模搜索壹傳媒,是全世界新聞自由史上一個很大的污點,「是一個獨權、極權國家,一個警察國家的做法」,顯現出共產主義國家新聞觀的看法:「傳媒只是我的宣傳工具」。期間透過篩選入內採訪媒體的手段,馴服傳媒。

「我想凡是在一個自由國家和自由國度來的人,都會覺得很震驚,不能接受,甚至是很憤怒,要譴責它。」麥燕庭說,動員如此大規模警察搜查傳媒,這在國際間、縱使第三世界國家都聞所未聞,是極權國家的做法,即使2016年土耳其政府查封《時代報》,出動警察也不及百人。

港警當日進入《蘋果日報》大樓,未向管理層及律師代表出示法庭搜查令,後來搜查編採人員的文件時,遭到《蘋果》總編輯羅偉光制止,竟出言威脅以「阻差辦公」(妨害公務)控告羅。

「警察的mentality(心理)是什麼呢?就是你監察我做事,就是阻差辦公;我叫你走,你不走,就是阻差辦公。不管當時的現場是否真的是阻差辦公。」麥燕庭說,警方無權搜編採部整個樓層,「你的搜令並不包括搜檢新聞材料,你為什麽要去搜人家的編採部呢?」據《蘋果》報導,當日港警帶走至少30箱證物。

麥燕庭說,過往一年多的反送中抗爭現場,媒體「看著」港警,對港警而言就是「阻礙警方做事」,「記者在現場舉相機拍照,就會被說阻差辦公,然後趕你走。」

警試行「橙帶」做法 通過篩選馴服傳媒

10日,警方在現場拉起「橙帶」(封鎖線)阻止媒體進入,唯親中媒體、港警口中「可信媒體」方可進入封鎖線範圍採訪。當天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接受媒體專訪時還表示,這是港警採行的新做法。麥燕庭直斥,「它根本就是想透過篩選的辦法,去馴服傳媒;你聽話,我叫你去東你不要去西,我就讓你進去拍東西。」

「鄧炳強也都講到很清楚了,這些是好處。喂,你作為一個堂堂的警務處長,竟然說給傳媒好處,好處不是賄賂嗎?行賄?你就是透過這些:我給好處,你聽話,而不聽就罰你?」對此麥燕庭直呼:「荒謬!」

她說,警方身為公務人員,是傳媒監察的對象,而現在由警方去挑選監察它的媒體,「這完全是共產主義的做法、共產主義的新聞觀:傳媒只是我的宣傳工具,所以你批評我,你監察我是不對的;你也都沒權監察我,我叫你講什麼,你就應該配合我的政策。」

她說,警方當天獨行獨斷的行動與手法,「就是告訴你,它現在就是一個獨權,一個極權國家、警察國家的做法,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國安法扼殺香港新聞 抹殺法律保障

麥燕庭表示,「港版國安法」凌駕於《基本法》,且最終解釋權歸於人大常委,即抹殺了香港原有法律對新聞自由的保障。尚未出台前,也已開始扼殺新聞報導自由,當時就有傳媒機構詢問上司,「究竟這些事情能不能做?那些能不能做?其實在問的時候,有些新聞已經沒有了,是你不會去做的了。」

惡法法例涉及既廣又空泛,第29條「勾結外國勢力」,「你想一下,連所謂呼籲外國制裁香港或中央政府都不行的話,一些外國政府在香港的傳媒機構,如果它報導這些事情,甚至你(港府)說報導不算,那我主動去訪問,你會不會說是我鼓吹,從而就犯了這個法例呢?」她說,為求自保情況下「匯總成出現一些自我審查。我現在也不知道,有多少所謂的自我審查,有多少的故事。」

她透露,許多記者同業已轉業,甚至移民國外,也有許多媒體開始思考如何保障新聞資料的安全。「《紐約時報》已經將資訊中心搬去韓國首爾。一些也在考慮要搬去新加坡或台灣。有些人甚至說,設分部在台灣,香港就只是留下一些技術性人員。」也有許多為外媒工作的自由媒體人,暫停了工作。

左派、建制派及親共傳媒踐踏新聞自由

而壹傳媒被抄後,香港左派及建制派人士宣稱,警方的搜查行動與言論自由無關,她斥責道:「大家都知道這個是笑話。你這樣去搜,妨礙人家進行編採工作,還整個將香港比較開放、公平的採訪政策扭曲到一個極權國家的做法,這還不是涉及新聞自由?!真是笑死人。」

有些港媒則配合港府行動,轉移焦點,帶動輿論風向,將責任歸咎於媒體,報導炒作「傳媒不是法外之地」。「現在不是在講傳媒是不是法外之地,而是在講警方或者政府你有沒有真的是正當、正確地去執法。」

她點名《大公報》,「韓戰的時候,《大公報》被封,你拚命罵港英政府,你這是雙重標準?有奶便是娘,你想去支持某些人,你去批評別人的時候,又講另一套的話。這特顯這些傳媒那種無知、無良,作為一個傳媒機構,你不是去捍衛新聞自由,反而為了背後的政治目的去踩新聞自由一腳,沒有資格去稱自己是一個有良知的新聞機構。」

她說《大公報》創報時講:不賣、不黨、不私、不盲,「現在《大公報》的人還有沒有記得這八字真言,請他們自己回去看一下歷史。」

港人撐起壹傳媒股票 黑暗中又見曙光

新聞自由遭到空前嚴厲的打壓,卻打不倒港人捍衛新聞自由的決心。《蘋果》被抄後,壹傳媒股票隨即大漲,第二天凌晨人們排隊購買《蘋果日報》,銷售量從每日7萬份爆衝到55萬份。

「香港市民的抗爭精神,捍衛自己的自由的精神,很令人敬佩,也非常有創意。」她說,至今為止,都未見過其它地方以購買股票的方式,支持傳媒。她分析民眾的心理,第一,不認同警方以執行《港版國安法》為藉口,打壓獨立傳媒,「我們就要去支持這個傳媒」;第二,港人不僅撐《蘋果》,其實是在撐香港言論自由的空間。

「言論自由的空間是(固定)這麼大,而蘋果被砍掉,整個空間或者天平就會側向另一邊。只有去維持天平的另一端,才會令空間維持得大一些,才有不同的聲音能夠出來。」

她坦言甫得知消息時,既震驚又氣憤,但港人無窮的抗爭創意與決心,激勵了她,自己也不再悲觀。「我們是團結的,我們願意付出一些,去捍衛我們的自由。付出什麼呢,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情況去付出,這就夠了。」

留守崗位就是貢獻 達觀以對

當前身為一個廣大的群眾,她認為,「你就站在你的位置,做你應該做的事情,這就已經是最好的力量。」她也會堅守媒體崗位,「把持著原來我們的新聞自由準則去做,這是最基本的。留在這個崗位上,就是一個貢獻,不要被劣幣來驅逐良幣,這個是重要的。」

她說,眼前的路雖艱辛,但她期勉港人以達觀的心態面對困境,「樂觀和悲觀,都會讓你走錯路。不要用樂觀態度去看一些悲觀的前景,更加不要用悲觀的態度去放棄。我們要達觀地去看。」

「在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有計謀的出計謀,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你如果什麼都不想做的,在別人出了計謀的時候,你就做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

她說,「港版國安法」下的中共與港府,就如同「一個沒有章法,像瘋子的一樣去做事」,中共總是企圖以低成本恐嚇港人,所以港人就在法律範圍裡,如常地生活,不要受影響,千萬不要以自己有邏輯、合理的想法,去推測港府與中共,因而「自我約制,自我審查,這是最愚蠢的,我們的自由就會死得更加快,也是最容易被它達到目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珍言真語】錢志健:美中準冷戰 港人要靈活生存
【珍言真語】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將挨美打趴
最熱視頻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紐約調查】美資深護士談疫後護理業前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