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101)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高棉──鲜血写就的历史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人气 192

【大纪元2020年08月16日讯】24. 柬埔寨:可怕的罪行之国

我们必须对党的历史进行纯粹而完美的描述。──波尔布特

从毛泽东到波尔布特的传承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使红色高棉革命如此难以分析和理解的悖论之一。这位柬埔寨暴君的平庸无可置疑,他是富于想像力和老练的北京独裁者的苍白翻版。他在无外界帮助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政权。该政权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持续蓬勃发展。波尔布特有其局限性,但足以让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看上去就像只是一场社会转型的试验或预备草图,而这场转型可能是最激进的:尝试一举实行完全的共产主义,没有似乎是马列主义正统信条之一的漫长过渡期。在一周内废除金钱;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实现完全集体化;通过消灭财产所有人、知识分子和商人的整个阶层来抑制社会差别;通过在一周内清空城市来解决城乡之间的古老对立。似乎唯一需要的就是足够的意志力──会在地球上找到天堂。波尔布特相信会比其荣耀的祖先──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居于更高地位,且21世纪的革命将以高棉语进行,正如20世纪的革命先后以俄语、汉语进行一样。

事实上,红色高棉在历史上的印记将永远是用鲜血写就的。现有充足的文献书目可确保情况就是如此。所有目击者陈述和研究人员的分析都凸显了非人镇压这一主题。唯一真正的问题是这样的恐怖可能是因何以及如何发生的。在镇压的范围内,柬埔寨共产主义超越了所有其它形式的共产主义,并与之完全迥异。人们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表述。有些人将其视为一个极端和异常的案例,指向了它的短暂性──它只持续了三年零八个月;有些人则将其视为对共产主义现象某些基本特征的怪诞但发人深省的夸张模仿。这场辩论还远未结束,尤其是因为我们对红色高棉领导人本身仍知之甚少──他们几乎从未公开讲过话,几乎没有发表任何东西。此外,还因为仍然无法访问中国和越南的档案,这些档案可能会有所帮助。

尽管如此,我们仍有大量的信息可自行支配。尽管柬埔寨是世界上最后一批建立共产主义政权的国家之一,但该国成为共产主义国家的时间很短。到1979年它已完全脱离更极端形式的共产主义。伴随着越南十年的军事占领,该国建立了一种奇怪的“人民民主”,似乎将其意识形态完全建立在对“波尔布特—英萨利(Ieng Sary,译者注:红色高棉高层人物之一,曾任红色高棉政权副总理兼外长)种族灭绝集团”的谴责上,认为在那些年的事件之后一切形式的社会主义都太具有创伤性了。受害者大多是设法逃往国外的难民。他们被鼓励谈起自己的经历,他们也往往非常渴望这样做。研究人员也被欢迎进入该国。1992年,在联合国的密切关注下建立了一个多元化的政治制度。(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向耶鲁大学开设的柬埔寨种族灭绝项目提供了一笔相当大的研究经费,这使得该国的物质条件变得容易了许多。)然而,对一些人来说,这些稳定局势的措施已经走得太远。在他们看来,最后幸存的红色高棉官员重新融入政治领域,似乎表明该国境内存在一种令人担忧的健忘症。种族灭绝博物馆也已关闭,许多杀戮战场(译者注:红色高棉时期,波尔布特于20世纪70年代进行全国大清洗的场所)再次被掩埋。

不过,我们确实或多或少地知道1975年至1979年柬埔寨所发生的事情,尽管在确定死者的确切数量、政策的地方差异程度、确切的事件年表以及柬埔寨共产党(简称柬共)内做出决定的方式诸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无疑了解了足够的信息,能够证明弗朗索瓦.蓬绍(François Ponchaud,译者注:生于1939年,法国天主教神父和柬埔寨传教士,以记录红色高棉时期发生的种族灭绝罪而著称)的早期说法是合理的。就像他之前的西蒙.莱斯(Simon Leys,译者注:1935年—2014年,比利时汉学家和作家,写过一系列有关中国文化大革命的书籍)一样,他彻底改变了左派知识分子中的因循守旧。这些知识分子起初拒绝接受他的信息。部分由于越南共产党人的努力,这些说法慢慢被认为是真理。因此,红色高棉恐怖下的生活经历在西方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所面临的危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就像犹太人付出他们最后那点力气以便世界了解大屠杀的现实一样,作证有时成为一些冒着各种危险逃到国外的柬埔寨人最后的绝望目标。他们的坚韧往往取得成果。今天,全人类都应该拿起他们的火炬,纪念像品雅特海(Pin Yathay)那样的案例。他独自逃亡,忍饥挨饿,用了一个月时间穿过丛林,“为了带来柬埔寨种族灭绝的消息,为了描述我们经历过的事情,为了讲述数百万男人、女人和儿童都是如何被冷酷地安排去死……该国如何被夷为平地并重新陷入史前时代,其居民如何受到那么无情的折磨……我原本想活下去,这样我就可以请求世界来帮助幸存者,并努力防止其被完全灭绝。”(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健康的热爱
【名家专栏】“毅力号”和火星计划背后的英雄
让年轻人成为捍卫自由真理和正义的倡导者
【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G7强硬怼中共 七点斥北京霸凌
【横河观点】报应太快?政法委“点火”成残骸
【时事纵横】中共暗布战局?布林肯连发警告
【秦鹏直播】遭追踪火箭中共恼怒 美防长回应
【财商天下】人口危机溯源 中国计划生育真相
【直播】布林肯联合国安理会发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