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透视中共的“国际循环”

人气 2221

【大纪元2020年08月16日讯】在国际国内形势剧变之下,中共近期声称作出了一个重大战略部署:“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对中共所称的“国际循环”,不能局限于经济角度,要从更宽广的历史视野来观察,才能更好地看清中共的动向。

第一,没有“国际循环”,就没有中共,就没有中共的今天

自地理大发现起,世界开始形成整体,“全球化”已五百年了。在这五百年里,共产主义幽灵通过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呱呱落地,既是一种邪恶的理论,又是一种致命的制度,更是一种罪恶的实践,席卷全球,祸世一百多年。

可以说,没有“全球化”,就没有共产主义运动;而“全球化”—— 统治全人类,正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目标。马克思讲“工人没有祖国”、“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社会主义革命在发达国家同时发生,强调“国际主义”。之后,无论是列宁提出“一国胜利论”(认为即便是一个落后国的无产阶级可以首先发动革命夺取政权、巩固政权,并能建成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坚实基础,但一国不能取得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发动十月暴动成功篡政;还是斯大林提出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建立的“斯大林模式”,其最终目标仍然是“世界革命”。

列宁、斯大林“输出革命”的最重大成果,就是中共窃国。正是藉靠苏俄(苏联)的催生、抚养、扶植,中共政权才能站稳脚跟。毛时代,先是“一边倒”,投入苏联怀抱,进入社会主义阵营;斯大林死后,毛要争当社会主义老大,不仅与苏联关系破裂(甚至兵戎相见),还大力援外,援外到了荒唐的程度。

荒唐之一,据官方报导,中国对外援助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从最初的1%上升到1972年、1973年、1974年的6.7%、7.2%、6.3%,超过了国力所能负担的程度。而同期,广大中国人民却还在贫穷中挣扎着,嗷嗷待哺。即使“三年灾害”时期,国内饿死几千万人,援外也没停止。

相比而言,当今世界最大的对外援助国美国,据维基百科,2017财政年度,美国国务院与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对外援助总额为501亿美元(占全球官方外援总额的24%),仅略高于预算的1%;而该年美国GDP高达19.49万亿美元。

荒唐之二,中共这些外援,基本上都打了水漂。没有谁能准确说出,中共在援外中到底耗费了多少钱财。这里举两个典型例子。援助阿尔巴尼亚,据时任对外联络部部长耿飚透露,1964~1970年代末,高达9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给当时人口规模为200万的阿国人每人发了4000多元的红包!结果,阿尔巴尼亚独裁者霍查后来骂毛泽东是“种族主义,要奴役全人类”。援助越南,邓小平告诉1976年访华的李光耀,有200亿美元,基本上属于无偿性质的,结果,打了场“边境自卫反击战”。

荒唐如此,中共竟又炮制了一套荒唐的逻辑来洗脑民众:高举“国际主义”的旗帜,援外在政治上、在“战略”上是有好处的,是“非洲朋友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等等。

毛死后,中共搞“改革开放”,对外援政策进行了调整,力度小了,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还保留着。中共的“国际循环”也从“政治挂帅”转换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保留“南南合作”的同时又在亚非拉搞“新殖民主义”,但重心却在于利用西方国家的资金、技术、市场和国际秩序,搞“国际大循环”,终于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及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第二,中美新冷战,中共再嘴硬,“战略机遇期”却已戛然而止

毛曾臆断新的世界大战将“早打、大打、打核战争”。邓小平上台后,认为新的世界大战有可能避免的,搞起了“改革开放”。中共利用西方的幻想和绥靖政策,成功赢得了几十年的“战略机遇期”。

2002年,中共十六大称,21世纪头二十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这个说法,中共17大、18大、19大报告中都有重申。

但是,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关系发生历史性大转折,尤其大瘟疫的冲击,使得2020年成为中美新冷战元年。美国反制中共,在七大领域全面开战:疫情、香港问题、贸易和金融、科技、军事、国际政治、媒体。尤其,从7月21日至8月11日的三周内,川普政府向北京密集发射了如下六发“炮弹”,这预示着美国正在加速与中共全面脱钩:第一,关闭休斯顿中领馆;第二,蓬佩奥推“干净网络”;第三,川普签署行政令,禁中国应用程序TikTok和微信;第四,制裁11名中港高官进行;第五,美国卫生部长代表川普访台;第六,让不合规中企退市。

这对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中共来说,真是大难临头。中共应对无方,死猪不怕开水烫,依旧用谎言来稳定军心。谎言就来自中共最高层会议。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据喉舌新华社报导,会议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

再睁眼说瞎话,也掩盖不了中美新冷战的事实。国际战略格局向中美两极对抗迅猛发展,哪还有中共的什么“战略机遇期”呢?!

第三,中共将死命硬撑“国际循环”

有论者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理解为中共要回归“闭关锁国”,这是不准确的。

没有“国际循环”,就没有中共,更没有中共的今天。“改革开放”后,中共的利益国际化了,中共的野心更全球化了。即得利益、膨胀起来的野心,中共放得下吗?舍得放吗?而美国开打新冷战,目地是解体中共,中共能束手就擒吗?因此,为了利益,为了野心,为了保命,中共是要垂死挣扎的,其基本手段就是“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循环”的“相互促进”。

从中共的既往政策来看,其死命硬撑“国际循环”,至少有如下几个要点。

其一,高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支持“全球化”。

从马克思的“解放全人类”,到毛泽东的“环球同此凉热”,再到今日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质是一脉相承的。中共十八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说法,2017年和2018年又分别写进“党章”和“宪法”。

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的策略是支持“全球化”。中共的“全球化”,在其2019年9月27日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白皮书中有全面、系统、具体的诠释,核心是说“中国(中共)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为其合法性辩护,目的要把中共模式向世界推广,对西方进行渗透和颠覆。

《Foreign Policy》今年6月5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中共将全球化当武器,五大因素干预西方:1. 武器化中国经济,逼人低头;2.“讲好中国故事” 中共支配话语权,减少异己;3. 拉拢非共产党精英,魔爪伸向全球;4. 利用海外华侨和华裔;5. 嵌入威权主义规范,扶持专制政府。

其二,拉拢西方金融界和工业界,“稳金融”、“稳外资”、“稳外贸”和“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堵截经济脱钩

这里仅举四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在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下,2018年和2019年中共大幅度开放金融业。

第二个例子,经过多年酝酿,从 2018 年开始,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等三大国际指数相继开始将A股纳入,并且指数比重逐步提高。今年6月22日开盘前,富时罗素把A股纳入因子从此前的17.5%提升至25.0%,共涉及1051只个股,这标志着富时罗素第一阶段分三步的A股纳入工作全部完成。同时,这也是三大国际指数第一阶段将A股纳入的收官标志。业内认为,三大国际指数合计将为A股带来超过100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增量。而从2018年开始,外资通过北上资金流入的规模也确实开始放大,2018年至今外资流入的规模已经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第三个例子,今年5月14日,中共央行发布公告称,对美国惠誉评级公司在中国境内设立的独资公司——惠誉博华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予以备案。这标志着惠誉成为继2019年标普之后第二家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信用评级机构。目前“国际评级三巨头”仅剩穆迪尚未拿到备案,但穆迪拿到备案应只是时间迟早问题。

以上都是金融界的例子。工业界的典型例子,可以举特斯拉为例。就在中美贸易战的隆隆炮声中,2019年年初,特斯拉公司在上海投资50亿美元建造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这是该公司在美国以外建造的第一家电动汽车工厂。

其三,加快同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贸协定(FTA)和区域贸易协定。

今年7月1日,被称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2.0”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生效。该协议中有“毒丸条款”,即协议中的任何一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则其它成员国可以在六个月后退出并建立其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美国称这一条款将进一步在与其它国家(美国与欧盟、英国、日本等)的贸易协定中推广。这就有效的在全球贸易格局中孤立了中共(因为中国一直未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其“市场经济国家”地位)。

这就迫使中共加快推进其FTA策略。截至目前,中共已与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25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18个FTA,也正在推动12个FTA谈判,包括与海合会、挪威、斯里兰卡、以色列、摩尔多瓦、巴拿马、巴勒斯坦的双边谈判,与新加坡、韩国的升级谈判或第二阶段谈判,以及中日韩、RCEP等多边谈判。

从贸易量上看,中国FTA的贸易占对外贸易的38%,即使不含港澳台的话,这一比例也达到了25%。

此外,中共在2019年主导完成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整体谈判,今年的外交工作重点是推动年内签署RCEP,加快已近18年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

其四,大力推动“一带一路”、亚投行(AIIB)、人民币国际化等。但这些方面,中共捉襟肘见,困难重重。例如,据中国人民银行8月14日发布《2020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人民币已是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2019年人民币跨境使用逆势快速增长,跨境收付金额19.67万亿元,同比增长24.1%,收付金额创历史新高;即便如此,其市场份额也仅为1.76%,连美元的一个零头都赶不上。

结语

中共虽然已多年排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同为世界上GDP超10万亿美元的两个国家,但两者的经济实力、控制力、影响力,实在是有天壤之别。

美国的一个芯片禁令,就能让中兴投降、华为命危;如果美国祭出金融制裁的核弹,中共焉能不惊惧万分?

中共不是不知道中美实力对比的差距,所以提出“两个百年”的战略目标,把中美的决战放到2049年去了。在这之前,中共千方百计、死皮赖脸的也不愿与美国打新冷战。这就是为什么最近的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宣称“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的原因所在。

中共死命硬撑“国际循环”,表面上要与美国分庭抗礼,实质上是要借此与美国讨价还价、苟延残喘。它也知道,没有美国,它的“国际循环”必然难以畅通。

但是,已经开打新冷战的美国,会再给中共机会吗?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拖延术” 透视中共应对香港与贸易战策略
程晓容:从元朗恐袭透视中共政治暴力
分析:中共央行突降准背后的经济含义
从数款APP和视频游戏 透视中共黑手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中共诱杀特斯拉 美人计迷倒全球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有冇搞错】中共航母的那些黑幕和猫腻
【新闻看点】G7强硬怼中共 七点斥北京霸凌
【时事纵横】中共暗布战局?布林肯连发警告
【秦鹏直播】遭追踪火箭中共恼怒 美防长回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