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洗钱及拷贝文化 半导体产业难突破

中国存在的“洗钱文化”与“拷贝文化”,也是让半导体产业难以发展的主因。图为半导体产业示意图。 (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59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湾台北报导)台积电停止供货晶片给华为海思,外界普遍认为,中国中芯半导体无法替代台积电,华为前景并不乐观。日前有台湾半导体业者提到,中国(中共)喜欢越做越大,难以发展半导体产业;学者提到,中国存在的“洗钱文化”与“拷贝文化”,也是让半导体产业难以发展的主因。

台积电上周股价屡创新高,并带动台股大盘突破高悬30年的12,682点。台积电受到市场关注,关键基础来自5奈米已量产,且产能满载,并持续推进3奈米制程,最快在2022年量产。

而中国最大晶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制程截至6月仍停留在14奈米,落后台积电数个世代。市场认为在贸易战、中兴事件,以及华为禁运等美中科技战的大架构之下,中国半导体发展将持续受限。

中国人喜欢做大 不适合发展半导体

崇越集团董事长郭智辉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到,“看两岸的半导体,半导体产业并不适合中国(大陆)发展,特别是尖端科技并不适合中国。因为半导体是越做越小,中国人个性喜欢做大,这种越做越小的产业,对中国人而言叫做雕虫小技。”

台湾经济研究院南台湾专案办公室主任高仁山提到,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之所以发展受限的原因,首先是当全球在进行半导体的技术投资时,中国没有跟上脚步,因为在1970、1980年代时,中国文革刚结束,还开始跟越南打仗,无法送大量人才到国外。

他说,到了1990~2000年间,中国变得有钱,通过收购或合资的方式发展半导体,联电就是在当时跟中国合建半导体厂。中国大陆提供土地、财税与贷款等优惠,但至今仍无法把半导体产业带上领先。

这呼应郭智辉近期说的“半导体产业并不适合中国发展”,高仁山解释,从逻辑上来说,半导体是越做越精密,而中国什么都要扩大,在半导体产业上讲大而化之,这是不对的心态,“中国没有技术基础,只想赶快生产接单,即使台湾厂商过去也后继无力。”

他强调,“没人才与技术,只会让发展停顿,永远不会往下一个世代迈进。现在加上美国的封杀,使得中国的半导体即使规模会扩大,但是技术精化却难上加难。”

大陆想解决技术问题 常卡在官商勾结

另一点关键原因是中国的“洗钱文化”与“拷贝文化”。曾在半导体产业服务的高仁山,与中国半导体业有过接触,他说,中国想解决技术来源的问题,但常卡在官商勾结。中国可以投入大量资金购买晶圆设备,但过程中很多款项却遭贪官污吏洗到国外,“对他们而言,发展技术不是最重要的用意,而是洗钱,这跟一带一路的状况很像。”

高仁山说,清华紫光4年前大举收购全球技术,但至今毫无具体成果,今年甚至有庞大债务到期,面临倒闭危险。他认为,当年紫光的大动作就是中国资金在外逃,通过买技术的名目把资金汇出中国,“现在几乎可以证明它当时是在玩假的”。

中国送到美国的留学生,如果有特殊的政治任务,也很难融入西方自由世界强调技术深入的思维,高仁山说,而是在想着如何通过最快的方法,把技术拷贝回中国,这无法了解真正的科学问题,“中国这种封闭的思维,非常不利于人才发展。”

到中国发展的外国企业也知道他们的拷贝文化,所以不敢把关键技术带到中国,他解释,外企也防着中国的员工,当年联电带过去的也是第二手、第三手或淘汰掉的技术,最先进的不会带到中国,这都是中国无法解决技术问题的主要原因。

学者:台湾半导体发展一步一脚印

中央大学经济学系教授邱俊荣说,台湾半导体产业之所以发展得较好,有一项重要因素是台湾名校学生愿意到半导体产业付出心血打拼,而且因为产业具有竞争力,对人才具有吸引力,这是台湾人“一步一脚印”的民族性,也是现在的中国无法比拟的。

“这也是台湾的优势。”邱俊荣说,中国可以做大规模的产业,比如电商与行销这类倚赖市场的产业,但像半导体产业这种要付出辛苦、扎扎实实迈进的产业,他们未必做得来。

他说,从台积电的发展脉络就可得知,在今年以前,台积电仍跟三星难分胜负,直至7奈米制程才领先,现在英特尔也无法追上。台积电拉开差距的关键原因就是一步一脚印,每一个世代的制程都稳扎稳打地发展,而非如同其它国家想跨世代。

对于晶圆代工的制程难以突破的原因,高仁山认为,原因是难以跳级制造,比如想推进7奈米必须先发展14奈米,三星就是犯了这个错误,想直攻7、5奈米。台积电的厉害之处,是用旧厂协助调校新的制程设备,使得良率较高,“中芯没有这样的调校基础,跨世代很难。”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