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昆州医务人员身心俱疲 打求助电话者增28%

医务人员感到痛苦和产生自杀想法的比例高。他们尤其担心会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带给家人。(Robert Cianflone/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捷澳洲悉尼编译报导)尽管昆州疫情没那么严重,但昆州一线医务人员的压力、焦虑疲劳明显增加,拨打求助电话的医务人员增加了28%。与普通人相比,医务人员感到痛苦和产生自杀想法的比例更高。他们尤其担心会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带给家人。

在昆州汤斯维尔(Townsville)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初级医生恩格尔克(Kate Engelke)说,全球健康危机的影响经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从根本上说,当医生是一项压力很大的工作,尤其是我们知道,正在接受培训的医生面临着特殊的风险,”她说,“他们在医院的工作时间最长,而且经常轮班,为了接受培训,他们不得不频繁搬家。”

恩格尔克还说:“疫情给我们增加了更多需要考虑的因素。”“我和一些同事都在想,如果我们最终把病毒带回了家,特别是带给了我们的亲人,该怎么办?”

尽管与其它州相比,昆州的中共病毒感染病例较少,但昆州医务工作者表示,在整个疫情大流行期间,一线工作人员的精神压力、焦虑和疲惫十分明显。

这种压力反映在拨打热线求助电话的医务人员激增,他们多是医生和医科学生。

令业界领袖关切的是,疫情流行加剧了精神健康问题,而在疫情之前,这些问题在该领域就已十分突出。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导,汤斯维尔全科医生、澳洲全科医生学院(RACGP)乡村部门主任克莱门茨(Michael Clements)表示,维州的感染病例已引起了医疗人员的警觉。

他说:“所有的全科医生和医疗人员都在密切关注维州的数字,我们对这些病例在医护人员中所占的比例感到震惊。”“我们所看到的维州的那种压力在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们的医生也有自己的健康弱点,而我们也有家庭,所以我们对把病毒带回家感到非常紧张。”

医科学生的焦虑情绪在今年早些时候达到顶峰,当时有人担心许多人需要提前毕业,以便迅速为应对疫情大流行补充劳动力。

詹姆斯库克大学(JCU)医科学生会主席皮科拉(Julian Pecora)发现,与前几年相比,今年有更多的学生主动寻求支持服务。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已知道,医科学生出现精神疾病和心理困扰的比例高于普通人。”他说,“我认为疫情流行真地只是使这个令人不安的问题恶化。”

2019年的一项研究更新显示,心理健康机构Beyond Blue发现,医生报告的心理困扰和自杀想法的比例远高于澳洲普通人口和其他专业人士。

昆州政府周四宣布将拨款4650万澳元用于心理医疗服务,帮助因受疫情影响而可能出现心理问题的人。

责任编辑:岳明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