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舞弊花样多 全面邮寄投票遭质疑

人气 621

【大纪元2020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纯之综合报导)随着大选邻近,围绕全面邮寄投票议题的辩论不断升温。虽然全美国疫情已经大幅缓解,民主党人仍以感染风险为由,力推全面邮寄投票。而共和党人则批评全面邮寄投票将极大增加选举舞弊的可能。

三次为已过世母亲投票 洛县男子被起诉

周二(8月18日),洛杉矶县地检宣布对一名加州男子提起选举欺诈诉讼。起诉文件中说,在2012年到2014年11月之间,55岁的诺沃克居民阿伯丁(Ceasar Abutin)三次为自己及母亲投票。但他母亲早在2006年就过世了。

阿伯丁被控违反了选举法中的Code 18578条款,面临三项投票与选举欺诈相关的控罪。如果罪名成立,阿伯丁将面临最高3年的刑期。Code 18578规定,任何人如果假借不存在的人、或冒充其他合格选民或不合格者申请缺席选票、投票或试图投票,都将构成重罪。

行政令立法化 加州开启邮寄投票问题

加州州长纽森在今年6月签署了AB860法案,将自己之前的全面邮寄投票行政令立法化。该法要求各县官员在11月大选期间向每一位注册选民寄送缺席选票。新法还带来一个很大的变化:当前法律下,邮寄投票只有在选举日之前寄出、在选举日后3天内寄到才能计票。但AB860将3天延长到了17天有效。

有批评者说,17天太离谱,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一些专家认为,全面邮寄投票可能会导致选举舞弊的可能增加。比如:选票被盗、被篡改和造假,选民被选战人员、党派活动家等施压、威胁等。

川普总统也多次表达了对全面邮寄投票的担忧。他周三(8月19日)早上在推特上说,如果人们能亲自去游行抗议,就能亲自去投票点投票。白宫传染病专家福西在8月初也表示,亲自去投票点投票可以安全地完成。

川普总统在5月24日的一则推文中说:“不能都是邮寄投票,这将会导致史上最大的选举欺诈。人们会从邮箱中去拿选票,打印出数千个伪造品,并‘强迫’人们签名。另外,名字也可以伪造。(有人)试图利用疫情搞欺诈。”

国家选举防御联盟(National Election Defense Coalition)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清单,详细列举了可能影响2020年大选的邮寄投票系统存在的问题,其中包括如下问题:不安全的投递箱;以大捆邮寄给单个邮箱的选票;放在大厅的邮寄选票;列为已投票的公民反映从未收到过选票或投过票;报告还提到,有竞选工作人员承认,曾在活动方“授意下”从信箱中窃取选票;还有政客的家人被指控篡改缺席选票,以及拥有未经授权的选票等。

据报导,密歇根州在8月4日的初选中,拒绝了超过1万张的缺席选票,其中有787张是选票签名不匹配,1,111张的选民在提交选票后搬家,846张为选民提前投票后过世。在纽约布鲁克林的6月初选中,高达25%的邮寄票被宣布为废票。而加州3月的初选中,有超过10万张缺席选票被拒绝。

选举欺诈定罪案例

在白宫网站公布的一份全美选举欺诈案例报告中,犯罪者的罪行各式各样。

有的被定罪者是在真实选民不知情状况下,代其索要缺席选票后投票;或是从选民那里获得缺席选票、伪造其签名填写选票;或是非法指示他人投票给特定的候选人;还有的买选票,付钱给选民,让其投票给特定的候选人。

有的在计票点篡改投票数;有的伪造已注册选民的签名;有的强迫或威胁选民(尤其是老年、残疾、未受教育者、非英语母语者)投票给特定的候选人。

还有的使用假名字或假地址注册;或是在同一次选举中,在多个地点重复注册和投票;还有的是非美国公民、重罪犯、或其他不符合投票资格者进行非法注册和投票。

其中一起案例涉及加州小镇Cudahy市的腐败案。FBI探员在调查该市2007年和2009年两次市议会选举时,发现了选举舞弊的情况。前执法部门负责人Angel Perales承认,在市议会选举中篡改了缺席选票:打开选民邮回的选票,凡是投票给现任候选人的选票,就将选票重新封好提交;而投票给挑战者的选票则被丢弃。

在另一起案子中,获罪的移民活动家洛佩兹(Nativo Lopez)所在的组织(帮助新公民注册选民),涉嫌在1996年加州第46选区众议院席位选举中舞弊,当时发现了748张不合格选票,其中624张都来自非公民。

还有一起选民注册欺诈案件中,先后有8人认罪。该案中,有100多人本来以为自己是为治疗乳腺癌以及惩罚猥亵儿童者的请愿书签名,但没想到自己却被注册为了选民。

一起案件中,一名非法移民曾因走私毒品而被遣返,但他之后又返回美国,一直使用假身份住在Escondido,还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投了票。

2014年11月中期选举中,文图拉县居民Mark Evans在邮寄了自己的选票之后,又以他过世岳父的名义邮寄了第二张选票,最终被判处3年缓刑及罚款1000美元。

在阿拉巴马州的一起案件中,高沙(Nathaniel Gosha)被判9项伪造选票重罪及16项二级伪造文书罪成立。高沙和同伙在Russell县出售缺席选票,其同伙Lizzie Mae Perry则承认伪造缺席选票以及两项泄漏选票罪。

在该州的另一起案子中,被告雷诺兹(Olivia Lee Reynolds)最终被判犯有24项选民欺诈罪。2013年,雷诺兹为其担任Dothan市专员的男友阿莫兹·纽森(Amos Newsome)竞选连任拉票时,替一些人填写选票,还指示另一些人投票给其男友。最后其纽森仅以14票赢得了连任。当时,纽森在投票点的计票中支持度大幅落后,但却获得了96%的缺席选票的支持。

还是在阿拉巴马州,一位非法移民1974年被驱逐出境后,获取了一份伪造的出生证明,在美国利用该假身份获得了8万美元的残疾福利金还注册了选民,先后参与了1984年、1996年、2003年、2008年以及2009年的多次选举。而被他盗用身份的真实公民则被剥夺了社会保障金。

加州混乱的选民册

加州诚信监督组织EIPCa的立法监督主任维斯(Ruth Weiss)在AB860的立法听证会上指出,加州的选民册非常混乱和不可靠,全面邮寄投票将大大增加舞弊的机会。

据EIPCa的最新分析,加州13个县的选民册人数都超过了县内合法注册的选民人数。其中洛县的选民册人数是合法注册人数的114%。此外,全州有27个县的选民注册率超过了90%,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维斯还说,选民册上至少45.8万人很可能已死亡或已搬走,却没有从选民册上移除。

维斯当时表示,AB860将向数十万已不在加州的人发送选票,让“投机者和欺诈者”可以利用这些选票。

去年1月,美国保守派监督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与洛杉矶县及加州政府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要求洛县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多达150万的不活跃选民(已过世或已搬走),并要求加州其它县采取类似措施。

这些不活跃选民的注册资料一直留在加州的选民登记系统里。每次大小选举,这些人照常会被寄发选票。这也催生出了“收割选票”的行为。

而纽森之前的行政令就允许第三方人员前往选民家中“收割选票”,引发极大的质疑。三个共和党组织在诉状中说,这种作法为篡改缺选票提供了机会。比如,施压选民交出空白选票,再代之投票;或秘密更改选票、丢弃不利其倾向的选票等。◇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新泽西州长力推大选邮寄投票 遭起诉
【名家专栏】邮寄投票选举构成严重安全风险
美国两党大会在即 邮寄投票成攻防焦点
为何邮寄投票可能会引发11月大选法律争端
最热视频
【大话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国都铎王朝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