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港人不与中共暴政和解

人气 1097

【大纪元2020年09月0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邵燕采访报导)近日,香港警察抓捕了包括许智峯和林卓廷在内的十多位民主派人士,而且倒打一耙,被暴徒殴打的人反被污蔑为暴动罪。对此,公民党的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在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中表示,中共想篡改历史,但是这一套在香港行不通。香港人有自己的公论,不会与中共暴政和解。

洗白恶棍 港警想推翻事实

梁家杰认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在2019年的“7·21”黑夜是一个分水岭。该晚,一群恶棍在元朗轻铁站无分别地虐打市民,之后引发了香港追求自由的运动。很多人从原本支持港府的“浅蓝”,变成了支持反送中运动的“浅黄”,甚至“深黄”。

“那你知道其实‘7·21’在香港人的心目中,其实是一个烙印,就像拿一个火烧了一个印打进那个皮里,是不会忘记的!你也可以说是有条刺刺着你,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看到有大不公、大不义的事。你怎么可能你是那些恶煞,穿着白衣服,拿着藤条水喉通,见到人就打?!我们看到有些镜头,有些市民在元朗轻铁站,甚至是跪地求饶,他都照样打下去!其实这些已经符合了联合国的反恐那个概念里面,叫做恐怖主义袭击。”

他说,当时那群恶棍见人就打,没有一个特别的目标,无论男女老幼,不管是什么年纪、立场、肤色,见人就打。现场的惨烈景象通过多个不同的媒体都得到立体的呈现,而且还有现场的人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而现在,香港所谓的高级警司却去洗白那群恶棍的故事。

当时的林卓廷议员也在被暴打的人当中,是一个“无分别、无差别恐怖袭击的受害人”。林卓廷突然被抓,他在被警察抓之前几天,还收到警务处长一封感谢信,感谢他去做好市民,帮他们去认人、去协助调查,现在突然间变成了被告。被抓的人士甚至被冠以“暴动罪”的污名。

“暴动罪?!那个所谓的高级警司出来讲,我觉得是什么事呢?因为自从去年的‘7.21’,警方就很不爽。所谓的不爽、很不过瘾,就是因为很多人认为有警、乡、黑勾结。他就整天觉得自己面目无光,好像整体挨打那样。那现在就厉害了,可能觉得自己可以横行,或者现在做了警察城市,那就索性恼羞成怒,就用假的话语、假的一个故事来为自己洗脱这样一个污迹。”

梁家杰认为,香港高级警司这样做很愚蠢。如果香港人没有人在现场亲身经历过此事,或者香港人民没有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中看过听过这个惨案,在资料封锁的情况下,中共说什么无从去印证。“但是当天在元朗西铁站,其实是很多人在场的,而且我们每个人那天那个晚上看完画面后,很多人都睡不着,这些东西全部在我们的脑海里,我们有自己的一个印象。”

梁家杰推测那位高级警司也是个傀儡,被记者问得无话可说。他认为很多香港的高级警司是在前台被中共扯线的公仔(傀儡)。他表示,该高级警司说的有两点需要驳斥。

第一点要驳斥的警司谬论,是该高级警司说发生在元朗的暴力打人事件不是恐怖主义袭击,不是警方在纵容黑社会,而是两帮势均力敌的人在打架。梁家杰以香港电台刚拍完的《铿锵集》为例,其中很多画面是实时拍摄的。在发生恶性大人事件之前的五个小时,那里已经集结了白衣人,慢慢地越来越多,然后拿着凶器,有水喉通、大藤条等。

“那个时候林卓廷可能还在立法会开会也说不定,你怎么解释你说他们不是预谋、不是预先安排白衣人在那里打人呢?”

第二点要驳斥的警司谬论,是该高级警司连之前律师出的调查报告都否定了。香港监警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定邦曾做了一个所谓的调查报告,里面说从第一个市民在元朗西铁站被打到第一个警察到场,中间有35分钟,被公认为其实在包庇港警。但现在该高级警司却声称“18分钟就到了”,连原先政府都同意、采纳的梁定邦所谓的报告都给推翻了。

梁家杰认为,中共这番操作是想篡改历史。但是这一套在香港是行不通的。

“整件事你都看到了,现在它想将历史改写。其实中共在它1949年在内地建政以来,这些篡改历史屡见不爽。在中共的心目中,其实历史也是为政治服务的,尤其是它有权写历史。你看一下那个时候袁木‘89六四’,袁木说没有死人,后来讲讲就说最多死三个。是这样的!因为它(中共)觉得那个历史是服务于政治的,是要为那个党去驾驭群众去服务的。所谓的为历史而历史,就是这样。但是这套东西在香港行不通的!”

为什么行不通呢?梁家杰解释,香港因为我们在过去这一段时间,仍然享有新闻自由,资讯流通的自由,人们是可以实时地看到发生的事情。就像人们都看到了发生在元朗西铁站的恶棍打人事件。这个时候警方要把这个事件篡改为林卓廷议员带队去和恶棍对打,怎么会有人相信呢?

“所以我觉得,为什么说这个高级警司,或者背后指使他的人是很蠢的。因为如果你打算可以将香港人心中的这根刺,或者说这个烙印,凭谎言来除掉,这是妄想。你这样做,只会使到香港人更加认清楚,现在这个政权的真面目,就是没有可能和这个政权有任何的妥协,或者有任何的和解。不可能的!”

梁家杰解释,在任何地方和国家,如果有一件事情对于当地群众来说是一根刺,或者是一个烙印,那么最终一定要讨回公道。

“譬如你说台湾的‘228’美丽岛事件,或者你说南韩的时候,全斗焕那个时候的军政府做的那些坏事、那些暴政。你都是要经过一个法律的程序。或者你说二次世界大战也是,德国那些战犯,都要去纽伦堡受审的。”

然而,港府不仅不去处理恶棍恶行,不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现在连高级警司都把梁定邦的调查报告不当回事。“这个时候,你只是想着用谎言来扭曲事实,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而希望香港人接受这个迟了13个月的所谓真相,简直是妄想!必定是徒劳无功。”

香港人想走出困境 需要讲真相

梁家杰认为,现在香港人面对这个暴政和愚蠢的警察,应该从前苏联那些东欧加盟国在民主化过程中的经历吸取经验。以捷克为例,捷克第一个民选总统哈维尔在1979年出版过一本书叫做《无权者的权力》。哈维尔说,凡是这种独裁的政权,这种专权的政体。它都是依靠欺骗,欺骗之后就是恐吓,吓到全部的人民不断地重复它的谎言。“这个时候,那些谎言说着说着,它就以为,说了一万次就变成真理,人人都这么说,就自我催眠,那就没有人可以指出究竟这个真相是什么。”

哈维尔建议,如果身处一个这样的极权,独裁的政权底下,人们唯一的对策就是要讲真话,要坚持活在真相之中。

他说,香港人目前能做的就是讲真相。香港人是有一个公论的,因为大家都经历过同一件事,那十多个小时是大家全部都看过的,所以不是那个所谓的高级警司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是在现场的,那你就说出真相,或者你是现场的记者,你就可以将采访的经历说出来。”

他表示,无论香港警方出来怎么说,香港人对“7.21”元朗事件有一个公论,这个事件属于恐怖主义袭击事件。“那个公论是很清楚,那个是一个无识别的恐怖主义性质的袭击,无辜的香港市民,在元朗西铁站,受到一些乡黑勾结的势力,见人就打,打到全身都是藤条的痕迹,打到头破血流。而且警方是迟了39分钟才到场,这就是公论。”

梁家杰认为香港警察和特区政府的作法很愚蠢,对于他们搞乱香港的作法很痛心,他表示如果香港人心里这根刺不拔掉,那么社会无法求和。

“像PK邓(警务处长),林郑月娥(香港特首),都是香港土生土长的。他们都明白,去年的‘7·21’,根本就是一个运动,现在这个运动的一个分水岭,是很多人心中的一个烙印,心中的一根刺。如果你不是适时适当地拔了这根刺,或者平复了这个烙印,其实我们是没有可能寻求社会的修和。我觉得他们起码都应该有这个认知。”

他希望港府和港警不要做不顺从民意的蠢事。如果去年“7·21”是一个分水岭,昨天这个所谓的高级警司为警察这个洗脱警乡黑勾结的这个印象的作法,就是第二个分水岭。

“因为我们完全想象不到,一个政府可以这么猖狂,将一个原来很明显,明明白白,是一个受害人,变成一个暴动罪的被告人。”梁家杰说。

“林卓廷,听说他和助理去过警署,做认人手续都做了几次,突然间可以这样变成一个被告。这个就可能是一些头脑简单、非常愚蠢、对于香港完全没有认识的人,为了要篡改历史、以服务政治为目的,就觉得要配合整件事情,去创造条件去改写历史。”

他补充说,传闻中共内部的斗争复杂,然而香港人并不知道其中是哪股势力在操作。“但是香港人的无奈,就是因为它整个的政治是黑箱操作的,我们不知道谁和谁在斗,怎么样去斗,谁在出招,这些招是虚招,还是实招,是对付香港人,还是对付习近平,还是习近平对付江泽民,还是江泽民对付谁?完全不知道的。你知道坊间很多这样的阴谋论。”

中共搞乱香港 国际良好形象无存

梁家杰认为,香港的国际形象,一年前和现在已经是天壤之别。香港一年前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虽然是有居心不良替中共做白手套,但是很多人都重视和希望守住整个制度。然而现在制度被搞得这么差,出去都不敢说,怕被人家耻笑。

“首先,最近我们刚刚说的一件事,就是这个,警方去抓捕了林卓廷,原告变成被告。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许智峯议员,他是做私人检控,他做了那个西湾河警长开枪事件,还有那个的士司机,开车撞了一些抗争者。这两件事情,郑若骅就插手,她自己说接手去做。然后转手就终止了这个刑事检控。这件事情,我觉得也是做得非常的不像话,令到香港人对于法治的信心,又再进一步削弱了。”

他解释说,1986年之前其实根本都很多是私人检控的,40多年前的英国的普通法里,没有公诉人,后来成立了公诉人。“就是我们担心掌握权力的人会因为一些政治理由也好,或者是私人的考量也好,会包庇或者纵容某一些应该绳之以法,它又不愿意公诉的案件,就让受害者保留了一个有相当大的渊源,历史的渊源都存在的私人检控的权力。”

他认为,郑若骅坐着律政司司长和刑事检控专员这个之前没有的位置,拥有公诉的权力,做出的撤控的行为令人哗然。郑若骅漏掉了两点:第一,郑若骅讲撤控是因为许智峯议员的证据不足,这个说法很弱。应该指示警察去做一些更广泛、更深入的搜证、取证的过程,再看是不是真的没有证据。第二,至少一半的香港人怀疑郑若骅在包庇伤人的司机和警长,作为律政司司长不去寻求一个律政司以外的法律意见,却轻轻地放过他们。

他强调,郑若骅插手一个私人的检控,明知道两宗案件争议性很大,没有叫警察去做深入调查,没有寻求独立的法律意见,是破坏了法治。“就因为我们相信法律之下人人平等,所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疫情回落 港府应恢复选举

梁家杰表示,香港的病毒新增案例已经回落,以疫情为借口不给投票的理由已经无存。既然很多公众场合都已经开放,两周内还能做全民病毒检测。那么就没有理由不能投票。

他举例说,新加坡在七月初做大选,有两百多万人参加,把投票的日期、时间分散开,然后增加投票站就可以保持这个社交距离了,做完以后也没有发现投票感染群组。更何况香港疫情感染的数字比新加坡要低,南韩也是。再如新西兰选举也延期,但只是延期了两个多月。既然其它地方能够做到,那么香港也可以做到。

他觉得关键是民主派的去留,是一个人民授权的问题。如果你尽快有一个换届的选举,市民可以投票,那就解决问题了。还可以避免民主派的分裂,现在是空前的团结,所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和勇不分,这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

完整采访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视频。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凌驾法律 送共到港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珍言真语】郑达鸿: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两会招“两晦气”拜登失言泄真相
【秦鹏直播】华裔女导演一夜失宠 被控“辱华”
【新闻大家谈】遭跨国文字狱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财商天下】抵制美国制裁 中共哪来的底气?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