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

【西安事变‧蒋宋夫妇】引狼入室 西安谋主

作者:章阁
在全球围剿中共之际,我们藉由“西安事变”,回顾蒋公夫妇对共产之恶的超前洞彻,蒋公致力于剿共的苦心远见。(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题记:本系列文章,笔者以蒋宋夫妇的视角,回顾西安事变前后的历史,一览蒋公“安内攘外”决策超越时代的洞见,同时呈现蒋公伉俪的做人理念、传统价值观。虽鼎镬在前,刀锯在后,蒋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为万世树楷模,留正气在人间。本系列也将再现信仰的力量。面临国难压顶,蒋夫人宋美龄于难中不乱。圣诞之日,上天再降神谕。蒋公夫妇依靠正信闯过危难,南京四十万国民欢迎国主安然归来……

西安是一座千年古城,历代帝都,有过昔日的繁华与辉煌。西安将领发动事变,将这座千年古城搞成如“死城”、“危城”一般。宋美龄一行冒险进入虎穴,为这座走投无路的危城,投入了橄榄枝。

宋美龄在西安期间,曾有人向她申述,共党绝对没有劫持蒋委员长的意思,并且声称共党也主张立即恢复蒋介石的自由。然而,宋美龄提醒众人,不能忘了共党过去犯下的残酷行为。今日,共党虽然一时沉默,但是他们的存在对国家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共党对国家构成的威胁还没有灭掉。更有人告诉宋美龄,共党早已放弃了昔日的政策与行动。然而,宋美龄也不愿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她不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诉他们勿要中了共党的诡计。

各方剑拔弩张。张学良没有杀蒋之意,但对于事变引起的复杂局面,他完全没有能力解决,对此感到“束手彷徨,问策无人”。于是他派专机,先为共党送去了枪支弹药,同时派秘书(共谍)刘鼎将周恩来接到西安,向其问策。张学良看走了眼,把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恶魔,引到了西安。他称周恩来是“西安之谋主”,却不知是引狼入室。

在现今批露的史实中,周恩来不仅杀人残暴,且嗜血成性。周恩来为中共创建了情报系统,他率领的特科专用黑帮流氓手段对付国府,为国府统治制造暴乱、绑架、暗杀等等,为原本内忧外患的中国制造恐怖、混乱的气氛。为了摧毁国府,周用捏假事实、煽动、诬陷等手段,打击国府领袖和要员。

曾经做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王力,在其回忆录中批露,1931年周恩来亲自指挥杀手屠杀顾顺章全家及在场亲友,其中还包括他的救命恩人斯励。1934年冬,为了不暴露中共自身的行踪,周恩来下令屠杀了上万名红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万人坑事件”。中共篡政后,发起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数千万无辜的中国百姓死于非命,周恩来都是实际执行人,是罪魁祸首。其杀人的残暴狠毒程度远超前苏联杀人魔头贝利亚。

根据已解密的档案显示,周在体制内迫害共党要员刘少奇、贺龙、彭德怀、陶铸等人致死,还直接插手制造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等人冤狱。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文革中,周恩来不断地出卖他人,甚至连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亲弟弟周同宇蒙冤时,他都亲自签字逮捕他们。

大凡心智健全的正常人,多怀有恻隐之心,尽量避免食用荤血活腥物。周恩来却独有嗜好,爱吃活人脑制成的汤羹,此汤制作极端血腥残暴,完全超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极限。

周恩来就是这样一个沾满鲜血,罄竹难书其罪的杀人恶魔,却以伪装、狡诈骗过了很多人,包括当时的国军将领。张学良也看走了眼,被中共的阴谋、阳谋骗得团团转,还大力称赞周恩来,为其人开脱。

宋美龄与张学良多番畅谈,为他和众将领打开回旋余地。受此感召,张学良也竭力劝解诸将领,想尽快打消他们的疑虑和惊惧。张学良向蒋介石推荐了周恩来,但蒋并不想见他,由宋美龄代为接见,与其谈了二个多小时。

一位是中国民国第一夫人,一个是杀人如麻的共产代表,在这场正邪较量中,宋美龄始终从容不迫,镇定自若,很有耐心,一直静静地听他信口开河。

宋美龄发现,周恩来谈话中不厌其烦地反复申述一句:“国事发展到今天,除了委员长以外,实在没有第二人可以成为全中国的领袖。”斯大林交代中共释蒋,与蒋对话,周恩来是奉命而为。

宋美龄任其纵谈,等他把话说完,然后劝告他:“中国是一古国,面积之大,人口众多,作为国家领袖想要取得成功,理当循序渐进,每进一步都应合理,怎能求快意一时?更进一步而言,领袖实行他的理想,决不能超越群众之前,而置群众于不顾,尤其应当在于解决经济问题,这很重要。”

周恩来应声附和,说经济是国防最重要的一部分。宋美龄对他说:“你们若真的相信委员长是全国领袖,那就即当遵从他主张的政策。不然,则混乱扰攘,国家与民族会遭受更巨大的损害。”

周恩来还向宋美龄谎称,中共没有参与此次兵变,声称兵变实在出人意外。然而,发动事变后,张学良向蒋介石明言“此时有共党参加其间”,“此事与红军亦参加其间,故须事事听决”。张学良发动事变后,即在第一时间发电报给“红都”的毛、周,又用专机将周恩来接到西安,向其问策。

宋美龄告诉周恩来:“如此小规模的政变,你们尚且没有能力阻止流血与暴行,又怎能自信有主持国家大政的能力?”

这次会谈的结果,周恩来答应劝告杨虎城早日释放委员长,并约好次日再见。张学良、杨虎城二人本是国军将领,如今行事却要听命于中共。果如1936年4月10日的毛泽东的一封电报所言,“张杨两部关系由你统一接洽并指导之……”,间接证明了周恩来负责接洽张、杨的指导工作。

宋美龄言而有信,次日仍是会见了周恩来,希望他能转告西安各方人士,反对政府实为不智,任何人只要能悔过,蒋委员长都会给其自新的机会。

为彻底打消那些反政府人士的想法,宋美龄历数最近十年来的史实,凡是称兵作乱之人,均没有好的结局。“倘若反政府者果然有为国为民服务的诚意,必是在政府领导下共同努力,方是正道。今日叛军所为,只是白白增加了人民的痛苦,以及他们自身的个人罪戾,应当及早悔过醒悟。我们都是黄帝后裔,不应当自相残杀。”

“即使对于作恶甚多的共产党也同样抱此宽大胸怀,所以常常派飞机向共产党散发传单,劝告他们悬崖勒马,如能悔过自新,作安分守己的良民,决不会追究其过往,一念从善,即可为中国造福。”

自宋美龄一行抵达西安后,开启了和平谈判。蒋介石对宋美龄、宋子文谈到关于谈判的建议,同意改组政府,三个月后开救国会议,改组国民党,以及同意联俄容共。

对于谈判,蒋介石附加了两个条件:
1. 他本人不会出面,由宋氏兄妹代表他谈判;
2. 凡所商定的条件,他不作任何书面签字,以“领袖的人格”担保。

1937年,蒋介石发表庐山声明,这一声明象征着第二次中日战争全面开始。 (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谈判期间,宋美龄的屋外,布满了很多监视的卫兵。都是手持机关枪,日夜巡逻,防止蒋介石出走。每当宋子文与宋美龄彼此往来谈话,或者与诸人会谈时,那些卫兵都会探查监视。宋美龄与宋子文放松紧张神经的办法,或者在满是积雪的院子里散步;或者绕着院子行走,周而复始;或者有意放声大笑,以减轻紧张压迫的气氛。

那些叛将为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随时准备囚禁宋美龄、宋子文等人。到处弥漫着沉默紧张的气氛。但宋美龄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无论发生多大的剧变,都已在她的意料之中。

参考资料:
1. 《网曝周恩来喜好活吃人脑“周公汤”因此得名》,新唐人中文电视台,https://www.ntdtv.com/b5/2018/05/05/a1374314.html。

2. 《蒋介石日记》,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11&tid=4569。

3. 《真实的周恩来看了让你崩溃》,新唐人中文电视台,https://www.ntdtv.com/gb/2014/11/21/a1155826.html。

4. 陈鹏仁主编:《西安事变回忆录》,《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言论选集》一、论著。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5. 叶永烈:《毛泽东与蒋介石》(四川人民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http://www.dushu369.com/mingrenzhuanji/mzdjjs/。@*#

点阅西安事变‧蒋宋夫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寒冷的夜晚渐露曙光,亦如黑暗终将过去。12月25日早晨,蒋宋夫妇迎来圣诞日的万缕光芒。灿烂的阳光,似乎带来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和中共有过数次密谈,每次密谈都会讨论到是否能得到苏联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苏联,联合中共在西北割据。他想做狮子,不想做绵羊。因此公开叛蒋,发动了西安事变。然而,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牺牲了张学良,中共为了自身的生存,出卖了张学良,使张的计划落空,造成他骑虎难下的局面。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龄一行抵达张宅后,张学良即问她,是否要马上见蒋委员长。宋美龄说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对张的信任,愿意将个人安危全都寄托在他的掌握之间。所以,蒋介石还不知道宋美龄已经抵达西安。宋美龄不想让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诫众人,不要去通报。
  • 当时宋美龄对解决西安事变做了一个比喻,譬如修建一间屋子,顾问端纳已经打好了地基,兄长宋子文已经树好了柱壁,至于上梁、盖顶这些最后的工作,实在是她责无旁贷之事。
  • 1924年5月2日,蒋公受孙中山任命,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兼任粤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蒋公身为一校之长,处处言传身教,为学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发表过二篇训词,一则是《牺牲为革命党惟一要旨》,另一则是《怎样才是真正的革命党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