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引狼入室 西安謀主

作者:章閣
在全球圍剿中共之際,我們藉由「西安事變」,回顧蔣公夫婦對共產之惡的超前洞徹,蔣公致力於剿共的苦心遠見。(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1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題記:本系列文章,筆者以蔣宋夫婦的視角,回顧西安事變前後的歷史,一覽蔣公「安內攘外」決策超越時代的洞見,同時呈現蔣公伉儷的做人理念、傳統價值觀。雖鼎鑊在前,刀鋸在後,蔣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為萬世樹楷模,留正氣在人間。本系列也將再現信仰的力量。面臨國難壓頂,蔣夫人宋美齡於難中不亂。聖誕之日,上天再降神諭。蔣公夫婦依靠正信闖過危難,南京四十萬國民歡迎國主安然歸來……

西安是一座千年古城,歷代帝都,有過昔日的繁華與輝煌。西安將領發動事變,將這座千年古城搞成如「死城」、「危城」一般。宋美齡一行冒險進入虎穴,為這座走投無路的危城,投入了橄欖枝。

宋美齡在西安期間,曾有人向她申述,共黨絕對沒有劫持蒋委員長的意思,並且聲稱共黨也主張立即恢復蔣介石的自由。然而,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忘了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各方劍拔弩張。張學良沒有殺蔣之意,但對於事變引起的複雜局面,他完全沒有能力解決,對此感到「束手彷徨,問策無人」。於是他派專機,先為共黨送去了槍枝彈藥,同時派祕書(共諜)劉鼎將周恩來接到西安,向其問策。張學良看走了眼,把中國史上最恐怖的殺人惡魔,引到了西安。他稱周恩來是「西安之謀主」,卻不知是引狼入室。

在現今批露的史實中,周恩來不僅殺人殘暴,且嗜血成性。周恩來為中共創建了情報系統,他率領的特科專用黑幫流氓手段對付國府,為國府統治製造暴亂、綁架、暗殺等等,為原本內憂外患的中國製造恐怖、混亂的氣氛。為了摧毀國府,周用捏假事實、煽動、誣陷等手段,打擊國府領袖和要員。

曾經做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王力,在其回憶錄中批露,1931年周恩來親自指揮殺手屠殺顧順章全家及在場親友,其中還包括他的救命恩人斯勵。1934年冬,為了不暴露中共自身的行蹤,周恩來下令屠殺了上萬名紅軍,製造了震驚中外的「萬人坑事件」。中共篡政後,發起的歷次政治運動,導致數千萬無辜的中國百姓死於非命,周恩來都是實際執行人,是罪魁禍首。其殺人的殘暴狠毒程度遠超前蘇聯殺人魔頭貝利亞。

根據已解密的檔案顯示,周在體制內迫害共黨要員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等人致死,還直接插手製造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等人冤獄。為了保住自己的權位,文革中,周恩來不斷地出賣他人,甚至連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親弟弟周同宇蒙冤時,他都親自簽字逮捕他們。

大凡心智健全的正常人,多懷有惻隱之心,儘量避免食用葷血活腥物。周恩來卻獨有嗜好,愛吃活人腦製成的湯羹,此湯製作極端血腥殘暴,完全超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極限。

周恩來就是這樣一個沾滿鮮血,罄竹難書其罪的殺人惡魔,卻以偽裝、狡詐騙過了很多人,包括當時的國軍將領。張學良也看走了眼,被中共的陰謀、陽謀騙得團團轉,還大力稱讚周恩來,為其人開脫。

宋美齡與張學良多番暢談,為他和眾將領打開迴旋餘地。受此感召,張學良也竭力勸解諸將領,想儘快打消他們的疑慮和驚懼。張學良向蔣介石推薦了周恩來,但蔣並不想見他,由宋美齡代為接見,與其談了二個多小時。

一位是中國民國第一夫人,一個是殺人如麻的共產代表,在這場正邪較量中,宋美齡始終從容不迫,鎮定自若,很有耐心,一直靜靜地聽他信口開河。

宋美齡發現,周恩來談話中不厭其煩地反覆申述一句:「國事發展到今天,除了委員長以外,實在沒有第二人可以成為全中國的領袖。」斯大林交代中共釋蔣,與蔣對話,周恩來是奉命而為。

宋美齡任其縱談,等他把話說完,然後勸告他:「中國是一古國,面積之大,人口眾多,作為國家領袖想要取得成功,理當循序漸進,每進一步都應合理,怎能求快意一時?更進一步而言,領袖實行他的理想,決不能超越群眾之前,而置群眾於不顧,尤其應當在於解決經濟問題,這很重要。」

周恩來應聲附和,說經濟是國防最重要的一部分。宋美齡對他說:「你們若真的相信委員長是全國領袖,那就即當遵從他主張的政策。不然,則混亂擾攘,國家與民族會遭受更巨大的損害。」

周恩來還向宋美齡謊稱,中共沒有參與此次兵變,聲稱兵變實在出人意外。然而,發動事變後,張學良向蔣介石明言「此時有共黨參加其間」,「此事與紅軍亦參加其間,故須事事聽決」。張學良發動事變後,即在第一時間發電報給「紅都」的毛、周,又用專機將周恩來接到西安,向其問策。

宋美齡告訴周恩來:「如此小規模的政變,你們尚且沒有能力阻止流血與暴行,又怎能自信有主持國家大政的能力?」

這次會談的結果,周恩來答應勸告楊虎城早日釋放委員長,並約好次日再見。張學良、楊虎城二人本是國軍將領,如今行事卻要聽命於中共。果如1936年4月10日的毛澤東的一封電報所言,「張楊兩部關係由你統一接洽並指導之……」,間接證明了周恩來負責接洽張、楊的指導工作。

宋美齡言而有信,次日仍是會見了周恩來,希望他能轉告西安各方人士,反對政府實為不智,任何人只要能悔過,蔣委員長都會給其自新的機會。

為徹底打消那些反政府人士的想法,宋美齡歷數最近十年來的史實,凡是稱兵作亂之人,均沒有好的結局。「倘若反政府者果然有為國為民服務的誠意,必是在政府領導下共同努力,方是正道。今日叛軍所為,只是白白增加了人民的痛苦,以及他們自身的個人罪戾,應當及早悔過醒悟。我們都是黃帝後裔,不應當自相殘殺。」

「即使對於作惡甚多的共產黨也同樣抱此寬大胸懷,所以常常派飛機向共產黨散發傳單,勸告他們懸崖勒馬,如能悔過自新,作安分守己的良民,決不會追究其過往,一念從善,即可為中國造福。」

自宋美齡一行抵達西安後,開啟了和平談判。蔣介石對宋美齡、宋子文談到關於談判的建議,同意改組政府,三個月後開救國會議,改組國民黨,以及同意聯俄容共。

對於談判,蔣介石附加了兩個條件:
1. 他本人不會出面,由宋氏兄妹代表他談判;
2. 凡所商定的條件,他不作任何書面簽字,以「領袖的人格」擔保。

1937年,蔣介石發表廬山聲明,這一聲明象徵著第二次中日戰爭全面開始。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談判期間,宋美齡的屋外,布滿了很多監視的衛兵。都是手持機關槍,日夜巡邏,防止蔣介石出走。每當宋子文與宋美齡彼此往來談話,或者與諸人會談時,那些衛兵都會探查監視。宋美齡與宋子文放鬆緊張神經的辦法,或者在滿是積雪的院子裡散步;或者繞著院子行走,周而復始;或者有意放聲大笑,以減輕緊張壓迫的氣氛。

那些叛將為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隨時準備囚禁宋美齡、宋子文等人。到處瀰漫著沉默緊張的氣氛。但宋美齡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無論發生多大的劇變,都已在她的意料之中。

參考資料:
1. 《網曝周恩來喜好活吃人腦「周公湯」因此得名》,新唐人中文電視台,https://www.ntdtv.com/b5/2018/05/05/a1374314.html。

2. 《蔣介石日記》,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11&tid=4569。

3. 《真實的周恩來看了讓你崩潰》,新唐人中文電視台,https://www.ntdtv.com/gb/2014/11/21/a1155826.html。

4. 陳鵬仁主編:《西安事變回憶錄》,《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5. 葉永烈:《毛澤東與蔣介石》(四川人民出版社 華夏出版社),http://www.dushu369.com/mingrenzhuanji/mzdjjs/。@*#

點閱西安事變‧蔣宋夫婦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齡一行抵達張宅後,張學良即問她,是否要馬上見蔣委員長。宋美齡說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對張的信任,願意將個人安危全都寄託在他的掌握之間。所以,蔣介石還不知道宋美齡已經抵達西安。宋美齡不想讓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誡眾人,不要去通報。
  • 當時宋美齡對解決西安事變做了一個比喻,譬如修建一間屋子,顧問端納已經打好了地基,兄長宋子文已經樹好了柱壁,至於上梁、蓋頂這些最後的工作,實在是她責無旁貸之事。
  • 1924年5月2日,蔣公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公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發表過二篇訓詞,一則是《犧牲為革命黨惟一要旨》,另一則是《怎樣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