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戴耀廷:香港已死 诊断病因盼复活

人气 1438

【大纪元2020年09月04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港版国安法》通过后,过去我们所相信、所拥抱、所珍惜的香港已死。”2014年“占中”发起人之一、前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表示,香港当前处境犹如《圣经》中死而复活的“拉撒路”正被埋在坟墓里,“我们相信我们会有离开坟墓的一天,我们在坟墓里做什么呢?”

戴耀廷说,在这等待复活与重生的时刻,香港要保持对未来的“盼望”,维持坚持下去的信心,一起诊断让香港“生病”的原因,从土地、医疗、住房、经济等拟定新政策,绘画出香港的愿景,“等待国际局势发展带来重生时机,迎向一个新的黄金时代。”

7月8日,戴耀廷遭香港大学解除教职,第二天他在Patreon众筹平台开设“香港法治重生计划”。他说,成为“自由学者”反而感到很自由,继续研究与教学,只不过课堂变成社区或是透过社交媒体,他特别幽默地强调,“自由学者的英文:Independent Scholar,没有‘独立’的意思!”

2013年以来,戴耀廷提倡“占中”、“雷动”、“风云”、“35+”等运动,在香港近年来的抗争运动起到关键作用。遭到港大辞退是他预料中事,“虽然(港大)教务委员会确认了没有理由辞退我,但大家知道,校委会的组成,一定会按照中共所要达到的目标。”

“香港大学保护不到一些在大学里,可能是具争议社会的一些言论的教研人员,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不是我的问题。”戴耀廷说,自己的教学着重训练学生批判性的思考,“《文汇》、《大公》经常攻击我,说我在煽惑学生,没人可以提出一个证据,我在课堂叫人去占中,叫人公民抗命,我从来没在课堂里做过这样的事。”

企图主导公众论述 林郑声称香港无三权分立

近日特首林郑月娥声称香港非三权分立,引发各方论战。戴耀廷以此为例,他会为学生讲述何谓三权分立与行政主导,点出每个论述主张者背后的原因、理据,“然后由学生自己来决定究竟香港是哪个体制。”

“大学里教学的一个基本训练,就是越是有权威的人讲的东西,就首先打个问号,我先不相信你,然后我去论证你的东西。”而由此戴耀廷也提质疑,林郑为何在此时应和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所谓三权分立不适用于香港的讲法,“她一定有个动机在”。

他认为,香港的制度既非西方式的三权分立,也非行政主导。“它是一个混合体,说它是三权分立它有,说它不是,它也有。”“我看其实她是想主导公众论述,令大家接受行政长官拥有最高权力,矮化司法部门和立法机关监察行政部门。”

“当公众论述慢慢一路提升某样东西,可能即时看不到变化,但是讲多了,谎言就变真话了,其实它现在就是做这件事。”戴耀廷说。

专制政权吓哄骗三招 “法治重生计划”打论述战

“我一直讲专制政权统治的方法离不开三招。第一招:强权威吓,简单讲就是‘吓你’。第二招:利益收买,简单讲就是‘哄你’;第三招:谎言蒙骗,即是‘骗你’。”戴耀廷说,港版国安法上路后,中共混用了这些招数。日前抓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前众志成员周庭以及立法会议员林卓廷等人,“就是吓你们了,你做错事,我抓你。”

与此同时抓捕林卓廷后,窜变了“7.21”论述,将白衣人无差别暴力攻击窜改为两帮人伙斗。戴耀廷表示,这如同林郑强调香港无“三权分立”,“其实它就是在用谎言来做蒙骗的工作,把它自己的错误掩盖,而蒙骗你们。”

此外,以达成“全民自愿检测”可以减低限聚措施,可以恢复经济,“同一时间它都想部署健康码,实际是一种监控的方式,说是让你更方便的去旅行,就是哄你的招数。”

戴耀廷说,“当我们明白了它的招数的时候,就逐个拆解它。”而他建立的《法治重生计划》也就是在港府以媒体打论述战时,“我们就用社交媒体跟它对衡,我们搞社区的法治工作坊,搞网上的课程,大家要明白什么是三权分立,我们讲得比林郑讲的好听很多。”

分辨中共真棍打还是吓?占中时学会如何面对“怕”

《港版国安法》出台后,模糊的法例条文与严苛的刑罚,令港人陷入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戴耀廷坦言当黎智英遭到抓捕的那一刻,他开始担心黎智英会被送中。

而从黎智英被保释可观察出,“起码到现在为止,它(中共)都没敢真的打下来;也不代表说它不会打下来,而是它也正在那里犹豫,打还是不打?”戴耀廷说,目前整体局势不只是香港问题,而是全球的问题,“现在不只是中美,中欧的关系都很复杂。”

他认为中共目前以“吓”的成分居多,但这并不表示,可以直接与中共正面冲突,“因为对着蛮牛,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乱来。你没有理由冲向蛮牛、找一块红布去撩它。但你可以在那只牛旁边撩它一下,不要对着那个牛头,你就慢慢移动一下位置,走到一个安全的空间,你可以继续撩那头牛的,是吧?”

他说以反送中的抗争手法“Be water”,“它进我就退;它退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往前走一步;某些时候我们可以对峙,某些时候我们可以走去另外一个位置,有的时候我们可以坚守阵地,因为我们知道它攻不过来;我们要判断形势,怎么样去对应它,我叫‘战术’”

恐惧不一定是坏事 超越它即是勇气

而面对残暴、无理性的中共政权,恐惧似乎难以避免,“恐惧就不一定是坏事,恐惧只要不让我们瘫痪了,不敢做事情,就行了。”他说,恐惧是人天生的一种防卫装置,“我不会说,怕,就是我没胆量。我们怕,但仍然去做,是代表我们有勇气。”

那么经历这么多场运动,有惧怕的时候吗?“很多,很多,很多!”戴耀廷说,占中运动开始时,参与社会运动的经验较少,收到恐吓信时,“被吓到躺在那里不会动”。2018年出席台湾一场论坛的一番言论,回港后中联办、港澳办、《人民日报》和香港建制派高调抨击,点名批评他“鼓吹港独”,甚至有要求褫夺他的终身教席及护照的声音。

“特首、‘两办’出声明来骂我,那一刻,我都震惊一下,后来再想一想,切,你能奈何我如何呢?当时没有《国安法》,我立刻在脸书上反击他们。”戴耀廷说,多年来最大需要克服的便是恐惧,而信仰让他克服了恐惧。

信仰克服恐惧 启悟社会与政治运动

“力量的源头就来自于信仰,因为信仰是超越性的。”信仰基督教的戴耀廷从信仰中获得力量克服恐惧,甚至得到推动政治及社会运动的启发。

从自己被港大解职,他看到香港已失去学术自由,大学已死,而社会灵魂之一的大学若死,香港就已宣告死亡,“香港有很多的组成部分,包括法治制度、公务员体制,很多层面其实都已经死亡。”

他认为,《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已死,“过去我们所相信、所拥抱、所珍惜的那个香港,就是有法治、有学术自由、公务员中立,这样的一个香港已经死了,现在我们就在一个死亡的状态里。”

“但我们不是死了就算了,我们不要绝望,因为我们有希望的,可以有一天会复活的。我们现在这个过程就要去想一下,复活之后会是怎么样。”从《圣经》中得到启悟,戴耀廷目前推动“拉撒路计划”。

耶稣的门徒“拉撒路”病死后被埋葬在一个洞穴中,4天后,耶稣来到坟墓前,召唤他走出坟墓,拉撒路奇迹式的复活。

“香港已死,香港怎么样可以复活?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现在就像是‘拉撒路’在墓里的4天。我们相信我们会有离开坟墓的一天,我们在坟墓里面做什么呢?”

戴耀廷认为,香港从反送中到《港版国安法》出台后,已经让全世界看清中共面目,“我们已经做了足够的事情,令国际社会从香港的问题而去看到了中共的问题,已经不会和中共再回到以前那种友好关系。而是必然要去考虑,如何去对策中共的那种霸道。”

美国频频出招制裁,欧洲的制裁也可能随即到来,“内外交困的中共是否能顶住?”戴耀廷比喻香港背后有个“中共”,犹如当年的捷克与波兰背后有个苏联“老大哥”,需等待苏联的解体,才能享有自由与民主。目前香港能做的是保持国际对香港问题的关注。

找到香港病症 回到公义社会

而在这等待国际局势变化的时间里,“不如我们一起去想像,未来的香港会是怎么样?”他说,什么病使拉撒路死亡?那又是什么导致他生病呢?对照香港有朝一日重生了,若没找到病症,势必又将再次面临死亡。“那么我们就要回去想一下,什么是香港人的病?那这就回到了一个公义社会的问题。”

他说,香港从制造业转向地产及金融发展,“整个的体制就倾斜向这些大商家,现有的政制是设计来让这一帮、只是找短钱的人,可以继续找短钱。我们上一代的人要为现在香港的病负上责任,我们是导致香港病死的一个根源。”

他自认自己不如现在的年轻人那么纯粹爱香港,肯为香港牺牲一切,“我那一代人其实人人都在想着,怎么在香港赚最多的钱,接着退休可以去美国、英国,总之不是以香港为家的。”

齐力构思 为香港年轻人构筑未来

“我们不能再短视,我们既然相信香港有重生的那一天,而那个时候就是民主的香港,那我们现在就去想,一帮很喜欢香港的人、年轻人,房子是怎么样的,土地政策是怎么样,医疗政策是怎么样,我们一起去想、绘画香港的未来。”

“对未来有一个盼望,然后维持着现在这样一种坚持下去的信心。就等我们整个局势的发展,有什么时机来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迎向一个新的黄金时代。”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杰斯:港人要顶住 莫被大深圳蚕食
【珍言真语】余慧明:全民检测爆疫危险超选举
【珍言真语】梁家杰:港人不与中共暴政和解
【珍言真语】桑普:捷克议长访台 欧盟一中新解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