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亲友团发公开信 要求司法部长给说法

人气 628

【大纪元2020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四川成都“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关押至今已四年整,他的会见权、通话权被剥夺。黄琦亲友团每日向巴中监狱打电话呼吁,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推卸监管责任,让亲友团向检察院反映。

给司法部长唐一新的公开信

据北方天网消息,今日(7日),黄琦亲友团成员起草了一封给中共司法部长——唐一新的公开信,要求唐一新尽快释放黄琦,使其能够堂前尽孝和就医治病。

公开信中写道:且不论他的罪名是否成立,不论他一介平民是否够资格、有条件“泄露国家机密”,也不论访民的信访材料被界定为“国家机密”是否荒唐!作为中国居民,我们对中国司法深惑不解,因此给您写这封公开信:

1、为何四川监狱拒不执行《中国监狱法》,一再欺骗黄琦九旬绝症老母,不让她看儿子一眼?
2、为什么死活就是不让绝症黄琦治病就医?

执法者有恃无恐、公开违法犯法、无视人伦、无视天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请司法部长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

我们翘首期盼部长及时答复并依法尽快释放黄琦就医治病、堂前尽孝!

病痛中唯一牵挂──见儿子一面

北方天网公民记者、维权人士危文元说,“今天早上8时许和黄琦的母亲蒲文清联系上,蒲文清说,她才去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蒲文清说,“8月27日晚上突然血压升高到179mmHg,大汗淋漓,双脚发麻、发胀不能走动,就打120去温江区医院住了7天。”

蒲文清的糖尿病引发周围神经病变,已经很严重,医生说是不可治了。因为有些针打了会过敏,又不能输液,住了7天院就出院了。因为医保要有输液才能住院。

危文元:“您给黄大哥打电话了没?”

蒲文清:“我给监狱狱政科科长打了电话,说让黄琦打电话回家,他说监狱有规定,问他什么规定他又不说。我说按照规定黄琦每个月固定时间都可以打电话回家的,他就把电话挂了。”

她说,“他们(受刑人)是可以打电话的,我估计是他们心中认为表现好的才可以打。黄琦已经8个多月了不让他给家里打电话,而且我还申请了给他打电话的。我要求会见黄琦,到现在没有消息,他们口头上答应我了,但是都没有行动。”

危文元:“原来不是说让您会见黄琦?”

蒲文清:“原来说5月份,又说是疫情;后来又说7月份,也没兑现;又说8月份,现在8月也没兑现。现在9月再申请了,‘监狱法’有规定,他们不让我见儿子,是他们违法。我天天讲,我没有他们的电话,就请看管我的人负责跟他们联系,他说要跟上级联系,上级哪一个他都说不清楚,结果上级不露面。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他们迟迟不按中央政策执行。”

令危文元担心的是,黄琦是不是有什么意外?不然他们老这样推拖不让他母子见面。“不见面也可以通话呀!”

四川巴中监狱近三个月来一直不用人工接听电话,改采语音留言方式应付亲友团的来电。但是对于来电者的电话却都做有记录,甚至追踪为何人来电。今日,黄琦案另一被告杨秀琼,因参与亲友团打电话至巴中监狱,遭到绵阳市菩城区公安机关的恐吓电话。

蒲文清强调:“他们把关心我的人都整进去(监狱)了,他们是要被清算的。”

责任编辑:方明  #

相关新闻
黄琦不在巴中监狱? 王晶:狱警信口瞎说
【一线采访】探望蒲文清 访民遭国保殴打失联
为黄琦发声 多名维权人士遭警方威胁
上海警察洗脑不成 反被黄琦亲友团成员洗脑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马克时空】中共大阵仗围台军演 台湾冷静以对
【思想领袖】哈佐尼:如何抗击“觉醒派”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